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六章:棄天下凡塵

白蓮山人 | 2023-10-31 18:29:06 | 巴幣 0 | 人氣 48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朱武之子凌空漂浮,棄天帝之聲:「你母親九禍之魂,將化為你的骨脈、融入你的血肉,接下來,是你的父親」語落,棄天帝將九禍與朱武之魂導入聖魔元胎體內,棄天帝之聲:「兩具聖魔元胎,終是為吾所用,哈哈哈」

異度魔界、密洞之外,棄天帝操縱朱武之軀提刀擋關,補劍缺一對斷風塵,補缺:「呀」斷風塵:「喝」補劍缺:「血狼殺生斬」斷風塵:「裂地冰霜」密洞之外,斷風塵牽制補劍缺,四天王之首會合魔帝之力,補劍缺謹慎應戰、神色凝重,斷風塵:「狼主,背叛魔界是不智的行為」補缺:「嘖嘖,一點皮毛的力量就讓四天王之首囂張了,悲哀」斷風塵:「為了魔界,一切皆是正確」這方面,化身恨長風的朱武對上自我,恨長風:「呀」棄天帝之聲:「喝」宛如鏡影迴照,相同之招,轉眼已過十數回,驀然輕喝,恨長風:「一斬風月」棄天帝之聲:「一斬風月」過招迴身、高下已分,恨長風頓時負傷,棄天帝之聲:「喝」血影疾射而出、魔威壓身而來,眼前究竟是誰,唯有一魔、最強之魔,棄天帝之聲:「雙源合一,是你最愚蠢的行為」恨長風:「氣雙流」浩瀚之能不屬凡間之威,縱使氣雙流之招,在棄天帝之前是顯得如此渺小,棄天帝之聲:「喝」一掌擊中恨長風,恨長風:「啊」恨長風受魔威正面衝擊,身軀如斷線風箏飛出、灑出漫天血花,恨長風:「呃」此時,棄天帝欲再追擊,補缺:「朱武」斷風塵:「斷心掌」驚爆一響,是解命雙拳,只見赭杉軍擋下棄天帝,特南克斯化解斷心掌,特南克斯:「來得及時」棄天帝之聲:「嗯」此時,棄天帝注意到恨長風趁隙進入密洞,補劍缺:「小心啊」只見棄天帝氣勁一震開赭杉軍,赭杉軍:「呃」冷目一掃、魔威再動,赭杉軍會合補劍缺一鬥朱武,伏龍先生單挑斷風塵,特南克斯:「熾陽尖流」斷風塵:「裂地冰霜」一招過後,斷風塵採取近身攻擊,而這方面,棄天帝纏鬥道者與狼主,棄天帝之聲:「補缺,你的能為不只如此啊」補劍缺:「別又來挑撥離間」棄天帝之聲:「那你準備好了嗎」補缺:「是要準備啥,喝」棄天帝之聲:「接受背叛的懲罰」赭杉軍:「赤霞染天東」只見棄天帝揮劍逼退補缺,單掌對上赭杉,補劍缺於赭杉背後贊上真力,補缺:「唉呀,你傷還沒好,害」只見棄天帝氣勁一震、逼退兩人,這方面、萬年牢之内,空間已被封鎖,層層的石門、混亂的氛圍,恨長風現出邪眼,透視空間隙縫、闖入最深之處,恨長風:「蒼」。

萬年牢之內,恨長風找到蒼之靈識所在監牢,恨長風:「你被封神箭鎖住五大命門,真氣不能匯聚」蒼之靈識:「銀鍠朱武」恨長風:「你從何看出」蒼之靈識:「外形不同但命星不變,這場大計的關鍵者果然是你,吾預測無錯」恨長風:「只能說,命運」便碰觸牢門、打開邪眼,發現門上魔印,恨長風:「連門也封上返魔源,氣雙流,,吾要使用納真神訣解開這逆返魔源,小心了」蒼之靈識:「蒼已有心理準備」恨長風:「納真神訣」神訣一出,左為實、右為虛,真氣接觸魔源之刻,逆返魔源乍時反噬侵入者,恨長風:「呀」藉氣引虛、化能為實,逆返魔源之能逐漸轉為能量,進入恨長風之身了,同為魔界絕學,逆返魔源受神訣吸引逐漸消耗,剎那間,封神箭自蒼之體內射出,直射恨長風,蒼之靈識:「啊」恨長風:「氣雙流」只見恨長風擋四避一、一封神箭飛離,隨即進入牢內,恨長風:「回到軀體,才能使真氣重新流轉,走」便將蒼之靈識收於掌中,恨長風疾速而馳,欲奔出機關再變的萬年牢,而這方面,棄天帝也同時感應蒼之靈識被救走,棄天帝之聲:「哼,好個朱武,斷風塵」接到指示,斷風即刻化光消失,棄天帝之聲:「人類與背叛者,消失吧」手一揚,一道黑色魔印轟向天際,眾魔兵:「啊、哇、啊」赭杉軍:「小心」一聲小心、一箭穿身,赭杉軍:「啊」從密洞內飛出之封神箭射中赭杉,特南克斯:「赭杉軍」只見赭杉軍電流纏身、嘔出傷血,特南克斯:「魔氣封鎖他的真氣了」補缺:「是封神箭,,特南克斯,我將爆力制下,接下來就靠你了,呀」只見補劍缺雙足陷地、一盡全力,補劍缺:「一擊定天,喝」一擊駐地,頓時封住棄天魔印,特南克斯:「啊,這個情況,交給我吧」只見特南克斯一現絕招、左刀右劍現出,特南克斯:「敗刀合劍染血河」刀劍揮出,眾魔兵:「啊、哇」棄天帝之聲:「嗯」赤地之招、血光衝天,一前一後、雙式並出,棄天帝眼一凝、身一動,同時,補缺三人已消失現場,雙極招擋下腳步,棄天帝靈識被擊出朱武體外,此時魔威再動,靈識再回朱武之身,棄天帝之聲:「好一部奇招」這方面、萬年牢,恨長風帶著蒼之靈識急欲逃出萬年牢,蒼之聲:「後路崩毀,前方無路可行」此時,上空浮現一道佛門聖印,恨長風:「是佛門聖印,嗯」便化光隨著佛印飛離,脫出時已立身火燄之城外,恨長風:「火燄之城」蒼之靈識:「好友一步蓮華的雙眼被留在天魔像,這道佛光必是好友指引,朱武,吾必須帶走他的雙眼」聞言,恨長風一揮涅磐、取走一步蓮華雙眼,再揮兩道劍氣欲斷後便化光離開,隨後朱武與斷風塵追出便停下,斷風塵:「追之不及,被脱逃了」棄天帝之聲:「哼」兩人便返回天魔之池,棄天帝劍一打開朱武封魂盒,斷風塵:「朱武的封魂盒是空的,棄天帝之聲:「吾兒,你真讓為父歡喜,,哈哈哈」

密室之內,恨長風施法解破魔界封靈術,蒼的元靈順利回歸肉身了,恨長風:「封靈歸一」蒼:「啊」便昏迷,恨長風:「棄天帝所設的封印已解,蒼的元靈入體,再配合電膽加以調息,應該很快就會醒來」特南克斯:「那就好」恨長風:「赭杉軍被封神箭創傷腑,吾會破除魔咒與魔氣,蒼與赭杉軍的外傷,就要委勞伏龍先生你了」特南克斯:「不用客氣,真正辛苦的是你們」恨長風:「破棄天法印、還封神邪咒,喝」只見恨長風運功取出赭杉軍體內之箭,恨長風:「處理外傷就好了」赭杉軍:「恨長風」恨長風:「省下任何道謝的話」補缺:「呃,尷尬什麼啦,一切都是命」恨長風:「是啊,只是命運,赭杉軍、伏龍先生,關於雷公膽,就要讓你們操煩了,醫術不是吾之範圍」特南克斯:「再來讓吾接手吧」恨長風:「另一點,一定要設法阻止棄天帝毀靈柱」特南克斯:「魔界破神柱究竟是為什麼,不可能單純要毀滅神州吧」恨長風:「吾原以為他只是要讓魔龍復生,能再孕育魔界子民,但神柱一角崩毀之後,靈氣被引回天魔之池,也許」赭杉軍:「被他所吸收嗎』恨長風:「其實棄天帝並無實體」赭杉軍:「那他怎麼操縦呢」恨長風:「吸收第一道靈氣之後,他不需要透過吾做意識溝通,可以直接傳導指示,斷風塵也是在此之後奉他之行動」特南克斯:「這裡我有一個問題了,你說透過你,是有什麼特別的媒介嗎」恨長風:「魔界僅有三位聖魔元胎,一是吾父王,棄天帝藉由他降下人間,創造異度魔龍之後,再回到他的空間,肉體也隨之死亡,二是吾,三是吾與九禍的孩兒」赭杉軍:「何謂聖魔元胎」恨長風:「簡單說,乃是兼具聖源的魔之子,棄天帝不屬人類,乃是異度魔界的創造神,唯有這種體質,他才有媒介來到人間」赭杉軍:「先前魔界出現聖氣與魔氣匯合的異常能量,就是你的孩兒」恨長風:「嗯」特南克斯:「這實在玄妙,那麼聖魔元胎怎麼出現,他又為何再出現人間,又為何沒有以你為媒介呢」恨長風:「吾已經擁有自我意識,意志夠強,就不會受他控制,而他降下人間的主因」補缺:「主因很簡單,魔界沒危急、他就不會下來,魔界有問題,他就下來,那麼問題就在眼前」恨長風:「我知道我這句話很自私,但非是魔就愛征戰,苦境魔界有一位名劍者·風之痕,不也是如此嗎」補劍缺:「所以他才決定親自下來整肅,只是這整肅也整太久了」恨長風:「無論如何,棄天帝計劃毀滅支撑神州的四大靈地,咱們要設法阻止他」補缺:「有一點,也許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恨長風:「哪一點」補劍缺:「棄天帝的能力非是你們所能預測,破壞四柱,除了毀滅神州之外,還有兩點,一是讓聖魔元胎急速生長,擁有能乘載他的能量,第二、平衡他進入這個空間的力量」恨長風:「狼叔,你進入血池時,吾兒已經不在了嗎」補缺:「嗯,他有心下到人間,那麼他既然不能控制你,就一定會去控制心智未成熟的幼兒」恨長風:「吾非設法救出吾兒不可」補劍缺:「從長計議吧,當務之急,就是保住第二支柱絕不能斷」赭杉軍:「到底他為什麼要毀滅神州」補劍缺:「赭杉軍,你知道道境生存的條件優越,為何人煙這麼稀少嗎」赭杉軍:「這,典籍之中並沒有記載」補劍缺:「那我就跟你說真實的答案,因為棄天帝厭惡人類,所以很久之前道境已經被他毀滅一次,現在換苦境了」恨長風:「他太偏激了」補缺:「魔嘛,都有他偏執的地方,所以無論如何趕緊將蒼救起來,快點集合人力,合力保住剩下的三個靈地就對了」赭杉軍:「嗯,補缺對他如此清楚,可知他有何弱點」補缺:「可惜啊,沒弱點,不過他藉由來到人間,只要靈地不破,力量就不完全,力量不完全,就一定有法突破」赭杉軍:「這要好好計劃」恨長風:「狼叔,你與他到底什麼關係」補缺:「一點都不想再面對的關係,就這樣,快討論」赭杉軍:「嗯」

紅樓劍閣之外,三名劍婢正想脫逃,素梅:「手腳快一點,別讓大宮主發現了」劍婢一:「要離開我們自小生長的劍閣,我實在」劍婢二:「現在所有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我們三個了,再不走,性命也沒了」素梅:「如果二宮主還在」劍婢一:「別想了,趕緊走吧」欲離開之時,只見雲裳持劍攔路,素梅:「大、大宮主」要雲裳:「你們要去哪裡」素梅:「我們、我們」曌雲裳:「妳說,若二宮主在又如何」劍婢一:「如果二宮主在,我們劍閣也不會弄到今天這種地步,以前是我們錯柽二宮主,她是為了保護我們」曌雲裳:「住口」劍婢一:「你殺了我吧,反正到這個地步,你也不可能放過我們了」雲裳:「你不怕死」劍婢一:「哼」曌雲裳:「唉,罷了,確實是本宮不對,本宮一時的怒與概,竟導致劍閣分崩離析,你們,走吧」劍婢一:「宮主妳、妳願意放過我們」雲裳:「要離開,要留下,自便吧」劍婢一:「是真的,那、多謝宮主這段日子的照顧」三人欲離開,雲裳:「你現在還想死嗎」劍婢一:「能活著,為什麼會想死」突然寒光一閃,瞬間斷首,劍婢一:「哇」素梅:「啊、啊」曌雲裳:「殺一個不怕死的人,毫無趣味」兩人便跪下求饒,素梅:「大宮主饒命啊,大宮主」劍光再閃、再斷一魂,劍婢二:「啊」曌雲裳:「殺怕死的人,才有味道」素梅:「啊、啊」曌雲裳:「素梅,請多劍婢當中,吾唯獨對妳青眼有加,所以吾為妳選擇一個特殊的死法,喝」劍氣化為無數之刃將素梅碎骨分屍,素梅:「哇、啊」曌雲裳:「哈哈哈,走啊,你們再走啊,背叛本宮的人只有死路一條,哈哈哈」

紅樓劍閣、殿上,只見雲裳殺盡了眾劍婢,心智開始瘋狂,墨雲裳:「燈呢,為何沒人掌燈,來人,素梅、靈月,你們跑去哪裡了,為何沒人掌燈,掌燈、掌燈啊」此時才注意到地上的屍體,曌雲裳:「原來,原來妳們都死了,難怪,哈哈哈、哈哈哈」此時雲裳意識陷入過往,劍婢:「宮主,請用茶」便送上茶讓大宮主一飲,隨後抱來一男嬰,魚紋老鋏:「宮主,是男嬰」只見雲裳揮手示意,樓無痕心有不捨,曌雲裳:「二妹你動了惻隱之心,莫忘了這是劍閣的規矩」樓無痕:「大姊,劍閣真要維持這個傳統嗎」雲裳:「這個嬰兒這麼可愛,難怪二妹妳會不捨,我相信他的母親會更加不捨,,你一併處理了」老鋏:「這、是」便離開,雲裳:「二妹,你還有什麼意見嗎」樓無痕不語,曌雲裳:「掌司刑之責,二妹妳要堅守劍閣的規矩啊」畫面一轉,出現劍聖身影,墨雲裳:「柳生劍影」劍聖:「我來帶走你了」聞言,曌雲裳上前,劍聖卻透過走向樓無痕,劍聖:「跟我走」樓無痕:「現在,誰才是勝利者」畫面再轉,出現霏嬰與任劍誰,霏嬰:「呵呵,大姊,我們現在很幸福喔,你有幸福嗎」任劍誰:「我看,難」腓羽怨姬:「大姊,妳為什麼要殺死四妹,為什麼」雲裳:「我、我」任劍誰:「妳想報仇嗎」霏嬰:「不用了,我看她現在比死還可憐,哈」緋羽怨姬:「曌雲裳,我今生今世,永遠不會原諒妳」聞言,雲裳情緒爆發,提劍欲殺眾人,曌雲裳:「閃開、都閃開,妳們背棄本宮、背叛劍閣,你們該死,你們都該死,你們都該死啦、該死啦,哈」便揮劍亂砍卻欣不到幻影,隨後意識再回現在,墨雲裳:「背叛我的人都該死、都該死,所有的人都該死,所有的人都該死,哈哈哈、哈哈哈」氣勁爆發、披頭散髮,曌雲裳:「哈哈哈、哈哈哈」隨後,專業來到紅樓之巔,想起算天河之言,算天河留言:「位在藏青雲地的神州支柱,因應天時而開,四柱若毀,神州崩塌、大地不存」雲裳:「如果這個世界捨棄我,我便毀掉這個世界」便拔出歲月輪,歲月輪拔出,萬劍紅樓失去支撐力量,瞬間崩解,曌雲裳:「哈哈哈,哈哈哈」便持歲月輪走離,隨後算天河從暗處走出,算天河:「趕緊回報斷風塵」

異度魔界、殿上,眾人準備完成,斷風塵:「準備就緒了嗎」落雁孤行:「不二做已經被拜江山率眾逼離,藏青雲地無人顧守了」斷風塵:「嗯,曌雲裳呢」落雁孤行:「算天河傳回消息,要製的心理已被他掌控,準備取刻前往藏青雲地毀掉神柱」斷風塵:「很好,曌需要取下神劍,劍閣將有所變化,派出人馬全力阻擋識界人馬,東海劍宗等也必須注意」落雁孤行:,那麼赭杉軍那路人呢,他們為阻止破靈地,是否會與玄貘聯合」斷風塵:「無妨,就算聯合,魔界有主君在,赭杉軍、恨長風等人受傷未復,也不足為懼,加入戰局只是自找死路」落雁孤行:「有理」斷風塵:「魔界兵分兩路,玄貘這路,由主君、算天河等人擋下,吾負責赭杉軍、恨長風之路,傳令拜江山,繼續圍剿不二做,落雁孤行,你另外一路清空曌雲裳必經之路,加速她進入藏青雪地」落雁孤行:「沒問題」斷風塵:「現在,任何人來擋,也阻止不了決心毀滅一切的曌雲裳,出發」

密洞之外,特南克斯觀天際變化,發現劍閣已毀,特南克斯:「紅樓劍閣崩毀,代表要雲裳將帶著歲月輪前往藏青雲地」赭杉軍:「不二做尙守在藏青要地,以他一人之力不下曌雲裳」此時天空忽現訊號彈,赭杉軍:「是訊號彈,有人襲擊藏青雲地,他被逼退了」特南克斯:「情況不妙」恨長風:「以魔界的做法,斷風塵必會隨後追擊,吾之身會被操控擋住一路應該是識界」特南克斯:「赭杉軍,你受傷未復,首的情況尙需有人看顧,吾與恨長風前往藏青雲地」補缺:「那我呢」恨長風:「狼叔,吾與伏龍同行,你也留在此,以防萬一」補劍缺:「好吧」特南克斯:「嗯,無論如何,藏青雲地一定要守住」赭杉軍:「各自小心」兩人便化光離開,赭杉軍:「藏青雲地千萬不能失啊」補劍缺:「別煩惱了,各人自有天命,盡力而為」赭杉軍:「唉」。

赤神谷,玄貘一觀天際,玄貘:「天際風雲色變,嗯」此時滄海孤劍匆匆來報,滄海孤劍:「主上,大事不妙,劍閣崩毀了」玄貘:「什麼」滄海孤劍:「有人看見大宮主披頭散髮、瘋瘋癲癲,拿著歲月輪離開」玄貘:「可惡的女人,傳令,大軍齊備向藏青零地出發,誓護神柱」滄海孤劍:「是」眾人便離開準備,玄貘:「棘狼」棘狼便現身,玄貘:「盡情一戰」

雲渡山,白蓮來到。特南克斯:「呼,真累,那位金髮少年過來陪我下一盤棋」這時進藤光來到。進藤光:「要下棋嗎,我可以陪你」變擺好棋盤後下棋。過了一個時辰後,進藤光心想:「嗯,這個人的棋路,怎麼跟塔矢一樣,難道他是嗎。我想不是,他是著名的中原領導人,哪有可能是一個職業棋士」懸疑懸疑懸疑,白蓮的真實身分會如進藤光的想像是一樣嗎?

樹林之內,天地之氣逐漸異變,玄貘領動大隊欲趕往藏青雪地,阻止神柱被毀,行至中途,棄天帝領兵阻道,玄貘:「銀鍠朱武」棄天帝之聲:「玄貘,這條路將通往黃泉」玄貘:「哈哈,它將埋葬你們,異度魔界」棄天帝之聲:「來吧」玄貘:「殺」強強強、強對強,朱武會玄貘,將對將,魔界一戰玄貘軍,玄貘能擊破被棄天帝控制的朱武,強行闖關嗎?

路上,半身遭受控制,化身恨長風的朱武急急而奔,欲阻止神柱崩毀的命運,突然斷風塵現身,斷風塵:「朱武,斷風塵要阻止你的錯誤」斷風塵出現攔阻,恨長風抽劍欲破難關,就在此時,曌雲裳已經進入藏青雲地了。

藏青雲地,曌雲裳想起劍聖與樓無痕兩人離開自己身邊,便高舉歲月輪,曌雲裳:「天下人盡負吾、吾誓殺天下人,喝」劍光一閃,神兵歲月輪一斷四方之柱,曌雲裳:「哈哈哈」支柱崩毀、地源失衡,迅速流向異界,更引發毀滅之源,毀滅之力反撲天地,剎那間,神州崩毀。


異度魔界、火焰之城,天地驚變、黑暗來到,流往異度魔界的雙柱之氣,開啟異界之門,魔城驟昇沖天洪燄,而在天魔之池,再生的伏嬰師與新人物渡天童準備迎接異度魔界創造之神降臨,伏嬰師:「時刻到了,伏嬰師」渡天童:「渡天童」伏嬰師:「恭迎吾皇,異度魔界之神」兩人便跪下迎接,異度魔界創始者、毀滅之神棄天帝,終於降臨人間。

宿命戰、赦道開,佛魔現、因果來,刀戟會、戡閻魔,查現、雙城謀,感星降、萬聖禍?蓮華會天來、宿命鬥天意,六三波折、真龍頓悟生,朱皇會殘聲、涅磐藏玄機,異度生元胎、暗佈魔之局,鬼神開邪籙、四方現神柱,赭杉會伏龍、力挽魔之瀾,紅樓劍鋒爭、禍劫由此開,雲裳斬神柱、天命終難違?道苦雙境逢魔災、神降人間末世臨,要渡仙境共淪陷、九州殘生欲還真,弦首朱武逆天行、三教先天挽狂瀾,劍途再現風之痕、救天終要會棄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