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漫畫感想] 炎拳:Don't think, feel.

北東先生 | 2023-12-18 06:49:22 | 巴幣 2 | 人氣 186


這是一個可大可小的故事,小至個人,大至社會;看似無腦熱血,卻又發人深省;看似虛幻超自然,卻又現實到令人不寒而慄,炎拳就是這麼一個難以定義的作品。

炎拳的故事彷彿就是作者藤本樹對於個人,乃至整個社會揮出的質疑之拳。

我讀故我宅BLOG版:

宗教信仰與英雄崇拜
對於信仰的反思,一直以來都是各種作品的題材之一,本作之中,亦有點到關於宗教信仰與英雄崇拜的議題,故事中阿格尼在尋找仇敵鐸馬的過程中,殺害了不少王國士兵,卻也意外拯救了少年薩恩,被其視為長就自己的英雄,並且因為其背不滅的火焰包覆全身的異樣外表,被擅自當作神祇,而成立阿格尼教,並成為教徒甚至躋身教團的領導,在每次的存亡之際,擅自期待著炎拳阿格尼現身,以拯救自己以及其他同樣身處困境的人們。

然而,如果阿格尼不是被火焰包覆全身,只露出半面人類的臉頰的壯碩男性,他大概也不會被當作英雄,而只個火焰惡魔吧,也就不會有後面的故事了,但很可悲也很幸運,阿格尼被眾人當作偶像崇拜,視他為拯救眾生的炎拳,而不是殺害兇手的惡魔,但這也只是眾人一廂情願的看法罷了,實際上,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一個可憐的男人,雖然擁有再生的祝福,卻被鐸馬不熄的火焰焚燒全身,失去了摯愛的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他的作品中也不乏這樣的角色,有的被賦予趣味性和幽默感,像是一拳超人當中的KING,雖然戰鬥能力僅與常人相仿,卻因遭遇的怪人,正巧被一旁經過的主角琦玉順手解決,反而被歸為他的功勞,而被封為最強的男人;又像是進擊的巨人104期生的尤彌爾,原本是連名字都沒有,過著餐風露宿,食不果腹的日子,卻被教團利用,安上尤彌爾之名,被艾爾迪亞信眾當成繼承王族血脈的神明信奉。而現實當中,是否也有這樣,因為外在條件,而被人們擅自貼上標籤,而被討厭的人們,是否也有因此,被貼上金箔,當成神明偶像金身膜拜的情形,我們在崇拜這些對象的時候,是否認真思考過,信仰崇拜的真正理由跟原因?

信仰與崇拜現實中也是存在的,甚至對於信者而言,是至高無上,不容質疑的,但隨著時代與科技的日新月異,對自然現象的敬畏衍生而來的宗教信仰逐漸式微,神創論的觀點逐漸被科學研究反擊,但是對於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現象,人們更加著迷,對於現代科技束手無策的問題,在信仰的神的庇佑下迎刃而解,生活過於無奈無助,而寄託希望於來生或英雄的出現,而放棄鞭策自我,尋求解決之法,因為比起接受上天的旨意,或是等待英雄與奇蹟降臨,現實的生活實在過於難熬,既無改變現狀之力,亦無自我了結之能,如同炎拳故事中被搾取電、熱等資源的被祝福者們,聽聞薩恩口中的炎拳如何神武英明,也暗自將他當成英雄神明,將生命的希望寄託在這位未曾照面的人物上。

虛假的敵人與真實的困境
故事背景設定在未來,世界被冰雪所壟罩,執掌政權的貝亨杜魯閣王國宣稱這個冰雪世界是"冰之魔女"一手造成的,只要打倒這位祝福者,世界便能恢復正常,政府以此為號召,集結軍隊,準備與之抗衡,殊不知這一切都只是掌權者為了鞏固政權的謊言,根本沒有所謂的"冰之魔女",單純就只是地球迎來突如其來的冰河時期,氣溫驟降,生產力衰弱,即便以舊時代科技的力量,仍無可奈何,部份的人離開了地球前往宇宙探尋新的星球生存,部份的人留在地球,但依舊束手無策。但是,儘管政府所謂的"冰之魔女"論為虛假之謊,但冰天雪地的困境仍是無庸置疑的現實,現今社會中,或多或少也有這樣的情形,什麼只要如何如何,就能怎樣怎樣,例如:成長求學過程中,師長父母都會說只要認真讀書,考到好的學校,知名大學系所畢業,取得某某證照,進入百大企業就職,未來就能輕鬆平步青雲,但是實際上就算真達成那些條件,仍舊無法改變所面臨的困境,多數人薪水依舊不盡人意,工時依舊令人不敢恭維;只要減少用電,增加綠色能源使用百分比,就能減緩溫室效應,但是極端氣候依舊,一年比一年誇張的熱浪乾旱,一次比一次駭人的暴風雪;鞏固境內產業,建構貿易壁壘,緊縮移民政策,嚴格審查工作簽證,國內企業仍不敵景氣循環,勞工依舊過著高壓低薪的生活。

雖然故事中呈現的世界非常極端,不論角色們如何掙扎,等待著他們的都只有失落跟絕望,就算沒有冰之魔女,地球依舊朝向冰河期邁進;就算有了世界樹暖化了星球,人們還是會為了資源發生爭鬥不得和平;在注定衰敗毀滅的世界中,在多的努力都是徒勞,而現實不就是這麼冰冷而骨感嗎,看似有所作為便能改變些什麼,但到頭來中多半只是一場空。

犧牲少數以維持社會運作
故事一開始,便是非常衝擊讀者的一話,冰天雪地的世界中,沒有田地可耕種,也沒有自然的森林果樹可供採集,狂風暴雪中也未必能順利打獵,有生產力的青壯年都離開村子尋找新天地,只剩下垂垂老矣的年長者們留守村落,以及從其他城鎮逃出來的主角兄妹,他們運用自己再生的能力,砍下自己的手臂給村民充飢;貝亨杜魯閣王國四處尋找祝福者,絲毫不在乎他們的權益,將他們視為王國的薪柴,集中管理或者說是終身監禁,身上裝滿各式儀器,插滿營養輸液的管線,每天只有少少少的四小時可以休息,只能一動也不動躺在自己的位子上,被逼迫產出電、水等資源以供養國民,既無法求死,也無法逃離這個人間監獄。

主角兄妹與王國薪柴們其實相差無幾,都是出自環境所迫,無可奈何之下,犧牲少數以避免村莊或國家的滅亡,現實社會的運作,雖然我們多數時候都選擇視而不見,但是,現今便利而不致匱乏的生活,都是將部分的人做為基石才得以建構出來的,因為有只取得微薄工資的勞動力,所以我們才得以用低廉的價格買到生活所需品;有時也未必是人的犧牲,而是將整個自然獻祭,將廢氣汙水排放至大海空氣中,以換取電力、發展工業。諷刺的是,鐸馬身為王國要員,對於主角兄妹自砍手臂予村民果腹的行為,視為不道德而對村人趕盡殺絕;在王國之中享有優渥的待遇,而不知這些良好的生活環境都是源自於祝福者們不人道的遭遇。

劇情安排並未讓鐸馬知曉王國資源的來源,但單就他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冰之魔女,之前軍隊所做的招募、討伐根本就是在對空氣揮拳,給執政者搧風罷了之後,他便精神崩潰,並受到強力良心的譴責來看,相對於阿格尼幼年時期雖然有經過家庭教育,但少年時期便遭逢重大變故,父母慘死雙亡,只能以自身血肉果腹,只求迴避死亡末路,未經集團式道德倫常教育的孩子,鐸馬是一個受過國家教育栽培,擁有高度道德觀、正義感的成年人,但是在這個一步步走向衰亡的世紀之中,道德倫常已經不適用於這個瘋狂的世界,不吃人肉就會死,但是吃了人肉,就等同跨越了人理的最後防線,在傳統價值觀當中,即是非人行為,但食用其他生物以延續自己的生命,卻是可以被接受的,作者並沒有為此下定論,而是透過故事向讀者的心湖拋出了疑問的小石子。

角色扮演與自我認同
一口氣看完8卷單行本後,個人覺得整個故事最為核心的部分,便是在探討人的"自我認同",身而為人,立足於家庭社會,都無法規避來自於自身、家人、社會所賦予的"角色","角色扮演"便是人對於這些規範與期待的理解及回應,也就是"自我認同"。

初心:露娜的守護者
正如同炎拳故事中的男主角阿格尼,他給自己的角色定位,就是哥哥,要守護妹妹露娜,這是他在遇到鐸馬,被熊熊火焰延燒全身之前,一路走來他的信條,支撐他度過背離倫常卻又甘之如飴的每一天,利用自己再生的祝福,砍下自己的手臂給村人與妹妹享用,以在這個冰天雪地的世界中延續微弱的生命之火。

炎拳:對鐸馬的復仇
人生中意外的遭遇,突如其來的困境,宛如泥沼、流沙一般,使人陷落其中,既無法施力,也無法逃離,就像鐸馬施加在阿格尼身上的火焰,炙熱不熄焚燒著他的肉體,煎熬著他的心智,既無法澆熄,也無法擺脫,如同阿格尼一樣,忍耐、忍耐、忍耐...,忍受著苦痛,尋找解決之道,然而諷刺的是,有時候問題根本無解,就如同施加祝福的鐸馬也不知道如何能停止火焰,最後只能自我欺騙,為自己塑造既不合身可能也不會有任何助益的戲服:復仇者,以收容這個在淌血的脆弱軀殼,賦予在艱難環境下活下去的目標,強迫自己接受並學著去扮演這個新的角色,有時候騙著騙著,自己都將這個謊言當成現實了,就像阿格尼童年時期,向父母謊稱自己在外頭吃了芋頭,所以不餓,然而實際上他根本就沒吃過,但不知為何,自己不知不覺也認為自己有吃過芋頭一般。

期望:薩恩心中的神
前面有提過阿格尼在尋找鐸馬的旅途中,恰巧救了薩恩一命,自那個時候起,薩恩便將阿格尼視為神明,在危急時刻,只要誠心尋求祂的協助,便會伸出援手,救助他於水火,一開始阿格尼對於薩恩的感激與不切實際的期望豪不在意,但是當他發現鐸馬已經喪失戰意後,無法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原狀,也無法對這樣的鐸馬進行復仇,失去了生活的目標,迫切尋求些什麼以填補自身心靈空缺的他,對於薩恩的期待,以及阿格尼教的信徒的崇拜,他選擇了隨波逐流,而去迎合他們的期望,儘管他根本不是神,也不是英雄,更沒有什麼超凡的能力可以帶領眾人突破現實的困境,也盡其所能扮演他們心目中的神,但終究未能為他的心靈帶來任何的富足。現實生活中的人們,也是在扮演著他人的期待的樣子,雖然不會有人將我們視為神明一樣景仰,但是在家裡,父母期待我們是乖巧有成孝順的孩子,職場同事主管希望我們是有能聽話的職員,不論身處何方,社會的價值觀都會將一套一套的戲服套在我們的身上,希望我們扮演他們期望中的樣子,而我們也透過這些戲服,自編自導自演屬於自己的腳本,推敲自身角色的定位。

謊言中所生的真實:猶妲的真情
炎拳後半段關於阿格尼與猶妲的偽兄妹生活,令我不禁想起幾年前看過的國光劇團一部新編京劇:十八羅漢圖,該作中經修補過的十八羅漢圖雖不是名作真跡,但補畫師們在畫作上留下的筆觸,以及透過畫筆流露的情思又何嘗不是真情流露。回到炎拳這部漫畫作品,阿格尼與猶妲不僅不是真兄妹,更是不久前還是對抗的關係,只是因為戰鬥的過程中,阿格尼燃燒不止的火焰熄滅了,再生的祝福也弱化了,猶妲失去了部分的記憶,化成白紙的兩人,鬆開了來自過往的線索,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與方向,因為內心對妹妹露娜的強烈思念,以及猶妲酷似露娜的外貌,阿格尼強行將猶妲視為露娜,兩人過起了偽兄妹的生活,在這段日子裡,日久生情,逐漸孕育出真兄妹,甚至是人生伴侶一般的情感,明明是從虛假的關係開始,最終產生的情感誰說必定也是虛假的?究竟是關係的存在才有所謂的情感?還是所謂的情感產生才確定了人與人的連結?

結語:對生之疑問宛如不滅的火焰
炎拳不是一部將他對世界的定義塞進讀者大腦的作品,而是將作者對於人生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與反思,透過故事滲透進讀者的思維,讀完炎拳的故事,不會有任何帥氣的新發現,反而是會對於人生、對世界萌生更多的反問,當然可以停止思考這些問題,因為不明白這些問題的答案,也不會影響些什麼,時光依舊繼續流逝,日子照樣過下去;而若想要探尋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要"活下去",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就像故事最後,數千數萬年過去了,世界樹無限擴張,整個宇宙的能量都不足以溫暖地球了,地球灰飛煙滅,女子也淡忘自己的使命是什麼,外界與心靈都只剩下一片虛無,以及自虛無中來到她面前的一名男子,兩人相遇,無須言語,所有的頓悟都在一瞬之間,但是要抵達那一刻的到來,就是懷著這些問號"活下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