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耽]《春庭花》玖、桃花釀(AxA)

阿釉 | 2023-10-30 19:00:06 | 巴幣 106 | 人氣 154

連載中【AA】春庭花
資料夾簡介
十年前,唐家主大發慈悲收留無家可歸的甄大夫;十年後,唐家主每日無不想把甄大夫射成馬蜂窩。 誰來跟他解釋解釋,為何他好死不死撿了個會調戲男病患的流氓大夫?

※欲速則不達











玖、桃花釀


  唐離水放下手中搖鈴,將事情按輕重緩急逐一吩咐下去,幾名下人聽令後紛紛頷首領命、兩兩退出臥房,餘下一名尚未被分派到任務的小廝低眉順眼靜立在側,等候家主差遣。

  唐離水疲憊地揉捏眉心,已無其它要事需要使喚,他便命其掐滅房內其餘燈火,並保留床旁兩盞燭臺以供照明後,順勢擺手將其屏退了出去。

  霎時間只見燭火搖曳,孤影盪漾,唐離水輕嘆口氣,在甄思顏返回臥房進行例行診查前,重新拾起床舖內側暫時擱置的書籍——這便是甄思顏特意挑來予他打發時間的讀物——翻至方才段落,垂眸細讀起來。

  甄思顏平時除卻鑽研醫學古籍與編撰內門醫書之外,閒來無事便喜歡看些千奇百怪的坊間話本作為娛樂。

  就好比他現正捧著的這本,據甄思顏將之塞進他手裡時滔滔不絕的介紹,便是近期在雲州掀起熱烈話題的著作,於一眾晚輩間是爭相細品的熱門讀物。

  唐離水本身對擬話本等等的雜學接觸甚少,到手時可說是興致缺缺,但聽聞自家妹妹與義子同樣排著隊等待傳閱,這才稍微激起了丁點興趣,耐著性子翻開書冊,想一窺究竟。

  只可惜,篇篇紙頁閱至尾聲,那跳脫框架不受現實拘束的書中世界,始終無法與唐離水產生過多共鳴。

  興許是到了他這般年紀, 人生閱歷多有不同,繁雜而冗贅的情感交織成冊,反倒能用平靜淡漠的目光審視。

  待到末尾一句「終了」映入眼簾,一隻悄然靠近的指尖,便適時地輕點了下紙頁上的某段文句。

  伴著藥草以及皂角香氣,那人溫潤悅耳的嗓音旋即開口笑道,「這兒,是我最喜歡的部分,字裡行間雖平鋪直敘,但道盡了主人公一生的坎坷,每每讀到,總會忍不住為之動容,我還為此哭了許久呢。」

  唐離水默默收回冊子,一把闔上,「不過是憑空杜撰罷了,何必當真?」他說著,便將手中書冊連同稍早讀完的其餘本子按順序疊放整齊,一併轉交給了甄思顏,「與其在這悲秋傷春,不如把方才批閱到一半的文件重新取來,我既已達成你的目的暫且放下工作,你也該履行承諾了才是。」

  「噯,離水速讀的效率自是沒話說,可我並沒有答應今晚便會把文件還給你呀,那些制式瑣碎的東西,我已經偷偷請離茜與小堂他們拿回去了,養病期間不宜勞心費神,離水就不必再惦記著工作上的事情了。」甄思顏懷裡抱著成堆的書冊,嘟了下嘴,轉身行至臥房深處的架前,將本子逐個歸位整齊。

  「……」瞪著這人隱沒於照明無法觸及之處的身影,依他對甄思顏的了解,說不給便是真的不給,儘管唐離水對這等情況早有預料,但實際聽到甄思顏的回答時,還是免不了佩服那厚顏無恥的程度。

  遂他無奈道,「罷了,如今家中有離茜等人坐鎮,事後讓各部分堂派人總結彙報便是,他們本就是為了掩蓋夜宿藥堂的真相,只送了幾份文件過來掩人耳目,現在倒真遂了你的心願。」

  「離水還說呢,做做樣子也就罷了,沒想他們真把工作送到你手上,想想就讓人生氣。」甄思顏說著,便將懷中最後一本書冊擺回架上,氣呼呼地回到床旁椅凳入座,「我明兒就給常樂他們留話,四名堂主竟沒個省心的,鎮日就只知道給離水添麻煩。」

  唐離水不予置評,敢正面衝撞頂頭上司,這世間除甄思顏外,再沒有其他人了。

  他嘆了口氣,便自主伸出手腕,將之擱在事先準備好的手枕上,靜待診脈。

  然而縱有明黃暖光映襯,那蒼白病態的膚色仍能清晰窺見底下包裹住的青藍血管,道盡了唐離水足不出戶、久缺日曬的壞毛病——這便是又一個令眼前這名醫者大為不滿的地方。

  甄思顏輕哼了聲,懶得再碎念下去,三指搭上腕處,很快便靜下心神專注於指腹下的脈動,期間並無異狀,片刻後唐離水按照指示兩手替換,心下再次重新默數,待到甄思顏抬起指腹,診脈才算真正結束。

  結果一如甦醒時穩定,雖說整體而言已無大礙,但氣血稍嫌不足,需得再多方調養幾日、好生休息才行。

  唐離水收回手,仔細整理衣袖,一旁的甄思顏則抽出屜中小冊,正垂眸書寫病歷,幾行簡單的記錄過後,便將尚未乾涸的筆墨暫時置於矮櫃上陰乾,接著傾身向前,例行性地抬手探查額溫。

  靜待掌心、手背各貼一會兒,這人才長吁口氣,輕聲說道,「高熱退有一陣子了,額溫反倒偏涼,我再替你取些被子來,摀著總比受寒感冒強些。」

  唐離水被探得有些煩,一手撥開甄思顏遲遲不肯放下的爪子,沒好氣道,「不必,你已替我蓋了兩床被子與一件披風,怕是想將我摀出滿身大汗來,白白浪費一床新換的被褥。」

  甄思顏莞爾一笑,「噯,知道離水有潔癖,不喜歡弄得渾身髒兮兮的,那我去掩上對床的窗子,獨留幾扇通風用的小窗,這樣可好?」

  「隨你便。」

  甄思顏起身關窗的空檔,唐離水取來一旁的病歷簿,毫不客氣抬手捏住新寫的頁面防止墨跡暈染,隨後便開始向前翻閱,每見一頁記錄,狂放不羈的字跡便於紙面亂舞,看得人眼花撩亂。

  幾個難以辨認的字詞雖不影響整體閱讀,但視線盯久了難免造成負擔,數頁過後,確認沒有留下什麼奇奇怪怪的批註,唐離水很快便將其放回原位,低頭捏住鼻樑骨,試圖緩和眼疼的窘境。

  「離水可看出什麼門道來了?」一直在邊上偷看的甄思顏忍俊不住,低聲笑道。

  唐離水緩了會兒,「……字如其人,任性妄為,真不曉得南堂大夫們為何要將你書寫的病歷當成至寶傳閱,就你這字跡,讓手底下的幾名徒弟重新謄寫一份難道不好?」

  「噯,離水這就不懂了。」甄思顏扶起腳邊不小心碰倒的空紙簍,三步併作兩步的回到位子上,衝他豎起右手食指搖晃兩下,一副頭頭是道的模樣,「毛蟲蠕動般的字跡便是身為大夫獨當一面的證明,若人人都像離水寫得一手端正漂亮的小楷字,那不就失去同行之間的小樂趣了麼?」

  「……」唐離水無言以對。敢情這人也曉得自己的毛筆字奇醜無比,還淨說些亂七八糟的歪理想敷衍了事,果真是老流氓一貫的風格。

  「離水的眼神好似在指責人家胡說八道一樣,真教人傷心。」甄思顏嘴上如是說道,卻是微偏著頭朝他嫣然一笑。

  「不過,離水既然已將架上新入的書籍全數讀完了,一時之間想必也無事可做了吧,不如久違的與我下盤棋局,當作打發時間可好?」

  唐離水挑起單眉,「都什麼時點了還想著下棋,你難道真想熬更守夜,照顧我到天明不成?」

  甄思顏搶著說道,「有何不可呢?照看離水是我職責所在,一日下來也不覺疲憊,況且甦醒過後兩個時辰最是關鍵,一想到稍有什麼閃失他人無法處理,我又怎能安心入眠呢?」這人打直身板,說得振振有詞,真就是打定主意陪他熬夜才肯罷休。

  「得了,我並非孩子,無須旁人隨侍在側收拾善後,你要想有點用處,就別死撐著那絕強脾氣不肯闔眼休息,到時體力不支累倒在地,我可不會特意派人照顧你。」

  甄思顏的腦袋像波浪鼓似的搖了搖,連話都說得顛三倒四,「不會的、不會的,人家精神正好,絕不會給離水添麻煩,人家只要坐在這張凳子上望著離水便也心滿意足了,離水不要總急著將我趕去隔壁廂房睡,就好似迫不及待要與我分離一樣……」

  唐離水皺眉,總覺著從方才開始,這人的言行舉止有些說不上來的古怪。

  「我何時說過讓你去隔壁廂房睡了?」他直視甄思顏透出迷茫的眼神,一手搭上身旁摺疊整齊的新被子,坦然道,「適才我已讓人備妥了第二套寢具,藥堂主臥格局寬敞,容下我倆綽綽有餘,今夜與我同睡張床,你應當更為放心才是。」

  甄思顏眨巴著眼睛,「離水這是久違的想與人家同床共枕麼?雖說上回打牌後在主屋一齊睡下,確實已過了半月之久,但人家實在沒料到會是離水先按耐不住。」

  「別擅自曲解原意,我僅僅是按照目前情勢做出適當判斷罷了。」

  「噯,那是自然,畢竟離水一向深思熟慮,滿腦子想的都是正經事兒,對人家哪有什麼懷心思?」甄思顏說著,兀自舉起雙臂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順勢還大嘆口氣,柔韌的背脊隨即拉張成弓,安靜舒展的筋骨隱隱透出一股無聲的爆發力。

  唐離水深諳甄思顏的能耐,這人看似柔弱纖細,實則力能扛鼎。

  他不止一次瞧見甄思顏輕鬆提起需得兩名成人合抱的水缸,更能不費吹灰之力,揹起一人高的柴薪拾階而上。

  有賴於這人平時爬山健行的習慣,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唐家名下的山脈早已被甄思顏盡數攻克。

  唐離水思忖著,這人生來不僅擁有得天獨厚的體魄,加之其豐富的藥理知識,以及雲州境內積累至今的信譽與聲望,甄思顏但凡動了歪心思,只需縝密佈局、計劃周詳,要想拿捏唐家命脈可說是易如反掌——

  「嗯?離水怎麼癡癡地望著人家一語不發,該不是嘴上說著沒有對弈的興致,實則心裡正在想些很壞很壞的事情吧?」舒展完筋骨,甄思顏放鬆姿勢,語帶輕佻的傾身湊近唐家主跟前一臉壞笑。

  唐離水當即翻了個白眼,「我確實百思不得其解,世上怎會有人生來如此欠揍,竟能閃躲至今還未被人活活揍死?」

  他這番話果不其然引來甄思顏的輕聲笑語,忘了方才眉頭深鎖、若有所思的事情。

  「雖不知離水意指何人,但我想,那人定是此生有幸遇上神明庇護,才得了活下去的福氣吧,倘若往後餘生失去這份良緣,便是與行屍走肉無異,還不比被人揍死來得一乾二淨呢。」

  無視這人刻意裝傻的嘴臉,唐離水從善如流,依著甄思顏的話接續道,「也是,畢竟傻人有傻福,那人便是仗著神明垂憐,遂才得寸進尺、有恃無恐罷。」

  甄思顏一聽,自知理虧,便故作不高興的樣子起身朝他輕哼了聲,只見修長的指尖分別於床柱兩旁解下絲帶,透光的簾幕垂墜合攏,帳內旋即鍍上一層朦朧夕色。

  唐離水本以為這人解下幔帳便會就此安分,沒想蹬去鞋襪,自床尾爬上床頭,甄思顏偏又將身子貼近他身側,笑得一臉傻氣。

  「離水你看,到處紅通通的,像不像你我二人的洞房花燭夜?」甄思顏環顧四周說著傻裡傻氣的話,定睛與他對望時,眼底波光流轉,一如既往的不知害臊為何物。

  「未曾娶妻之人,說什麼洞房花燭夜,更別提我和你同為男天乾,本就無法成親,再怎麼口無遮攔也該有個限度才是。」唐離水微抬下頷,避過這人愈漸親近的唇瓣,卻是在那和著草藥以及皂角香氣的氣息裡,嗅到了絕不可能沾染其中的味道。

  他擰眉不解,尚未開口問詢,甄思顏便搶著辯解道,「是男人也好、是天乾也罷,人家壓根不懂這些循規蹈矩的事兒,喜歡便是喜歡了,離水對此不也沒有絲毫偏見,怎麼到自己身上反而不明白了呢?」

  唐離水瞇起眼眸,果真在那聲聲吐息裡嗅到了些許酒氣,怪不得他看甄思顏的雙頰要比它處肌膚更加紅潤,原來是背地裡偷吃酒的緣故。

  可儘管適量飲酒的確能提振精神達到忘卻疲勞的功效,他卻從未想過,常年滴酒不沾的甄思顏竟會將這種小撇步施展在自己身上。

  唐離水速速收斂神色,挑眉反問,「我確實想不明白,一個大男人為何總要揪著醋勁不放,三番兩次臆測某人對其『天乾』師弟心懷不軌,如今還拐彎抹角的拿這事與人置氣,你說我應當作何感想?」

  他的反唇相譏頓時讓甄思顏愣神了一陣,也不知是哪句話刺激到這人,只見甄思顏忽地抱起身旁摺疊整齊的被子,一頭栽進那柔軟棉料內發洩叫道,「離水是大笨蛋!」

  唐離水斜眼瞟了記逕自蜷縮成球狀的甄思顏,他本就懶得和借酒裝瘋的人計較,低頭撢去落在肩頭的一根華髮後,便是難得耐著性子等候這人冷靜下來。

  很快甄思顏再次抬頭,與他四目相觸的霎那,這人的視線隨即彆扭地瞥向一旁,哼哼唧唧的,面上神情是說不出的氣悶難受。

  「才不是,人家方才指的……才不是意穠呢。」

  唐離水語氣平淡,「無所謂,你只需記著,我對其他男人沒有半分遐想,也不曾動過續弦的念頭就行。」

  甄思顏瞪了他一眼,便低頭抱緊懷中的被子咕噥道,「這種事情人家早就知道了,哪裡需要離水一再提醒,便是再有耐心、再有毅力的人,遲早都會被你這沒有慧根的大木頭氣到吐血!」

  想來甄思顏到了這年紀也未磨練酒量,幾杯黃湯下肚後,那酒勁反倒是愈演愈烈,便是不受控制地嚼著一口舌根發麻的南方調子,每字、每句黏連成團,彷彿兩隻棉柔的軟拳,隨著罵人的語句頓頓捶在唐離水的心口上,截然不同的風貌,竟是令他莫名升起了觀賞這人胡亂發酒瘋的興致。

  「既然知道了,那你還氣什麼?」唐離水問著,接住這人手持砸來的軟枕,雙方都是爭強好勝的男天乾,一時間便各執枕頭兩端,誰也不讓誰。

  甄思顏見狀,氣不打一處來,嗔道,「離水是幼稚鬼。」

  唐離水挑眉,「你原是喝酒醉便會給人亂起渾號的性格麼?」

  甄思顏難掩心虛,沒想這麼快就被發現,囁嚅著狡辯道,「人家才沒有醉……方才沐浴完,人家也就吃了幾口桃花釀提提神而已,這點兒程度的小酌哪裡會使人醉酒!」說著,便加大力道想將軟枕從中拽回來。

  唐離水依舊不動如山,「提振精神的方式百百種,你怎麼偏選擇自己最不擅長的項目,不是說酒味刺鼻難聞,無論哪種酒水都不喜歡麼?」

  甄思顏喝的既是桃花釀,那必然是藥堂女弟子們自行釀製的孩子酒,純度雖不如唐家酒窖內珍藏的佳釀來得烈喉,但拿來應付甄思顏已是綽綽有餘了。

  「……不喜歡的辦法便是最有效的辦法,離水就只知道取笑人家,哪裡曉得其中的良苦用心!」甄思顏很快便放棄搶奪軟枕,鬆手輕哼一聲,再次別過臉去。

  唐離水拿過枕頭,抬手撫平枕面上的褶皺,開口道,「效果確實立竿見影,不過我瞧著你似乎除了精力充沛外,談吐也變得比平時更為暢快些,都說酒後吐真言,幾句話下來,沒想你對我竟有這麼多怨言,這可真是新奇。」

  他說著,便將軟枕放回原處,再抬眸時,甄思顏明顯避開他的目光,獨自委屈道,「誰讓離水總誤會我的意思,成天意穠長、意穠短的將那孩子掛在嘴上,聽久了,難免不管心裡告誡的胡思亂想,何況……你還對我說了那種傷人的話,教人怎能不心生怨言而暗自心慌?」

  對於這項指控,唐離水難得心理沒底,於是不緊不慢地追問道,「我究竟說了什麼話讓你感到心慌?」

  甄思顏再次將臉埋進被中,不再支支吾吾,而是藉著酒勁,一股腦地全盤托出,「『長得好看又青春洋溢的孩子,確實遠比你這不正經的老東西要來得討人喜歡』,離水可別忘了自己曾親口對我說過這句話……」

  唐離水沉默了會兒,他當然沒忘,那日有意命曲意穠推動輪椅,本是想就近敲打這名不速之客,卻不料甄思顏事後竟用極其浮誇的語氣逼問他是否更加喜歡年輕人云云,教他頭疼不已。

  儘管不清楚老流氓的意圖,但他當下的回答與其說是發自真心,不如說是被甄思顏鬧得煩了,隨意打發了幾句普羅大眾的喜好塘塞過去罷了。

  只是思及至此,望著比自己年歲稍長兩冬的男人,唐離水脫口問道,「你不喜歡麼?年紀比你小的對象。」

  甄思顏的肩膀猛然抖動了下,髮絲間若隱若現的耳廓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默默染上緋紅。

  「……喜歡。」甄思顏細聲回答道,「可我不希望離水也喜歡,因為這樣……不就將我摒除在外了麼?」
















後記:
更新了,我好棒!
桃花釀為本屆MVP

※20231120_修稿,刪減冗言贅句
※20231126_更改章節標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