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Break 8-1 稀飯狂想曲 (上)

伍德‧瓦懷特 | 2024-03-02 17:01:28 | 巴幣 64 | 人氣 535

完結Break 8 稀飯狂想曲
資料夾簡介
賀輔竟然發燒病倒了!因此臨時休息的事務所卻似乎比平常還要熱鬧......

1
  「嗶、嗶!」「唔哇、糟糕。」
 
  一大清早,躺在事務所沙發上的賀輔一手捂著額頭,另一手則抽出嘴中的溫度計。上頭的數字完美地說明著此刻他的狀況:「真的發燒了……」
 
  賀輔兩天前中午接到彩欣的電話,說是跟著系上教授到山上採訪的她被捲入詭譎的消失謎團。在賀輔義不容辭趕赴現場的隔天,更是發生了殺人事件。
 
  雖說事件在賀輔的調查下順利落幕,但下山回到事務所的當天晚上,賀輔就覺得渾身無力、精力全失。本來還以為只是太過疲勞,不料賀輔睡了一覺後並未感覺好轉,反倒頭重腳輕,下樓時還險些踩空。
 
  他用手肘撐起身子,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也難怪會如此。畢竟自己上山那天雖穿著雨衣,還是在大雨中翻過土石流的砂土,又奔波了一兩個小時,沒在案件解決前發病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記得還有感冒藥吧?」
 
  賀輔走到茶水間,拉開最深處的抽屜,除了略帶灰塵的急救箱外,旁邊塞了幾盒常備藥品。他確認感冒藥沒過期後,將其拿回辦公桌旁。
 
  說起來多久沒病成這樣了?賀輔邊配水吞下藥錠邊回想著:不知和狼人血脈有沒有關係,自己除了吃過期食品鬧肚子外還算身強體健,上次生病搞不好都得回溯到前任所長還在的時候了。
 
  總之已經吃了藥,再看看會不會好一些。賀輔坐在辦公椅上,暗自盤算著要是沒好轉,晚點再出去看醫生。而眼前別無他人的事務所景象又讓他突然想起其他待辦事項。
 
  「還得跟彩欣和金毛說今天別跑來咧。」
 
  賀輔拿出手機,傳了自己生病的消息給兩人後,又突然靈機一動,掀開了筆電上蓋,點開了事務所新開的粉絲專頁。
 
  「金毛那小子,還說我都發廢文。」賀輔邊碎念、邊敲著鍵盤。在點下送出鍵後,他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這篇總不是廢文了吧?」
 
  「[公告] 因所長感冒發燒,本日賀輔偵探事務所臨時休息,請要委託的各位明天再來!」

魔都妖探 Break 8
~Rhapsody in Porridge
 
2
  「叩叩!」
 
  敲門聲讓趴在辦公桌上休息的賀輔微微張開雙眼。手臂旁的電腦已進入休眠模式,讓他更加摸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就連剛才到底有沒有敲門聲都不敢確定。
 
  正當他打算抬頭確認時,門的另一端便傳來熟悉且充滿朝氣的聲音。
 
  「早安,賀輔先生!」
 
  走進事務所的彩欣順手將包包擱在沙發上,一看到辦公桌後的賀輔便忍不住上前嘮叨:「怎麼一大早就無精打采。要耍廢好歹也等──咦?」
 
  彩欣才說到一半,就注意到桌上的感冒藥盒:「你身體不舒服嗎?」
 
  「早上起來時發燒了。」賀輔坐起身子,苦笑著解釋。而他一見彩欣露出擔心的神情,連忙又補充道:「剛趴了一下,覺得好多了啦!」
 
  其實剛才睡不到半小時。賀輔眼角瞥見牆上的時鐘,但決定不再多說。
 
  「可是還是去看個醫生比較好吧?」
 
  「小感冒而已啦。要是有問題的話我會去的。」賀輔咧嘴一笑,隨即話鋒一轉:「話說我剛有傳訊息給妳耶,妳沒注意到嗎?」
 
  「啊、真的耶。」彩欣看了眼手機,同時心想道:剛才在路上漏看了,不過就算看到了,自己還是會擔心地來探視吧。
 
  「所以呢,妳還是趕快回去吧,免得被我傳染。」
 
  賀輔說完後便站起身,同時拾起水杯。彩欣見狀趕緊湊上前:「要裝水嗎?我來就好。」
 
  兩人的手恰好碰在一塊,讓彩欣有些難為情地接過杯子。她感受著杯緣殘留賀輔手掌的溫度,先是猶豫了幾秒,還是忍不住開口:「果然是前兩天淋雨的關係吧。要不是我打給你……」
 
  「又不是妳的錯。」賀輔雙手抱胸,故作瀟灑地哼了聲:「妳被捲入案件,要是沒想到我,我才該難過吧?」
 
  「確實呢。」彩欣一聽不禁掩嘴輕笑。裝完水回來的她放下水杯,溫柔地直視著賀輔的雙眼,一手握在胸前,泛起的微笑直率而燦爛:「這次的事情,謝謝你,真的。」
 
  「沒、沒什麼啦。」賀輔害臊地搔著後腦,原已降下的雙頰溫度又略為回升。
 
  而在賀輔喝水之際,彩欣突然問道:「對了,事務所裡沒東西能當正餐吧?我去幫你買。」
 
  「那我就不客氣嘍!記得過兩個路口有家賣清粥小菜的,幫我買點稀飯回來。」賀輔說完後從桌上搆來皮夾,掏出兩張百元鈔票:「這樣應該夠了。」
 
  「不用啦。」彩欣揮揮手,並未接下鈔票:「這兩天你都沒跟我算委託費了。」
 
  「我們之間的事情還要算委託嗎?」
 
  賀輔噘著嘴,表情像是得不到關愛的小狗,滿滿地不服氣,讓彩欣聽了也不禁發愣。她當然知道賀輔的意思,但從沒料到他會直球對決。
 
  「那──至少讓我表示一下感謝嘛!」彩欣別開臉,就怕賀輔瞧見她羞紅的雙頰。她連忙背起包包,在走出事務所前還不忘回過頭叮囑:「想到還有什麼要買的就打給我喔!」
 
  賀輔盯著彩欣飛也似地掩上門的背影,忍不住輕聲一笑。他突然想起趕到山上的那天晚上,彩欣在屋外對他說的話。
 
  「你來了之後,不知怎地讓我好安心。」
 
  他看著窗外的街景,雖然沒找到彩欣的身影,心中卻仍有陣暖流流過。
 
  「我也這麼認為喔。」
 
3
  彩欣提著一袋白粥走出自助餐店。她順手拿出手機瞥了一眼,確認沒有新訊息後,打算走回事務所。不過在經過便利商店時,她又突然靈機一動。
 
  「幫他買瓶運動飲料好了。」
 
  才剛走進便利商店,就看見收銀台後的螢幕正播放著除妖師協會發言人毓修的廣告,宣傳近期要舉行的「百妖夜行」嘉年華會。廣告的背景還襯著涵瀅為了活動所作詞的單曲。
 
  彩欣幾次和涵瀅接觸下來不得不佩服對方確實敬業、發言也很得體,難怪部分粉絲會如此死忠。只不過想到賀輔每次追星雀躍的樣子,她就難掩醋勁。
 
  正當她打算走向飲料櫃時,身旁的暗門突然被推開,一名穿著便利商店制服的年輕女子走了出來。她邊打了個哈欠,邊向櫃台內的男同事抱怨著:「又臨時叫我來上班,我今天本來休假耶!」
 
  「沒辦法嘛。誰叫怎麼打給阿河,他就不接啊。」同樣穿著制服的男子聳了聳肩:「店長已經去看了,搞不好又像上次一樣頭頂碟子乾掉,暈倒在房裡。」
 
  「那他自己要小心一點嘛,他們河童應該比我們還清楚吧?老是叫我救火……」
 
  彩欣沒打算多聽人八卦,只暗自忖道:如果真是河童頭頂的碟子缺水,那可是性命攸關。不過前陣子看新聞,似乎最近也常發生妖怪失蹤的事件。不管是怎樣,希望最後沒事就好。
 
  她打開冰箱、順手拿了兩罐運動飲料,同時揣想著:這次真的受了賀輔先生很大幫助。明明該好好當偵探時還是很有能耐嘛,偏偏平常都在耍廢。
 
  是不是應該好好答謝他呢?像是下週末約他去外頭走走。可是他喜歡做什麼呢?彩欣不禁煩惱起來:感覺他就對逛街興趣不大,還是去聽演唱會?
 
  「Yeah、Yeah!涵瀅涵瀅得第一!」
 
  彩欣思及此,賀輔看著筆電螢幕,還揮舞著原子筆的畫面突然閃過她腦海,讓她連忙搖頭:不行,演唱會絕對不行!
 
  「小姐?」「啊、抱歉。請問多少?」
 
  店員的聲音讓陷入思緒的彩欣倏地回過神,只見店員指著分割成四塊的螢幕,面無表情地說道:「兩瓶飲料先點螢幕抽折扣。」
 
  「好、好的。」
 
  彩欣心不在焉地戳了螢幕一下,也沒管折扣結果就付了錢。走回事務所的路上她繼續思索著:看電影如何?賀輔先生不知道喜歡哪種類型的,不過大概不會想看推理片吧;還是去唱歌?賀輔先生的歌喉如何呢?都沒聽他開口唱歌。
 
  一連串的念頭和疑問如同潮水襲來,卻反而讓一頭熱的彩欣清醒過來。
 
  「明明相處這麼久,我怎麼對他還是不了解?」
 
  彩欣一手輕輕揉著胸口的衣服呢喃著:平常我和哥不在時,他是什麼樣子呢?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一面呢?
 
  「妳都求救了,我當然要馬上趕過來嘛!而且──我也會擔心嘛……」
 
  彩欣想起賀輔趕到山上當晚,有些害臊搔著臉頰的表情,讓她喜上眉梢:想知道、想知道更多的他、我想知道更多我不知道的他!不管做什麼都好,不如直接問他想做什麼也行。
 
  彩欣踏著輕快的腳步、走上通往事務所的階梯,心裡還猜測著賀輔聽到邀約時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然而還沒推開門,她就隱約聽見門內傳來騷動。
 
  「那不是生病的關係──」「可是你臉還很紅──」
 
  「賀輔先生,東西我買回來──」
 
  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景象讓彩欣不自覺握緊拳頭:賀輔正躺在沙發上,而涵瀅一腳跪在賀輔雙腿中間,手探向他的額頭。賀輔本人則是尷尬地笑著,一副欲拒還迎。
 
  「賀輔先生──」「彩、彩欣,妳聽我解釋!」
 
4
  時間稍微回推,彩欣走出事務所一陣子後,坐在辦公椅上休息的賀輔聽見敲門聲。還以為是彩欣回來,不料從門縫探進的臉孔卻讓他又驚又喜。
 
  「賀輔先生,你沒事吧?」「涵瀅?妳怎麼來了?」
 
  涵瀅穿著白襯衫、搭配米色長裙,標緻的臉上難掩憂色:「我看到你說發燒的貼文,有點擔心。」
 
  「沒事啦,吃過藥好很多了。」賀輔笑著走到沙發坐下:「只是小感冒啦。」
 
  「真的嗎?不要為了怕我擔心而逞強喔!」涵瀅隨手擱下包包,輕嘆了口氣續道:「要不是等下還有工作,我就留在這裡照顧你了。」
 
  涵瀅要照顧我?賀輔聽了不由得想像起到時會是什麼狀況:略帶嬌羞的涵瀅用湯匙舀了口稀飯,輕輕用嘴吹涼,然後微笑著將手湊過來:「來、賀輔先生,啊──」
 
  「不需要、不需要啦,嘿嘿……」沉浸在幻想中的賀輔雙頰通紅,連忙揮了揮手。
 
  「這樣呀。」涵瀅表情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就注意到不對勁:「賀輔先生,你的臉好紅,是不是又燒起來了?」
 
  「啊、這不是啦!」「不要逞強!我摸摸看!」
 
  儘管賀輔搖頭否認,涵瀅還是起身走到他身邊。賀輔一方面害臊,一方面也怕把感冒傳染給她,本想挪動身子,腳卻滑了一下,整個人倒在沙發上。
 
  涵瀅則趁勢要伸手摸賀輔的額頭,而眼見涵瀅靠近,賀輔的臉又羞得更紅。
 
  「那不是生病的關係──」「可是你臉還很紅──」
 
  賀輔克制著笑意、別開臉,心裡覺得該推開涵瀅,卻也覺得不該錯放大好機會。然而此時事務所的門又再度開啟,提著稀飯和運動飲料的彩欣一走進來就見到兩人姿勢尷尬。
 
  「賀輔先生──」「彩、彩欣,你聽我解釋!」
 
  賀輔嚇得急忙搖頭:「涵瀅她來探望我,以為我又發燒才……」
 
  「啊、又燒起來啦。」相較於賀輔,彩欣的目光才像燃燒著烈火。她扳著手指關節,嘴角的微笑充滿暴虐的氣息:「讓我摸摸看啊!」
 
  「等一下,那不是要摸額頭的準備吧──噗啊!」
 
  自動讓位的涵瀅看了不禁吞了口口水。而彩欣則優雅一笑,彷彿什麼都沒發生:「涵瀅小姐,我摸是沒有發燒啦。」
 
  「那就好。」涵瀅尷尬地笑著,眼角則瞥向倒在沙發上的賀輔:「可是他看起來快暈倒了耶?」
 
  「這也不是生病的關係……」賀輔勉強擠出句解釋。
 
  「涵瀅小姐肯來,想必賀輔先生很開心吧。」彩欣語氣中雖多少有點醋味,仍微笑著叮囑道:「但是要小心別被傳染感冒喔!」
 
  賀輔苦笑著附和:「對啊,妳要是燒聲就慘了。」
 
  「謝謝你們。」涵瀅微笑著說完後,突然雙手一拍:「看到妳拿稀飯,我才突然想到!」
 
  涵瀅從包包中拿出一個塑膠袋,裏頭同樣裝著一袋稀飯:「來之前我也順路買來了,想說賀輔先生今天不方便出門。」
 
  賀輔坐起身,搔著後腦笑道:「兩袋也好啦,剛好中餐和晚餐嘛。」
 
  「那我還有工作,也差不多該走了。」涵瀅拉上包包拉鍊,並將其背到肩上:「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我也是,晚點跟朋友有約。」彩欣順手將塑膠袋中的運動飲料拿出來:「也有幫你買飲料,記得配水喝。」
 
  她不禁吃味地在心中想道:什麼嘛,虧我還費盡心思想要跟你去哪裡玩,結果打從心底就是匹色狼、大色狼!要約的話下次再說好了!
 
  「多謝啦,想得真周到咧!不愧是我的助手!」
 
  看著賀輔咧嘴笑著的表情,彩欣的鬱悶又去了一大半,讓她微笑著嘆了口氣:真是受不了你。
 
5
  「結果一大早就被揍,我又不是自願當色狼的……」
 
  兩位女性回去後,從洗手間出來的賀輔邊咕噥著、邊將兩袋稀飯放進冰箱,打算等晚點有食慾時再來吃。
 
  「叩叩!」「嗯?誰啊?」
 
  而正當他打算回座位上時,卻又傳來敲門聲。他順手替對方開門。
.
作者補充:
  好久不見的Break!這次賀輔真的沒有耍廢,是因為生病被強制休假了(O?)。這篇時間點其實是在8-14和8-15中間的那個禮拜就是了。

  賀輔和彩欣雖然一直沒有明說,但看來還是挺在意彼此的,而且彩欣仔細一想,對工作和耍廢(?)以外的賀輔好像也不太了解。然而等待著雀躍的她的卻是尷尬的景象──不得不說伍德原先大綱寫到這裡,還有點擔心會不會讓涵瀅有點招黑。想說斷在3看起來一副就是抓包外遇的感覺(欸),好像不太好XD

  不過實際上看起來都是賀輔自找的,涵瀅也沒什麼錯(O),這樣就好(賀輔:「我又不是自願當色狼的。」(X))。

  那麼在兩位女性回去後,又是誰造訪了事務所呢?請期待下次的《魔都妖探》!

創作回應

翔君
當彩欣還在外面想像和賀輔的約會(?)時,涵瀅已經準備跨上去了。彩欣果然還是太年輕,看看大人是怎麼進攻的
慣例的 break 會埋下個 case 的伏筆,提到妖怪失蹤事件,聽起來下個 case 又要上演懸疑動作劇了(??
2024-03-02 18:24:48
伍德‧瓦懷特
彩欣:「明明是我先來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欸)
在賀輔Break的時候,國北市的混亂力場(?)依舊正常運轉中,看看Case 9會發生什麼XD
2024-03-02 19:06:4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們之間的事情還要算委託嗎,要素察覺~(´∩ω∩`)運動飲料稀釋也挺不錯的
2024-03-02 19:38:28
伍德‧瓦懷特
賀輔該丟直球也是會丟的,就看彩欣要不要接XD
直接喝運動飲料其實一般來說太濃了,還是稍微稀釋比較好
2024-03-02 19:56:14
JOJO♥
這個篇章的標題是『稀飯狂想曲』,在還沒開始閱讀前,就在想像是不是有稀飯的劇情。
劇情節奏的輕快感,不知不覺的就閱讀完文章了呢。

大大提到的劇情大綱,個人倒是覺得目前的角色沒有太奇怪的言行,如果可以再多一些潛台詞,會更好喔。

小小想法,希望您不會介意。
2024-03-04 12:08:16
伍德‧瓦懷特
潛台詞的問題我有想過,不過後來覺得本作就是直接、簡單、(彩欣鐵拳的)暴力(O?),輕鬆閱讀也不錯。那些要藏的內容留給推理的謎題就行。
至於稀飯雖然是出現了,狂想曲可能是在後半段呢XD
2024-03-04 12:21: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