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九章:抉擇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7:15 | 巴幣 0 | 人氣 49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琉璃仙境,華顏無道率領魔軍強勢壓逼,神鶴佐木單刀擋關,華顏無道:「呀」神鶴佐木:「喝」毀滅的魔力,破壞殆盡的作風,惡露所到、無一倖存,神鶴佐木心想:「手持沉重斧槍,此魔除力大無窮,尙有過人的平衡感,嗯」身如幻、刀如影,交戰的錯身,難分難解的變幻莫測,華顏無道:「東瀛忍術宗師,莫怪乎補劍缺會一時擋不住你,可惜,根本是三流戰術」神鶴佐木:「那妳破解得了嗎」華顏無道:「呀」忍術變化莫測,不忍術的華顏無道一時無法破解,神鶴佐木:「困難嗎」華顏無道:「你,,魔法擊」神鶴佐木:「魚龍神濤,喝」極招相會,神鶴佐木虎口見紅,神鶴佐木:「啊」就在神鶴佐木負傷同時,只見血雨落潮已擒獲布馬,神鶴佐木:「布馬」華顏無道:「再動一步,人頭墜地」布馬:「唉呀呀,我老骨頭了,有話好說,別動刀動槍」華顏無道:「帶走」布馬:「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接受不人道的待遇啊,唉呀,救命啊」就在神鶴佐木欲上前搶人之際,華顏無道先一步出招,華顏無道:「呀」神鶴佐木:「擒拿布馬意欲如何」華顏無道:「請他作客啊,或是你也想來」神鶴佐木:「你何必堅持呢」華顏無道:「這就是魔界人的骨氣」神鶴佐木:「唉」就在神鶴佐木離開之後,華顏無道內傷爆發、口嘔鮮紅,華顏無道:「神鶴佐木,華顏無道勢必敗你、絕不干休」

靈蠱山、花雪月榭,花飄、葉落,一曲之賭、一勝之約,為解東宮神璽右手封印,劍聖一對孟白雪,琴聲響,劍聖快速出劍,孟白雲頓時中招,緋羽怨姬:「孟白雪,你還好嗎」孟白雪:「咳咳咳,妳不是說要彈完一曲,怎麼就一個音」緋羽怨姬:「一曲、一音,最重要就在第一時間的集中力,你啊,屢屢吃虧在散漫」孟白雪:「我、你,,敗者服輸」便離開,緋羽怨姬:「高人怎麼稱呼」劍聖:「柳生劍影」緋羽怨姬:「柳生劍影,在東瀛被尊稱為劍聖的不世高手」劍聖:「妳對東瀛有了解」緋羽姬:「不敢說了解,我只對劍有所研琢」劍聖:「你也求過劍」緋羽怨姬:「為了那我心愛的情人」劍聖:「也是來自東瀛」緋羽怨姬:「他是中原人,求劍為了與他有共同的話題,不想讓他感到無趣,但我沒有學的天份,所以我只能研究各家的劍法,與他以劍會談」劍聖:「學習沒有天份的限制,只有專一與集中」緋羽姬:「我試過,最後他笑我,也許上天給我一個天賦,所以便將對劍的能力賜給需要的人」劍聖:「能知集中,也已有一定的水準」緋羽怨姬:「不敢當,只是我從中領悟到,既然我在劍方面不能專精,無法在實戰中幫助他,那麼我不如繼續投身我擅長的領域,給他不一樣的協助」劍聖:「妳的情人,是中原劍界頂峰」緋羽姬:「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劍聖:「怎說」緋羽怨姬:「人的心永遠是偏的,永遠支持自己最心愛的人」劍聖:「這種說法不對,若是對方平庸,話就是欺騙」緋羽姬:「女人,就是會陪著男人一起錯下去的悲哀生物,很像對嗎,女人都是這麼傻,我顧著講自己的事,不知劍聖上靈蠱山,所為何事」劍聖:「關於東宮神重臂上封印」緋羽怨姬:「是他啊,算算時間,那道封印也將近失效了」劍聖:「沒有其他方式可解嗎」緋羽怨姬:「有,我想過兩個方式可解,但第二種方式卻遲遲沒有人選,不過,東宮神重運氣很好,他的救命恩人出現,就是劍聖你」劍聖:「怎麼說」緋羽怨姬:「要治異蟲,唯有三點極端,極端的快、極端的集中、極端的執著,劍聖三點皆備,是救東宮神璽唯一人選」劍聖:「第一個方法是什麼」緋羽怨姬:「以快制快,在第一時間去異蟲附體,此法醫者本身能為要高於被寄體之人,引出異蟲在移轉宿體之前消滅,是最致命也是最安全的方式,病者安然無恙,卻賭上醫者性命」劍聖:「所以你一曲之試,是為這個原因」緋羽怨姬:「嗯」劍聖:「那第二個方法呢」緋羽姬:「第二種方式,唯有他才做的到,他的絕招八方劍印,由光印變化而來,可以在擊中人體之後,會在體內化成八道劍氣,射出異蟲,劍印出體會再化成光印封住異蟲,是最安全也最致命的方式,稍有差池,病者生命將失」劍聖:「八方劍印以掌而出」緋羽怨姬:「他的變化方式甚多」劍聖:「既然如此,為何你會說第二種方式遲遲未有人選」緋羽怨姬:「因為他、死了」劍聖:「妳的口氣有著不肯定」緋羽姬:「劍聖的辨悉力真是超群非凡,他的故鄉發生大戰,臨走前留下他故鄉特有的樹苗,在月華樹盛開時他就會回來,要我等他,如今這月華樹已盛開百次,人卻杳無音訊,所以我只能當他戰死了」劍聖:「妳不知他的故鄉在何處」緋羽怨姬:「他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我也不喜歡去詢問他人隱私,但他會對我說過,在月華之鄉」劍聖:「他叫什麼名字」緋羽怨姬:「忘千秋·斷風塵」

道境、玄宗總壇、書房內,塔矢亮:「書已經看到第六次,仙長還沒回來,沒出事吧」這方面、陰之間,穿越記憶空間的赭杉軍,只見棄天帝轟然一掌擊向蒼,赭杉軍:「蒼,空間受阻,莫非這是最後記憶」棄天帝魔形:「愚昧的蒼啊,可知人間唯吾棄天帝,才是永恆不朽」蒼之靈識:「關於你的永恆不朽,蒼不禁想為你彈上一首淒涼悲曲」棄天帝魔形:「嗯」蒼之靈識:「就吾預見,唯一繼承你血統的人還活著,你就無法臨世,永遠活在這個空間,真是好個寂寞的永恆不朽,哈」棄天帝魔形:「你看見了什麼」蒼之靈識:「你的生與死」棄天帝魔形:「哈哈哈、哈哈哈,你說吾寂寞,那你就永遠留下做吾的奴隸吧」語落,便擒住蒼之靈識,記憶隨之中斷,赭杉軍:「蒼的靈識原來被棄天帝所擒,玄宗所記,棄天帝乃佛魔創世紀的古老創始者,蒼所說的他還活著,棄天帝就無法臨世,究竟所指之人是誰」就在此時,空間出現異變,赭杉軍:「記憶空間開始失去穩定,吾必須盡速脫離陰之間」穿越記憶空間的杉軍,靈識脫出陰之間,逐漸回到玄宗本壇,剎那間,一道掌印迅捷無倫襲向赭杉軍,赭杉軍:「啊」中招之後由體內射出八道劍氣,急速取命的劍招,赭杉軍靈識重創,急急趕回本體,甦醒同時、口嘔鮮血,塔矢亮:「剛在想仙長有沒有事,仙長就受傷,到底發生何事」赭杉軍:「總有人埋伏,劍氣能穿越空間、傷及靈體,快走,呃」塔矢亮:「仙長到底是被什麼傷到啊,傷口怎麼是從內向外」赭杉軍:「帶吾前往靈蠱山,此招唯有神蠶花能解,吾、呃」便陷入昏迷,塔矢亮:「仙長要去前也要開陣啊,唉」腳一踏空間便開啟,便揹著赭杉軍衝回原來空間,隨後急急衝離玄宗總壇。

天劍峰,問天譴兩人返回一會任劍誰,任劍誰:「你的劍好了」就在問天欲伸手取劍之時,任劍誰:「且慢」問天譴:「先生還有指教」任劍誰:「這支劍已露死紋,此兵不祥、再用無益」卓東來:「劍上已露死紋,,好友,你相過這口劍了」任劍誰:「人有面相、劍有劍相,人之相取決五行五色,劍之相取決劍劍身,此劍劍紋已亂、大劫將近,劍身已曲、大限將至,你已達人劍合一之境,劍與人通,劍相即人相」卓東來:「好友,有法可解嗎」任劍誰:「封劍三年」問天譴:「嗯」便取過天找劍,任誰:「你不相信我的話」問天譴:「問天譴的責任,一天也不能放下」卓東來:「二島主,地獄島已過了開放之期,你大可閉關回歸,避過這三年之劫」問天譴:「地獄島歷經變故,早非昔日之比,縱然地獄島職責已盡,吾之責任未終」任劍誰:「就算死也無悔」問天譴:「心存浩然、死而生,多謝先生關心」卓東來:「二島主」問天譴:「總司刑,你知吾性格」卓東來:「唉」問天譴:「此刻如故,先生果真妙手天工」任劍誰:「一口瀕死之劍,算什麼妙手天工」問天譴:「命運未必不能扭轉」便揹上天伐,任劍誰:「莫出頭、莫強求,或有生機」問天譴:「多謝先生指點,總司刑,你要回地獄島嗎」卓東來:「我暫留此地數日,再回地獄島」問天譴:「嗯」欲離開,任誰:「等一下」問天譴:「嗯」只見任劍誰將酒壺擲給問天譴,任劍誰:「敬一名英雄俠客」問天譴:「多謝」各自飲下一口後,問天譴便離開,卓東來:「好友,難道沒別的方法幫助他,任劍誰:「你讓吾廢他武功、斷他之劍,就能救他」卓東來:「這」任劍誰:「不能,那就看他自己如何扭轉天命」

異度魔界、殿上,布馬被擒回,銀鍠朱武:「你就是布馬」布馬:「你就是銀鍠朱武,真是幸會幸會,握個手如何」銀鍠朱武:「叱吒風雲的人物,反應總是令人出乎意料」布馬:「我只是泡茶的管家兼園丁,加上現在特南克斯跑得不見人影,你抓我沒多大益處啊」銀鍠朱武:「客氣,擒你如斷特南克斯左手,押入上牢款待」此時補缺來到,補缺:「他的典獄長是我」銀鍠朱武:「就知狼叔你有興趣」補劍缺:「名人耶,名人誰都有興趣,還是同行的」銀鍠朱武:「解開鎖鏈」血雨落潮便替布馬解開束縛,補劍缺:「你好你好,本人逃山補劍缺,這是第二次見面了」布馬:「啊哈哈,好說好說,咱們真是有缘」補缺:「說的好,來我的惡火坑喝幾杯,包你什麼都會講,大家有空也來喝啊」布馬:「唉唉,看來,我真的是榮幸得不得了」補劍缺:「當然,今天開始你就跟我吃穿,這是魔界沒人有的待遇呢,看我多欣賞你,老屈仔,走」隨即押著布馬離開,銀鍠朱武:「麒麟山莊調查的如何」血雨落潮:「已得衛清風的下落,人在天霓峰,被一位女性所救」銀鍠朱武:「沿地搜查,不得有任何的疏漏」血雨落潮:「是」便離開,銀鍠朱武:「華顏無道,你受傷了」華顏無道:「我就說太久不殺人,手腳果真會鈍」銀鍠朱武:「被何人所傷」華顏無道:「神鶴佐木」銀鍠朱武:「是他啊,你傷得不冤枉」華顏無道:「我不甘願,吾要與他決一雌雄」銀鍠朱武:「補劍缺對上神鶴佐木尙在伯仲之間,你何必賭氣」華顏無道:「這是面子問題」銀鍠朱武:「吾只打必勝之戰,不做無謂的顏面之爭」華顏無道:「主君」銀鍠朱武:「吾最忌將士無端浪費,想再對上他,那就讓吾一觀你的戰術」華顏無道:「華顏無道必定讓你刮目相看」銀鍠朱武:「吾等妳,去療傷吧」華顏無道:「是」。

地獄島、琰摩冥殿,神鶴佐木來到一會問天譴,問天譴:「普生大師,為何來到地獄島」神鶴佐木:「琉璃仙境遭襲,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問天譴:「魔界動作頻頻,特南克斯又前往滅境,現在地獄島與琉璃仙境是最大的目標」神鶴佐木:「要想辦法先救回布馬」問天譴:「深入魔界、困難萬分,吾認為魔界是有意用布馬當作籌碼來交易,他暫時不會有危險」神鶴佐木:「嗯」問天譴:「三弟不在地獄島嗎」神鶴佐木:「聽島上人言,四非凡人前往虛無沼澤,找尋關於魔寶大典的消息,至今未回」問天譴:「吾也走一趟虛無沼澤」神鶴佐木:「吾找尋赭杉軍,將此事告知他,二島主,你的兵器如何了」問天譴:「已經修補完整,不大師費心」神鶴佐木:「嗯,各自行動」

虛無沼澤,四非凡人獨自來到一探,四非凡人:「喪喜行差來到此地之後,已經數日未回,究竟發生何事,嗯」此時喪喜行差現身,四非凡人:「是你們,為何數日未回,,拘役使呢,怎會不見拘役使」突然,喪喜行差出手攻擊四非凡人,四非凡人:「啊,你們,噗」此時,毒霧再起,四非凡人:「毒霧,,啊」負傷的四非凡人急忙離開沼澤,喪喜行差隨後追上。

暗夜路上,揹著重傷昏迷的赭杉軍,塔矢亮急急而奔,欲上靈蠱山一尋神蠶花,這方面、靈蠱山,孟白雪:「唉,我不集中嗎、我很散漫嗎,怎麼被說一個好像連我都覺得自己是一無是處」此時塔矢正好來到,被孟白雲隨即阻擋,孟白雲:「朋友,入山要先通報」塔矢亮:「人命關天」語落,無視孟白雲直向前奔,孟白雪:「喂,人命是很重要,,我怎麼知道你是好是壞啊」便追上,隨後塔矢來到花雪月榭,緋羽怨姬:「小兄弟闖入吾霆蠱山,不知有何指教」塔矢亮:「歹勢,我需要神蠶花救人」緋羽怨姬:「好啊,什麼代價來換」塔矢亮:「沒有」緋羽姬:「那我沒法幫助你耶」塔矢亮:「妳是大夫嗎」緋羽姬:「算是」塔矢亮:「我的代價就是,讓妳的醫術更加威名遠播」緋羽姬:「可是我不需要」塔矢亮:「那我們來下一盤棋,妳贏,我就馬上離開,我若贏,就給我神蠶花」緋羽怨姬:「這算是條件嗎,罷了,讓我看看傷者吧」就在塔矢將赭杉軍放下同時,緋羽怨姬:「啊,是你」塔矢亮:「小姐,怎麼了嗎」驚驚驚驚驚,緋羽怨姬驀然之驚,這句是你,究竟是指向何人,指示神蠶花的赭杉軍,是巧合或是有意?


荒野之上,負傷在前、中毒在後,四非凡人命似風中燭,背後喪喜行差如閻王鬼使、索命而來,四非凡人:「呃、唉,是死是活,,看這次了」。

喪喜行差逼命而來,受到暗算的四非凡人能避過此劫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