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二章:呼喚(5)

夜川霖 | 2024-02-18 19:19:45 | 巴幣 24 | 人氣 436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綵婷躲在貨架後面偷聽外來倖存者的話,他們提及的張立委有個女兒叫做:張筱萱,跟綵婷是同班同學,也是在班上帶頭霸凌她的人。
        綵婷完全沒想到還能聽見這人的消息。
        「妳叫他的方式還是這麼有距離感,難不成妳討厭他嗎?」菸嗓問道。
        「我跟他又不熟,如果不是因為教會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否則我根本沒打算認識,那傢伙以前做的事情我可是都聽說了。」女子說道。
        「他現在是大家的主教,如果妳不接受他就相當於否定整個統一教。」低沉的嗓音說道。
        綵婷聽著這些對話,腦袋產生了無數疑惑,張立委為什麼會變成奇怪教會的主教?那張筱萱現在如何了呢?
        「總之先找到那女孩再說吧!你們確定看到她掉到這個地方嗎?」低沉的嗓音問道。
        「那束光是往這裡沒錯,但不確定是不是在這間家樂福裡面,況且我也還不知道她長怎樣。」女子回答。
        「我看過照片囉!主教的女兒跟她同班,是蠻漂亮的小姑娘。」菸嗓好似想到什麼下流畫面,忍不住咯咯笑道。
        「別傷害到她了,主教說要活著帶回去,妳不認得沒關係,找到人後檢查後腦有沒有一塊傷痕就好。」低沉的嗓音回道。
        綵婷嚇得全身顫抖,這群人居然是衝著她來的!眼看那三束光朝這裡靠近,她趕緊壓低身子往生鮮食品區,打算繞過他們離開賣場。
        「我說,那個小女生真的有能耐阻撓儀式嗎?我是說……神欸,她是有什麼特別的可以辦到?」女子問。
        「主教說她身上寄宿著某種抗衡的力量,要是放任不管,她的力量可能會增長到足以斷開神跟世界的連結,剛剛那束光你們都看到了,還不相信嗎?」低沉的嗓音說道。
        「那要是一直抓不到她怎麼辦?」
        「沒關係,她的老媽還在主教手上呢!」
        綵婷聽見母親消息的瞬間沒能穩住腳步,在垮掉的蛤蠣區被水滑倒,瞬間引起了那三人注意,三束光同時照了過來,嚇得她趕緊翻身躲到冰箱後面摀住嘴。
        「你們聽見了嗎?」女子緊張地說道。
        「聽見了,我來去看看。」菸嗓興高采烈地說道。
        「保持警惕,也不知道是活人還是那些人蛹。」
        菸嗓嗯了一聲便朝生鮮區走來,另外兩人則往別處探查。
        綵婷努力鎮定情緒,透過手電筒的光束判斷方位,悄悄地繞過了冰箱離開生鮮區,一路來到收銀台前的健身運動區,並拿起一根木球棒用來防身,不料木棒太重她根本揮不起來便改拿鋁棒,誰知她連揮鋁棒都顯得吃力,才試揮兩下肩膀就開始痛了。
        看來跟人對抗什麼的,還是盡量別想了,綵婷心想,她這揮棒速度估計連小學生都閃得開吧?
        她放下球棒後快步越過收銀台,卻在準備推開玻璃大門時驚覺不妙,她感覺得到門外似乎有臉皮正在巡邏,但另一方面綵婷又想自己或許不會怎樣,雖然會再被傳到那個奇怪的空間,但至少不會死才對。

        妳的力量還不足以對抗大量的怪物——
        綵婷聽見聲音的霎那險些尖叫,一度以為自己被那些人發現了。
        去找能強化我們彼此通道的方法,屆時妳或許就能辦到——
        綵婷懊惱地抓著頭,什麼強化通道的方法?她在心裡問道。
        小心——
        小心?她還來不及思考,便被人從後緊緊抱住,對方用左手臂緊緊鎖著她的雙臂與身軀,嘴巴也被右手用力摀住,嚇得她拼命掙扎,卻完全敵不過對方的力量。

        「妳好啊,想要去哪裡呢?要不要帶上我?」
        菸嗓不斷用下體蹭著綵婷,摀著嘴的手還嘗試要撬開她的嘴唇,她嚇得狠狠咬住對方粗糙的手指,卻沒能讓對方鬆手,反而像在享受般撥弄她的舌頭,讓她噁心得想吐。
        「有脾氣?我喜歡,但妳最好安分一點,另外兩人可沒我這麼溫柔。」
        菸嗓把手指伸入喉嚨,看著綵婷乾嘔的模樣興奮地喘著粗氣。

        學會善用那些怪物才能生存——
       
        綵婷看見腳邊有塊石頭,便用力將其踢向玻璃大門,嚇得菸嗓看向門外,眼看外頭連點風聲也沒有,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就像主教女兒說的那樣,是個不聰明的女孩。」
        菸嗓捏著綵婷的舌頭,聽著她疼痛的哀號歡喜地深呼吸,心想時機差不多可以享受一番時,門外便有個玩意緩緩地從天而降,抬頭便與一張白皙的臉皮對上眼。
        「拎阿嬤勒……」
        臉皮咧嘴微笑後,發出了刺耳的呼喊聲,那聲音之大震碎了玻璃製的大門以及整片落地窗,兩人雙雙被震飛了出去。
        菸嗓重重地摔在收銀台上,一回神就看見滿臉淚水的綵婷高舉石頭,往他腦門用力敲下去。
        「發生什麼事了!」
        另外兩人趕到現場時,立刻被大門口的臉皮給嚇到,而站在那臉皮面前的是拿著染血石頭的綵婷,在手電筒的照射下怒瞪著他們。
        「夭壽……」
        女子嚇得張大了嘴,綵婷扔下石頭後飛快地跑出店外,臉皮看著她跑出店外發出了兩聲短呼。
        「快跑!」
        另外兩人見狀也頓時反應了過來,立刻往賣場深處逃竄,沒多久聒噪的強風從門口襲來,昏昏沉沉的菸嗓在醒來的瞬間就被風給撕碎,連聲尖叫都來不及喊出來。

        綵婷在大街上奔跑著,她可以感覺到那些怪物正在靠近,也深知繼續逃下去會被追上,於是她跑進一間位於街角的小餐館,進到廚房後將門甩上。
        但她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在廚房被突破前打開了窗戶,從側邊溜回大街上。
        「放棄——」
        她聽見身後傳來高吭的聲音,往後一看竟然是賣場前的那張臉皮,跟隨著她來到這裡。
        「放棄——」
        綵婷嚇得拔腿狂奔,然而臉皮緊追不捨完全甩不掉。
        「你們贏不了——」
        綵婷的體力開始透支,眼前的景色正逐漸變得模糊,直到她踢到凸起的水孔蓋為止。
        「接受祂的恩惠——」
        臉皮像是在嘲笑她發出詭異的風嘯聲,就在它準備再次高呼時,突然有一道火焰從旁射向臉皮,火勢迅速蔓延至每一寸皮膚。
        臉皮的哀嚎聲震碎了路燈,緊接著綵婷便被手持打火機跟滅火器的中年男子,迅速拉進一旁的建築內躲藏。
        兩人聽著外頭的聲響安靜下來後,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那個……謝——」綵婷正要說些什麼,對方便舉手示意她安靜。
        「不用謝,妳休息完後就快點滾。」男子不屑地說道。
        「誒?啊……抱歉……」
        「除了二樓以外,其他樓層只要打得開,隨便妳用。」
        男子說完便走上樓去,綵婷看著對方臃腫的背影,幾乎要撐開了身上髒破的保全制服,正想說些什麼就踩到了掉落在地的工作證。
        她拿起來查看,發現是那名男子的保全證,上頭寫著名字:潘伯。緊接著她翻到後面,看見一名年輕女孩的照片,氣質跟她有幾分神似。
        「欸!不准碰!」回過頭找工作正的潘伯,惡狠狠地搶了回去。
        「抱……我是說……對不起。」
        「算了,妳自己上樓找個地方休息,休息完就滾。」
        潘伯說完便快步走上樓,僅一瞬間,綵婷似乎看見對方眼匡泛起淚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