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五章:奸雄、霸道

白蓮山人 | 2023-10-30 20:05:16 | 巴幣 0 | 人氣 27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江南雨地,玄貘:「殺」江南雨地意外生變,魔界落入計中計,識界欲網無首軍,算天河:「戒神儀·荼羅邪印」冥風減靈:「烈陽日」邪鑑一開、魔能大作,冥風滅靈雙掌催化,化出掌式以抗,這方面,暴風殘道:「烈風斬」烈風旋動暴風之勢,棘狼右掌倒揮森屠刀,左手横出,正是返天地之招•逆漩流,棘狼夜凶:「喝」這方面,泰逢一遇華顏無道,泰逢:「前日缘分今日再纏,在下泰逢,敢問將軍芳名」華顏無道:「華顏無道」泰逢:「傷成這樣,還擁有不倒的氣魄,真是令人想馴服」華顏無道:「那閣下要讓我見識你的勇猛啊,呀」泰逢:「一鳴驚人」泰逢以柔剋剛、劍指凝氣,以四兩撥千斤欲破魔女破壞之能,華顏無道天斧倒掛、強勢破敵,泰逢:「唷,看來我不能再玩了」華顏無道:「還不讓我看你的勇猛嗎」泰逢:「美人,我決心要追求你了,反璞歸真」華顏無道:「摩羅法擊」這方面,而在假靈地之內,朱武身陷計中計,四肢被制、無法動彈,玄貘:「銀鍠朱武,進入我的空間,你的生命只能任吾擺佈」玄貘振戟欲殺朱武,忽然間,漫天屍體飛入,只見武體手持銀邪來到,銀鍠朱武:「唷,玄貘,讓你大費周章了」語落,雙體重合,玄貘:「好個分身,不怕乏術嗎」銀鍠朱武:「敢分就要敢死啊」意外之局,更生意外之變,魔界之王一對識界之主,銀鍠朱武:「神雷一擊」玄貘:「殛滅九天」極端交會,震動江南雨地,假靈地轟然一爆,暴風殘道:「主君」銀鍠朱武:「讓他們一觀異度魔界的毅力」眾魔兵:「喝、呀」玄貘:「哈哈哈,銀鍠朱武,吾大膽預測,此戰,你必敗無疑」銀鍠朱武:「說不定喔,殺」玄貘:「殺」主將一聲殺,雙方再起第二戰。

天劍峰,特南克斯為卓東來死因一上天劍峰,只見任劍誰怒氣併劍氣往特南克斯直射過身旁,任劍誰:「你可以走了」特南克斯:「嗯」任劍誰:「殺人者償命,你有什麼話,等我殺了不二做以後再說」特南克斯:「枉费你是卓東來的好友,卻連他的死因也不願查明」任誰:「激我無用,你若不走,休怪虎魄無情」只見虎魄佇立地上,特南克斯:「吾既然來了就有心理準備,哪怕是虎魄出鞘,也阻止不了吾」任劍誰:「是嗎」瞬間快速出劍、虎魄劍氣衝出,只見特南克斯不避不閃,任誰:「嗯,有來歷」特南克斯:「只出五成功力,多謝你的留情」任劍誰:「要說什麼,說吧」特南克斯:「眼神不會騙人,你不僅重情重義,而且是非分明」任劍誰:「不二做已經承認,我並未冤枉他」特南克斯:「你看到的是結果,可會想過前因,又可會親眼見到兩人戰鬥過程」任劍誰:「兩人的仇恨,很久以前就結下了」便取起酒壺,只見地上之大石化為灰塵,特南克斯:「以卓東來的身份與氣度,像是那種為了仇恨與人痴纏不休的人嗎,他既然和不二做做出了結,為何又再次前往尋仇呢」任誰:「嗯」特南克斯:「數日前,卓東來曾經找上不二做了能彼此仇恨,這你應該知曉吧,而不二做此人報恩報仇皆不做第二次,他若是有意殺卓東來,早在第一次就可動手,何必等到這一次」任劍誰:「世事無絕對,人心又豈能捉摸」特南克斯:「好見解,世事無絕對,那接下來的話,希望不會讓你太驚訝」任誰:「嗯」特南克斯:「卓東來是因為被一隻異蟲寄體,侵蝕心智,才會走上死路」任劍誰:「哼,這個理由很拙劣,那蟲呢」特南克斯:「卓東來死後,異蟲體而出、逃竄無蹤」任劍誰:「無憑無據,空口白話」特南克斯:「卓東來發狂求死的模樣記憶猶新,而且東宮神璽也會遭受異蟲之害,可以證明被異蟲寄體,無法自我控制的痛苦」任劍誰:「只要串通,人人皆可作證」特南克斯:「吾今日前來,便是希望你能通融一段時日,吾會想辦法把蟲帶來」任劍誰:「嗯,既然你言之鑿鑿,那我姑且一信,三個月內若找不到異蟲,我和他仍免不了一場廝殺」特南克斯:「三個月,綽綽有餘,吾告辭了,請」便離開,任劍誰:「好友,再等一段時間我一定會替你報仇」

藏青雲地,要沉沉、路漫漫,放眼一片遼遠,舉目蒼茫,唯見參天古柱、巍峨雄偉,此乃亙古獨立、神州支柱,只見神柱隱約現出聖禽之形,四周雷電霹靂,赭杉軍:「此地天象地理大異於苦境一般,吾須小心留意」突然神柱開始震動,赭杉軍:「嗯」鐵鍊錚然作響、暗敲來者心魄,乍聞轟隆一響、鏡鍊进斷,鎭柱聖禽·帝鵬驟現,帝鵬光影:「吱吱」赭杉軍:「那是」帝鵬光影:「擅闖神州禁地,大膽」便向赭杉軍,天賦神職、誓命在此,不問來人、一體同死,赭杉軍:「不妙,驚動了聖禽,喝」無意傷害,赭杉軍處處讓步,無奈鷹爪不停、掣雷不息,攻得赭杉軍不得不採取作為,赭杉軍:「喝,一劍動神威」赭杉軍背後紫霞之清泠然出鞘,挾帶浩然正氣,破九霄烏霾,藏青雲地乍見空前光明,鎭柱帝鵬為眼前一幕所震驚,便化出原形,帝鵬:「這怎有可能」赭杉軍:「鏡柱聖禽,赭杉軍本無意來犯,只為勘查神柱安好而來」帝鵬:「神柱亙古而立,焉有何人膽敢侵犯,帝鵬身負天命,更要鞠躬盡瘁、誓死捍衛,你多慮了」赭杉軍:「依吾看來,藏青雲地不時將成戰地,照今日力量,難敵魔界雄獅」帝鵬:「你質疑帝鵬的實力」赭杉軍:「非也,只是有備無患,聖會應不希望禁地失守、神柱被毀,故容吾略施小陣,助帝鵬守禁」帝鵬:「嗯」赭杉軍:「天地開、陰陽分,玄宗幻化,疾」赭杉軍雙手撥劃,口中提動玄咒,紫霞之飄然之間,玄宗法陣成形,隨後紫霞回鞘,天際再回烏霾,赭杉軍:「此陣既成,魔軍若犯,吾必有感應,帝鵬儘可寬心」帝鵬:「你為何關心此事」赭杉軍:「因為東南武林支柱已毀,神州岌岌可危矣,告辭」便離開,帝鵬:「東南「武林傾倒,那諒必肥還他」。

江南雨地,魔界、識界惡戰江南雨地,東昇之刻,江南雨地已若野廢地、水火燎原,銀鍠朱武:「一斬風月」玄貘:「八荒馳驚」玄貘鬥朱武,一戰風月驚天地,八荒盡毀如神荒,泰逢戰華顏,悠然中謹慎以對,熒魅劍仍採取以柔剋剛、以巧取敵,華顏無道乃戰場強將,招招逼向泰逢防守弱點,泰逢:「榮魅分光」華顏無道:「惡露天斬」另一方面,算天河:「滅神儀」算天河一戰冥風滅靈,戒書怒爆殺光,邪印凝雙式、前後夾攻,冥風減靈:「冥風斷魂掌」雙方僵持之中,剎時,戰況有了變化,棘狼夜凶:「荊棘裂旋斬」以快快,只見森屠刀貫穿暴風殘道胸口,暴風殘道:「啊」算天河:「兄長」華顏無道:「義兄」眼見暴風殘道受傷,華顏無道一時不察,頓時受創,華顏無道:「啊」泰逢:「唉呀,姑娘你怎會分神」華顏無道:「可惡至極」魔女提斧怒斬,被熒魅劍刺中的左胸卻血流不止,泰逢:「魔人毅力果真驚人」這方面,被貫穿胸口的暴風殘道,雙手化邪流鎖住敵人欲採玉石俱焚,暴風殘道:「吾死也要你賠命,喝」棘狼夜凶:「啊」只見棘狼夜凶重跺右足,狼刀斷去暴風殘道雙手,順勢化去算天河之招亦受傷,算天河:「啊,兄長、兄長啊」這方面,銀鍠朱武:「氣雙流」驚見愛將慘亡,銀鍠朱武怒上眉山、真氣一爆,氣雙流式配合銀邪連斬,轟向玄貘,玄貘連擋數招,驚覺朱武真氣源源不絕,玄貘:「萬滅,伏神擊」銀鍠朱武:「不問歲月任風歌」玄貘棄戟出極招、朱武拔刀斬風月,怒然神色、將是驚天一擊,銀鍠朱武:「呀」玄貘:「喝」極招對擊,兩人各自負傷,玄貘:「啊」銀鍠朱武:「呃」玄貘:「怒氣攻心,誤判生死一招,銀鍠朱武,你根本是自找死路,喝」就在此時,天魔池內雙翼黑影,感應朱武怒暴之心,瞬間魔源爆衡,宛若催天滅地之邪能聚成火元,乍時飛向江南雨地,此時,玄貘與朱武同時出招,只見火元襲來,玄貘:「嗯」極招會、風雲震蕩,魔源至、天地摧毀,兩軍士兵頓時被消滅殆盡、銀鍠朱武:「退」眾魔將便急忙退離,玄貘:「想走」便快速制服不及脱走的算天河,就在此時,魔兵屍體異能衝體而出,玄貘:「哼,想使用再生術,呀」只見玄貘吸納全數魔源,玄貘:「棘狼,過來」棘狼便走近玄貘,玄貘透視狼雙手內殘留的邪能,泰逢:「這泥塵可是會吃人吶」玄貘:「異體重生術,在吾面前不過班門弄斧」便取出暴風殘道雙手,玄貘:「哼」便「將雙手化為灰塵,泰逢:「魔界此回敗的可慘,主君下一步怎樣走呢」玄貘:「敗,要讓他敗得徹徹底底,走」識界士兵亦帶走算天河身軀與暴風殘道之屍體。

紅樓劍閣、密室之內,大宮主與二宮主一談,樓無痕:「啟稟宮主,劍會大小事務,業已準備完畢,只待宮主時主持」墨雲裳:「很好,二妹,這段時日有你了」樓無痕:「這是無痕當為之事,不敢說勞」雲裳:「二妹,說幾次了,你吾是手足姐妹,不必如此拘束,稱吾姊姊便可」樓無痕:「無痕身為執法,務須以身作則,嚴守宮闡之體,否則未能為宮主分憂,反成劍閣蕭牆之漏,屬下便成千古罪人矣」曌雲裳:「嚴守樓規、固有好處,然而莫忘溫暖的春風能使草木生長,嚴厲的冰霜卻只能凍死萬物」樓無痕:「宮有宮法,樓有樓規」雲裳:「唉,真是說不過二妹妳,關於此次赴會之眾家高手,二妹認為有誰最具實力」樓無痕:「據無痕調查,共有五人足堪期待,分別是吾會與他交手的赭杉軍,以及柳生劍影、不二做、任劍誰、西門寒照等五人」曌響裳:「西門寒照」樓無痕:「此人乃二度赴會,宮主須防當年牧野凌風之事」曌雲裳:「既然發他刻帖,便已設想如何應對,二妹不用擔心」樓無痕:「劍閣歷代之傳統不容外人打探,劍會這段時日,吾與老鋏會加強戒備,親身巡視全樓各處,防範來者不明意圖」曌雲裳:「劍種之事體大,萬不可有失」樓無痕:「是」

異度魔界、殿上,補劍缺邊等邊思,補劍缺:「越想越不對勁,魔龍震動,天魔之池還發出火元,這朱武看來危險」此時負傷的朱武與華顏返回,銀鍠朱武:「呢、噗」便吐出傷血,華顏無道:「主君」補劍缺:「哇塞,傷兵敗將的模樣,暴風殘道跟算天河呢」銀鍠朱武:「暴風戰死、算天河被擒,呢」又嘔出一口鮮血,補刻缺:「使血液反衝出體外,功體弱的人吐口血可能就沒事,若是你啊,會吐到死為止」銀鍠朱武:「噗」又嘔出一口血,華顏無道:「狼主,這到底是怎樣」補劍缺:「簡單,就是功體越強傷害越大,這招的破法就是,別以身試法」華顏無道:「難道無解」補刻缺:「正確的,因為我也還沒想到破招之法」華顏無道:「你還在開玩笑」銀鍠朱武:「如果接下了呢」補缺:「因為沒研究,所以我也不會解,哈哈哈」銀鍠朱武:「哈」華顏無道:「你們兩個竟然還笑的出來,是否要去天魔池求助元老」就在此時,數道氣勁衝擊魔城使得發生震動,補缺:「嗯,看來貘料準你重傷,隨後殺來了,朱武,你這次真正大意,江南雨地去了太急」銀鍠朱武:「狼叔,封住吾的內傷」補劍缺:「做什麼,傷還沒解就想出去戰嗎,要死,我一刀給你死比較快」銀鍠朱武:「人都敢殺魔界地頭,吾不應戰,豈不是毀了異度魔界的信條,生於沙場、死沙場,異度魔界的魔,沒怕死「之輩」補劍缺:「傻人」便出手封住朱武內傷,補劍缺:「要相殺,一起去」銀鍠朱武:「不用,吾一人前去,華顏無道,你們輔佐狼主,異度魔界所有秘密不得外洩,明白吾的意思嗎」補劍缺:「喂」銀鍠朱武:「最後背水一戰,沒玄貘得利之處」華顏無道:「是」補劍缺:「好吧,好吧」這方面、火燄之城外,識界大軍壓境,只見朱武單人走出,玄貘:「看似巍峨壯觀的城池,最終收容的還是殘兵敗將」銀鍠朱武:「沒好生招待,真是吾魔界失禮了」玄貘:「銀鍠朱武,最後一關,你想一人硬戰嗎」銀鍠朱武:「如你所見」玄貘:「哈哈哈,你真是高估自己」銀鍠朱武:「彼此、彼此」只見朱武銀邪佇地,玄貘:「嗯」銀鍠朱武:「喝」魔主朗聲一喝,火燄之城轟然一響、眼前驚爆,玄貘心中一震,識界人馬當面受之,眾識兵:「啊、哇」此時朱武卻內傷爆發,華顏及時衝出扶住朱武,銀鍠朱武:「華顏」華顏無道:「四天王的誓約,一生追隨主君,同生共死,呀」銀鍠朱武:「喝」玄貘:「玉石俱焚,眾人退後」便讓大軍退後,銀鍠朱武:「異度不存、神魔共荒,哈哈哈」真元怒衝,朱武決心玉石俱焚,逼退識界大軍,火燄之城驚爆周山巒壁,火谷完全崩毀了,玄貘:「好個銀鍠朱武,,眾人回識界」

路上,東宮與劍聖同行,劍聖:「劍閣是怎樣的地方」東宮神重:「傳聞中劍界的聖地,每隔一段時日,會出現武林找尋劍界頂峰,被邀入劍閣不只是對劍術上的認同,在劍決中優勝的人,更可留在劍閣,娶得劍后與劍妃」劍聖:「也就是說,當日會有中原最頂尖的劍客聚集」東宮神璽:「是,凡是被邀進劍閣的人都是最頂尖的劍手,要進入劍閣必須有你身上那張帖」劍聖:「吾會赴約」東宮神璽:「你的眼睛負擔得了嗎」劍聖:「這非關重點」東宮神重:「吾知曉你一定會去,聽聞姬也在劍閣之中,如果你進入劍閣,說不定還有機會醫治你的雙眼,所以,自行保重了」劍聖:「嗯」東宮神璽:「劍閣之中臥虎藏龍,每一名都是一流劍手,尤以劍后與劍妃為甚,若小看女人,你會後悔」劍聖:「我的道,從不因對象而有所選擇」東宮神璽:「那就動身吧」

鬼剎殿,玄貘眾人返回,孟極:「賀喜主人旗開得勝」玄貘:「略施小計,便能瓦解異度魔界,看來朱武的實力終究是不堪一擊,當然,諸位愛將功不可沒」冥風滅靈:「啟稟主人,算天河以及其他魔界戰犯,已經關入大牢」玄貘:「嗯」此時特南克斯來到,玄貘:「軍師你來了」特南克斯:「恭喜主上,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玄貘:「哈哈哈,若非軍師配合,另造一本假的魔寶大典引朱武入局,本座的殺計又豈能奏效」孟極:「軍師真是好本事,連魔寶大典也能偏造」特南克斯:「吾只是略盡棉薄之力,不敢居功」孟極:「主人,魔界已滅,找書的計畫還要繼續嗎」玄貘:「嗯,既然是武林奇書,當中記載的內容也許對我們未來有所幫助」特南克斯:「主上說得是,更何況魔界是否完全消滅,尚未可知,還是趁早將書取得,才能杜絕其他風險」孟極:「現在四本書只剩明聖天書尙未出現,我們該從何處下手,繼續針對斷風塵嗎」柳飛絮:「傳聞斷風塵已經把書留在劍閣之中」玄貘:「劍閣」特南克斯:「明聖天書已是全武林的焦點,此次劍閣開啟,赭杉軍與不二做等人必是趁機進入劍閣,取回明聖天書,而吾只要繼續拉近與赭杉軍不二做的關係,就可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書了」孟極:「魔界都能殲滅,向劍閣取書應非難事,為何軍師要繞一大圈」特南克斯:「呵呵,除非你對劍閣有相當的熟悉,否則輕舉妄動只會招來鍋端」孟極:「你又怎能確定赭杉軍與不二做會把書交給你」特南克斯:「唉呀,這個問題未免太小看了,你若不信任我,大可以馬上向主上請纓,直接帶兵進攻劍閣」孟極:「你」玄貘:「夠了,吾的目的是明聖天書,不需旁生枝節,劍閣與明聖天書這方面就交軍師處理」特南克斯:「主上放心,屬下會見機行事」便離開,冥風減靈:「啟稟主人,屬下懷疑天嘯峰的地形有異,已派紅前往查探」玄貘:「嗯,區區一個屍體,難不成還會飛天遁地,哼」泰逢:「魔界已除、大勢底定,我也該辭行了」玄貘:「嗯,此話何意」泰逢:「幫你除掉魔界,算是回報你帶我來到人界之恩,但是找書找屍體我沒興趣,從此以後,你的霸業恕我不奉陪」玄貘:「哈,吾早知你不會這麼安分」泰逢:「我要的只是自由」玄貘:「既然你去意已定,吾也不再挽留」泰逢:「多謝成全」便離開,孟極:「主人,就讓他這樣離開」玄貘:「無心之人,吾留之何用」

雲渡山,進藤、佐為留守,佐為:「唉,這場大地震真的害得很多人家破人亡、死傷甚重,幸好我們現在暫時先將他們安頓在雲渡山,不然流離失所的人不知會有多少」進藤光:「這場人禍,肆惡者真是罪孽深重」此時赭杉軍返回,進藤光:「赭杉軍,你回來了」赭杉軍:「沿途走上山,見難民百姓暫得容身,免於困頓顛沛,著實令人欣慰,真是勞煩三位了」布馬:「別這麼說,人飢己飢,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另外,其他還有很多地方也紛紛傳回災情,也一併處理了,法門眾人主動負責起他們居住那一方的安全,可說是大家都主動出力了」赭杉軍:「雪中送炭,患難方現真情」四非凡人:「赭杉軍,那你那邊之事辦了如何」赭杉軍:「藏青雲地吾已事先打紮完畢,魔軍若敢侵襲,難逃玄宗陣狙擊,再來,便是前往紅樓劍閣一趟了」四非凡人:「紅樓劍閣,那裡不是一群劍界高手會集比試的所在,你去那裡的目的」赭杉軍:「你有所不知,怨姬已被帶入劍閣之內,連同明聖天書的下落也在裡面,若真斷風塵手握明聖天書,此行便勢在必為」四非凡人:「但聽說會比試的目的,好像不單純」赭杉軍:「赭杉軍一心在書,至於其他,吾會小心應對」布馬:「話雖是這樣講,但你此去恐怕非三天兩日能回來,若是銀鍠朱武趁隙攻打,恐怕後果不堪設想」此時特南克斯來到,赭杉軍:「特南克斯」特南克斯:「初來乍見,難免識之未深,他時相處,便知吾與達爾有何差別,伏龍對此可是頗為介懷也」四非凡人:「赭杉軍,初次謀面便委以重任,這樣好嗎」布馬:「是啦,像是像,但劉家的運籌帷幄,可是別人怎麼模仿也模仿不來的」赭杉軍:「哈,日後見真章,吾相信先生之能爲」特南克斯:「二位,但看特南克斯如何渡你們輕過關山,哈哈哈」

天嘯峰,赤紅錦辣微掃狂風,識界虹宮殺手,紅妹現身天嘯峰,欲查白蓮生死真相,紅妹:「世上無絕對的秘密,呀」便一劍劈開山壁。

紅樓劍閣,東宮陪同劍聖來到,東宮神璽:「此地便是劍閣,進入内中,你就能找到怨姬」劍聖:「嗯,熟悉的劍」此時滄海孤劍、太狂生與孟白雲來到,孟白雲:「柳生兄,你的眼睛」劍聖:「暫時失明了」東宮神璽:「另外兩個便是競天宗的人」太狂生:「原來是倭奴與他的同黨」滄海孤劍:「來者是客,不可莽撞」劍聖:「道氣沛然,玄妙之劍,赭」只見赭杉軍亦來到,赭杉軍:「脫俗昇華道心啓、赭霞紫微滿嵩,是東宮兄與柳生兄」東宮神璽:「既然你也來到此處,吾可以安心離開了,有了」赭杉軍:「請」東宮便離開,赭杉軍:「發生何事」劍聖:「沒什麼」滄海孤劍:「閣下便是近來在武林中,聲名鵲起的玄宗聞人赭杉軍嗎」赭杉軍:「不敢」太狂生:「與倭奴同氣連枝,不怕壞了玄宗名頭」赭杉軍:「玄宗門人只問正邪善惡,不問來歷出身」孟白雪:「管這麼多,競天宗是準備入主中原劍界了嗎」太狂生哼」此時西門寒照來到,西門寒照:「嗯」滄海孤劍:「前輩」西門寒照:「原來兩位侄也受邀來到劍閣」滄海孤劍:「是,連前輩也受邀來此,不知還有幾許劍界名流未到」突然一陣冷風吹入,劍聖:「狂霸不羈之劍」西門寒照:「原來是你,你也重拾配了」只見一敗塗地飛身而來,任劍誰:「就是我,一敗塗地任劍誰,是你」只見任劍誰一眼認出劍聖便是當年敗他之人,片刻的回憶過去之景,任誰:「你還記得我嗎,記得當年那個我嗎」劍聖:「那是吾踏入劍道始戰」任劍誰:「我以為我今生再也遇不上你,想不到你竟會再入中原,多年來我就在等這個機會,一雪前恥」虎魄便上手,劍聖:「可以」

任劍封劍之敗竟是劍聖所為,昔日宿敵再現,這場勝負又是如何?神秘的紅樓劍閣,受邀來訪的劍界高手各懷心思,劍閣內中究竟藏有怎樣的秘密?紅樓中又是一個怎樣的組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