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女審】噗浪片段集合(0910 修行、伏地挺身)

山遁 | 2021-09-16 22:25:56 | 巴幣 4 | 人氣 193




【修行】

  太刀出陣。

  往外一望,就能見到遠比他早來到本丸的刀劍男士們在修行回來後重新回到戰場;當他們帶著戰場上的煙硝回來,偶爾會激得久未上戰場的刀劍男士們往外看去。

  「血的味道……」

  松井江向外張望,只見大阪城歸來的第一部隊沿途滴著血,其他人忙著將傷員扶進手入室,山姥切長義咳了一聲喚回對方的注意力,將新的報告放到松井江面前。

  報告還有很多,盡快處理。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周遭同僚有多忙碌--地下城開放第二天,自家主上已經殺入最底層,待處理的公文堆疊成山,更何況原先處理軍務的一期一振回歸戰場,少了一名人力,工作自然得由其它刀劍男士分攤。

  (他們已經做好熬夜三周的心理準備)

  整理好只待她檢閱的公文,山姥切長義轉身走進她的辦公室。

  「長--義--」

  人未到聲先到,幾秒後她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公文已經有條不紊地擺在她的辦公桌上,她看看擺得漂亮整齊的公文又看看他,他下意識挺直了背脊,露出優雅的微笑。

  「對了,長義你想出去修行嗎?」

  他瞬間垮下臉,「……妳對我有何不滿,大可直接說出來。」

  四下無人,他捏著身為他的主的女性臉頰往旁拉開,對方沒有閃避沒有怒斥他的無禮,只是有些困惑地任他捏著她的臉,他心底閃過一絲模糊的愉快。

  「沒偶……偶就想問問。」她開始掙扎了,「我只是懷念你在戰場上的英姿!像蝴蝶一樣飛舞!像蜜蜂一樣螫人!」

  「我是刀。」

  他回得極快,「而且少了我,妳出陣後的報告誰要處理?」

  「呃……」

  「能夠應付妳那出陣次數並做好統整的刀劍男士?」

  「這個……」

  「只有我。」

  山姥切長義簡短有力的下了結論,在她還想開口時用那雙藍色眼眸涼涼地看著她直到她放棄掙扎,嘴裡嘀咕幾句後認真看起報告來。

  望著她翻看公文的側臉,山姥切長義難得地出神了。

  他來到這座本丸已有兩年多,自然也看過某些刀劍男士修行前後的差異……外觀的改變、心境上的變化。

  明明刀是不變的事物,成為刀劍男士後卻有了改變的機會。

  如果他去修行,他會看到什麼、經歷些什麼?

  現在的他尚未知曉。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論有了什麼改變,她都會笑著對他說『歡迎回來』吧。


 
20210909  

 

 

 


【伏地挺身】

  「不幹,絕對不幹。」

  「欸--為什麼--」

  面對鯰尾跟亂死纏爛打一人抱左臂一人抱右臂的撒嬌攻勢,我試圖拖著兩把刀的重量前往職務室。

  「只不過是坐在長谷部身上讓他做伏地挺身對主人來說有那麼難嗎!」

  「光是說出這句話就有哪裡不對了吧!」

  面對我的吐嘈,粟田口兄弟互望一眼。

  「咦?有不對的地方嗎?」

  「沒有啊?」

  ……算了。

  抵不過刀劍男士的力量,我認命往反方向的訓練室前進。

  長谷部已經在那裏等著了,其他湊熱鬧的刀劍男士們圍了一圈,據他們所說,長谷部伏地挺身的數據除了一般時刻還得有我在現場的紀錄,「這樣才能了解長谷部的實力!」博多拿著筆把紀錄的板子敲得咚咚響,搭配著一旁同田貫跟大包平做重訓的景象,我差點以為自己誤入了什麼運動社團。

  長谷部的背上放了塊坐墊,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而那道東風就是我。

  「呃……長谷部,麻煩你了。」

  「是!主,請您上座。」

  我無比尷尬地坐了下去(龜甲站在一旁渾身顫抖雙眼放光,我懷疑等長谷部做完他要自告奮勇當下一位),隨著碼表按下計時,長谷部雙臂施力,幹勁十足地開始做伏地挺身。

  「喔喔喔喔!有大將在,長谷部果然提升速度了!」厚握緊拳頭一臉興奮,「果然刀就是要感受人的溫度呢!」

  不我覺得你們感受溫度的方式跟刀不太一樣。

  視線上上下下,我不只覺得有點暈,心還有點累。

  我不記得把本丸養成這副模樣,這真的不是我幹的。

  希望現在不會有政府刀湊熱鬧跑過來看……「原來這裡是這樣的本丸!我看錯妳了!」要是有這樣的誤會就糟了。

  但審神者間流傳著這樣的事:妳希望哪把刀來他越不來,妳希望哪把刀不來他偏偏要接二連三地來,所以,是的,一文字則宗出現了。

  這位才來半個多月的政府刀在長廊上不經意地往我們望了一眼、彷彿自己看錯了什麼又決定多看一眼,想想乾脆走進來(你倒是繼續往前走啊),他搖著那把紅扇看看那邊又看看我,『哦呀哦呀』地發出意義不明的感嘆。

  「怎麼了?」

  三日月跟著探頭,見了這汗水飛濺的熱鬧場面,無比寬容又優雅地露出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微笑,朝一文字則宗介紹道:「主上常常這樣跟大家玩。」

  我瞬間不暈了,誰跟你常常誰跟你大家!三日月你害死我!

  則宗了然地點點頭,那聲『哦——』拉得長長的,要說有多意味深長就有多意味深長;我想立刻跳起來表明我的清白,然而厚跟鯰尾數得正歡,「四十六!四十七!」正在關鍵時刻,長谷部的伏地挺身作得更賣力了。

  好在藥研注意到我臉色不對,我用力跟他眨眨眼,他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走過去跟一文字則宗搭話。

  「不是所有人。」藥研爽朗一笑,「很可惜,大將不會對短刀這麼做。」

  等等你在可惜什麼?不對,難道你的意思是其他刀種就會嗎?

  藥研沒看懂我的眼神(事實上我覺得他從一開始就沒看懂),朝我比出一個萬事ok的手勢,你倒是回頭看一下則宗啊大哥!他把身上的外套拉得更緊了啊!

  「六十五!長谷部破紀錄!」

  博多大聲吼出新數字,周遭一片驚嘆與掌聲,連則宗與三日月都非常配合地鼓起掌來,我接過鯰尾不知從哪遞來的花圈替長谷部戴上,長谷部驕傲地揚起臉彷彿希望我再摸摸他的頭,我摸了,室內瞬間颳起一陣小小的櫻吹雪。

  四周一片笑聲,罷了,風評被害的只有我一位就好。
 

2021091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