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L.V4400】當對持有之物抱持痛苦,你可以考慮試試失去

| 2024-03-03 18:51:59 | 巴幣 32 | 人氣 559

您好,歡迎您參加今年的瓶中信活動!
您收到的題目是:塞翁失馬

題目敘述:今年對我來說是個「有失有得」感觸特別深的一年,年初時遭遇重挫(會懷疑人生的那種),不過隨著家人與朋友的陪伴總算是安然度過,也讓我揮別了過去孤獨。想請你(妳)回顧今年,在歲末也說一段故事吧!

流放瓶子的人想對您說的話:很快的今年也即將來到尾聲,預祝你(妳)聖誕快樂以及新年快樂!


---
  這是一篇小小的往事記述,不是什麼很大的事情,承蒙這次流放信的主人在 23 年時遭遇重挫卻又安然度過,我也來分享一段真實人生的過往。
  24 年再來紀錄這些似乎有點晚,記憶也有點失焦,但沒關係,朦朧點或許更好,書寫這段的現在 3 月 1 號,我還正困在新冠二次確診的腦霧之中,我想幾年以後回憶起來也會更有意思,哈哈。

  我想,就想到哪裡寫到哪裡吧。
  應該得先從高中開始吧?

  我在高中時,是完全不唸書的。
  當大家在學業上兢兢業業時,我則是看了第三百本還是第四百本的小說,網路小說,輕小說,漫畫倒是比較少,但也不少。
  神魔之塔與一台老手機的 .txt 盜版小說,就是我高中三年的所有一切,我必須誠實地說這一切都充滿著空虛的充實感,它擁有一種掌握時間並消化掉的踏實,這很矛盾,但當我試著盡可能地去解釋那段時光,就會形成這樣的句子,某個意義上這算是相當靠近一種生活的本質。

  沉默的反骨是有些懦弱,但那是我當時能做到的所有。
  世界很狹隘,我從文字與畫格的之中看世界,那種感覺讓人欲罷不能,這或許就是一般定義而言的期待。

  尤金總裁的著作《追逐日光》之中,說明到人要活在當下這件事本身,是非常困難的。
  我深深同意這個看法,著迷於過去讓人感覺像是活著,期盼著未來也讓人感覺像是活著,所以活在當下困難。
  活著的實感何其難得可貴,足以讓人留在任何日常,縱使這與無視當下並無二致,很多層面上都不能說好,可總之我挺喜歡的。

  但這跟我要考大學這件事完全沒有關係,沒有唸書就會考試考不好,這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
  縱然這個現象的成因,複雜得我可以再寫好多字探討,但這樣就太奢侈並無理了,因為我不能說是完全處於劣勢的一方。

  總之我考得糟透了,理所當然。
  但是,因為某些資格的符合,所以我是有辦法申請頂尖大學的。
  我已經不太清楚 24 年的學制了,但在 15 年,所謂的頂尖大學,指的就是五年五百億計畫的得主,能加入這樣幾乎是已經偶像化的組織 (我不覺得這是讚美),在當時候對我而言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過其實這根本說不通。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存在你不願意去努力,卻對你有吸引力的東西?那麼這個吸引力的來源就只是他人賦予,而不是發自內心。

  但總之我是申請了。
  在選校不選系以及選系不選校的究極選擇下,我挑選了選校,現在回想起來那完全是背叛自己一個舉動,但誰讓我平白無故得到一匹駿馬?
  對,這是我平白無故所獲得的駿馬。

  接著我上了駿馬,然後摔死了。
  我完全跟不上進度,也完全無法適應文化,就像是不小心迷路到異次元一樣,我甚至可以說我恐懼我每天的清醒。
  如果要說得具體點,就是我看不懂原文書,對原文試卷一籌莫展,完全無法繼續下去,那是很讓人窒息的困境。
  更重要的是,我完全不認為我是準備去改善某個條件以讓我變得更好,而只是認為我是需要去做某些事情交換我可以活下去的資格,因為所有人都告訴你如果這一關你過不了你人生就完蛋了!!
  天啊,人生這個主詞加上完蛋了這個動詞力量何其讓人絕望,我居然不是追趕方,而是被追趕方,追殺我的居然是死亡倒數嗎?
  我一點也找不到我需要奔跑的原因。
  對啊,我一點也找不到。

  之後就到寒假了。
  我或許可以選擇在寒假時留在台中,對英文進行惡補,以應付下學期的學習困境,再加點延畢,應該還是可以畢業。

  但我並不渴望。
  所以我選擇回老家跟朋友一起寫了劇本,那個劇本叫做《燃夢》。




**
  並沒有什麼戲劇性的斬獲,就是寫了個劇本而已,就跟大多數的創業一樣,開始的時候一定是風風光光的,結束的時候就難以盡如人意。
  在大一的時候,我很快的放棄了繼續在頂大唸書,而選擇轉學到科技大學繼續完成學業。
  選擇下一所大學這件事我想了很久及很多,但要從原本的學校逃走這件事,我記得大概一個月左右我就已經決定了。
  這件事情說來可能沒什麼,但要知道,唸頂大這件事在某些地方可以說是已經逼近光宗耀祖,要主動放棄這個資格,是會受到很多成見的,是真的非常多。
  對啊,但我快死了。

  承漫畫《銀之匙》之銘言:「如果感覺快死掉了,那麼逃走就可以了。」
  是啊,好多人都逃不走,逃走這件事本身是具有難度的,可以逃走完全是一種充滿勇氣的幸運。

  然後我就不算順利地抵達了下一所的科技大學。
  其實我偶爾會想,當時直接不唸大學了說不定也是個好選項,但是這個選項一直沒有從我腦子裏冒出來。這個也可以說明了,人一定賺不到認知以外的盈潤這個說法是正確的,哈哈。

  之後我開始寫故事。
  畢竟我高中一直在看故事,我總覺得我也可以,事實上也確實可以,姑且不論完成的樣子以及完成以後的事,但我確實是完成了。
  第一篇成為小說的故事是《天堂有路,你為什麼不走?》,爆字數的十二萬字很驚人,我每天都在校稿,因為程度不好的關係,天堂有路在我校稿校了七次還是九次以後,照樣還是有四十個錯字。

  說真的我非常不推薦一開始就寫這麼多字,三萬字是我現在覺得比較好的長度,故事有足夠的厚度,寫起來也比較沒有負擔,這就題外話了。

  再更之後,我進入科技大學學習資訊工程。
  講真的,科技大學的教學進度是真的比較緩,強度也比較低。可以預期地,接受該相關訓練出來的基礎技能水準,一定不會優於頂尖大學的訓練。對啊頂尖大學的人被這樣虐待出來,你怎麼還能期待人家基礎實力比較菜?
  但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有機會一邊寫故事一邊唸書,這也是事實。
  有得必有失,反過來講有失則必定有得。

  雖然很忙,但是回憶起來確實是很開心的時間。
  事實上,我從故事這件事得到了很多,無論是看故事的時候,還是寫故事的時候,每個寫故事的人都是從看故事開始的。

  但我還是充滿了自我懷疑以及茫然。
  我總覺得,我那些頂尖大學的同學每個人都可以進 NASA。
  而我卻在逃跑裡得到滿足,簡直像是主動地把票燒掉,這樣算不算我再自我欺騙?這樣真的好嗎?
  我並沒有辦法時刻充滿自信,特別當聲音及指責越來越多的時候,更沒有辦法做到這件事,所謂的聲音及指責,說的就是我越來越靠近畢業。

  是啊,畢業啊。
  我是不是該考個研究所,重新武裝一下學歷之類的?
  但是說真的我到底缺乏什麼?

  偏執又固執,沒有自信又不了解世界,矛盾又扭曲,黑暗得不得了,汲汲營營想要得到什麼,卻又遲緩得一蹋糊塗,許多人相信我必定可以達成一些東西,但唯獨我什麼都不相信;事實上可以輕易地得到一些東西,但另一個層面卻又什麼都辦不到。
  我缺乏了安定感。
  那我可以從哪裡得到拯救?

  嗯。
  我認為提供價值可能是個好想法。
  而我認為研究所是接受價值的地方,並不能提供價值;並且我著急的想要證明,我可以擁有價值。
  不過說是這樣說,當我越逼近價值的時候,我越來越搞不懂價值到底是什麼了,所以現在在看一些書。




**
  更之後的畢業,我加入求職市場,很不順利地找了工作,加入了可以說是最激烈的創業市場,這個有機會後話再說。

  而我下班的時候一直在看各種內容。
  通常都是關於自我肯定跟自我啟發的東西,我也接觸了很多所謂地正念思考,裡面最多的是演講。
  我花了很多時間,參考別人怎麼在一些時間點上思考自己的人生,並做出草率又充滿勇氣的決定,充滿勇氣的決定勢必都是草率的,做出這樣的決定需要擁有一個前提,就是這必須是一個可以逐步修改的連續過程。
  所幸,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連續被修正,很多事情其實都沒那麼嚴重。
  只需要做對趨勢就可以了,這是一種充滿勇氣的寬容,而這種寬容會讓事情走得更久。




**
  扣除技能的提升,待在創業市場最好的禮物,就是提高了對事物的認識。
  特別是,在創業市場接觸到的人會很混雜。
  這個時候就能特別深刻的理解,特別一點也不特別,平凡一點也不平凡,什麼事情都沒有罪,任何人遠遠比想像得更自由,以及更不自由。
  大腦只有一顆,心臟也是,時間也很均勻在轉,基本法則都是一樣,擁有差異的就是思考,以及注意力。
  所以我那時候一有機會,就會詢問一些前輩是如何看待自己與世界的關聯,他們都是很傑出的人物,是我如果在大公司裡頭不可能直接接觸的人物,跟他們的接觸絕對是很值得投入的時間,充滿了難以量化的價值。

  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對做這件事本身感到著迷啦,因為聽故事始終是很愉快的事嘛。

  然後我又回顧了一個簡單,卻時常被視而不見的結論。
  就是沒有人真的是超人,這個世界充滿了巧合,也充滿了容錯。
  明明可以用各種現象去看見,也可以很充分的被解釋,但是時常會視而不見,我後來才知道這竟然是一種泛見的事實。
  要求是必須的,但苛責是不用的。
  如果得到了這個事實,那麼就可以對大腦進行減壓,事情就會做得比較好……或許也不會,但心情會比較好。
  大腦減壓是很重要的,因為其實每個人的抗壓性都差不多,沒有人真的是超人,有的只有對策的方針。



**
  之後我在大家研究所畢業的時候,公司倒閉了。
  然後我跑去當主管,再然後,我心心念念地離職了。

  得到了一些東西,也失去了一些東西,當成剛好持平也就好了,感覺不算太差。
  就這樣,我在這一年開始參加一些活動,去關注老朋友們的近況,參加校友會,與教授進行訪談,交流,親自拜訪等等。
  我發現,過去曾經認為不可企及的狀況,如今看來都顯得親近,再怎麼說我們都是同年紀的人,甚至是居住在同樣文化裡的人,甚至是活在地球的人,差距本來就不應該有我擅自想像的那麼大 (我那時候真的很懷疑我們真的都是只有一顆心臟的人類嗎),這種很合理的事情在可以體悟以前,完全是被我視而不見的。

  視而不見是多麼神奇,卻又常見的現象。
  而我也發現,我越來越能捕捉到更多的細節,就算是回頭看過去看過的書,也能有更多感觸與思考,更神奇的事情是,就算是看我自己寫的內容,也有不同的感受。
  所以這篇文章也是寫給以後的自己,希望我會喜歡。

  當然還會面臨到新的問題,狀況也不是盡是在掌控之中,時不時的發散也讓人難以忍受,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得更好。
  事實上,大多都做不好,但似乎不是那麼難接受這樣的事實,因為做好這個概念本身,就是做事情最大的一個阻礙。

  所以塞翁失馬。
  當你對持有的東西抱持痛苦,你可以考慮放手失去看看。
  如果它必是你的,總有一天它會回來,而你或許會得到更多。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哀歷史模擬
雖然聽起來可能蠻幹話的,不過小弟確實比較羨慕那些有失有得、有沉浮過的人。

這隻小學讀一半後就沒了主見,一路聽大人的建議選校選科,就這樣從國中到大學、從理科到資工(因為電機沒上),然後發現自己啥都不會、啥理想都沒有,整天混日子。可弔詭的就是這樣居然也能活到今天,接著大概就是慢慢看自己毫無波瀾的人生逐漸僵化……

所以,咱覺得像梗兄這樣有機會去質問、去逼迫自己的人生是好的。辛苦了,希望您充電期過後能繼續努力^^
2024-03-03 19:54:17
說真的,我確診完以後好像真的有比較放鬆,都不知道確診到底是不是好事哈哈
2024-03-08 13:12:08
凌軒宇
所以神魔現在還在玩嗎?(焦點錯誤
2024-03-03 20:29:23
嗯,沒有哈哈哈哈
2024-03-08 13:12:24
章魚茶
比起「有想走的路但不知道去哪」,「有要去的地方但是找不到路」讓我感覺更不舒服
雖然就是找不到路才離開的,不過我也覺得,真的是我的,最後就會是我的XD
2024-03-03 21:22:12
對吧,真的會是你的就會是你的,這就是自由啦
2024-03-08 13:13: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