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女審】做人總是要勇於面對自己的欲望

山遁 | 2022-04-09 21:41:04 | 巴幣 112 | 人氣 125




  燭台切光忠察覺最近審神者的視線總是停留在自己身上。

  那是一雙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黑色眼眸,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時,與平時指揮刀劍男士的樣子也完全不同;她會從眼角餘光偷偷瞥過來一眼,帶著一種既渴望又害臊的神情,其他人經過時又急急撇開,還會慌得一下子亂了手腳。

  其實不是什麼大問題,作為刀時早就習慣人類的目光,但有了人身之後,總是被她看得隱隱發熱起來。

  她可能以為自己藏得很好,但對於奉她為主的刀劍男士來說,她極力隱藏的視線實在是過於明顯。

  「主上,怎麼了?」

  第一次他與她目光相觸,她臉上一紅,結巴著回答什麼都沒有然後摔了整地的公文。

  「咦?主上,妳又在看小光?」

  第二次小貞歪頭詢問滿臉揶揄,回神的她倒抽口氣,左腳踩右腳差點絆倒自己。

  第三次大包平一臉凜然,當著廚房所有刀劍男士的面指向他,「要看就好好看!別瞄幾眼就低頭,抬頭仔細地看!好好欣賞妳的刀!」

  這回真的出狀況了,她那時正在削紅蘿蔔,慌得指上一層皮肉跟著刮了一半,血濺三步,亂藤四郎當場跳起來衝去找藥研藤四郎,加州清光也跳起來了,「誰叫你說出來啊!」還踹了大包平一腳,廚房裡的騷動差點引發另一波慘況。

  「我覺得主上絕對喜歡小光。」

  點心時間小貞一口吞下糰子信誓旦旦開口,想起她的眼眸,他輕咳一聲,「別臆測了,說不定主上只是有話想對我說。」

  「那麼就是那個吧,『告白』!」

  嘿,我真聰明--小貞打了個響指,興致勃勃地分析主上究竟看了他幾次,他伸手稍稍遮住忍不住上揚的唇角,然後再塞給小貞一份糰子。

  先不論小貞的推論有多少可能性,這件事的確需要盡快處理--說不定能夠一次解決她受傷的問題,以及他時常被修行回來的短刀打刀薙刀氣勢洶洶地堵在門邊的情況。

 


 

  和室內,一人一刀正襟危坐表情嚴肅。聽到他說有要事相談,她想也不想地來了。

  「燭台切,有什麼事嗎?」

  「主上,請將手給我。」

  他將手向上攤開,她有些一頭霧水,但還是將雙手放在他手上,然後他收攏手指,扣住她的手腕。好,這樣應該比較安全。

  「主上,我注意到妳最近在看我。」

  坐在他面前的女性身軀一顫,他掌下的雙腕慌亂地想要逃開桎梏拉開距離,他依然握得穩穩地,語氣又放緩幾分:「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我……那個……」

  審神者神色慌張,燭台切清楚看見她雙頰逐漸泛紅。

  「你、你有注意到?注意到我在看你?」

  大概全本丸都發現了。

  但是燭台切沒說,他懷疑要是說了她會當場開窗逃出去,所以他只是彎起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我……啊、我沒有--」

  她結結巴巴地,連耳根都紅了;注視著那紅透的耳與雙頰,他忍不住靠近了點,低沉的嗓附在她耳邊問:「……沒有什麼?」

  也許連他都沒發現自己的聲音帶著一股誘惑與期待。

  「--我沒有盯著你的屁股看!不對我看了對不起!」

  完美的土下座。  

  「我只是想抱住你的腰用臉去蹭還有用臉去貼你的屁股--對不起我是色狼!我是變態!」

  燭台切:??????????

  「對不起馬上就會結束了!我之後會好好克制自己絕對不會再偷看你,請放心!」

  「結……束?」

  他腦袋一陣混亂,一點也不帥氣地重覆她的話。但是屁股?屁股?

  「啊,是的,因為我團購訂了『燭台切光忠臀部滑鼠墊』,應該這一兩天就會收到了。」想到團購商品,終於冷靜下來的審神者雙手合十,彷彿即將來到的物品是她的信仰。

  燭台切仍舊保持著帥氣的微笑,但他腦袋裡的混亂正在擴大,「臀部?滑鼠墊?」

  「是,有位燭台切光忠借出他的臀部做模型--是一位非常慷慨的刀劍男士!」審神者滿臉感動,彷彿那位陌生的燭台切光忠解救了她。

  腦內的混亂戛然而止,至少他很確定他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彷彿』。

  在他回神之前,他已經開口打斷她的感動。

  「……那個團購商品寄來時,可以也讓我看看嗎?」

 


 

  燭台切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裡等待『燭台切光忠臀部造型滑鼠墊』開箱。

  就見審神者神神秘秘地捧著箱子進來,門窗全部關好,這才小心翼翼拆開紙箱、拿開氣泡紙打開外殼。

  一塊凹凸起伏的黑色滑鼠墊出現在他們眼前。

  他很難說那是『燭台切光忠的臀部造型』,但布料似乎跟他的褲子布料材質一致,又看她研究半晌,沉吟道:「嗯,臀型不太一樣呢。」

  哪裡不一樣?跟誰不太一樣?等等阿魯幾妳出門時究竟在看什麼?

  他幾乎無法維持臉上帥氣的微笑,又看她端詳了好一會兒,他以為這就結束了,豈料她合起雙掌,「那麼,我要開動了。」

  開動?開動???他還沒弄懂,就眼睜睜地看著她滿臉幸福地低下頭--似乎已經忘記他的存在--

  他不加思索地伸出雙手捧住她的臉。

  「怎麼了?」她望望他,又望望下面那個正在呼喚她的滑鼠墊。

  「我覺得……」他謹慎拿捏用詞,「先暫停一下吧。」

  要是任她當著他的面埋下去,他似乎會失去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欸?暫停?現在?」

  她一臉受傷,又渴望地看向滑鼠墊,他差點以為自己是個打擾她跟夢中情人相聚的糟糕傢伙。

  「不覺得……」他一邊說話引開她的注意力,一邊把滑鼠墊悄悄推開,「直接抱我,會比較有真實感嗎?」

  「抱你?我?」她脹紅臉,慌得雙手胡亂揮了一陣,「可是……這樣有點……」

  為什麼聽到要抱著他就這麼害羞,卻能毫不害臊地當著他的面試圖埋屁股滑鼠墊呢,燭台切目前還無法理解。

  「來。」

  輕輕拉著她的雙手繞到自己腰後,她一臉猶猶豫豫,問得非常之遲疑。

  「……我可以摸你?」

  「可以。」

  「也可以把臉貼上去?你不會不舒服?」

  「不會。」

  「胸呢?腰?」

  見他點頭,她的臉龐逐漸散發出光采,「那,屁股也--」

  「不可以。」他微笑。

  那畫面太美,他想像不出來。

  正確來說他壓根不願去想。

  「喔……」

  超級失望的聲音。

  眼睛又開始去瞄她的屁股滑鼠墊。

  為了讓她放心(也為了讓她暫時忘記滑鼠墊),他補了一句:「除此之外,妳想做什麼都可以。」

  那瞬間她的表情一變,彷彿下了某種決心。

  「……那,你可以拉開外套拉鍊嗎?」

  他依言拉下,露出裡面那件緊身黑T,薄薄布料下的結實體格明顯可見。

  「--我要抱囉?真的要抱囉?」

  看到她慎重的模樣,他也有些緊張起來了,點點頭,示意她繼續。

  白皙雙臂環住他的腰,比自己來得嬌小許多的身軀軟軟地貼了上來,臉頰跟著貼上他的胸膛,他心中一蕩,伸手就想擁住她。

  然後她開始瘋狂地蹭。

  「嘶--哈--」

  瘋狂地吸氣。

  「嘶--哈--」

  ……感覺不太對。燭台切默默望向遠方,這跟他想像的氣氛似乎不太一樣。

  她左胸蹭完蹭右胸、左邊臉頰蹭蹭再換右邊臉頰蹭蹭,胸膛蹭完蹭腰間,摟住他的窄腰,臉頰對著那結實肌理蹭了又蹭,貼著他的腰際狂吸猛嗅。

  「腰……就是這個腰!嘶--哈--」

  ……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畢竟她當初就是這樣老實招認的。

  自家主上興奮到畫風驟變,燭台切光忠僅花三十秒就接受了這個畫風。

 

  正當審神者抱著腰開開心心地又蹭又吸,門被打開了。

  「主上,關於下次的內番……」

  才進門的太鼓鐘貞宗一呆,「咦,怎麼了?」

  「呃、沒什麼,不小心跌倒。」

  審神者慌慌張張地從地上爬起來,門被打開的那瞬間她反射性整個人彈向後方,應該沒被發現、大概沒被發現,才勉勉強強鬆了口氣,又聽小短刀問:「這個是什麼?為什麼有兩塊突起?」

  她臉色一變,『燭台切光忠臀部造型滑鼠墊』還沒收起來!

  「這個、這個是……」

  她急著想說詞、又想拿其他東西蓋住滑鼠墊,越急越慌,差點把東西連同外盒弄到地上;燭台切按了按她肩膀,鎮定地把滑鼠墊收起來(並且試著不去注意屁股滑鼠墊的觸感)。

  「這個是,我的東西。」

  「是哦,小光你之前買的?」

  小短刀有點好奇,但也沒再多問,「主上,下次的內番表我放桌上囉!」

  「……好,謝謝你。」

  腳步聲遠離,人走了。

  明明只有短短幾分鐘,審神者卻覺得自己險險從另一個社死現場走了一遭,虛脫過後她跳起來猛地握住他的手,幾乎壓抑不住自己的激動。

  「燭台切,謝謝、真的謝謝!」

  「放心,小貞看起來沒什麼興趣,還是先收起來吧,之後再……」

  暖熱氣息拂面,她踮起腳尖吻了他的頰。

  他傻在當場。

  「我馬上把東西收好!」

  她快樂地抱著盒子想放回寢室,而那位身高將近一百九的男性摀著方才被她親過的地方,看起來還沒回神。

  她怔了一下,那模樣以及剛才的行為,都足以吸引住她的視線--從他的下半身回到臉。

  「……燭台切。」

  「嗯?」

  他覺得臉頰還有些發燙,卻仍鎮定地朝她露出一個帥氣微笑。

  「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

  腦袋一片空白,這回臉頰的熱燙溫度切切實實地一路燒至耳根了。
  


 

 

 

20220409
 我只是覬覦燭台切的身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