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一章:消逝的堅持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8:53 | 巴幣 0 | 人氣 42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桃花塢,風靜、人靜,只有激烈的水流聲迴響,東宮神璽緩緩舉起了右臂,東宮神璽:「喝」運氣欲出手臂上異蟲,劍聖:「嗯」東宮神璽:「喝」封印一解,強橫氣流瞬間竄動,一招,勢如山洪爆發、不可收拾,劍聖:「喝」瞬間出欣除襲來之異類黑氣,東宮神靈心想:「毫無章法的招式,喝」蔓延的異類逐漸侵襲身軀,威力卻越見提升,仍始終佔不到上風,感應到劍聖強大的力量,異類開始不安了,東宮神璽:「是時候了,,神逸風流、喝」快與集中,瞬間一如永恆,兩人接瞬間,劍聖快速出劍、除去異類,東宮神璽:「這份隱憂,終也拔除了」劍聖:「這不是真正的勝負」東宮神璽:「當然」劍聖:「給我一個時間」東宮神璽:「十天後」劍聖:「嗯」

異度魔界、火焰魔城,為救衛清風,絕凌笙親入魔界、單身闖關,凌笙:「將衛清風交出」銀鍠朱武:「以物換人,用俠道追溯交換應是合情合理」凌笙:「魔界行徑卑鄙,憑什麼要吾與你們妥協」銀鍠朱武:「不換也無妨,今日魔界就殺兩個人」凌笙:「好大的口氣」銀鍠朱武:「就看衛清風的命重要,或是你的堅持優先」絕凌笙:「哈」冷笑一聲,絕凌笙交出俠道追溯,銀鍠朱武:「放人」血雨落潮隨即將衛清風釋放,衛清風:「絕凌笙,你不該來」凌笙:「走吧」銀鍠朱武:「送客」聞言,衛清風轉身離開,卻見絕凌舉掌攻擊,絕凌笙:「呀」雄渾一掌,驚濤之勁排開魔火,轟向銀鍠朱武,朱武不避不動,一道黑影如狂風捲浪而來,算天河為主化解掌勁,隨後暴風殘道近身攻上,衛清風:「絕凌笙啊」雙掌交擊,絕凌笙察覺一股邪氣順手臂而上,拂塵一揚,斬斷暴風殘道右掌,絕凌笙:「太虛曜月」暴風殘道:「斷雲斬」一招過後,暴風殘道右掌再生,暴風殘道:「中吾蝕骨之壤,你將被触盡全身而亡」聞言,絕凌笙:「喝」當機立斷、自斷右臂,凌笙:「吾凌豈容魔界猖狂」暴風殘道:「在魔界,傲骨等於愚昧」一旁,衛清風:「快住手啊」場上,凌笙:「滄海橫波起雪蹤」暴風殘道:「閻王決命·斷」絕凌忍住斷臂之痛、再起招式,只見暴風殘道輕易化招、重創凌笙,衛清風:「凌笙」凌身驅飛出,衛清風上前接下,銀鍠朱武:「不用趕盡殺絕,讓他們離開魔界地域吧」凌笙:「銀鍠朱武,這樣就想罷手嗎」銀鍠朱武:「挑釁的結果已經呈現,踏在吾的地頭,再賭氣就是賠命,何必呢」凌笙:「哼,魔界沒資格擁有俠道追溯」衛清風:「有用之命勝過無用之物,你這又何苦,咱們走吧」凌笙:「天理不會容許魔界行」兩人便離開,銀鍠朱武:「這等傲氣還令人激賞,血雨落潮,隨後排開火道,讓他們離開魔界範圍」血雨落潮頜令離去,銀鍠朱武:「回殿」

樹林之內,血雨落潮帶領衛清風與凌笙離開魔界範圍,血雨落潮:「已經走出魔界了,可惜,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衛清風:「妳狀況如何」凌笙:「尙挺得住,我們快走」血雨落潮:「再走,就是你們的黃泉路了」便出刀暗襲凌笙,凌笙:「啊」鮮血濺到衛清風臉上,衛清風:「啊、你」血雨落潮:「何必驚訝,這只是回報你們當初給我的恥辱,呀」危急之際,問天譴及時來到,衛清風急忙抱起絕凌笙快速離開,絕凌笙:「衛清風」衛清風:「妳等著,我馬上去找大夫醫治你」凌笙:「那一晚星空很美,吾想再看一次」聞言,衛清風腳步一轉、奔回天霓峰,衛清風將凌放在大石上,衛清風:「絕凌笙,快醒來,我們回到天霓峰了,你不是說要看天星,不睜開眼睛怎麼看得到」凌笙:「書沒拿回來,很抱歉」衛清風:「絕凌笙,你不准死,你看,今晚的天星閃閃熾熾,很美」凌笙:「會經,吾遺棄了這個世界,也遺棄了自己,直到吾遇上一個天真的書呆,從那開始,吾漸漸相信,也許在這世上,真有一個鳥語花香的天堂」回憶過往、回憶初識衛清風過程,凌終因傷重不治而斷氣,衛清風:「啊」隨後問天譴亦來到。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朱武與補缺來到,將俠道追溯放上池中台上,便得知第二根神柱位置,補劍缺:「這樣一來,魔界就掌握第二座神柱的方位了」銀鍠朱武:「待天時一到,不管四本書是否會齊,都必須先斷神柱、以搶先機」補缺:「你怎會放衛清風還有凌離開,不怕他們放出消息嗎」銀鍠朱武:「理由我相信狼叔親眼見便知」語落,朱武將俠道追溯交給補劍缺一閱,發現俠道追溯最後一頁乃是空白,補缺:「原來如此,這最後一頁,除了你跟玄宗的接棒人,無人能知道方法解讀,這根本是道境的古老真言」銀鍠朱武:「然也,十天時間將到,赭杉軍所設之陣即將失效,待特南克斯一出道天關,便是死路」補缺:「你要怎麼做」銀鍠朱武:「此戰不可有失,吾要一論戰法」

虛無沼澤,問天譴化光來到,問天譴:「虛無沼澤,,進入一探」正當問天譴欲進入沼澤之際,突見周圍氣氛一凝、妖氛大盛,問天譴:「嗯」萬鬼竄出:「赫」邪法異術襲來,問天譴頓受萬鬼纏身之苦,問天譴:「妖物,欲佔據吾之身軀嗎,喝」只聞一聲大喝,天譴出鞘,妖物退避、邪氛盡散,眾妖物:「嗚、哇」問天譴:「飄飄渺渺渺風雲,喝」風雲際動、乾坤倒轉,劍氣過處,盡掃魔物妖邪,再見朗朗清平,問天譴:「嗯,進入」入内探查之後、毫無線索,問天譴:「裡面沒任何線索,天來眼有備而走,離開」。

靈蠱山、花雪月榭,赭杉軍暫時恢復了,緋羽怨姬:「我做你的要求,將你身上的內傷全部封印,不過這只能支持三天,若你過度使用真元,再爆發將是傷上加傷」赭杉軍:「吾會謹記」緋羽怨姬:「赭杉軍,神蠶花雖是唯一醫治八方劍印的藥,但並非是立即見效的神藥,再加上失血過度,你尙需要調養,何必急於一時呢」赭杉軍:「因為吾已沒時間了」緋羽姬:「昨日被孟白雪打退那批死客,是為擒你而來吧」赭杉軍:「然也,而吾要赴約,也將有重重的魔兵阻撓」緋羽怨姬:「傷勢未痊癒,你不該赴」赭杉軍:「這種時候,只能賭命了」緋羽怨姬:「傻人」赭杉軍:「為了蒼生、為了至友,吾甘願傻得徹底」緋羽怨姬:「不可忘了,你還欠我一個交換條件」赭杉軍:「人而無信,不知其可,赭杉軍一定會回來」便離開,緋羽怨「姬:「月華樹再三天就要凋謝了,會說花開之季一定會回來的你,到底人又在何處」

這方面、石階旁,孟白與塔矢亮閒聊著,塔矢亮:「喜歡,何不大聲說出」孟白雪:「說也沒有用」塔矢亮:「為什麼」孟白雪:「唉,你不瞭解我的痛」塔矢亮:「說也是一刀,不說也是一刀啊」孟白雪:「曾經我以為近水樓臺是最有力的方式,如今,在你們出現之後,我的希望更不可能了」塔矢亮:「不過是一道劍印,說不定是巧合」孟白雪:「緋羽用情至深,不說背景,她對他的功夫更是瞭若指掌,她說可能是,就是九成九的確定了」此時赭杉軍走下石階,赭杉軍:「無妨,白雪兄,這幾日來感謝你的相助」孟白雪:「沒什麼,緋羽的病人就是我的範圍,你自己保重才是」赭杉軍:「感謝,吾先行一步」便離開,孟白雪:「我何嘗不想超越這一步,但我更怕一切毀滅啊,唉」這方面,東宮神璽與在山下和赭杉軍兩人擦身而過,隨後來到花雪月榭,緋羽怨姬:「看你的模樣,劍聖果真幫你解決了陳年之苦」東宮神璽:「吾要萬分感謝妳與劍聖」緋羽怨姬:「劍聖才是真正救了你的人」東宮神璽:「若非妳替吾封印,在劍聖出現之前,吾早已成為異蟲的食物」緋羽怨姬:「那你可願意幫我一個忙」東宮神璽:「你儘管說」緋羽怨姬:「請附耳來」便交代一事,請東宮神璽代為完成,東宮神璽:「我會盡力而為,請」

地獄島、琰摩冥殿,問天譴返回,四非凡人:「老二你終於回來了」問天譴:「你的傷勢」四非凡人:「好了七成,對了,俠道追溯的事情處理的怎樣了」問天譴:「慢了一步」隨後,問天譴將事情經過告知四非凡人,四非凡人:「想不到,到最後俠道追溯仍是落入魔界手中,這下事情麻頰了」問天譴:「是吾救援不及,更害凌笙因此而亡」四非凡人:「天意啊」問天譴:「天若有道,何讓魔氛肆虐,怪之天意,不如求諸人力」四非凡人:「雖然二哥你有心,但也有無力之時」問天譴:「但求無愧而已」此時塔矢亮來到,塔矢亮:「兩位先生」四非凡人:「怎麼會有一個幼齒的少年會來這裡,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塔矢亮:「我的名字是塔矢亮,我受赭衫軍仙長所託,才會前來此地」問天譴:「你孤身前來,是赭杉軍有事嗎」塔矢亮:「赭杉軍被人暗算」問天譴:「嗯,是誰」塔矢亮:「他心中有底,但還未確定,推測是魔界中人無疑,明日便是與特南克斯約定的時刻,赭杉軍欲負傷打開狹道天關,卻擔憂魔界趁隙攻擊」問天譴:「嗯,吾會前往支援」塔矢亮:「如果魔界發動攻勢,這一波一定是又強又猛,赭杉軍要我轉達,請地獄島二島主要小心」問天譴:「多謝提醒」塔矢亮:「請」便離開,四非凡人:「可能又是一場硬仗了」問天譴:「請總司刑協助吧」四非凡人:「總司刑,他還活著」問天譴:「他在天劍峰上,是任劍誰救了他,四弟,頰你往天劍峰一趟,請他援助,另外再通知普生大師」四非凡人:「二哥你」問天譴:「你受傷未復、不宜參戰,守在島上吧」四非凡人:「這」問天譴:「吾只剩你一個兄弟」

異度魔界、殿上,銀鍠朱武:「得到俠道追溯,第二座神柱的位置已經確知,而明夜,特南克斯將帶回第三座神柱的關鍵,識界與吾魔界有約在前,特南克斯出天關之刻,將是殺他最好時刻,而中原方面,神鶴佐木、赭杉軍、塔矢亮、問天譴是必定的援手」華顏無道:「主君,請將神鶴佐木交予吾」銀鍠朱武:「華顏無道,你的戰術確定了嗎」華顏無道:「輪在東瀛忍術,但這回吾必勝」暴風殘道:「三妹,主君出戰之策乃戰必勝,神鶴佐木乃東瀛一代宗師,實力之高連當初六禍蒼龍也視如芒刺,你如何勝他」華顏無道:「我探過狹道天關的地理,出入狹道天關只有兩條路,一是靠近琉璃仙境的西方鐵岩山,二是東路亂林道,神鶴佐木會從西路而來,只要將他封鎖在西路,我就有必勝之法,主君,華顏無道一定會完成任務」銀鍠朱武:「好,那神鶴佐木就交給妳」華顏無道:「領命」銀鍠朱武:「算天河,針對狹道天關周圍所有出路,你有腹案嗎」算天河:「如華將軍所言,狹道天關只有兩條路,要讓華顏無道與神鶴佐木單打獨鬥,就要封鏡西路,中原臥虎藏龍,到時必有咱們料想未及的人,所以,神鶴佐木乃是中原棟樑之一,我推測將有人闖關,挾擊華將軍」華顏無道:「話說在前,吾會全力針對神鶴佐木,其他人我無瑕對付」暴風殘道:「狹道天關通往東路的方向,交吾」銀鍠朱武:「此回目標重在殺死特南克斯、赭杉軍,搶奪特南克斯帶回減境之物,全軍封鏡出天關之路,而入天關的方向,派兵將使用人海戰術圍堵,再加派人馬封鎖所有特南克斯的退路,不管是琉璃仙境或是地獄島,只要想得到的地方,全面逼殺」暴風殘道:「是」算天河:「主君,若有心人趁隙欲打魔界呢」銀鍠朱武:「這個問題,就交給自願留守的狼主補缺,進發」

滅境、還本道口,約定期限已到,清香白蓮重回還本道口,這方面苦境狹道天關之外佈滿魔界大軍,戰戰戰戰戰,狹道開關、白蓮重返,一場烽火連天即將鋪天蓋地而來。

暗夜荒野,欲趕往狹道天關的問天譴,半路上遭遇魔兵阻擋,眾魔兵:「來了」問天譴:「喝」一掌擊向眾魔兵便衝離,血雨落潮:「小心」眾魔兵:「哇、啊」血雨落潮:「真是高手,追」就在血雨落潮領兵欲追之時,瀟湘雨現身阻擋,卓東來:「停步」血雨落潮:「來者何人」卓東來:「地獄島總司刑·瀟湘雨卓東來」

鐵岩山,另一方,神鶴佐木路經鐵岩山,四周氣氛突變,神鶴佐木:「是術法結界」華顏無道:「喝」只見華顏無道惡露直劈,神鶴佐木身影幻化避過,神鶴佐木:「又是妳」華顏無道:「這是最真實的世界」神鶴佐木:「嗯」

狹道天關,赭杉軍與塔矢亮等待著,塔矢亮:「時間到了,仙長」赭杉軍:「伏天王、降天一·雙極動天關」軍再運全功,只見太極印開啟天關氣罩,此時赭杉軍漸感不支,赭杉軍:「呃」口溢鮮血,塔矢亮:「喂,,仙長是怎麼了」赭杉軍:「無礙,呀」就在狹道天關開啟的同時,樹林另處,銀鍠朱武率領魔界大軍壓境,銀鍠朱武:「特南克斯、赭杉軍,今天就是你們的末日」這方面,這處高峰,東宮神璽:「嗯」

緊張緊張緊張,銀鍠朱武全軍壓境,魔界終於展開最激烈的逼殺,特南克斯、赭杉軍、神鶴佐木、罪劍問天譴、卓東來、塔矢亮,這六人的命運又是如何?明聖天書現在又在哪裡?寶典爭奪戰、神州存亡爭,正道與魔界之間的戰鬥已經逼入最高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