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一章:驚濤駭浪

白蓮山人 | 2023-10-29 10:14:22 | 巴幣 0 | 人氣 42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黃昏山,日落霞照,黑夜的黃昏之山,赭杉軍、銀鍠朱武一觸即發,突然,赭杉軍運出劍氣、陣式同時啟動,銀鍠朱武:「這是」赭杉軍:「四象封魔陣,專為剋制你之功體,辟海紫雲」銀鍠朱武:「一斬風月」兩招對擊,朱武被震退數步,四象陣内封魔力、朱武身加千斤重,道揮劍行天道、一擋敵手以蒼,銀鍠朱武:「好陣、好招」赭杉軍:「蒼的下落」銀鍠朱武:「自己找啊」赭杉軍:「紅影天穹」劍式起、紅影遮,劍影蔽蒼穹、封魔入無間,近身對招,受陣式影響的朱武身負創傷,亦將銀邪兩分刺中赭杉軍,赭杉軍:「若非你被千斤力鎖住,吾定是受傷不輕」銀鍠朱武:「你成功逼起吾求勝的念頭了」這方面、黃昏山外,嚴守山道的華顏無道等待著,華顏無道心想:「已過一個時辰,主君」便惡露揮動,這時塔矢亮拔出棋者之狂,一擋惡露威能,華顏無道:「小小卒仔,喝」塔矢亮:「看劍,喝」劍斧互敲,聲響傳遍整個黃昏山,華顏無道:「經驗亂神擊,呀」塔矢亮:「執碁式·一立天長」兩人兵器交接,絲毫不退讓。兩人對招後,又是各自用兵器互相攻擊數十回合。

虛無沼澤,為取魔寶大典,天草、伊達隨同天來眼來到,就在三人進入同時,沼澤內伸出鬼手牽制兩人行動,天來眼:「呀」順勢逃跑,進藤光:「糟了,中計,呀」藤原佐為:「喝」兩人揮劍砍散鬼手,進藤光:「快追」兩人欲追同時,毒霧自四方圍上,藤原佐為:「是毒霧」隨後眾妖物攻上,眾妖物:「嗚、赫」藤原佐為:「又是毒、又是鬼,中原怪事真多」進藤光:「別廢話了,佐為,快想辦法殺出去」

天矛嶺,暗夜小徑,行走武林的劍聖,無端成為中原門派目標,武林人一:「東瀛倭寇,納命來」眾人便攻上,只見劍聖側身避開同時、劍氣瞬發,三名武林人:「哇」便倒地斃命,劍聖:「你們要將劍侮辱到何時」聞言,兩名武林人再度攻上,劍聖:「喝」只見劍聖伸出指掌將兩人擊飛,這方面、高處之上,太狂生密切觀察劍聖手路,太狂生:「好巧妙的身法、好强的劍意,至今無法讓他拔劍,看來那兩個人也該上陣了」場上,武林人六:「所有的人退開」眾人便退開,隨後兩人走入,雙鉤金葉:「雙鉤金葉」竹馬狂吟:「竹馬狂吟」雙鉤金葉:「領教」竹馬狂吟:「呀」雙鉤巧似拙、竹劍勝巧,兩人實力不凡,左右夾攻、更添威勢,高處之上,太狂生:「只要你一拔劍,就讓我看清你的劍路」場上,雙鉤金葉:「呀」劍光閃動、隨意揮灑,無巧無拙、反璞歸真,高處之上,太狂生:「這」場上,劍聖出劍收劍,兩人瞬間已敗,隨後劍聖便離開,高處之上,太狂生:「怎會這樣,太讓人訝異了」

黃昏山,誅魔之陣持續,赭杉軍:「紫雲劍心」銀鍠朱武:「呀,斬天擊」真力受制、封魔鎖功,身受重壓束縛的銀鍠朱武,面對赭杉軍綿密的攻擊,氣雙流絕招一時無法施展,頻頻受創之際仍是取隙攻擊,赭杉軍:「紫影神雷」劍氣一出,銀鍠朱武:「啊」赭杉軍:「呀」再度攻上、朱武頻退,銀時分時合、攻擊忽守攻,赭杉軍面對戰神之威,雖受創多處,但玄宗劍法乃制魔極招,就在朱武真力降到最低之際,劍氣沛然、聖光忽開,赭杉軍:「天地開、陰陽昇·風雷變日」銀鍠朱武:「不妙」赭杉軍:「呀」招出、劍動,勢如風雷奔日,銀鍠朱武生命一瞬,一秒後,劍芒穿過朱武身軀。銀鍠朱武:「啊,玄宗,我恨,呃」便倒地身亡。另一方面,黃昏山通道,兩人過招以三十回合。塔矢亮:「呼呼,真難纏」華顏無道:「呼呼,你也一樣」這時,赭衫軍走出。赭衫軍:「走吧,塔矢少年」塔矢亮:「成功了嗎,仙長」赭衫軍:「然也」塔矢亮:「嗯,那走吧」兩人便離開。一旁的華顏無道聽到感到非常錯愕。

琉璃仙境,天草、伊達返回報告虛無沼澤一行經過,四非凡人:「啥,魔寶大典沒拿到」進藤光:「唉,漏氣」布馬:「老狐狸就是老狐狸,這次真的被他騙去了」四非凡人:「書沒拿到,連人也丟掉,你們兩個這回真正有漏氣,這下要怎麼向赭杉軍交代」此時赭杉軍與塔矢亮返回,進藤光:「講人人到,赭杉軍,我」赭杉軍:「吾已聽見,,果真還是百密一疏」進藤光:「抱歉,交代的事情沒辦好」赭衫軍:「不用介意,此事尙有轉機,天來眼絕不會因此消聲匿跡,你們密切留意便可,啊」進藤光:「你受傷了」赭杉軍:「無礙,只是對於此書,銀鍠朱武也注意到了,咱的行動必須加緊才是,另外,關於明聖天書在斷風塵之手的消息,近日好似更加甚囂塵土了」四非凡人:「這件事情我感覺疑點重重,斷風塵這個人也很可疑」赭杉軍:「此人來歷不明,背後恐怕非是簡單」布馬:「這不要緊,我們就好整以暇、靜觀變化,只要我們確保他身上沒天書能被人所奪便可」赭杉軍:「哈,布馬,你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啊」

天矛嶺,獨自行走的劍聖,眼前突來一束野麻花,劍聖:「只是尋常的野麻花」再往前行,劍聖察覺到香味,劍聖:「好濃烈的花香」眾武林人暗中跟蹤,武林人一:「這是大家第三次殺了,若再失敗」武林人二:「放心,有競天宗的劍客在此坐鎮,不用怕」武林人一:「不過,怎會有這麼濃重的花香味」武林人三:「有人送花過來」武林人一:「送花,什麼時候了,誰還送花過來」武林人三:「送的人也不清楚,我看這花很香、又沒異狀,就收下了」湛飛羽:「嗯,怪事」武林人一:「倭奴來了」武林人二:「眾人準備」湛飛羽:「嗯」眾人便衝出圍住劍聖,湛飛羽:「最後的警告,留在中原、就留下性命」劍聖:「你,呃、噗」突然毒發腿軟,武林人一:「好機會,眾人殺」劍聖:「怎會」眾武林人:「殺啊」口嘔鮮血的劍聖驚覺中毒、命在旦夕。

鬼剎殿,空蕩陰森的鬼剎殿,今日來了一名不速之客,特南克斯:「天涯無歲月、歧路有風塵,百年渾似醉、是非一片雲」伴隨藤蔓而來,特南克斯甫入,便遭冥風滅靈與孟極攔阻,孟極:「擅闖鬼剎殿,你的膽子不小」特南克斯:「不是闖,吾見你們大門敞開,還有侍衛夾道歡迎,就光明正大走進來了」此時藤蔓纏住兩人,特南克斯:「就像這樣」便大步邁入,孟極:「啊」藤蔓便退離,隨後泰逢現身,泰逢:「剛剛突然感應到高手的氣息,就是你嗎」特南克斯:「你認為是,就是囉」泰逢:「好膽識,你確實值得我出手」特南克斯:「嗯」

特南克斯前往識界,有何目的?劍聖莫名中毒,競天宗重重逼殺,他要如何避開這場危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