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女審】刀男溫暖審神者的場合

山遁 | 2022-04-09 21:40:00 | 巴幣 214 | 人氣 87




【豐前江的場合】

  「來,上車。」

  加完班的深夜十點。

  出現在眼前的自家近侍與一台重機。

  審神者睜著乾澀雙眼努力對焦--現在她不管看到什麼都不意外了,本丸與現世兩邊兼職的後果讓她幾乎能靠著路燈三秒就睡;豐前江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大概是看出她表情不太對勁,平時很有精神的聲音放輕了十倍不止,「妳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我載妳去吧。」

  她哪裡都不想去,等等回本丸還得處理公文,現在她只想找根柱子讓她靠著補個眠;於是她麻木地伸出指尖--連話都懶得說--指向離她最近的柱子,指尖還不小心一戳戳在他心口。

  被她點名的柱子石化了。

  但她管不了那麼多,頭一靠、眼一閉,就這樣靠著他睡著了。

  柱子還有點回不過神,直到她睡到腳軟才連忙伸手攬住她的身子;一手環著她的腰,另一手掩著自己熱燙的臉,豐前江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他以為自己會煩惱該如何回應,但似乎也沒有。

  等她醒來,他就會跟她說:她已經在這裡了。
  

 

  

 


【一期的場合】

  雨嘩啦啦地落。

  這裡離本丸還有點距離,她跟一期一振只來得及躲到樹下,頭皮不時被冰涼的雨水打中,最初她還會縮縮肩膀彈掉水珠換個地方站,多來幾次後她木然地看著這片雨幕,一臉生無可戀。

  「主殿,那邊容易被雨淋到,請靠過來一點。」

  她挪挪腳步,往旁邊跨了個很有禮貌的五公分……嗯對,她跟一期一振之間的距離就是如此含蓄。

  前陣子亂神神秘秘地湊在她耳邊說,「真的啦,一期哥真的很喜歡主人喔!」然後跟信濃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摀著嘴巴樂不可支地笑起來;她半信半疑地找了一期聊天,然後獲得一把弟弟長弟弟短聊上一整晚弟弟經都不會膩的飄花太刀(更何況他現在有十四位弟弟),算了聽就聽吧,但她還是得說短刀的嘴騙人的鬼,她是不會信的!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覷他一眼,自家近侍正好望著這裡並難得地蹙起眉,她連忙撇開視線,就抱怨那麼一句,難不成做哥哥的都看得出來?她心虛地往旁一跨,站得更遠了。

  被雨水打濕的衣服冰冰冷冷地貼在身上,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旁邊傳來極低的嘆息,啪沙一聲,酒紅色內裡的披風展開,同時腰間一緊,她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披風罩在她頭上披洩而下;披風很寬,很大,幾乎能將她包攏其中,她慢了幾秒才意識到他做了什麼,下意識地望了他一眼。

  「……」

  黑眸與蜂蜜色的眼眸對望,然後她慢慢地躲回他的披風裡,試圖把自己裹成一隻熟透的蓑衣蟲。

 

 

 


【山姥切長義的場合】

  「跟妳說過多少次,看公文前先吹乾頭髮--」

  但唸歸唸,山姥切長義很認命地拿起吹風機自動站到她身後開始幫忙打理,當她改公文碰到困難時還能及時回答。

  她透著水氣的黑髮在自己的掌上散開,他耐心地一束束吹乾,畢竟除了刀,審神者也是本丸的門面,正盤算著之後要跟堀川討教一下有什麼好用的護髮產品,山姥切長義突然驚覺不對。

  自己什麼時候成了這種人設!

  他負責評價這座本丸的那陣子不是沒注意到她的問題,那時只覺得她勤於公事,戰略判斷也合格,便爽爽快快地評了個優;但他忘記自己可以吃了糰子連熬三天三夜,做為人類的審神者卻連吹到冷風都會頭痛。

  盯著她專心的模樣,他忍不住又問了一次:「……妳有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吧?」

  「啊?喔喔,好。」

  監察官在說有沒有在聽?有沒有在聽?

  沒有!(摔吹風機

  吹風機在床上彈了兩下,乾爽的黑髮自他指間滑落--卡住了,還有塊地方沒吹乾,他皺皺眉,默默拿起吹風機,安靜的寢室內機器繼續嗡嗡嗡地運轉。
 


 

20220405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