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章:劍拳決

白蓮山人 | 2023-10-28 12:01:56 | 巴幣 0 | 人氣 46

完結蒼玄記
資料夾簡介
萬血邪籙,開啟神州之柱,識界玄貘,變化天地之序; 紅樓劍閣,論定劍鋒之最,棄天魔帝,造就毀滅之端。

識界、鬼剎洞,釋雪生:「喝」一聲威喝,釋零生極招直取貘本體,殊不料,魔像血眼發出紅光,釋雲生瞬移擋下攻勢,釋再生:「呀」陰森鬼洞、變數突生,無形的怨念之箭奇襲而出,釋雲生不及防備、瞬間中招,釋學生:「呢」只見魔像之掌再出一擊,釋學生:「不妙」急忙化光離去。

大和、軍機閣,劍聖、拳皇,一為證劍、一為威權,開啓頂峰之戰,拳皇:「嗯」驀然,拳皇快速出掌,拳皇:「喝」拳狂放、勁風掃過,一如摧枯拉朽之勢,劍者沉潛,快的難料、變得無端,兩人交擊、氣勁四放,眾忍者皆被震飛,真田龍政揮扇為幕內天皇擋下餘波,天皇之聲:「果然是一場燦爛之戰」場上,拳皇:「該是使出你萬神劫的時候了」一旁,伊達我流心想:「師尊的萬神劫,從沒人看過第二招的萬神劫」驀地,劍聖眼一閉、心一靜,周遭瞬間陷入沈寂的世界,萬神劫出,劍聖身躍騰空,拳皇:「嗯」月光之下,劍聖背後緩緩張開劍之雙翼,拳皇:「劍翼」劍聖:「喝」劍翼張拍、無數劍氣直射,拳皇:「傾城」雙拳合一擋下無數劍氣,只見劍聖舉手一揚,巨大劍氣直劈而下,拳皇:「喝」沉喝一聲擊破巨大劍氣,華麗的一招已破,隨即而來的是平淡無實的第二招,只見劍聖四周宛若時間停止,無暇之劍沒入劍聖之手、人劍合一,劍的極意,只有快、準、集中,劍聖瞬間身移、出劍,與拳皇擦身而過同時已削中其手部,真田龍政心想:「平手」突然,劍聖收起無瑕之劍轉身欲離開,此時拳皇左手衣袖飛散,拳皇:「柳生劍影,你想棄戰」劍聖:「你,不能證吾之道」便走離,伊達我流:「耶,師尊、師尊」便跟上,拳皇一觀其左手,良峰貞義:「劍聖棄戰,真田少輔,這場要如何判斷勝敗」真田龍政:「棄戰者,乃良峰太宰所派之代表,勝負明顯」天皇之聲:「咳咳,真田少輔,你誇言所薦舉者乃是國士無雙,如今戰局未決,如何證明你所言非虛」拳皇:「嗯,棄戰的人非是我,當然,我接受任何挑戰的對手」良峰貞義:「臣以為,這場戰鬥仍未結束」天皇之聲:「哦」良峰貞義:「是真田少輔命人闖入神風營,擅殺大將,該擔起責任的人是誰,這場戰鬥除非少輔的代表能取回劍聖的人頭,才算勝利,當然,若少輔的代表身亡,這場武決就是吾方勝利,天皇以為如何」真田龍政:「良峰太宰莫非想毀約」良峰貞義:「非是毀約,而是將戰無限期的延長,難道離開軍機閣,你的代表就無法對付劍聖嗎」天皇之聲:「兩位不用再爭,就依良峰太宰之意,將戰的無限期延長,直到一方代表倒下為止」真田龍政:「天皇」天皇之聲:「不用再說了,就此論定」真田龍政:「長宗我部神權,你認為呢」拳皇:「哼」便氣憤轉身離開,天皇之聲:「咳,想不到」忍者來報:「稟天皇,太政大臣、太政大臣病倒了」天皇之聲:「嗯,咳咳,怎會、怎會如此」忍者:「太政大臣有留書一封,請天皇過目」便將卷軸交給良峰貞義轉交天皇一觀,天皇之聲:「咳,太政大臣一心為國,他的建言,朕自當允諾,咳咳咳」

黑洞之淵,為了找尋三本寶典,特南克斯獨自前來神秘之地,黑洞之淵,特南克斯:「魔寶大典可能就在其中,小心進入」便進入洞內,鬼魅之眼:「嗯」就在特南克斯進入的同時,環境出現變化了,特南克斯:「嗯,,玄子神功」黑洞之淵擁有無限吸力,特南克斯連發數卻是招招失利,完全被吞噬,特南克斯:「啊」洞外,鬼魅之眼:「嗯」便躲到一旁,隨後特南克斯化光逃出,特南克斯:「好恐怖的黑洞之淵,魔寶大典,,看來只好回琉璃仙境再設法了」便負傷離去,鬼魅之眼:「原來魔寶大典就是在此,馬上回報」就在鬼魅之眼離開之後,特南克斯隨後再回,特南克斯:「哈」

荒野之上,赭杉軍欲趕往狹道天關,半途卻遭魔兵阻路,赭杉軍:「小小魔兵,也妄想吾之路嗎」魔將:「玄宗赭杉軍,殺」赭杉軍:「螳臂擋車,呀」這時天上降下許多黑白子,瞬間將所有異度魔界將士解決掉,這時塔矢亮緩緩走來。赭衫軍:「你是誰」塔矢亮:「我的名字叫塔矢亮,剛好路經此地,看見有一陣殺喊聲。想說就過來看看,沒想到就看到有人包圍仙長。於是就動手了」赭衫軍:「吾看你武功不差,你有什麼規劃」塔矢亮:「目前沒有」赭衫軍:「與吾踏上救世之路,你可有興趣」塔矢亮心想:「幾天前,伯父才跟我說,能力越大就要對這個社會有所貢獻,嗯」塔矢亮:「好啊,我就跟仙長一起吧」赭衫軍:「走吧,往天關一探」三人便離開。

大和、海岸,伊達我流:「師尊,你怎麼打到一半就不打了」劍聖:「他有能為讓萬神劫第二劍現世,若是全力防守也可能擋得下第三劍,但萬神劫的最後一招,是連我也不能控制的敗亡之劍,他最後的結果,仍只有死」伊達我流:「拳皇又不是什麼好貨色,留他性命作啥」劍聖:「他只差一步,像他這樣的對手,我要留給他一個變得更強的機會,伊達」伊達我流:「師尊,你叫我的名字,這還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吧,,抱歉,有一點得意忘形了」劍聖:「很久以前,我去過海的那一邊」伊達我流:「師尊,你去過中原」劍聖:「那是久遠的回憶,中原有很多高手」伊達我流:「應該是呢,連軍神都輸給中原人,等一下,難道師尊你要」劍聖:「在大和,已沒人能驗證我的劍道」伊達我流:「師尊你要到中原,那我呢」劍聖:「你的路該由你自己思考」。

大和、六道輪迴廳上,真田龍政:「柳生劍影的棄戰,讓你意外嗎」拳皇:「哈哈哈,這本就是你要的結果,良峰貞義與你勾結一氣,我與柳生劍影誰勝誰敗,都會落在你的掌握之中」真田龍政:「實言而論,吾早認為柳生劍影的勝算略高」拳皇:「你不否認」真田龍政:「蠢人才會在無可挽救的時候,否認事實」拳皇:「利用我的代價,你擔得起嗎」真田龍政:「殺了吾,你能得到什麼,一時的快慰,吾仍是你攀上頂峰唯一的道路」拳皇:「不能步過的道路,無意義」真田龍政:「吾並未說要終止與你的合作」拳皇:「嗯」真田龍政:「雖然柳生劍影棄戰,使你無法名正言順踏入神風營,但此戰的勝敗你內心了然,這樣的結果與我們的約定不同,無法站上大和權力頂峰,是你的能力不足」拳皇:「你很敢講」真田龍政:「神風營已在吾指掌之間,吾能送你一項東西」拳皇:「說吧,保住你性命的籌碼」真田龍政:「神無月已經離開大和,柳生劍影無心權位,吾留給你掌握大和武道與黑暗世界的最高權力」拳皇:「你要成為你的背影,在你背後支持你,你要掌握大和黑白兩道的絕對勢力嗎」真田龍政:「光與暗是互相依存,有了幕府的力量支持,武道一統已是大局所趨,你將成為大和武道的盟主,以這樣代價償還你的失敗,應該可以了」拳皇:「你不擔心我有反噬的一天」真田龍政:「有飼虎的膽魄,便有殺虎的能爲」拳皇:「哈哈哈,喝」只見拳皇一拳擊破紙門,拳皇:「允諾你了」真田龍政:「那,再會了」欲離開,拳皇:「在那一天到來之時,我倒要看你有什麼殺虎的本事」真田龍政:「衷心的建議,莫要一試」便離開。

狹道天關,赭杉軍與塔矢、天草來到一觀,天草二十六:「嗯,聽說狹道天關很深,過關的方式也很深,今日一見、果不虛傳,有深」塔矢亮:「此地,父親也曾提到過」赭杉軍:「過去除了挪體超空儀能自由來去四境,唯有掩天弓與過境箭可破,如今兩寶皆失、天關難過」天草二十六:「那過不了,滅境不就别玩了」赭杉軍:「天無絕人之路,,快退」招未至、風先到,一聲巨響、雄渾無比,斬峰裂碑之氣、開天闢地而來,赭杉軍:「呀」赭杉軍運氣一接,四兩撥千斤,雖洩去狂濤之氣,但仍被氣壓之力逼退身形,天草二十六:「這力道是驚天動地了,但就不知是誰來做這種示威的行為」塔矢亮:「嗯,有人」此時戒神老者現身,天草二十六:「魔形魔樣,不會是你這個老魔頭發的吧」只見華顏無道隨後步來,天草二十六:「哦,看妳這種的氣勢,方才這道烈氣是誰所發的,答案已出」戒神老者:「小子,不要看不起老人家,說不定我一根指頭就能壓碎你」天草二十六:「來啊」戒神老者:「哈哈哈,見面三分禮,我來送禮的、挑戰排下回」便將挑戰書丟給赭杉軍一觀,戒神老者:「赭杉軍,這是銀鍠朱武要送給你的挑戰書」赭杉軍:「沉龍淵約戰,敗者交出半本邪籙,這種單刀直入的作法,很有他的風格」戒神老者:「你敢答應嗎」赭杉軍:「他敢賭,吾就奉陪」戒神老者:「那三位,請了」此時,華顏無道卻比出挑釁的手勢,戒神老者:「有人交代你是不能一時衝動嘿」華顏無道:「哈,老者,我沒衝動、是手衝動,走吧」便與老者離開,天草二十六:「有囂張、有猖狂到,擺明要惹人跟她動手,你忍得下去」赭杉軍:「此女非凡將也,乃是魔界四天王排行第三,華顏無道」天草二十六:「魔界四天王,聽起來好像有點熟悉,怎麼有個魔,好像也是什麼四天王第四的」赭杉軍:「你所說是魔王嗎」天草二十六:「唉呀,好像就是這個名,如果都是天王,這落差也未免太大了,赭杉軍:「華顏無道除了擁有無窮之力,若加上她隨身武器,惡露天斧,絕不能正面硬拼,日後遇上她,千萬小心」天草二十六:「嗯,你越說我越有挑戰的心情,先來想這個挑戰狀呢,你真的要去,這擺明是想一次做掉你,省事事省」赭杉軍:「單刀直入,也未嘗不是好辦法,但此時前來的挑戰」塔矢亮:「仙長準備赴約嗎」赭杉軍:「若是他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心,吾就將計就計、反將一軍」天草二十六:「好,這種空前絕後的決鬥,不看可惜,吾陪你去吧」赭杉軍:「也好」

大和、東京、幕府廳上,良峰貞義替真田龍政斟茶,良峰貞義:「天皇的決定,讓我們省去最後的麻煩」真田龍政:「比預料中更好的結果,你的茶,泡得比岩堂更好」便舉杯一飲,良峰貞義:「你喝過他泡的茶嗎」真田龍政:「沒有,吾知道他很想毒死吾」良峰貞義:「哈」真田龍政:「暫時,大和不會再有動亂了」良峰貞義:「能维持多久呢」此時真田龍政起身走到門旁觀看外面,真田龍政:「下雪了,東京每年都會下雪,只是明年的雪跟今年又不同了」良峰貞義:「希望東京每一年的雪,皆是這般雪白」真田龍政:「吾也希望如此,看到你,吾真替莫召奴惋惜」良峰貞義:「咳,吾是良峰貞義」真田龍政:「也是新一任的太政大臣」良峰貞義:「真田太宰何必客套呢」真田龍政:「哈哈哈」

白嶺峰,特南克斯親自來到一會苦行者,苦行者:「心繫狹道天關的緊人,我正是秦假仙所說的苦行者」特南克斯:「你如何肯定劉某會來找你」苦行者:「因為你是讓苦行者卸下天青的人」特南克斯:「聽秦假仙所說,是你提點他去麒麟山莊找尋俠道追溯」苦行者:「然也,苦行者披星戴月、餐風露宿、百年未睡,只為了等待他的到來」特南克斯:「先生又何得知自己的天命」苦行者:「百年前,我在愁雲頂採取綠珠草,巧遇一名少年,此少年面如美玉、氣宇非凡,額頭上有星形的印記,身穿青衣衫,猶如神仙降世,苦行者前去攀談,才知這位少年是數百年前的先知,去老還少,他告知苦行者身帶天素,須在白峰等待天命之人的來到,將天命之人所要尋找之物的方向告知」特南克斯:「為何你如此相信此人」苦行者:「龍圖皇業終歸夢、封靈百戰風雲爭,冥界合流現天嶽、鬼樓崩頹毀滅源,天來之客造血災、佛子捨身敗邪子,刀戟共竟戡魔功、三陽掛月現象」特南克斯:「有如當初在伏龍壁上的預言詩」苦行者:「百年之前,他留下來的每一句話,百年來一一印證,甚至對於我的過往,他也瞭若指掌」特南克斯:「此人可有留下名諱」苦行者:「沒有,他只賜予我,百年一人苦行者,如果我違背天命,將會帶來武林末日」特南克斯:「劉某想問你一個問題,請勿見怪」苦行者:「請說無妨」特南克斯:「閣下是否會後悔選擇在此等待」苦行者:「哈哈,有缘人,你的問題深矣」特南克斯:「閣下見笑了」苦行者:「人生過處唯存梅、知識增時只盆疑」特南克斯:「劉某會聽聞,像閣下一般的苦行者,三十年來都指著月亮,有人問他,為何數十年來望天指月,他回答若不指天,月存在嗎,若沒有人,法存在嗎,先生有何看法」苦行者:「月不在彼,月在此心所指,法不在彼,法在人心所悟」特南克斯:「但是萬象皆幻,那麼指固然虛幻,月又何嘗不幻」苦行者:「如果此心實有,那麼固然是法,指又何嘗為幻」特南克斯:「覺迷、知迷都可以稱得上是悟,那閣下與那名指月的苦行者,是為知迷嗎」苦行者:「哈哈哈,生命畢竟須在實踐中證明,若依禪家三段論點中所言,指是指、月是月,指不是指、月不是月,指是指、月是月,皆能説明我一百年苦行的心境,我這樣的回答是否能滿足特南克斯你疑惑之心」特南克斯:「劉某無禮了,還請閣下海涵」苦行者:「無妨,你我初識,小心謹槇是該然,有缘人,苦行者與你會晤,天命已盡、天貴可卸,我因百年未睡,雙眼吸收天地精華,已沒有任何事物能逃過苦行者的雙眼」特南克斯:「那閣下的雙眼看到何種異象」苦行者:「透徹渾沌、穿越三界,雲深不知處、識中現魔龍,不久之後,此龍將由識界破出」特南克斯:「這」苦行者:「在我的眼中,劉賢人來往識界已經數次,相信能聽出玄機」突然靈光一閃,苦行者:「你在識界的朋友有難,另外,有一個人在兩界交接之處準備引渡你」特南克斯:「嗯」苦行者:「特南克斯,有人進入白嶺峰,順勢而為吧」此時一股香味飄入,特南克斯:「呃」便昏倒在地,隨後夜魅來到,夜魅攝魂香:「哈,這樣就昏倒,特南克斯不過爾爾乎」苦行者:「魔界迷香,又是解不了的麻煩啊」

天劍峰,為修補兵器,問天譴、神鶴佐木來到天劍峰,問天譴:「此處便是天劍峰」神鶴佐木:「山勢險峻,宛如一口擎天巨劍,穿雲破天,天劍峰之名不虛也,二島主欲尋訪的異人便在此處」問天譴:「嗯,進入吧」兩人進入天劍峰,卻見許多武林人士已在此等候,神鶴佐木:「嗯,這麼多人聚集在此」問天譴:「十年劍石補神鋒、巧奪天工盡不同,他們來此的目的與我們相同」神鶴佐木:「地面有巨物拖行的痕跡」此時遠處傳來鐵鍊聲,神鶴佐木:「鐵鍊聲響」武林人一:「來了、來了」只見任劍誰以鐵鍊拖行巨大石壁現身,任誰:「一生一敗一聲痴,封劍石中再不問」問天譴:「一敗塗地,任劍誰」

海面、船上,劍聖乘船向中原而來,劍聖:「中原」為求劍道極意,劍聖即將踏入中原,這名絕世劍者將會為中原武林帶來怎樣的影響?

禪天境、凌雪地,熟悉之景、熟悉之人,特南克斯再入識界禪天境,重會風天釋雪生,特南克斯:「釋雲生前輩,久違了」釋雪生:「特南克斯,你來了」特南克斯:「嗯」突然,釋雲生一掌直擊特南克斯。

樹林之內,為對抗東宮神璽,絕世塵、牧雲高兩人勤練習,絕世塵:「日子漸漸逼近,我們必須儘快熟悉運用這兩件寶物,才有機會打敗東宮神璽」牧雲高:「那就繼續練習吧」突然濃霧漸起,絕凌笙從天而降,凌笙:「天涯世情何處澹,幽巒鄉峰向人閑」牧雲高:「是妳」絕世座:「妳來做什麼」絕凌笙:「為麒麟山莊討回公道」

沉龍淵,飛瀑之勢、如龍沉淵,銀鍠朱武、赭杉軍,雙雙來到約定之地,銀鍠朱武:「赭杉軍,前來赴約,代表你有覺悟了」動手之前,二人將邪籙各自交予華顏無道與塔矢亮,赭杉軍:「在吾勝利之前,暫時幫吾保管吧」塔矢亮:「既然是仙長所託,我就接下吧」赭杉軍:「銀鍠朱武,你的挑戰書,吾想再加上一個條件」銀鍠朱武:「哦,洗耳恭聽」赭杉軍:「若你敗,魔界自此退出四境」銀鍠朱武:「賭,是最刺激的遊戲」。

賭賭賭賭賭,銀鍠朱武、赭杉軍搏上心機,這場賭注的結果將爆發何種局面?半冊的邪籙將歸於誰手?變變變,釋雲生一掌重創特南克斯,特南克斯要如何喚回釋雪生的心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