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二章:浴血不倒英雄骨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9:46 | 巴幣 0 | 人氣 42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狹道天關之外,赭杉軍全力施為,打開天關之內的隱形氣罩,無奈舊傷未癒、漸感不支,赭杉軍:「啊」塔矢亮:「我快要看不下去了」這方面、樹林之內,魔界大軍駐紮,暴風殘道:「魔皇,何時動手」銀鍠朱武:「等待特南克斯一出,殺人奪書」暴風殘道:「是」同時,東宮神璽遠立高峰,東宮神璽:「赭杉軍,你還能支撐多久」這方面,天關之上,赭杉軍提內元,天關之下,特南克斯仰首等待,就在狹道旋流乍現一光明之時,特南克斯動作了,特南克斯:「就是此時」便躍入光流之內,特南克斯離開之後,地底的土豆人和石頭公也隨之現身,這方面、狹道天關之外,赭杉軍體力已達極限,塔矢亮心急如焚,塔矢亮:「特南克斯啊,你再不出來,這個就要倒下去了」赭杉軍:「呃」赭杉軍終於不支倒下,就在氣罩即將合起之時,特南克斯衝出了狹道天關,特南克斯:「呀」塔矢亮:「啊」突然間,一道強大無比的掌氣,毀天滅地而來,特南克斯挺身接招被震退數步,特南克斯:「啊」赭杉軍、塔矢亮:「啊、呃」兩人亦被波及,荒煙散去,乍見魔界大軍出現眼前,銀鍠朱武:「特南克斯,交出明聖天書」特南克斯:「劉某不可能妥協」銀鍠朱武:「不用妥協,你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死,呀」特南克斯:「喝」暴風殘道:「殺」發掌被塔矢亮擋下,塔矢亮:「先通過我這關」銀鍠朱武親自上陣,手上銀邪夾帶驚天之威,特南克斯全神應戰,各有千秋,但另一方面,魔界天王暴風殘道實力高強,塔矢亮游刃有餘,名人神技再現,塔矢亮:「看劍,喝」暴風殘道:「呃,轉移目標」欲向赭杉軍被特南克斯擋下,特南克斯:「呀,休想得逞」暴風殘道:「該死」這方面、高峰之上,東宮神璽:「嗯」危急之際,東宮神璽連發兩道風,襲向朱武兩人,隨即身影幻化帶走赭杉軍與塔矢亮,特南克斯:「是他」銀鍠朱武:「喝」特南克斯:「呀」銀鍠朱武見狀,準備發拳攻向東宮神璽,特南克斯及時掩護、不受創,特南克斯:「呃」銀鍠朱武:「特南克斯,這是你安排的伏兵嗎,可惜赭杉軍兩人保住一命,你卻非死不可」特南克斯:「武林大難未平,我不能在此倒下」銀鍠朱武:「好氣魄」暴風殘道:「殺」便魔兵攻上,銀鍠朱武:「氣雙流。不問歲月任風歌」特南克斯:「石破天驚混元掌」至極之招衝突,特南克斯重傷飛出,只見特南克斯藉氣波衝擊之勢、孤注一擲,特南克斯:「呀,龍氣劍」瞬間龍氣劍絕式再現,眾魔兵:「啊、哇、啊」龍氣劍殺了眾多魔兵之後便飛離現場,暴風殘道:「嗯,龍氣劍」銀鍠朱武:「全軍追殺特南克斯」就在此時、劍氣襲入,眾魔兵:「啊、哇」暴風殘道:「什麼人」只聞魔兵慘叫連天,就在屍體飛散之下,一條傲骨嶙峋的人影,緩緩而來,罪劍挺身擋關,問天譴:「天無私意、伐無私刑,罪劍問生、天譴判死,魔徒,罪今日要代天執刑」銀鍠朱武:「哦」

樹林之內,瀟湘雨擋下魔軍,卓東來:「魔將,報上姓名」血雨落潮:「血雨落潮」卓東來:「喔,原來就是你殺死凌」刀鋒初現,冷光泛起四周,一片迷濛濛,血雨落潮:「霧氣,眾人小心」卓東來:「注意,我來了」刀一閃,霧中光華閃爍,血雨揮灑、竟成血霧,眾魔兵:「哇、呃、啊」血雨落潮:「喝」卓東來:「呀」血雨落潮:「喝」卓東來身影幻化,血雨落潮疲於應招,血雨落潮:「可惡,藏頭縮尾,有膽量出來一決生死」卓東來:「我不殺你」血雨落潮:「喝」語落,卓東來出招傷其一臂一腿,血雨落潮:「啊、呃,離開」便逃離,卓東來:「因為你的命已經被人寄下」

鐵岩山,鐵岩山遭伏,神鶴佐木再對華顏無道,華顏無道:「喝」神鶴佐木:「呀」續戰之章,無須試探、無須留情,只有交进的燦爛火光,華顏無道:「呀」神鶴佐木:「喝」就在神鶴佐木欲施忍術之際,突感異狀,神鶴佐木:「嗯」華顏無道:「我說過,這是最真實的世界,你的忍術已經無效了,喝」鐵岩山四周皆是堅鐵,加上術法限制忍術發揮,神鶴佐木舉手刀,狂龍八斬盡情揮灑,神鶴佐木:「一字刀法」華顏無道:「喝」神鶴佐木:「江山易手」華顏無道:「呀」神鶴佐木刀法雖是凌利,卻難以撼動眼前魔將,華顏無道:「惡露天返」神鶴佐木:「火鳳展翅」雙式交擊,華顏無道連退數步,神鶴佐木趁勢再攻,神鶴佐木:「呼龍嘯天」只見華顏無道藉巨石擋招,神鶴佐木:「呀」華顏無道:「喝」地形不利、難佔上風,神鶴佐木抽身欲退,卻不知已在對手預算之中,神鶴佐木:「啊」巨石逼面而來,神鶴佐木以刀擋下,當場受創,口露鮮血,神鶴佐木:「呃」華顏無道:「惡露食元」受創在前,逼命殺招又至,神鶴佐木硬受此招、血濺當場,神鶴佐木:「呃」

樹林之內,罪劍一人擋關,銀鍠朱武:「問天譴,你想一人阻止魔界的腳步嗎」問天譴:「生死線,鬼神難越」罪劍出鞘,暴風殘道:「笑話,殺」眾魔兵:「殺啦」問天譴:「飄飄渺渺渺風雲」只見問天譴罪劍一出,劍氣橫掃天地,利鋒所指,群魔難越生死,眾魔兵:「啊、哇」銀鍠朱武:「破天神擊」極招一出傷及罪劍之后,暴風殘道:「暴風斬」問天譴:「紛紛擾擾擾紅塵」暴風殘道:「呀」雙招對擊,暴風殘道退了數步,銀鍠朱武:「哼,一睨蒼天斬風月」問天譴:「浩浩蕩蕩蕩乾坤」極招相擊,問天譴雙腳筋骨全碎,朱武僅傷一,銀鍠朱武:「趣味」便步向罪劍,王者會強者,眼見問天譴勇不可當,朱武決定親身試招,誰知問天譴早有覺悟,決心賭命一搏,問天譴:「宇九霄·極破天罡」銀鍠朱武:「嗯,自斷筋脈、氣貫天靈,原來你劍鋒入地,是藉此吸收地靈之氣,準備與我同歸於盡」問天譴:「踏上此地,就沒想過回頭」銀鍠朱武:「你」問天譴:「呀」手一按劍柄,頓時地下劍氣暴衝而出,銀鍠朱武:「呃」暴風殘道:「魔皇啊」眾魔兵:「哇、啊」奮力一擊,瞬間山崩地搖、大地沉陷,荒煙過後,只見問天譴額流鮮血、天柱地,問天譴:「哈哈哈」便將劍尖穿過腳部,穩住身軀、傲立而逝,江湖末路任無言、斷臂殘劍亦悠然,落冠髮散英雄骨、笑傲生死不由天,佇地的劍,有如堅定的腳步,永遠也不會再移動了,暴風殘道欲上前被朱武阻止,暴風殘道:「魔皇」銀鍠朱武:「無言的勇士,不該殘缺」此時鬼魅之眼來報,鬼魅之眼:「稟魔皇,地獄島、琉璃仙境、雲渡山都已經被我軍攻佔,四非凡人也被我們所擒」銀鍠朱武:「嗯,特南克斯難脫生天,回魔界」暴風殘道:「是」

鐵岩山,華顏無道:「喝」神鶴佐木:「呃」金光燦爛、兩強交鋒,神鶴佐木頹勢難挽、再度負傷,華顏無道:「呀」神鶴佐木:「喝」身負創傷、受招連連的神鶴佐木,疲於應招、難以還手,神鶴佐木:「啊」傷勢、體力將近極限,神鶴佐木危急間,四周突現霧氣瀰漫,一道刀氣襲來,卓東來:「喝」眼見援兵來到,神鶴佐木揚手再起招,神鶴佐木:「呼龍嘯天,喝」卓東來:「霧鎖重樓,呀」華顏無道:「喝、呀」只見華顏無道雙掌化招同時,再發一掌襲向神鶴佐木,隨即離開,見狀,卓東來身影幻化,及時挺身擋下氣勁,卓東來:「好雄渾的力道」神鶴佐木:「魔界有備而來,特南克斯等人已危險了,快往狹道天關」卓東來:「大師你」神鶴佐木:「吾無妨,,慢了就來不及了」卓東來:「嗯」

荒野之上,急奔的兩條身影,欲趕往道天關之外支援,趕到現場之時,只見問天譴傲立殘影,神鶴佐木:「二島主啊」便上前抱住問天譴身軀,神鶴佐木:「二島主」卓東來:「啊,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我們、我們還是慢了一步」神鶴佐木:「魔界,呃」卓東來:「普生大師,你內傷沉重,現在情緒不宜太過波動」神鶴佐木:「特南克斯、特南克斯脫險了嗎」卓東來:「不見屍體,特南克斯那方面由我找尋,普生大師,請你將二島主的屍體送至天劍峰」神鶴佐木:「此仇,神鶴佐木必報」便抱起問天譴屍體離去,卓東來心想:「有好友在,天劍峰絕對安全,可是,特南克斯現在何處,不知狀況如何,,二島主」

路上,中了銀鍠朱武強悍之招,特南克斯負傷沈重、氣力將盡,沿途顛顛倒倒,欲回轉琉璃仙境,暗處柳飛絮跟蹤觀視,回到仙境同時,特南克斯:「嗯」陣式突起,特南克斯頓時被烈火包圍,烈火心陣,火舌地竄、熱流襲身,如猛獸噬人食骨,特南克斯:「百氣寒霜指,呀」寒霜之氣瞬間解陣,仙境之內再出招,特南克斯:「啊」隨後魔軍衝出,眾魔兵:「殺啊、殺啊、殺」特南克斯:「喝」眾魔兵:「哇、啊」金風刀魔:「繼續殺」眾魔兵:「殺啊」蜂擁不絕,一波又一波的人海攻勢,特南克斯縱有萬夫莫敵之勇,此時卻也漸感不支,金風刀魔:「特南克斯,納命來」此時突來數道劍氣,眾魔兵:「啊、哇」金風刀魔亦被逼退,特南克斯:「嗯,離開」便逃離現場,只見不二做步來,不二做:「嗯,要殺特南克斯的人這麼多,我是排第幾個」金風刀魔:「你是何人,為何幫助特南克斯」不二做:「我幫他,那就奇了」欲離開,金風刀魔:「站住,藐視金風刀魔的下場」不二做:「只有死,是嗎」就在金風刀魔衝向不二做同時,劍風一掃,胸口出現十字傷痕,金風刀魔:「呃」不二做:「刀有大,可是人無力」便離開,隨後金風刀魔倒地斃命。
靈蠱山,孟白雪正在種樹,孟白雪:「唉,又是一株樹苗」此時,東宮神璽帶著塔矢亮與赭杉軍回到靈蠱山,便將塔矢亮放下帶赭杉軍進入花雪月榭,孟白雲:「是東宮兄與塔矢小弟啊,唉」塔矢亮:「這個人叔叔你認識嗎」孟白雲:「是啊,他叫東宮神璽,跟緋羽是舊識,上回你們離開之後,東宮兄有來過,看來是緋羽拜託他去救赭杉軍,所以恭喜塔矢小弟,你有命回來」這方面、花雪月榭,緋羽將丹藥讓赭杉軍服下,緋羽怨姬:「幸虧吾已將神蠶丹提煉完畢,也幸虧你腳程夠快,否則赭杉軍必當真元散盡而成廢人」東宮神璽:「是他功體過人,否則銀鍠朱武斷脈一掌非同小可,若換他人當場命」此時塔矢亮來到,塔矢亮:「原來是小姐派人來救,那為什麼不順便幫一下特南克斯」東宮神璽:「我的委託中,只有保護赭杉軍,並無特南克斯,再者有人協助特南克斯」塔矢亮:「原來如此」緋羽姬:「東宮神璽,我們之間的恩情就此化消,此後保重,靈蠱山依然歡迎您的來訪」東宮神璽:「是妳對我客氣,若需要任何幫助,就到揚柳小苑找我,請」便離開,塔矢亮:「他就這麼走了」緋羽怨姬:「那你希望什麼」塔矢亮:「魔界的人一定會再殺來,多個人留守」緋羽怨姬:「是命跑不了,有你們在也夠了」塔矢亮:「對了,仙長狀況如何」緋羽怨姬:「他啊,好了三成又加五成,傷可是越來越嚴重」塔矢亮:「銀鍠朱武親自出戰,還帶了一名不曾露面的猛將,這攻勢感覺很猛」緋羽姬:「你們還是好運歸來啊」塔矢亮:「仙長還可以嗎」緋羽怨:「相信我吧」怨姬開始為赭杉軍療傷,緋羽怨姬:「呀」

樹林之內,特南克斯奔往雲渡山方向,連番殺劫、處處埋伏,兩軍夾擊、腹背受敵,此時柳飛絮來到,柳飛絮:「特南克斯,你先退」特南克斯:「那你」柳飛絮:「放心,我自有辦法」特南克斯便奔離,魔兵:「發射」突然萬射出阻止特南克斯之腳程,特南克斯:「啊」正當特南克斯危急之際,不二做正好趕到,不二做:「嗯,風龍捲」身形旋轉、瞬間風龍襲向眾魔兵,眾魔兵:「哇、啊」見狀,特南克斯急忙上雲渡山,豈料山上仍有魔界大軍,特南克斯:「喝」眾魔兵:「啊、哇」殺退一批之後,另一批魔軍又圍上,魔兵:「哈哈哈,特南克斯你無處可逃了,乖乖受死吧」特南克斯:「呀」只見特南克斯啓動座台上之機關,頓時光球射出狙殺魔界大軍,眾魔兵:「啊、哇」隨後又一批魔軍圍上,魔兵:「特南克斯,我就不相信有第二個機關可以救你」就在魔軍逼近同時,不二做趕到了,不二做:「特南克斯是我的,不是你們的」漩流劍一揮,眾魔兵:「呃、啊」被滅盡,特南克斯:「多謝壯士」便陷入昏迷倒在不二做身上,此時魔界大軍再度蜂湧而來,不二做:「螞蟻大軍又再來了,先帶特南克斯離開再說」便化光飛離,中途劍光亦砍殺眾多魔兵。

禪天境,特南克斯再度來到,特南克斯:「嗯,是禪天境」釋雲生:「你已在人界昏迷,吾正好順勢帶你前來」特南克斯:「原來是釋雲生前輩,,記得靠某昏迷之前似乎看見的人影,不知此人有何目的」釋雲生:「不用擔心,你的肉體有人保護,目前安然無虞」特南克斯:「那劉某暫且放心了,,魔界大軍壓境,人間風波不止啊」釋雲生:「看來不管識界人界,都有相似的煩憂」特南克斯:「嗯,莫非玄貘又有其他動作,這便是前輩召劉某前來的原因嗎」釋雲生:「然也,玄貘所需力量已吸收足備,不日將解破封印,黑暗力量即將傾巢而出了」特南克斯:「玄貘現世,將造成何種危機」釋雲生:「難說,唯一能確定的是,他以人界為目標,也許是奪取人之軀體,取代人之靈識,也可能是統治整個人界,但不論危機如何,結果都是蒼生受害」特南克斯:「以虛代實,可怕的侵略手段」釋學生:「玄貘如今能量源源不絕、強大非常,已超出吾意料」特南克斯:「玄貘可有任何弱點或破綻」釋雲生:「玄貘力量來自人之惡性,凡貪慾、瞋恨、嫉妒、無明、怨恨,皆屬此類,人性越醜陋、虛僞黑暗,玄貘就能從中攫取力量」特南克斯:「想不到人類一念之差,竟造就了這無形魔物」釋雲生:「自古以來,世間便有黑暗光明兩分,要與玄貘抗衡唯有借助純正和善的力量,可惜識界早已被玄貘同化,善良正氣所剩不多,所以,誅殺玄貘是勢在必行,特南克斯:「那前輩認為該如何做」釋要生:「也許,需要有人犧牲」特南克斯:「嗯」

禪天境,特南克斯:「我們對貘知之甚少,難以掌握其弱點,以至談了這麼久,尙無任何交集」釋雲生:「不論如何,欲阻止玄貘進入人界,就必須先阻止饜龍得到九轉靈心而復活」特南克斯:「如何阻止」釋雪生:「現今唯一的九轉靈心就在你身上,你是最大的關鍵」特南克斯:「劉某該如何配合」釋雲生:「吾知曉你為了天下蒼生已經付出太多代價,但這也正是心懷救世抱負所必須承擔的覺悟,但觀其局勢,唯今之計恐也只有,殺你」突然出掌,特南克斯:「啊」意外之招、萬般無奈,釋要生壯士斷腕,決殺特南克斯。

狹道天關,野風朔大,暗送天關道外腥風血味,綿綿密密、遍地屍首,好似哭訴著一場血戰過後的淒切輓歌,就在恩與仇、愛與根漸歸塵土之際,乍然,天關地變,狹道洞口竟自動開啟,一道流星竄空而出。

懸疑懸疑懸疑,流星竄出,是代表苦境的光明乍現,或是滅輪凶星現蹤呢?識界之內、白蓮迷離,再戰風天釋雲生,清香白蓮真的在劫難逃嗎?變中變、玄中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