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七章:絕劍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5:04 | 巴幣 0 | 人氣 43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狹道天關,特南克斯來到,赭杉軍:「特南克斯,十天之後,你一定要回到苦境,否則天時一過,恐有難料凶劫」特南克斯:「好」赭杉軍:「塔矢少年負責為我們守陣」塔矢亮:「嗯」赭杉軍:「那麼準備了,,伏天王・降天一·雙極動天關」聖氣衝雲霄、金印封天關,玄宗奇人赭杉軍運動全功,玄宗秘式緩緩買連狹道天關了,赭杉軍:「快去」特南克斯:「多謝前輩,呀」便躍入通道内,赭杉軍:「喝」只見赭杉軍打開道印通道,讓特南克斯通過,突然一道冷風吹過,塔矢亮:「只看見風吹草動,嗯」

天劍峰,任劍誰:「呀」天劍峰上,任劍誰閉目凝神、隨意揮灑,進、凝重致遠,退、險勁雄健,問天譴:「嗯」見狀,問天譴天伐出鞘、以劍試探,任誰:「喝、呀」將劍逼回同時,問天譴身形瞬移,劍鞘未及觸地,兩人轉眼已過數招,隨後劍便入鞘,任劍誰:「試探我嗎」問天譴:「好招不該寂寥,問天譴斗膽向先生請招」任劍誰:「任你枉費心機,我也不會為你補劍」問天譴:「先生多想了,吾是想向先生請教劍法」任劍誰:「劍法,我不會」問天譴:「方才先生不是展露了一手高超的劍法嗎」任劍誰:「你刀劍不分,是瞎眼了嗎」問天譴:刀中,卻藏劍意」任劍誰:「亂講一通」問天譴:「吾不知先生過往發生何事,但先生對劍的恨意,異常執著,吾來此三天,每天夜裡先生皆修習上等刀法,刀法是上乘卻非絕世,只有在先生無意中隱含劍意之時,突出長空橫星、鐵騎鳴動之勢,先生根劍,卻從未忘情於劍」任劍誰:「夠了,你廢話太多了」問天譴:「既然先生堅不為吾補劍」便將天伐插在誰面前,問天譴:「此劍已廢、留之無用,請先生為吾毀去此刻」任劍誰:「你要去此劍」問天譴:「劍已無救,吾不忍它苟延殘喘」任劍誰:「你可以自己毀去」問天譴:「多年相伴,不忍」任劍誰:「我為何要為你毀劍」問天譴:「為證明先生厭劍、仇劍、根劍」任劍誰:「多餘」問天譴:「或者,先生不敢再握劍,不敢想起過往持刻的感覺」任劍誰:「嗯,,我就將它毀掉」便取過天找劍,正欲折斷劍身之時卻停住動作,任誰:「這口劍,劍身雖缺,仍是傲骨嶙峋、正氣凜然,天下間,再無第二口兵器比它更適合你」問天譴:「這一點無須先生提醒,先生請動手」任劍誰:「哼」只見任劍誰再度彎起劍身、卻又不忍,便將劍還插在問天謎面前,任劍誰:「可惡,別說我沒給你機會,在天霓峰上,有一個名叫凌的女人,只要你能讓她向我低頭道歉,我就為你補劍」問天譴:「凌笙,不知她與先生有何恩怨」便收起天伐,任劍誰:「這個問題你不用問,等過了這關再來找我」問天譴:「嗯,告辭」便離開,任劍誰:「劍,哼」便一飲酒。

異度魔界、殿上,血雨落潮返回報告,血雨落潮:「蟲魔擅自行動、急於求功,被不二做所殺,任務失敗」銀鍠朱武:「哼,不自量力,繼續追蹤不二做,暫且不用交手,查清他的來歷、以及他的目標,設法追出他所擁有之物,第二,徹查黑洞之淵,華顏無道」華顏無道:「嗯」銀鍠朱武:「妳的絕學以及天斧之力,可破黑洞之淵」華顏無道:「交我吧」銀鍠朱武:「第三,麒麟山莊一事不可放,調查殺害衛家的兇手,吾要徹底追蹤出俠道追溯的下落」補劍缺:「要怎麼追,麒麟山莊的人好像都死光了耶」銀鍠朱武:「屍人之語不足採信,而生與死只差在實與虛,狼叔,唯有你能勝任召喚一事」補劍缺:「等一下,你叫我去做師公」銀鍠朱武:「非也,吾請你施展秘法」補劍缺:「還不是一樣」銀鍠朱武:「狼叔啊」補缺:「不用,你不用說、你不用想啦」

狹關天關,赭杉軍暫時收起內力,赭杉軍:「由此推測,十天後,你就沒閒的時間了」塔矢亮:「仙長的意思是,魔界之主要一網打盡囉」赭杉軍:「他是聰明人,不阻止特南克斯下滅境,必是因為特南克斯與滅境有不少淵源,與其派人進入探查,不如以逸待勞、坐收漁翁之利」塔矢亮:「那現在呢,仙長要往哪裡」赭杉軍:「吾要利用這十天的時間,找出蒼的下落」塔矢亮:「玄宗六弦之首,之前有聽父親提過。仙長有想過從哪個方向開始嗎」赭杉軍:「靈識交會首重兩個要素,意識、軀體,軀體有傷、意識不清,或是意識飄流、軀體難移,吾先前因染魔,而無法動用意識之念,而以吾對蒼的認識,除了武學,更能用術法,借自然之物,瞬間解過他的劫厄」塔矢亮:「有點像大和忍術」赭杉軍:「頗有雷同,以往每屆四境同修會,逃劫避災的秘術排行,他總是獨佔鰲首」塔矢亮:「我可以笑嗎,你說他逃命排第一,那你呢」赭杉軍:「吾名不見經傳」塔矢亮:「關於這點,有機會我會問問弦首」赭杉軍:「唉,雖是說笑,卻更讓吾擔憂,若吾猜測為真,便代表蒼乃是意識受困,漂流在不知名的空間之中,找尋不易」塔矢亮:「那豈不是石沉大海」赭杉軍:「蒼個性謹慎,若是有賭命之危,他皆會留下蛛絲馬跡,讓同修能找到他,先往玄宗一觀」塔矢亮:「也好」
天霓峰,為完成條件,問天譴來到天霓峰欲尋凌笙,問天譴:「根據任先生指示,應是此地無誤,罪刻問天譴,求見天霓峰主人」語落,正疑惑無回應之時,問天譴:「嗯」絕凌笙與衛清風兩人正好回歸,問天譴:「敢問尊駕可是仙塵鶴影凌」絕凌笙心想:「嗯,不凡的高手」凌笙:「你是何人」問天譴:「在下罪刻問天譴,見過仙者」凌笙:「地獄島之人不去抓拿惡罪犯,來此何事」問天譴:「在下受人之託,有事相求」凌笙:「哦」問天譴:「仙者可知天劍峰補劍奇人任劍誰」絕凌笙:「任劍誰,不會聽聞,你可以離開了」欲入內,問天譴:「仙者請留步,且聽在下一言」絕凌笙:「此人與吾素昧平生,料想應無瓜葛,何須多言」衛清風:「來者是客,就讓這位壯士把話講完吧」問天謎:「實不相瞞,這個人希望仙者能向他道歉」絕凌笙:「你說什麼」衛清風:「這位壯士,可否請你詳細說明來龍去脈」問天譴:「很抱歉,在下只是受人之託,並不知內情,仙者若有疑問,可以隨在下前往天劍峰」絕凌笙:「哼,狂言妄語」衛清風:「也許只是誤會一場,既然對方已指明見你,何不順勢前往,一來可將事情釐清,二來也可避免這位壯士左右為難」凌笙心想:「嗯,想不到除了衛清風,還有人這麼大膽,實在令吾好奇」問天譴:「仙者意下如何」絕凌笙:「帶路,吾倒要看看是吾向他道歉,還是他向吾求饒」問天譴:「隨我來吧」

樹林之內,東宮神璽找上絕世塵兩人,東宮神璽:「竟然主動約戰吾,你們的舉動真真吾意外」絕世塵:「不用多說,一戰便知,喝」牧雲高:「呀」為保命,牧雲高、絕世座主動出擊,兩人身影交錯,配合得毫無空隙,東宮神璽:「喝」絕世座:「呀」面對凶猛攻勢,東宮神璽單運化,五成功力引動氣流爆旋,東宮神璽:「喝」一掌擊中牧雲高,牧雲高:「哇」便昏迷,絕世座:「牧要高,悲曲輓歌,呀」就在絕世座出招同時,牧雲高突然起身,配合射出月牙弩,牧雲高:「喝」猝來的殺招前後夾擊,東宮神變招在轉瞬之間,擋下前後攻擊並回擊兩人,絕世座:「啊」牧雲高:「呃」東宮神璽:「黃金帝甲與月牙弩,真是一個好辦法,念在你們奮力求生的份上,再給你們一個機會,餘下的日子再想其他的辦法吧」絕世座:「你在戲弄我們」東宮神重:「是又如何,你們能阻止嗎」聞言,兩人便離開,就在東宮神璽欲離去同時,遠處傳來異常氣氛,東宮神璽慧眼穿林一探,見到佇立遠處高峰上的劍聖。

揚柳冬苑,東宮神璽坐在搖椅看書,此時劍聖來到,席地而坐,直到黃昏之刻,東宮神璽:「喝茶嗎」便一飲茶,東宮神璽:「吾思索良久,找無一個逐客之法,只好問你的目的」劍聖為吾證劍」東宮神重:「請教大名」劍聖:「柳生劍影」東宮神:「來自大和」劍聖:「是」東宮神璽:「遠渡重洋,必有所求」劍聖:「求劍道最精粹的極義」東宮神璽:「怎樣是劍道最精粹的極義」劍聖:「至高至美,無雙無瑕的一劍」東宮神重:「你求到了嗎」劍聖:「劍即道,求道、證道、成道、吾尙在證劍,證吾之劍」東宮神重:「吾該如何才能拒绝你的請求」劍聖:「你不能拒絕」東宮神璽:「吾該想一個緩兵之計」劍聖:「吾可以等你做好準備」東宮神璽:「為何選擇吾」同時,倒了一杯茶丟給劍聖一飲,劍聖:「你的右手暗一股很强的力量」便將茶杯丟回桌上,東宮神璽:「你的眼光犀利,就算是當年的軒轅不敗,也無法一眼看穿吾右臂的封印」突然劍聖起身,劍聖:「可以開始了嗎」東宮神璽:「不行,除非你想面對的是只有七成功力的我」劍聖:「嗯」東宮神璽露出右臂的黑龍封印,東宮神璽:在這隻臂上的封印尚未解開之前,吾無法全力一戰」

麒麟山莊,暗夜時分,補缺獨自來到,補劍缺:「你阿嬤咧,這次實在有超過,敢叫老子來做師頭,越來越過分」便來到涼亭前看到柱上對聯,補缺:「有花有橋有飛鳥、衛氏祖先死了了,求神求仙求明牌、世代子孫慘歪歪,,還真貼切,這衛家我有點喜歡了」便將木劍佇地,補缺:「衛家作庄的,快給老子死出來」發出氣勁欲引出亡魂。

黑洞之淵,華顏無道傲步來到,華顏無道:「這就是特南克斯不了的黑洞之淵,魔啊,就是要殺人,這沒人可殺的感覺,真廢,快速解決吧」魔界四天王之一,華顏無道親臨黑洞之淵,她能破除黑洞之淵,取得魔寶大典嗎?

天劍峰,問天譴帶領凌一見任誰,凌笙:「是你,你就是任誰」任劍誰:「哼」絕凌笙:「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哈哈哈」眼見凌放聲大笑,任誰背後大石飛起、又重重落地,任劍誰:「笑夠了嗎」凌笙:「示威嗎,可惜,絕凌從不畏懼任何挑釁」

道境、玄宗總壇,赭杉軍與天來到,塔矢亮:「哇,看起來荒廢多時了」赭杉軍:「早年玄宗已經外遷,許多人員往三境佈道而去,而道魔大戰總壇死傷無數,道境玄宗可說已不復存」塔矢亮:「仙長回到玄宗,是猜想蒼會來到這裡」赭杉軍:「若論經典寶鑑,所有原本皆密藏在總壇,蒼有可能會來查閱,而吾要查所用之術也一定要到總壇,隨我來」便帶領天草進入內部,來到了書樓之內,塔矢亮:「你們玄宗的書樓就這樣」赭杉軍:「常理推論,當然是不可能」便在紙上寫下「奇門道」四字,赭杉軍:「開」書閣瞬間出現空間入口,塔矢亮:「哇,原來是這樣開」赭杉軍:「搬動機關就會留下痕跡,走吧」兩人隨即進入,穿過層層空間,又回到書閣,塔矢亮:「啊,這不是剛剛的地方」赭杉軍:「空間原理之奧妙,即使肉眼所見、虛實莫辨,蒼的靈識果然進入異空間」塔矢亮:「用看的就看出來,仙長的眼力真好」赭杉軍:「假以時日你也能修得」塔矢亮:「仙長這句話是要收我為徒」赭杉軍:「收徒與否非是重要,傳承是永續的過程,但看你的意願」塔矢亮:「這問題我先跳過,那他的軀體呢」赭杉軍:「他的軀體,吾大略可以猜出在何處,但必須先找出他的靈識」塔矢亮:「怎麼找,除非仙長也靈魂出竅啊」赭杉軍:「然也」塔矢亮:「喂」赭杉軍便交給天一面令牌,赭杉軍:「必要之時,使用令牌,可以喚吾之靈,並離開這個空間」塔矢亮:「怎麼用」赭杉軍:「該教的我教過你了,真不行,翻閱天之寶鑑吧」便指向一旁的書架上,赭杉軍:「吾的軀體安危,就拜託你了」便盤坐,瞬間靈識離體,赭杉軍來到了陰之間,赭杉軍:「世界以天地陰陽四空間所組成,唯有陰之間的隙縫能接往血海」

奇奇奇,四奇之首闖關,赭杉軍進入異空間欲尋至友靈識,陰之間是何等空間,赭杉軍之行真能找出蒼的下落嗎?六弦之首蒼所探尋的異兆究竟為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