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六章:永眠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3:59 | 巴幣 0 | 人氣 50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海岸邊,遠渡重洋,劍聖甫踏上中土,便見到獨坐的吞佛童子,劍聖:「好招式,掌氣封住你四條筋脈,一開口,真氣暴衝,你即刻要死」只見吞佛童子冷汗直流、面露痛苦神色,劍聖:「你隱忍這樣的痛苦,是為了最後一句說不出的話,我能幫你」語落,無瑕出鞘瞬間解開體內咒封,吞佛童子:「極封靈地」四字出口,吞佛童子體內真氣暴衝,血流如注、倒地昏迷,劍聖也被餘勁去髮絲,見狀,劍聖抱起吞佛童子與朱厭,放置在巨船之中,劍聖:「像你這樣的武者不多了,值得珍惜」便讓船駛離,劍聖:「有這樣的對手,中原果然沒讓我失望」

禪天境、凌雲地,釋雲生體內邪氣再度爆發,泰逢:「竟敢傷害我小妹,不能原諒」釋雲生:「咯咯,死來吧」泰逢:「喝」劍狂掃、掌飄忽,識界兩大高手初次交鋒,頓時黑霧迷濛、戰意高漲,泰逢:「迴元心訣·反璞歸真」釋雲生:「一劍蕩魂,喝」招式對擊、兩人平分秋色,泰逢:「這就是你真正的實力嗎」釋雲生:「呀」赤霄劍挂地,散出陣陣邪氣,泰逢:「烏煙瘴氣也敢猖狂,熒魅分光」熒魅劍現身,釋要生:「劍太和」泰逢:「喝」殺招盡出、塵浪爆揚,兩股異能正面衝擊,識界空間為之震盪,釋雲生舉劍砍殺泰逢分身,轉眼,泰逢已自上方殺出,泰逢:「呀」釋雲生:「嗯」以劍擋住泰逢攻勢。

白嶺峰,苦行者取出自己雙眼,特南克斯:「啊,先生你」苦行者:「特南克斯,收下吧,苦行者的雙眼,關係到武林未來的變化,為了蒼生安危,將它收下吧」聞言,特南克斯忍悲痛收下苦行者雙眼,苦行者:「特南克斯,此行引渡你進入識界的有心人,是未來識界的希望,你要記住」特南克斯:「先生可知這名引渡的人是誰」苦行者:「日後你自然知道,他正在等待你解救識界的朋友」特南克斯:「這」苦行者:「特南克斯,苦行者能百年不睡,除了本身的意志之外,關鍵在於蒲團之下的蘆草,它名喚食眠草,吸收了苦行者百年的睡意,乃是點化我的青少年臨別所贈,今日有缘人需要食眠草,苦行者願意將它讓出」特南克斯:「將食眠草讓出,苦行者將會立刻進入睡夢中」苦行者:「我累了,一百年來,苦行者從未休息,但只怕下了食眠草、進入夢境,腦中意識將被識界帶走」特南克斯:「為何識界之人能對先生下手,就我所知,如果入夢之人本身不願意,意識是不可能進入識界」苦行者:「百年來,吾之雙眼雖然貫通兩界,但也讓識界之人完全掌控我的行蹤,以及入眠之後的意識,一旦入睡,他們便可將我帶入識界,藉此了解藏在我心中的秘密」特南克斯:「這真是兩難的抉擇」苦行者:「特南克斯,這個問題很簡單,只要擊碎苦行者的天靈,讓我永遠長眠,秘密也只剩你能掌握」特南克斯:「我」苦行者:「唯有這樣,才能讓苦行者放心長眠,來吧,完成苦行者的心願吧」特南克斯:「這,劉某下不了手」苦行者:「事情攸關蒼生,你不該躊躇,下手吧」特南克斯:「我、我」苦行者:「有緣人,這個考驗印證你是一名仁者,認識你,苦行者此生不枉」正當苦行者準備自盡之際,突來宏大氣襲向特南克斯,一道人影迅速將苦行者帶離,隨後蘆葦消失、蒲團落地,特南克斯:「苦行者啊」正當特南克斯欲追,卻被大批魔兵攔阻,魔兵:「特南克斯,該死」特南克斯:「可機啊」憤怒出手誅殺魔兵,眾魔兵:「哇,啊」眾魔兵:「殺啦」特南克斯:「喝」眾魔兵:「哇」面對蜂擁而上的魔兵,特南克斯一夫當關、萬魔莫敵,眾魔兵:「啊、哇」特南克斯:「啊,食眠草」當特南克斯趕回白嶺峰之時,魔兵正將食眠草拔起,特南克斯:「喝」一掌滅了眾魔兵,並取回食眠草,特南克斯:「苦行者,你交付的重責,我會一肩挑起」便走入一處山洞,特南克斯:「但願劉某能將它順利帶往識界」便盤坐下,隨後一道光芒飛進洞內。

狹道天關之外,天下第一巧手對上魔界第一神工,補劍缺:「準備了」布馬:「你的工具是啥」補劍缺:「喂,還不快帶上來」只見魔兵搬來一塊鐵板,魔兵:「來囉、來囉」補缺:「你,站上去」魔兵:「這,我平衡感不好,恐怕」補劍缺:「叫你站上去就站上去」魔兵站上鐵板之後,一道氣罩頓時籠罩周身,布馬:「這就是你的傑作」補缺:「有意見喔,還是你怕了」布馬:「來吧」便運氣在金箭之上,補劍缺:「一、二、三」布馬:「喝」補劍缺:「發射」魔兵:「死定了」兩箭齊發、勢如流星,補劍缺:「嗯,第一關破了」布馬:「第二關也很輕鬆」補缺:「最後一關了」就在利箭即將接近底限之時,狹道天關再度產生空間異變,兩口神兵難以承受、各自粉碎,魔兵之聲:「哇」補劍缺:「嗯,先知先覺,樓慘的叫聲,我哩咧,又失敗了」布馬:「想不到狹道天關最後一個階段,有這麼詭異的空間」補劍缺:「連我精心的發明也失效,這下子的確很麻煩了」布馬:「這次的比試沒結果,有空再領教」補劍缺:「布馬,我記住了,哈哈哈」便化光消失,布馬:「又要繼續研究了,先看赭杉軍怎麼幫特南克斯通過吧」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華顏無道帶回苦行者,銀鍠朱武:「看來他已經長眠,不再是百年不睡了」華顏無道:「若差一步,他就是永不清醒的死人」銀鍠朱武:「怎麼說」華顏無道:「他要特南克斯了結他的生命,而特南克斯的猶豫成為他死不了的原因,讓吾撿了一步便宜,又斷了不睡之人想自盡的念頭,唉呀,不夠刺激」銀鍠朱武:「殺特南克斯刺不刺激」華顏無道:「你要下令嗎」銀鍠朱武:「如果識界傳出書的行蹤,乃是正確無誤,書一到手促成合作之機,你就有殺特南克斯的機會了」華顏無道:「等待,會讓我隨和的氣質越見消散」銀鍠朱武:「隨和,,,還是暴這個詞,才適合妳」華顏無道:「暴戾啊,若是吾等得不耐煩」銀鍠朱武:「快了快了」

識界,沉睡之後的苦行者,意識隨即離體,漂流進入識界,孟極:「等到你了」便將苦行者意識帶往鬼剎洞,孟極:「主人」玄貘之聲:「苦行者,你終究還是落入本座之手,哈哈哈」便吞噬苦行者意識,玄貘之聲:「吸收百年累積的知識,果然別有一番滋味」瞬間禁錮的其中兩條鐵鍊解開了,玄貘之聲:「破印而出的日子不遠了,哈哈哈、哈哈哈」。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苦行者身上浮現八字,銀鍠朱武:「俠道追溯、麒麟山莊,三本天書果真是俠道追溯、明聖天書以及魔寶大典」華顏無道:「道境有萬血邪籙,這三本書各自代表另外三境嗎」銀鍠朱武:「或許書的關聯,就與神柱所在之位或境界有關,派出血雨落潮,探查麒麟山莊,由此印證玄貘的誠意」華顏無道:「嗯」銀鍠朱武:「而狹道天關一方,赭杉軍必會開啟天關,就讓特南克斯下滅境無妨,屆時一網打盡,但為防萬一,華顏無道,開天關之後,琉璃仙境由你負責,務必擒拿布馬,其他人必要者,殺」華顏無道:「這是吾近日來,聽到最感動的一個字」便離開,銀鍠朱武:「第一本書,不止印證玄貘,尙印證未來」

禪天境、凌雲地,驚天之戰,突然一道清聖之氣斬風破空而來,打破僵局,泰逢趁隙壓制釋雲生體內邪氣,釋雲生:「呢」只見特南克斯來到,泰逢:「嗯,你來了」特南克斯:「食眠草在此」回到屋內,泰逢將食眠草插在釋要生身上,讓其吸取源源不絕的邪氣,泰逢:「只要持續吸收黑氣一天,就可幫助釋要生徹底淨化」特南克斯:「既然前輩已無大礙,劉某就放心了」蘇蒂:「多謝你的相助,才能解決這次的意外」便以眼示意泰逢,泰逢:「對了,你已經拿到食眠草,那苦行者呢」特南克斯:「唉,劉某救之不及,苦行者已落入魔界之手」泰逢:「魔界插手,必是與玄貘勾結,哼哼,先是釋要生、再是苦行者,很好,小妹,你在此照顧釋要生,我尙有要事、先行一步」便離開,特南克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姑娘代為轉達釋雲生前輩知曉」蘇苓:「請說」特南克斯:「玄貘和異度魔界已聯手合作,未來不知會造成何種危害,還請前輩幫忙注意此事」蘇蒂:「你所說之事,我會如實轉達,對了,剛才我與大哥無暇分身,是誰帶你進入識界」特南克斯:「我也感到疑惑,劉某兩次進入識界,皆無看見引領之人」蘇苦:「嗯,是誰暗中相助呢」特南克斯:「既然前輩狀況已穩定,那劉某也該告辭了」蘇苓:「嗯,我送你離開」。

天劍峰,問天譴:「吾想請你為吾補劍」任誰:「不可能」欲離開,神鶴佐木:「二島主,刀與劍是有差別,也許他不善補劍,你又何必強人所難」任誰:「你講我不會補劍,,激將法對我無用,你枉然了」問天譴:「或者,先生已對劍失去信心」任劍誰:「嗯」問天譴:「吾等確實持至誠以來,也望先生網開一面、破例一次」任劍誰:「我討厭刻」便離開,神鶴佐木:「二島主」問天譴:「這就是吾所說的難處,任何兵器他皆願意修補,唯獨對劍、反感異常」神鶴佐木:「嗯,可是」問天譴:「普生大師也看出端倪了」神鶴佐木:「此人吾認識不深、無法斷言,他性格古怪,替人修補兵器所用手法實屬罕見,雖然巧奪天工,卻往往擅自「改變兵器外型」問天譴:「普生大師,請你先回地獄島,吾要留在此處」神鶴佐木:「二島主仍不放棄」問天譴:「未來難關重重,罪劍有缺、天譴難刑,吾需讓罪劍盡復舊觀,才能面對更艱難的考驗,現在中原正值用人之際,猶需大師助力」神鶴佐木:「嗯,二島主小心」問天譴:「此事了,唔會即刻與你們會合」神鶴佐木:「告辭」

狹道天關,赭杉軍與塔矢亮等待著,塔矢亮:「仙長,我聽說這幾天來,想來開天關的人一一失敗而回,連魔界所造之物也失敗,真的開得了嗎」赭杉軍:「吾之法與他們不同」便交給塔矢一本書,塔矢亮:「這是」赭杉軍:「為特南克斯開天關時,需消耗極大的真氣,這時需要設陣來自我保護」塔矢亮:「所以」赭杉軍:「現學現賣,路途中我教了你不少口訣,你可以實地演練,還有書可參考」塔矢亮:「仙長,交給我辦吧」赭杉軍:「目前補缺所造之物雖然失敗,但他還會再來,特南克斯必須趕在補缺之前,讓吾為他開天關,一渡滅境」

山洞內,特南克斯意識回歸便甦醒,特南克斯:「這名二度指引我進入識界的人,究竟是誰,但願真如苦行者所言,此人象徵識界未來的希望,離開食眠草,苦行者勢必入眠,如此一來,苦行者的意識已落入玄貘之人的手中,俠道追溯的下落即將曝光,看來找尋三本書的行動必須加快了,苦行者,特南克斯一定會謹記你的交代,不會讓你的犧牲白費,釋要生前輩已有妙音天女照料,暫時應該沒有大礙,當務之急,先往狹道天關」
天劍峰,塵封的記憶重回腦中,任劍誰回憶昔日之景、冷汗直流,任劍誰:「喝」拈指御劍,欲發洩心內苦悶,任劍誰:「呀」劍氣四射、斷樹穿石,問天譴暗中觀察、欲尋端倪,問天譴:「嗯」

狹道天關,特南克斯終於來到,特南克斯:「讓前輩久候了」赭杉軍:「無妨,時機正好,特南克斯你準備好了嗎」特南克斯:「嗯,一切周全」赭杉軍:「那吾就為你開啟天關,特南克斯,謹記天關開啟唯有一瞬,你要把握時間,過關十天之後,吾將會再開一次,你一定要回到苦境,否則天時一過,恐有難料劫」特南克斯:「好」赭杉軍:「準備了,,伏天王、降天一·雙極動天關」一聲輕喝,赭杉軍運起全功,身若弓軸拔神力,口中頌唸玄宗密語,真氣貫道天關,一道無形光極射向天關氣罩,只見氣罩緩緩開啟了。

緊張緊張緊張,赭杉軍再展神通,特南克斯能順利通過狹道天關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