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電影感想] 蒼鷺與少年:擁抱世間的愛與惡

北東先生 | 2023-11-23 19:56:06 | 巴幣 0 | 人氣 149


蒼鷺與少年這部宮崎駿新作,在日本上映前零宣傳,上映後觀眾反應兩極,不過在台灣宮崎駿的號召力超高,到第七周下午場中小廳還挺滿的,看之前以為是風起,看完感受像是日本神話傳說色彩較低,歐美童話色彩更高的神隱少女,或者說神隱少年?又有點像是飛禽版的崖上的波妞,但整體敘事給我地海戰記的零碎感。

我讀故我宅BLOG版:

滿滿暴雷的故事介紹:

故事開始於夜間的一場大火,男主角真人的媽媽正好在那間失火的醫院療養,因此命喪祝融,而這件悲劇就成了主角心中跨不過去的坎;不久,主角父親與前妻的妹妹再婚,兩人互動親密,阿姨兼繼母腹中也有了弟弟或妹妹,因為父親經營的兵工廠,父子二人移居母親與阿姨的老家。

因為戰事白熱化,父親的兵工廠生意興隆,主角一家相對富裕許多,與當時物資匱乏的普通人家相比,他們家吃穿用度都好上不少,吃得上白米飯、肉罐頭,汽車接送上下學,夫人穿著美麗的和服,家中上下有著佣人打理,小孩子不需要勞動,這樣的真人自然是與班上同學格格不入,上學第一天回家路上就與農忙的同學起衝突,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撿起地上石塊加重自己的傷勢,這樣正好可以有藉口可以迴避與外界的交流,但也因此讓家人(父親、阿姨、家政婦們)擔心不已,而心思細膩、懷有身孕,又處在緊張關係風口上的阿姨因此倒下。

在這座老家宅邸有一棟奇妙的樓塔,相傳是母親與阿姨的舅公建的,但後來舅公精神出了問題,消失在樓塔之中,樓塔年久失修又受到一次大洪水的毀損,後來的家主就乾脆把塔封了,不過更久遠的傳說,是一顆隕石般的岩石,舅公為了掩蓋這顆神奇的巨礦,而在他的外層建造樓塔包覆,但最終還是會接續到舅公的心神喪失,以及血脈家人的神隱事件,主角的媽媽兒時也曾失蹤一整年,最後雖然失去這段時間的記憶,但總算是平安歸來了。

除了神秘的樓塔之外,老是在宅邸外盤旋的蒼鷺也是一大謎團,大家只知道牠愛惡作劇,會引導繼承舅公血脈的家族來到樓塔,進而來到舅公所在的異世界,但至於為何蒼鷺會有個阿伯在裡面?為何羽毛會追擊自己?為何鳥喙穿洞之後就無法變身?還有為何要引誘他們前往鐘樓?看完全劇還是沒有找到答案,這部分不要深究,乾脆一點直接全盤接受,精神上應該會比較輕鬆。

被蒼鷺鼓動,真人曾一度想隻身潛入神奇的樓塔,但不得其門而入,且家中的阿姨、家政婦們都在喚自己回去,後來阿伯蒼鷺出聲道出主角的心魔:母親,阿伯蒼鷺偷偷說:你母親沒有死,而且你也沒見到屍首,對吧!這惡魔的低語揭起少年心中的瘡疤,他開始懷疑、憤怒、混亂,所幸阿姨射出捕鳥用的箭矢,才將蒼鷺、心中的迷霧驅散,但阿姨沒多久也倒下,並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離開宅邸,只有真人注意到往森林樓塔走去的阿姨身影。

當大家發現女主人消失開始找人,真人跟幫傭的霧子婆婆前往樓塔找人,並在這裡見到了逝去的母親,但只是被蒼鷺做出來的人偶,為了逼迫蒼鷺說出阿姨的下落,少年射出用蒼鷺羽毛做的箭矢,意外射穿牠的喙,使變身法術失靈,塔主默默現身要蒼鷺帶少年去下界找人,就這樣少年、老婆婆、蒼鷺都到了所謂"下界"的異世界。

到了下界三人卻分開了,受到鵜鶘攻擊而推開墓園大門的少年,被很像霧子婆婆的能幹女青年救下,並與對方一同捕魚、賣魚、累癱,真人在女青年與婆婆石像們的簇擁下醒來,見證到哇啦哇啦(靈魂)們的升天轉世,鵜鶘的捕食,像母親一樣的少女火美操縱火焰出手相救,並與蒼鷺再次相遇,揮別魚師女青年,兩人繼續踏上尋找阿姨的路。

途中遇到兇殘的鸚鵡,蒼鷺捨身做誘餌引開守衛,但少年還是被屋內的不懷好意的鸚鵡包圍,所幸火美出手相救,透過現實世界阿婆們與老爸分享的神隱事件,以及火美自稱是阿姨的姊姊,可以推敲出她就是真人少女時期神隱的母親,兩人度過人生中已經不可能再有的溫馨早餐時光。

在火美的指引下,兩人躲過城中武力鸚鵡們的視線,成功來到阿姨待產的產房,一開始阿姨是拒絕回去的,因為她深知真人還沒能接受自己,所以當真人終於說出她最希望聽到的那聲代表接納的"夏子媽媽"時,她彷彿從詛咒中被釋放,但因為擅闖產房禁地,真人與火美還是被樓塔轟了出去,雙雙被武裝鸚鵡抓住。

真人被送到伙房當備用糧食,還好蒼鷺也混進來救了他,而火美被鸚鵡王帶去當與塔主的交換條件,鸚鵡們想要獲得這個世界的掌控權,然而,這個世界其實已經岌岌可危了,因為塔主身分只有血親可以繼承,不要問這是設定,卻也因此讓期望取得世界控制權的鸚鵡王相當憤怒,一把搶過建構這個世界的積木,自顧自的搭建起不平衡的積木塔,果然積木很快就倒塌了,而象徵這個世界的積木一倒,作為神奇力量來源的隕石大暴走,這個世界也就跟著陷入毀滅的危機,身為異世界的闖入者,大家只能趕緊逃回到各自原來的時空,那些兇殘的鸚鵡、鵜鶘也跟著來到現實世界,但在這邊他們就只是可愛小動物,主角們在下界的記憶也逐漸淡薄;時過境遷,弟弟出生,戰事結束,真人一家又搬走了。

這邊開始是滿滿窗簾的感想:

原本以為故事會著重在戰爭的殘酷無情,但是故事中喪母的火災雖然發生於二戰初期,但當時還沒有空襲,而且看起來是單一的意外,跟戰爭沒有直接關係;電影中也沒有直接寫出戰爭帶來的傷痛,而是以家庭較為富裕的主角家,去旁觀戰爭,從主角父親工廠訂單接到手軟,真人對於飛機零件發自內心的美學讚賞,青壯年男性從軍有去無回,學齡孩童的俸公勞動,父親行李中的肉罐頭、香菸的稀少性,去側寫戰爭的白熱化,中性的戰事初衷,以及被波及的無辜百姓,但幾乎不帶任何激烈的情緒在其中。

比起外在國家動盪,感覺更著重在主角真人的內心變化,是說真人這主角跟以往作品主角們挺不一樣的,他更有攻擊性的,跟同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被蒼鷺挑釁就學阿姨準備弓箭來捕鳥,而且還很老江湖,知道自己要是上學第一天就受重傷從學校回來,老爸絕對不會坐視不管,代替他抱被圍毆的恥辱,進而達到不去學校,與眾人隔絕的目的,就果斷撿起石頭往自己頭上敲,偷拿大人的香菸跟家裡佣人們交易,請他們教自己磨刀、做弓箭。

此外,真人剛開始是表面上有禮謙遜,實則拒人於千里之外,因為內心脆弱,只能築起心中的高牆,保持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保護自我,儘管受到老家宅邸眾人的呵護與關心,主角仍舊放不下逝去的母親,在外人面前故作堅強,獨自一人時才會沉浸回喪母之痛,漠漠落淚;所以他對已經成為繼母的夏子阿姨相當冷漠,無法接受母親去世,父親另組家庭的事實,因此無法發自內心的喊夏子"媽媽";對於老家宅邸佣人們的關心,也是冷眼旁觀,受傷醒來後,就自顧自的跑出去追蒼鷺,任何請託也是毫無情感可言的利益交換模式。

關於真人心境改變,個人感覺第一次的轉變是,真人在房間試射箭矢擊中牆面,用力拔出時反作用力撞到書桌,在散落的書本中,他意外翻開那本,媽媽在扉頁寫著給長大後的真人,跟日文電影名同名的小說:君たちはどう生きるか,讀著那本彷彿是來自母親留言的書,在那一刻他們如同共享了相同的時光一般,個人認為這是真人心靈的第一起漣漪,是他願意接受改變、成長的起點。

進入下界青年霧子的信賴,真人不完美但總算是完成被賦予任務,這點讓人想起了神隱少女,千尋在油屋的成長、獨立自主化,不過個人覺得這段故事中,真人更重要的成長在後面,面對被火美燒傷失去飛行能力等死的鵜鶘,牠死前訴說一族被塔主帶來這個世界,但這個世界可以捕食的魚類卻少之又少,不得不吃哇啦哇啦們補充營養,卻也因此成為少女攻擊的對象,這邊少年算是了解了所謂的必要之惡,所以儘管前對鵜鶘們深惡痛絕,最後還是,如同接受了世界的惡意與無奈一般,自發性地幫死去的鵜鶘挖墳安葬。

真人在火美的引導下終於找到阿姨,但她卻拒絕與真人回去原來的世界,他們是家人,卻因為突然的身分改變,無法適應新的身分,所以既愛著彼此,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與對方相處,這時關係的衝突終於被揭發,突然讓我想到鈴芽之旅故事中,阿姨與鈴芽的關係性,是至親,卻又有著難以言喻的隔閡,個人認為真人在這邊算是跨過心中的坎,脫口叫阿姨"夏子媽媽",在那之前對外都稱她為"那個是爸爸喜歡的女人",不再抗拒他們的關係與關愛,這時候真人心中的那堵高牆才算是真正的倒下吧。

而最後,少年真人展現出他完全的蛻變,個人覺得是他回絕舅公的請託這個部分,在故事尾聲,舅公塔主本來想讓真人繼承他的衣缽,用他苦心蒐集而來尚未被汙染的積木,重建這個即將崩毀的世界,但被真人拒絕,他深知自己既不純真善良,也無法全然的厭惡原本的世界,即使世界有些部分很糟糕,他還是願意相信會有好的一面,也不打算重組這個世界,在夢中、在塔主面前,真人都自承心中的惡,以及對世間善的信任,不卑不亢的拒絕這項傳承,彰顯他與自己的和解,再次對外界敞開心胸,以及在下界的成長。

這部電影在神隱事件結束幾年後,戰後真人一家再度搬回東京,然後米津玄師的主題曲"地球儀"響起,沒有任何片尾彩蛋,電影就結束了,當下看完腦袋中真的是只有"蛤?!",然後,覺得片尾歌好聽,但私心還是久石讓比較對味,而且總覺得整體配樂有點單薄,恰似看完後心中的空虛感;回頭想想,或許看這部電影的當下不太適合糾結他的細節、設定,不然會看得有點痛苦,設定來直接吞,回去再慢慢回味("藍色窗簾")起來,才是比較適合這部電影的觀影方式也說不一定。

創作回應

二樓
為何蒼鷺會有個阿伯在裡面?為何羽毛會追擊自己?為何鳥喙穿洞之後就無法變身?還有為何要引誘他們前往鐘樓?

我想我能回答一部分問題

阿伯是那個世界來的蒼鷺,從他知道鸚鵡習性就知道他很熟。他如果變得不完整就不能繼續擬態蒼鷺。羽毛則是設定。

蒼鷺的任務就是要引導跟舅公有血緣關係的親人進去舅公世界。其中被選上的就是夏子跟真人。一開始選夏子就是要她的孩子,因為孩子不會有惡意,所以重建快崩塌世界用純真孩子最好。而且下命令嚴禁所有人進產房干擾新繼承人誕生。

但是世界崩塌太快才又緊急把真人一起帶去。真人摸完溶化假人偶出現的塔主一聲命令要蒼鷺帶男主+霧子進塔就是舅公。

日本 1947 結束二戰,回推故事發生在 3年前。真人爸爸工廠生產是戰鬥機玻璃遮罩看起來很長,應該是兩人坐的轟炸機。
戰爭結束後夏子孩子也 3 歲,一家人搬回東京。
2024-04-10 01:24:39
北東先生
感謝解釋,尤其是"只有孩子不會有惡意"這點,不論是劇中或是現實,都挺耐人尋味的。
2024-04-11 07:09: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