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五章:至強交鋒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2:56 | 巴幣 0 | 人氣 43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沉龍淵,邪籙之爭,銀鍠朱武、赭杉軍雙雙來到約定之地,各自將邪籙交予華顏無道與塔矢亮,風馳、水蕩,波動要眼的肅殺,掌移、氣動,凝住瞬間的靜止,銀鍠朱武:「呀」赭杉軍:「喝」魔界之皇、四奇之首,初学交接,沉龍淵乍時崩雲濤,銀鍠朱武:「神雷擊」赭杉軍:「無玄之玄」風雷動淵,破浪排濤之間,銀鍠朱武邪刀出鞘,竟是掌刀同出之式,銀鍠朱武:「寛天神印·不問歲月任風歌」赭杉軍:「聖賢不平託日月,天地不平怒風雷」赭杉軍御去掌勁,揮劍接住刀氣射往地下,銀鍠朱武:「哦,能接下此招,看來赭杉軍你苦心鑽研過吾之絕學」赭杉軍:「宗主慘敗你手下,吾等當須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銀鍠朱武:「好膽識」兩人再交擊各自後退數步,銀鍠朱武:「可惜真氣不足,你最後只有失敗」赭杉軍:「未到最後,未知勝敗」銀鍠朱武:「說得也對」邪籙賭約分勝敗、暗欲取命計算中,就在此時,朱武腳一踏地,暗伏的刀氣自地底爆發,赭杉軍:「呃」銀鍠朱武:「你只有一招的機會了朱武刀尖一沉,乍時真氣竟若無窮無盡,赭杉軍:「北天神通。真極烈炎」銀鍠朱武:「朱皇式」絕式凝掌,赭杉軍背水一戰,滅魔之招化入玄宗轉氣神通,襲向銀鍠朱武,突然,武蘿首級通過隙縫衝入沉龍淵,進入了朱武體內,銀鍠朱武:「啊」變數陡生,赭杉軍一掌立下欲除魔,華顏無道即時回一擋,華顏無道:「呀」揮出一斧同時,順勢帶走朱武,塔矢亮:「仙長」赭杉軍:「啊」揮劍走天斧之擊,赭杉軍:「無事」塔矢亮:「那就好」赭杉軍:「你可有看出他的不敗在哪裡」塔矢亮:「速度、戰術、心機,以及他不斷的真氣」赭杉軍:「主要敗他,最重要之處,就在如何破解他是如何讓真氣源源不絕」塔矢亮:「這要實際交手,才會有幾分想法,仙長有解嗎」赭杉軍:「嗯,已有數分」塔矢亮:「好,那先離開吧,先帶邪籙離開此地比較保險」便將邪籙交還赭杉軍,赭杉軍:「也好」

天劍峰上,刀劍者聚集,正欲等待補劍奇人,問天譴與神鶴佐木亦在一旁等待,此時,地層傳來鐵鍊聲,武林人一:「是鐵鍊聲,來了、來了」檢者:「屏氣凝神運功」刀客:「喝」隨著眾人注視的目光,拖石奇人緩緩踏入了劍石峰上,任劍誰:「一生一敗一聲癡,封劍石中再不問」語落,強大氣勁震退在場眾人,刀客:「大師、大師出現了」搶者:「大師,請你替我補這支槍」刀客:「大師,替我補這口刀」任誰便一飲酒袋,任誰:「不夠資格的人,離開」只見任劍誰身發氣勁,大石一沉,眾人被震飛離,眾武林人:「哇、呃、啊」餘下的三名武林人士欲趨步上前,任劍誰:「停下,一個一個來」

白嶺峰之上,夜魅攝魂香催動魔界迷香,特南克斯順勢而為、陷入昏迷,苦行者卻不為所動,夜魅攝魂香:「你,為何你能如此清醒」苦行者:「百年不睡,非是傳說」夜魅攝魂香:「哼,此行目的既然無法達成,那就轉換目標,殺特南克斯也是大功一樁」便取出短刃卻被苦行者長髮擊落,苦行者:「魔人休得趁人之危,夜魅攝魂香:「好笑」苦行者:「苦行者不想動殺令,請離開吧」夜魅攝魂香:「離開,那不等於放棄替魔界建功的機會」苦行者:「有我在,你殺不了特南克斯」夜魅攝魂香:「那我倒要看你有何能耐,喝」一掌發出被苦行者避過,苦行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再展神能,白髮纏繞魔人全身,夜魅攝魂香:「啊、啊、哇」瞬間,夜魅攝魂香已爆體而亡,苦行者:「動殺是為了止殺,無奈啊,有心人前來指引,特南克斯順勢進入識界,此行將遇新的變數,這名有心人是未來識界的希望,當你一醒,便是苦行者卸下天青之時,我可以長眠,我終於可以真正長眠了,哈哈哈」

禪天境中,釋雲生驟然發招,剎那之間,特南克斯閃之不及只好硬接一掌,特南克斯:「呃」釋雲生:「喝」特南克斯:「前輩請住手」釋雲生:「哼」邪氣附身,釋要生性情大變,劍氣狂掃欲置來人於死地,釋雲生:「劍歸虛」釋雲生越戰越狂、極招出手,特南克斯危在旦夕,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泰逢及時現身,出掌封住釋雲生周身穴道,釋雲生:「啊」便昏迷被蘇若扶住,泰逢:「他入魔的情形比我想像中還要嚴重,小妹,你先將他帶入屋裡好好安頓」蘇苓:「好」便抱釋雲生離開,泰逢心想:「縱然釋雲生功力不比玄貘,但邪氣的侵蝕也不該如此嚴重,除非是玄貘早有準備,看來是我太大意」特南克斯:「多謝閣下解圍,不知釋雲生前輩遭遇何事」泰逢:「你好似不是識界之人」特南克斯:「在下清香白蓮特南克斯,來自人界苦境」泰逢:「人界來的,那就好辦了,釋雲生的事情我再慢慢說給你聽」特南克斯:「嗯」

樹林之内,華顏無道帶朱武來到,因武的侵入導致朱武真氣紊亂,華顏無道:「你控制得住嗎,朱武」銀鍠朱武:「放肆」一聲沉喝,朱武奮力將武首級逼出體外便消失,華顏無道:「就是這個東西佔住你的軀體」銀鍠朱武:「小小靈識,也妄想侵入吾之意識,進行操縱」華顏無道:「識界嗎」銀鍠朱武:「非靈非術,這種特殊的意識之體、唯出識界,看來玄貘你要給吾一個交代」華顏無道:「你要怎麼聯繫識界」銀鍠朱武:「他想佔吾之軀,吾就他之魂,以牙還牙、彼此彼此」華顏無道:「那關於赭杉軍這方,要負責追蹤嗎」銀鍠朱武:「華顏,你心內是想要殺遍天下高手吧」華顏無道:「殺人搶書的比鬥,才能增添任務的刺激」銀鍠朱武:「特南克斯欲開狹道天關,這段時間先不用急於迫殺,就讓他們去闖關,若補劍缺無法闖過天關,那麼真正的殺戮之刻,就在他們探完減境再回苦境之時,一舉兩得」華顏無道:「唉,仍是要等吶,吾很無聊」銀鍠朱武:「日後沒妳無聊的時間了,回魔界」。

天劍峰,一群武林人士上前求助任劍誰修補兵器,神鶴佐木:「這班人皆是因兵器受損前來求助,但周圍並無鑄造工具,這名異人要如何修補兵器」問天譴:「再觀片刻,大師便明白了」神鶴佐木:「嗯」前方,刀客:「我這口玲瓏刀,在鐵原坪被風所壞,請你替我修復」便將刀交給任劍誰一觀,任劍誰:「你用刀」刀客:「刀法一流的」任劍誰便取出鐵塊將其化碎,神鶴佐木:「鐵塊」只見任劍誰將鐵粉灑在玲瓏刀上,刀客:「好了、夠了,我、我的刀、啊」只見玲瓏刀變成鐵鎚,任劍誰:「好了」刀客:「我的刀,你怎將我的刀修補鐵鎚」任劍誰:「你臂沉力雄、腳步遲緩,鐵鎚才是最適合你的兵器」刀客:「但是我是刀客」任劍誰:「離開」刀客:「呃」便落寞離開,槍者:「哈哈哈,鱉腳一個,換我來,我的穿天戟天下無敵,就算是燕歸人也要拜我為師」只見任劍誰又將鐵塊化碎,將鐵粉灑在穿天戟上,槍者:「嘿、呃,夠了、夠了,別再來了」只見穿天戟變成鐵棒,任誰:「你上臂比下臂發達,這才是適合你的兵器」槍者:「我的穿天戟啊,不是,穿天棒,鳴」任劍誰:「下一個」見狀,剩餘眾人紛紛退縮,神鶴佐木:「請先生為吾補刀」便取出魚龍刀,只見刀芒閃耀,任誰:「好刀,此刀材質特殊,我手上並無材料」神鶴佐木:「刀上缺角在此」便將缺角交給誰,任劍誰:「嗯」只見任劍誰再展神通,魚龍刀瞬間完好如初,任劍誰:「試」神鶴佐木:「此刀如故,竟無分偏差,先生高明」任劍誰:「天下間,再沒一口刀比這把更適合你,也沒一個人比你更適合這口刀」神鶴佐木:「多謝」任劍誰:「下一個」神鶴佐木:「二島主,你的罪劍」問天譴:「吾要留在最後」神鶴佐木:「二島主另有缘由」問天譴:「吾的狀況與你們不同,要他援手,恐有難處」神鶴佐木:「嗯」

黑洞之淵,為了取得魔寶大典,鬼魅之眼帶領魔界下層人馬,前來一探黑洞之淵,鬼魅之眼:「特南克斯日前就是在此地受創,眾人要小心」魔兵一:「奇怪,連特南克斯也無法突破,為什麼還要我們來」魔兵二:「是啊,我認為還是報告魔皇,請其他高層來比較保險」鬼魅之眼:「哼,高層人員不可靠,補刻缺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們必須靠自己做出成績,給魔皇肯定我們的能力」魔兵二:「想要做出成績,那這次你帶頭」鬼魅之眼:「我必須做後援,情況不妙之時,才能將你們救出」魔兵三:「好吧」鬼魅之眼一施魔法,將三人同綁在一起,鬼魅之眼:「這樣就可以了」魔兵一:「進入」就在魔兵進入的同時,黑洞之淵開始旋轉、萬物盡噬,魔兵之聲:「鬼魅之眼啊,快拉我們出去啊」鬼魅之眼:「啊,危險」便收回魔繩,卻不見三魔兵之身,魔兵之聲:「救命喔,中層人員一樣不可靠啦,哇」鬼魅之眼:「呼、呼,好恐怖的黑洞之淵,有進無出,這下子回去又會受到處罰了」

大和、莫召奴與良峰秀瀧之墓,良峰貞義獨自來到,良峰貞義:「我答應過,要為你再種一片白菊」便灑下金粉,良峰貞義:「明年此時,此地會開滿一片燦爛,你看得到嗎」便輕觸莫召奴墓碑,良峰貞義:「神風營大將暫由服部接任,他幫了我們不少忙,這是他應得的,大和再度恢復和平,放棄了這麼多,總算值得了」便走向另一個墓碑,良峰貞義:「大哥,我這樣的選擇,你一定很不樂意,但是,良峰秀瀧終究還是死了」

禪天境、凌雲地,特南克斯:「敢問閣下尊姓大名」泰逢:「名字有很重要嗎,你只不過想偵察我的背景與立場」特南克斯:「這」泰逢:「你不用想太多,我若要殺釋要生,方才就可以動手」特南克斯:「釋雲生前輩因何受傷」泰逢:「他為了誅殺玄貘,反而被怨靈邪氣反噬,玄貘的邪氣將會侵蝕心智,若留存時間過長,將危害生命」特南克斯:「嗯」泰逢:「對了,既然釋要生早已中邪,那是誰帶你進入識界」特南克斯:「我也不知,我一人識界就已到達此地,途中並未看見有人引領」泰逢:「看來有人暗中相助,此時,泰逢注意到一旁玩耍的熏池,特南克斯:「釋雲生前輩身上的邪氣,可有方法拔除」泰逢:「方法是有,但是所需之物卻在人界,所以真正能救雲生的人是你」泰逢:「請問是何物,若在劉某能力之內,必定盡力而為」泰逢:「這項東西,就是百年一人苦行者座下的食眠草,食眠草具有特殊的功效,能夠吸出釋要生身上的怨靈邪氣,只是食眠草一旦取下,苦行者就會」特南克斯:「就會如何」泰逢:「你自己去問他吧,我只能提醒你,若無食眠草,兩日後釋雲生就會徹底魔化」特南克斯:「這」泰逢:「時效有限,釋要生的命就由你來決定,我送你回人界吧,明日此時,我會再來接你」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朱武意識返回,華顏無道:「怎樣,對方有給你一個交待嗎」銀鍠朱武:「再怎麼高明的智者,也會有剎那間的心虛,人是識界之人沒錯,他說會負起責任」華顏無道:「好一個推卸責任的回答」銀鍠朱武:「無妨,若真是玄貘所指使,此舉失敗,他暫且也不會有任何異動,吾當他是試探,接下來就換他給吾交待」華顏無道:「他的條件是讓不睡之人入睡,但攝魂香任務失敗,而鬼魅之眼回報,黑洞之淵乃是特南克斯設下的騙局,讓咱們折損不少魔兵」銀鍠朱武:「嗯」此時補缺來到,補劍缺:「這聲嗯聽起來很不爽,被人擺一道的感覺」銀鍠朱武:「猜得神準」補劍缺:「準什麼準,活該啦,誰叫你每次都安啦,就跟擋赭杉軍一樣,叫你去處理,你派一堆小角色哪有效」銀鍠朱武:「狼叔,派出幽偶之軍,是為要測他的實力與真氣的極限根底,看似混水摸魚之法,實有吾的用意啊」補缺:「好好好,反正你理由很多,,破狹道天關的武器我做好了,我來通知你要來去試看看,那周邊最好幫我淨空一下」銀鍠朱武:「狼叔親口說了,那就親自陪你吧」補劍缺:「你不用」華顏無道:「那吾呢」補缺:「你也不用,你們通通不用,派兵就好了,我走了」便離開,銀鍠朱武:「目前就暫等玄貘的消息吧」

白嶺峰,特南克斯自識界返回便甦醒,特南克斯:「啊」苦行者:「特南克斯,你醒了」此時特南克斯看見地上之屍體,特南克斯:「多謝先生為劉某守護」苦行者:「不必言謝,反之,我有要事相『託」特南克斯:「請說無妨」語落,苦行者轉過身,只見其雙眼已瞎,苦行者:「這項東西送你」特南克斯:「啊,先生你」

狹道天關,天下第一巧手布馬帶著自己研發的利器,準備一破天關,布馬:「嗯,很久沒有發明東西了,不知道雙手是否依然靈巧」此時補缺瞬間來到,補劍缺:「唷,今天真是幸運,總算遇到苦境名人了」布馬:「嗯,你是」補劍缺:「逃山補劍缺」布馬:「喔,是傳說中異度魔界第一補劍師」補缺:「唉,不及你天下第一巧手,一線生之女」布馬:「讚謬了」補缺:「看你手上金箭,不難明白你今天的目的」布馬:「那你呢」補劍缺:「就與你同樣」布馬:「想破天關,各憑本事」補劍缺:「難得相逢,何妨赌命」布馬:「怎麼賭」補劍缺:「誰若是破關失敗,誰就自殺」布馬:「若是兩者皆失敗呢」補劍缺:「集體自殺」布馬:「何必呢,就以箭射的距離,來定勝負」補劍缺:「若是連距離都相同,那該如何」布馬:「那就算是你我有缘,今天做個朋友」補劍缺:「喔,也是可以,你真的敢比嗎」布馬:「奉陪到底」補缺:「奇怪,跟我聽說的一生好像不太一樣,今天你真有氣魄喔」布馬:「天下第一巧手,總有自信之處」補缺:「有趣了」

海面、船上,劍聖乘船往中原而來,劍聖:「中原」海上巨船即將靠岸,大和第一劍客即將踏入中土。

天劍峰,眾武林人士紛紛帶著兵器離去,只餘罪劍尙未修補,任誰:「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你,你要補什麼」只見問天譴伸出手,任誰:「這雙手、這副武骨,你要我補的是」突然,任劍誰身發紅光,任劍誰:「喝」背後巨石突然躍高數尺再墜下,問天譴:「吾想請你為吾補劍」任劍誰:「不可能」

禪天境、凌雲地,泰逢:「真無聊,那個小鬼跑去哪裡了,讓我一個坐在這裡,也不知道要招待客人,話說男女授受不親,小妹竟然在釋雲生房間裡待了這麼久,我實在不放心,不行,我要去看看」欲推門而入,泰逢:「但是,萬一看到不該看的景象,,還是算了吧」屋內,釋要生躺在床上靜養,蘇苓:「目前情況應該穩定,就等特南克斯把東西帶來了,,我只忙著照顧釋雲生,卻冷落大哥,還是去外面陪陪他吧」就在蘇轉身走向門前再回頭時,釋管生已然不在床上,突然,邪氣再現,釋雲生猛然伸手掐住蘇芸咽喉,釋雲生:「喝」蘇苓:「啊」兩人便衝出屋外,泰逢:「放開她」一掌推開釋要生開蘇苦,釋雲生:「殺、殺、殺」泰逢:「看來特南克斯慢了一步,喝」

苦行者交代天命,特南克斯又該如何應對?劍聖入中原,能遇到令他滿意的高手嗎?問天譴與神鶴佐木一會補奇人,此人又是何方高手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