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章:怨姬與赭衫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7:54 | 巴幣 0 | 人氣 36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荒野之上,負傷、中毒,四非凡人死劫纏身,喪喜行差:「喝」四非凡人:「啊」詭秘步伐踏出死神腳步,一步一步逼進鬼門關,四非凡人:「啊、噗」乍然地崩石毀,一道渾厚氣勁延地襲來,喪喜行差被逼退數步,只見問天譴現身背後,四非凡人:「老二仔,呃」問天譴:「喝」手揚、掌出,瞬間逼離兩人,喪喜行差:「啊」便消失,四非凡人:「呢」問天譴:「你中毒了,凝氣,呀」便替四非凡人運功調息,四非凡人:「啊、噗,老二,你這一掌真狠,我的五臟六腑差點就要連同毒血一起出來了」問天譴:「你還撐得住嗎」四非凡人:「你再晚一步,剛好替我送終,現在,死不了」問天譴:「怎會如此」四非凡人:「他們被人操縱了,是天來眼所為」問天譴:「連喪喜行差也被操縱,,吾先帶你回地獄島」。

靈蠱山、花雪月榭,緋羽怨姬一見到赭杉軍之傷勢,緋羽怨姬:「你沒死,你竟然還活著」塔矢亮:「小姐,你這個你是指仙長嗎」緋羽怨姬:「小兄弟,他在何處被傷」塔矢亮:「這個,要問仙長才知道」緋羽怨姬:「你的用意我很清楚,他的傷我能救,但所中劍氣非我所能」塔矢亮:「什麼意思」緋羽怨姬:「欲療此傷,須先解封體劍氣,否則劍氣會反襲醫治者,眼前,只有一個人能幫我,小兄弟、白雲兄,請退至劍聖的後方,以免不測」塔矢亮:「好的」便扶赭杉軍坐起,便退至後面,孟白雪:「緋羽,說不定我可以試一試」緋羽姬:「白雪兒,別玩命才上道,學學那位小兄弟」孟白雪:「唉」亦退開,緋羽怨姬:「先服回天丹,護住他的心脈,再解劍氣,呀、喝」就在緋羽怨姬施招護住赭杉軍心脈同時,劍聖快速出劍、解開封體劍氣,隨後赭杉軍甦醒睜開雙眼,緋羽姬:「可以對我說明這道劍氣是誰所為嗎」赭杉軍:「這」

靈蠱山、花雪月榭,赭杉軍:「傷吾的人,吾不能完全確定,不知你問他的原因是」緋羽姬:「這原因,事關我救不救你的原因,你說我該問或不該問呢,不如你說出你在哪裡被傷」赭杉軍:「吾在意識空間尋找至友,偷襲吾未看清,但有此能爲者,武林道上屈指可算,恩人也認識習有此招的劍」緋羽怨姬:「你的恩人不是我,是他,劍聖柳生劍影」赭杉軍:「多謝兩位」欲起身,緋羽姬:「你且慢起身,封脈劍氣方出,再動,會讓你鮮血流盡而亡」赭杉軍:「但吾尙有急事」緋羽怨姬:「沒了性命,多急的事都沒用,你的傷我能幫你醫,但需要你幫我找出傷你之人的下落,你願意嗎」赭杉軍:「只需要下落」緋羽怨姬:「嗯」赭杉軍:「多謝」劍聖:「怨姬,東宮神璽若來,轉告他,吾在桃花塢等他」緋羽姬:「我會轉告他」劍聖便離開,赭杉軍:「在下赭杉軍,再次感謝各位救命之情」此時東宮神璽來到,東宮神璽:「恩公」緋羽怨姬:「我說過了,若不叫我名字,就叫我大夫,別以恩相稱」東宮神璽:「這是吾欠妳之情」緋羽怨姬:「你的解封方式已經有了」東宮神璽:「真的」緋羽怨姬:「嗯,解封的方式,即是找一位比你更強的高手,讓異蟲寄在他的身上」東宮神璽:「損人利己,要做這種事,要少一點良心啊」緋羽怨姬:「耶,但尙有但書,强過你的這位高手,能瞬間斬了異蟲」東宮神璽:「原來如此」緋羽怨姬:「所以,有人要我傳話給你,柳生劍影在桃花塢等你,快去吧」東宮神璽:「多謝」便離開,緋羽怨姬:「赭杉軍,這段時間你就暫時在此靜坐,我已讓你服下回天丹,能讓你錯亂的血脈之氣儘快順流,我再為你醫傷」塔矢亮:「這座山這麼冷,他的骨頭全是傷,坐這裡醫傷,未來不會風濕嗎,沒有別的地方可以避個風嗎」緋羽姬:「吾的居處只有一個人可以進入,而這個人,在你們出現之前,他死了,我一直以為」便進屋,孟白雪:「唉」塔矢亮:「先生是怎麼了」孟白雪:「原以為也許在很久以後,我有這個機會,但在你們出現之後,我的心,也死了」便離開,塔矢亮:「咦」赭杉軍:「情之一字誤人深」塔矢亮:「仙長懂這些嗎」赭杉軍:「哈,幾條楊柳,沾來多少啼痕,三疊陽關,唱盡古今離恨」

地獄島、瑞摩冥殿,問天譴救回四非凡人,問天譴:「你感覺如何」四非凡人:「死不了,現在我沒危險了,老二仔,魔寶大典在天來眼身上,暫時失去消息,,俠道追溯是在麒麟山莊衛家後人身上,衛家後人衛清風,現在,現在可能在仙塵鶴影凌身邊」問天譴:「絕凌笙」四非凡人:「呼,這次最少要請三天假,老二,拜託你了」問天譴:「吾知曉這個人,三弟,你好好休息」四非凡人:「煉丹房的藥我吃免錢的,放心吧」問天譴:「嗯」便離開,四非凡人:「唉,真的老了」

桃花塢,劍聖以河水洗淨雙手,準備再握無暇之劍,為東宮神璽除去異蟲,東宮神璽:「你對劍異常虔誠」劍聖:「這是我的道」東宮神璽:「吾該如何做」劍聖:「解開封印,全力一戰」東宮神璽:「吾臂上的異類已是兇險,你的更加兇險」劍聖:「你準備好了」東宮神璽:「請」劍聖:「請」

異度魔界、火焰魔城,為救衛清風,凌笙怒闖魔界,凌笙:「魔界宵小之輩,交出衛清風,異度魔界之主,不敢開門應戰嗎」銀鍠朱武之聲:「何必怒氣騰騰呢,師太為人而來,魔界便開門相迎」只見大門開啟,凌笙:「你什麼企圖」銀鍠朱武之聲:「魔界不打無謂之戰,或是換吾一問,師太不敢親入魔界嗎,師太,請」絕凌笙:「嗯」

激激激激激,絕凌笙城外叫陣,魔界反將一計,目標俠道追溯的銀鍠朱武有何計算?絕凌笙進入魔界,又如何應付朱武心機?桃花塢之上,劍聖欲解嗜命異蟲,緋羽怨姬之法是否真能解開東宮神璽陳年之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