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八章:迷蹤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6:02 | 巴幣 0 | 人氣 29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陰之間,虛無之境、浮陰之空,無邊無際的視野,赭杉軍立身最空幻之境,欲尋至友行蹤,赭杉軍:「渾沌之眼」便開啓渾沌之眼,仔細搜尋蒼之靈識,隨後走到一處海邊,赭杉軍:「好友,讓這口天鳴笛,浮現你留下的索吧」便取出天鳴笛一吹,天鳴古謠,變動肉眼空間,只見沙中光芒一閃,接引赭杉軍周身太極之陣,巨海瞬間開出通道了。

天劍峰,巨石浮空再落地震動四周,任誰:「笑夠了嗎」絕凌笙:「吾道任劍誰是哪位,原來便是你,當日的一面之緣,倒讓你心心念念了,你要吾道歉,是為了當日吾的舉動嗎」任劍誰:「看到他人的失敗,就會讓妳歡輪」凌笙:「怎樣看待一個人的失敗,是吾個人自由,你需要憐憫嗎,要知道,憐憫的目光可是最惡毒的施捨,吾倒是不吝於做一個贈與者,這就好過做一個廢人」任劍誰:「你說誰是廢人」凌笙:「逃避、退縮、放棄,存有這樣的念頭、便是廢人,需要別人的目光才能肯定自我,存有這樣的心思,也是廢人,能人站在未來的山頭俯瞰,廢人背負過往的石壁蹣跚,三者兼具的人,吾稱之為廢人之中的絕品廢人,足可立身頂峰、傲視群廢,你是這樣的人嗎,若是,那吾」便向任劍誰行禮,絕凌笙:「當日是吾失態,凌笙深深致歉、望你海涵」任劍誰:「喝」橈怒以巨石攻擊,絕凌笙:「來得好,呀」傷人話語似刀利、難忍怒火惡戰生,任劍誰:「喝」絕凌笙:「呀」一旁,問天譴:「嗯」就在問天譴欲出手化解之時候,卓東來來到:「且慢」問天譴:「是你,總司刑,原來你還活著」卓東來:「讓他們再戰一陣」交手片刻,凌笙納掌、運勁,周圍氣溫驟降、寒氣凝成冰霧,絕凌笙:「紫溟天霜」任劍誰:「淒風冷雨刀相送」兩招對擊、不分上下,問天譴:「夠了」便發出氣勁阻止兩人,絕凌笙:「怎樣,要插一手嗎」問天譴:「兩位皆是一方高人,為口舌而動干戈,大失身份」凌笙:「哈」便跳下巨石,問天譴:「仙者,吾所託之事,看來你無法允諾了」凌笙:「道歉是嗎,剛才我已經道歉了,還可以多送他一次,吾為吾過去的失禮道歉,哈哈哈」卓東來:「好友,罷了」問天譴:「仙者,你何苦如此」凌笙:「吾笑,是看到有一名劍客,因為一次的失敗就放棄了自己的劍」便離開,問天譴:「吾與先生之間的約定」任劍誰:「將你的劍留下,然後、離開」問天譴:「嗯」便放下天找劍,問天譴:「總司刑,你的出現真使吾訝異,你怎會在此」卓東來:「好友,我先與二島主談談,再來找你喝酒」任劍誰:「去去去」卓東來:「二島主隨我來」

黑洞之淵,華顏無道親臨欲破關,華顏無道:「黑洞之淵,原來有吸食外力的屏障,呀」深渦之障爆散,洞中黑色毒瘴乍時衝出,欲吞食闖關之敵,華顏無道:「毒瘴啊,不過是魔的食物,,惡露殺道」便揮舞惡露天斧,強行突破黑洞之淵,只見裡面空無一物,華顏無道:「騙局,無聊」

麒麟山莊,補劍缺:「啊,別說我不給面子,衛你死了全家,我幫你找凶手,要報仇,就趕緊給我死出來啊」秘術催動,補劍缺喚出衛老爺之亡魂,補缺:「吶,你就是衛家的老闆吧」衛老爺:「我不能原諒、不能原諒」補缺:「是誰滅了你們衛家」衛老爺:「凶手、凶手,兩個人」補劍缺:「用講的慢,你就用意識演給我看吧」語落,補劍缺手伸出絲探查衛老爺死前意識,見到凶手滅莊過程,補劍缺:「真兇殘」衛老爺:「不能原諒」補劍缺:「你有什麼重要的記憶或掛念嗎」衛老爺腦中出現衛清風之像,補缺:「你的後人」衛老爺點點頭,補劍缺:「這兩個人應該很快會給你交代了,回到地底長眠去吧」便收起木劍,衛老爺之魂也消失,補劍缺:「雖然看多了滅門慘案,不過啊,還真令人辛酸,唉」以手按住衛老爺之墓脾運氣。

識界、鬼剎洞,陰森之間、玄冥之途,自人間奪取而來的醜陋人性,正往鬼洞緩緩飄移,源源不絕的黑暗能量注入,玄貘威能大大提昇,玄貘之聲:「哈哈哈、哈哈哈」只見玄貘身上禁錮封印再除其一,孟極:「賀喜主人又突破一層禁錮」玄貘之聲:「不出數日,吾就能解開這可恨的封印」孟極:「以泰逢的個性,難保不會幫助釋再生,既然主人功力已恢復七成以上,何不使用五神禁咒心法,讓泰逢就範」玄貘之聲:「不用擔心,泰逢此人非你所想這般簡單,吾等只要靜觀其變,相信他會做出最正確的判斷,另外,加派人手監視釋學生,一舉一動皆不可忽略」孟極:「遵命」便離開,玄貘之聲:「嗯,泰逢,吾期待你的抉擇,哈哈哈」

揚柳冬苑,東宮神璽現出手上黑龍封印讓劍聖一觀,劍聖:「嗯」東宮神璽:「你看得出這是何物嗎」劍聖:「有生命的寄生體」東宮神璽:「是,你不好奇此物如何寄居在吾身上,又是從何而來」劍聖:「吾現在所想,是如何讓你擺脫這個困擾,證吾之劍」東宮神璽:「哈哈哈很久以前有一名仇家,千方百計欲除吾而後快,他狡猾多智,幾次周旋總讓他在吾手中逃脫,最後一次遇見他的時候,不知為何,他神情已近瘋狂,但功力卻暴增數倍,甚至讓吾陷入苦戰,後來,就在吾擊敗他的瞬間,自他身上竄出了一項異物,潛入吾右臂之中,吾察覺到他真正的意圖,是侵佔吾之腦識、操控吾之身軀」劍聖:「嗯」東宮神璽:「初時,吾以五成功力壓制住他,但他反抗之力也随之逐漸增強,經過一年,吾必須以七成功力壓制他,最後,縱使吾以成功力壓制,也隨時有失控之虞」劍聖:「若失控,將會如何」東宮神璽:「吾之身軀,將不再被吾操控,見人便殺」劍聖:「如今看來,他似乎無害」東宮神重:「吾找上一個人,她用異術封印了寄生異物,同時也封印了吾三成功力」劍聖:「你能自行解開封印嗎」東宮神璽:「不能,不過會有一人替吾解開封印,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刻,卻讓吾輪了一注」劍聖:「誰」東宮神璽:「一名追求失敗的人,吾用他的失敗,償還這場賭注」劍聖:「他用何種手法為你解開封印」東宮神璽:「這不重要,因為他所使的不過是投機取巧的手段,並不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劍聖:「如果沒替你解決這個問題,你就不會與吾一戰」東宮神璽:「如果你願意面對一個七成功的對手,吾也無妨」劍聖:「如何幫你擺脫這個困擾」東宮神重:「緋羽怨姬,就是她助吾封住這異物,經過多年,或許她會有新的方法,助吾擺脫這個困擾」劍聖:「如何找到她」隨後,東宮神重便告知緋羽怨姬住處。

異度魔界、殿上,華顏無道返回,銀鍠朱武:「黑洞之淵果真是騙局嗎」華顏無道:「黑瘴之毒,乃是地氣與溼氣產生,洞內無陽光照射,導致死氣蔓生,所以渦流與黑氣看似屏障,但實則是利用天然地理的騙局」銀鍠朱武:「無妨,特南克斯一計,魔界也還他一計」華顏無道:「下去狹道天關了,你要怎麼還」銀鍠朱武:「關於這狹道天關嘛,花費這種功夫不至於是騙局,不過為防萬一,派人守住滅境通往道境的關口」華顏無道:「派二哥去吧,他收了百眼鬼做隨從,監視方便」銀鍠朱武:「好提議」此時補缺返回,銀鍠朱武:「狼叔,麒麟山莊狀況如何呢」補劍缺:「下次、不對,沒下次了,別再叫我去做師,不小心是會破膽」銀鍠朱武:「我看狼叔的膽很穩健,沒影響」補劍缺:「召魂這件事,魔界很多人會,別總是叫我」銀鍠朱武:「唯有狼叔的血狼眼,可以看清冥界以及過往記憶」補劍缺:「喂,別漏我的底呐,我去查過了魔界的資料,滅了麒麟山莊的人是舊時軒轅不敗的手下,絕世塵與牧雲高,而衛家還留下一個兒子,叫衛清風,面容我已經叫戒神畫圖了,其他你自己看著辦,我要來休息了」銀鍠朱武:「狼叔辛苦你了」補劍缺:「知道我辛苦,就別叫東西,我老骨頭了」便離開,銀鍠朱武:「俠道追溯究竟是落在凶手或是遺孤身上,不出數天就會出現答案,在這等待的片刻,咱們就要先還特南克斯之計,華顏無道」華顏無道:「終於要給我人殺了嗎」銀鍠朱武:「領兵攻下琉璃仙境,心中目標只有一個,擒回屈世徒,其餘人等、殺放隨妳」華顏無道:「朱皇決策英明,屬下頜令」亦離開,銀鍠朱武:「特南克斯,當你一回苦境,就會再嚐到有家不能回的滋味」

陰之間,赭杉軍:「又來到相同的地方,莫非蒼留下的線索,就是殘存記憶」此時,赭杉軍見到蒼之殘影,赭杉軍:「好友,是記憶現象」蒼之靈識:「萬物毀滅之兆,正在血海空間之中,生機海壁怒浪天,吾所預見的未來之象,嗯」隨後,記憶轉變,赭杉軍眼前出現黑色漩渦,赭杉軍:「嗯,記憶變了」記憶呈現蒼正與棄天帝對招,赭杉軍:「氣形漸散,代表蒼的意識受到重創」激烈的苦戰,是陷入生命攸關,赭杉軍心知無法出手,但觀戰的心情更是憂慮如焚,蒼之靈識:「滄海窮空」棄天帝魔物:「喝」只見蒼被魔物擊入海中,赭杉軍隨即跟入,隨後又回到岸上,赭杉軍:「記憶又斷,沒任何跡象,蒼逃過九死一生,但離開海面之後,去了哪裡呢,他所面對的敵人竟是前所未見的魔物」此時,一道劍光閃過,赭杉軍:「白虹的劍光,嗯」便化光跟上。

陰之間,依循白虹劍光,赭杉軍來到記憶另一幕,棄天帝魔形:「半身已殘、胸骨寸斷,你還想困戰」蒼之靈識:「重點是,你能殺死吾嗎」棄天帝魔形:「你以為在這個空間,真沒人動得了你嗎」再出一掌重創蒼,蒼之靈識:「啊」赭杉軍:「蒼」傷傷傷,六統之首蒼重創不明生死,赭杉軍能在異空間之中,查出蒼的意識下落嗎,奇奇奇,奇幻的不明空間,赭杉軍眼前所見的回憶,又到底是真是假,身發雙翼的黑影又是何人?

琉璃仙境,布馬正在花園澆花,突來一陣震動,布馬:「看這個水花震動的感覺,若不是地牛翻身,就是、我劫數來了」語落,華顏無道率領魔兵強桿壓逼,布馬:「哇哇哇,就算特南克斯跟你們有仇,有話好說,有屋別拆嘛」華顏無道:「布馬嗎」布馬:「啊哈哈哈,正是在下」華顏無道:「那這個能殺了」只見神鶴佐木出現在布馬身後,神鶴佐木:「布馬,快走」布馬便匆匆離開,見目標離去,華顏無道示意血雨落潮追上,隨後,華顏無道猛然出招,神鶴佐木:「嗯」便急退避過殺招,華顏無道:「你的對手在此」神鶴佐木:「魔界之輩」華顏無道:「正是華顏無道」

靈蠱山,受東宮神璽指示,劍聖來到靈蠱山,東宮神璽曾言:「緋羽怨姬就住在靈蠱山最頂峰」這方面、花雪月榭之內,琴音錚然,孟白雲:「你還要再等嗎」此時劍聖來到,孟白雪:「朋友,為何來到靈蠱山」劍聖:「我找妳一談」緋羽怨姬:「會客總有個規矩」劍聖:「說」緋羽怨姬:「在我一曲彈完之前,你能打敗他,我就如你所願」劍聖:「好」孟白雲:「緋羽妳」奇奇奇,東宮神璽所言的救命之人,竟是冷霜城口中毒之人,這名緋羽怨姬是正是邪?

劍聖會怨姬,兩人會面之後有什麼結果?特南克斯深入滅境,又將開啟怎樣的新局?魔界強對上大和宗師,神鶴佐木可以守住琉璃仙境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