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章七-3

化風 | 2022-07-03 19:00:08 | 巴幣 2 | 人氣 72

完結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以「氣勢」作勝負的世界。不僅不會死,還一堆要有「氣勢」、才能使用的道具。 被召喚到這世界的主人公‧麥戈亂,突然就被要求前往鄰國、秘密刺殺他們的國王!?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莫名其妙開始耳朵痛……找天去看一下好了。
  希望不要是太嚴重的事情……
  ……我個人的事就先這樣。請各位收看今天的文章。
  這次是直搗黃龍的部分。
  

  總目錄

  上一回





  <第三人稱>

  接獲「刺客」已經闖入王都的方德國王,立刻召集「四騎士」、來到自己的寢室護駕。
  但五人中,已有兩人在外地迎擊失敗、這才在趕回來的途中;另一名更是擅自前去市街抓捕,至今卻仍下落不明。
  「這是怎麼回事!?」
  方德國王‧蘭斯一世怒敲起床旁的小桌,「山姆,你身為『團長』,這該當何罪!」
  「是!」
  身著全套鎧甲的壯男山姆,此刻於王前跪下。「是屬下督導無方,望陛下降罪!」
  在一旁、也穿著清裝紅盔甲的少女‧阿芙拉,也急忙跪下。「陛下,我身為『四騎士』之首,同樣也請陛下降罪!」

  「……算了。」
  看著兩名忠心的部下如此惶恐,方德國王也無心處罰,用手勢叫他們起身。
  「說到底,是吾個人那時、竟受那敵國大臣『氣勢』所煽動、居然做出此等愚蠢之賭注……!
但既然身為一國之君,豈有戲言!無論如何,爾等,王國及吾之名聲,就靠爾等之劍了!知曉嗎!」

  「是!」

  看見國王著急的神情,阿芙拉的臉上、不禁閃過一抹淺笑。
  她雖然是全副招牌紅裝甲、明顯有備而來,但神情卻異常輕鬆、彷彿不把「刺客」放眼裡。

  但就於此刻,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躁的敲門聲。那是緊急求見的信號。
  「什麼人!?」國王宏亮的聲音,傳出門外。「現在可在備戰中啊!」
  「報!是、是威克王國的大臣,崔特大臣求見!說是『威克國王』已承認賭局敗北!」
  「什、什麼!?」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了困惑。
  「……無論如何,既然大臣求見,不前去迎接、實在有失國禮。阿芙拉!山姆!隨吾移駕至迎賓廳!」
  「是!」
  這時的山姆,突然發現少女的表情、有些咬牙切齒。
  ──怎麼了?

  儘管感到疑問,山姆還是隨著方德國王、前往迎賓大廳。


  ※ ※ ※


  <麥戈亂視角>

  急忙趕到這首都、頗具規模的大「聖堂」後,我才來到入口,連差異都來不及感受、便發現了我要找的三個人。

  「──艾伊?雷斯特?還有涵可兒?怎麼回事???」
  我都仍一頭霧水,艾伊卻馬上提起她的短矛、朝我衝了過來。
  「啊,戈亂大人──!」
  雖然已經沒有違和感了,但經歷過「那種事」的我,還是抱持著一些戒心。
  直到──她的下一次發言。
  「戈亂大人,真是對不起……我也不清楚什麼時候,就被人家摸掉了……等等,為什麼戈亂大人沒事呢?」
  啊──這個安心的傻度。是本人呢。
  「因為我聰,明。話又說回來,你們有看到某個穿紅盔甲的少女出來嗎?那好像是『四騎士』,我打敗她之後、她居然告訴我這裡的位置……」
  「沒有啊?」艾伊代表回應,「可是,倒是有個人找我們……」

  「人?找你們?」
  在我的疑惑下,有名全身被斗篷緊包的男子、從「聖堂」裡走了出來,然後開了口。
  「我呢,」他的嗓音渾厚又有磁性,「是希望『刺客』成功的人。方德國王的暴政,需要被消滅。這就是我們『新派』的理念。」
  ……「新派」?不不不,你說這個給我聽做什麼,我又不想扯入你們國家的派系鬥爭。
  而且,不好意思啊,我才經歷過一場「資訊詐欺」,可不會輕易相信別人。

  出自於不信任,我提出問題。
  「你隨便自說自話,就要我們相信你?我看、是陷阱吧。」
  但接著,那人卻突然後退幾步、進入了「聖堂」內。
  「不信任我也無仿。我現在證明給你看。」
  沒想到,他突然從手袖中、亮出一把匕首,並在自己的脖子上、開始劃上一橫血跡!

  「你──」
  這傢伙!連我這被召喚者,都聽過艾伊解說了;在屬於「聖堂」的區域裡自殺,可是真的會永久死亡啊!
  居然、居然給我用性命做賭注!
  「快做決定!」男子此刻低吼、匕首卻沒有停下的意思。「在我死去之前!」

  ……好吧。

  我於是快速激起「氣勢」,並拿出「氣勢聖鞭」。
  「戈、戈亂大人!?」艾伊見狀、立刻抓住我的手。「您、您要殺了他嗎!?」
  「……」
  我無情地甩開她的手,二話不說、就將「聖鞭」甩出!
  「聖鞭」前端的刺錐,眼看就要刺入男子的頭部──

  「鏘!」
  最終,我卻只打落他手上的匕首。
  「……」
  看著男子毫無變化的表情,我還是、被他身後散發的「氣勢」說服了。
  「帶路吧。」
  我用「氣勢」、把鞭子綑在他的雙手上。「我欣賞你的勇氣。但這、可不是個好的『說服』法啊。」
  「沒關係的。現在,請隨我來吧。」

  男子此刻、一路往「聖堂」的內部走;我們四人面面相覷後,也只好跟著往裡頭行動。


  ※ ※ ※


  在「聖堂」中、某處男子所找到的偽裝祭壇間裡,有著通往地下通道的秘密入口。
  而我們跟隨男子,曲折蜿蜒了好幾段路後,再次進入另一個更陰暗的狹長暗道。
  到這裡的時候,男子就和我們道別了。
  「再走下去,就可以抵達王宮內的迎賓廳。」他朝我們有禮貌的鞠躬,「那麼,此處也不是『聖堂』了,容我告辭。」
  沒想到,他接著用舌頭、在自己的臼齒舔出一粒白球,並咬下後,他就整個人癱軟、化為藍光了!
  ……居然還暗藏了自殺藥!真是狡猾……
  話又說回來,在他消逝之前,我居然有一瞬間、把他看成位盤髮的女子……
  ……我大概是戰鬥過度,腦袋開始產生錯覺了。嗯。

  既然都到這裡了,那就往前看看吧。就算那男子,在這前後安排伏兵,起碼在王宮內死亡、還可以讓那三人復活……
  唉。我真是越來越不重視自己啦。
  於是乎,我們一路摸索暗道,直到某個門板打開時、讓我看見一縷光線為止。

  打開門板後,我所見到的光景,讓我大感吃驚。
  類似的廣大廳院、朝大門鋪去的紅色地毯、階梯上的豪華石椅、以及氣派的裝潢──
  怎麼可能,這裡真的是方德國王的「迎賓大廳」!那傢伙,居然沒騙我們!?
  而且這個活板門的位置,正好是王座的後側方啊!
  訝異之際,我也急忙將同伴們從暗道裡拉出、並欣賞他們的吃驚神情。

  但這時候,我卻注意到更加驚人的事──
  王座上,居然是有人的狀態。那個帶著金色頭冠、手持著十分華麗的權杖,「氣勢」非凡的中年男子,明顯是要接見外賓。
  他身旁還有一男一女的侍衛,兩人也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不過,現場沒有任何士兵;是還在趕過來嗎?

  看到中年男的艾伊,突然小聲驚呼出來:

  「方、方、方德國王,蘭斯一世!?就在眼前!???」
  「!!!」

  那瞬間,我心臟都要停了。我的最終目標、就在眼前!
  居然在這種莫名的情況下見到他,「蘭斯一世」!
  先、先冷靜下來……在這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因為一時的激動、就失去這絕佳良機!

  為了撫平心內的悸動,我於是叫全員待命,自己觀察起國王身旁的兩位侍衛。
  那名男的,身穿有虎頭裝飾的厚重盔甲,一看就知道不好惹;那頭銀斜髮展現出的氣魄,和他擺出的自信笑意,都讓我不寒而慄。
  至於他手持的、則是一把劍身頗寬的劍。不知道為什麼,他是用劍鞘上附的把手拿著、而不是掛於腰上。
  另一名女侍衛,有著一頭高馬尾,全身穿著輕便的紅盔甲;她的表情與其說是自信、更像是愉快之類的,難以言喻;她腰掛的細劍,看起來較普通、但仍鑲有「氣勢寶石」。

  是說──這名少女,不就是變成艾伊、跑來襲擊我的人嗎!?
  不……「她」既然能變成艾伊,當然也可以變成這名少女。不過,為什麼……
  ──算了算了!反正是「派系」什麼鬼的關係、要栽贓之類的吧!那種事情,跟他國「刺客」的我無關!
  思考好作戰計畫的我,於是集結了全員:
  「待會等我一攻擊、你們就發動波狀攻勢!先是我、涵可兒、雷斯特、最後是艾伊!
至於目標──除我以外全員:國王!聽懂了嗎!」

  確認大家的表情,都有理解作戰之後,我於是拿著「氣勢聖鞭」,從王座後方殺出!

  「順gya──!!」
  在我的戰吼之下,我揮出的「氣勢聖鞭」如長毛般、以違反物理的筆直式前進殺出!

  「什麼!?」
  馬上反應過來的男戰士,朝我鞭子前方的刺錐、擺出劍鞘──
  劍鞘卻是突然一開為二,瞬間化為一面堅固的盾牌!
  ──可惜,我的目標不是你!
  在我的「氣勢」引導下,「聖鞭」與前端刺錐、順利繞過男戰士的盾牌,並朝後方的女侍衛攻擊!
  「!」
  馬上朝旁迴避的女侍衛,卻沒料到我的「聖鞭」會再次轉彎,隨即被刺中了盔甲內的縫隙,讓肩頭被刺中、我也得以控制住她的行動!
  很好!想不到吧!

  接著,我身後的涵可兒、飛快地踏出步伐,以短刀朝前突刺!
  「可惡!」
  喊出聲的男戰士,立刻手持段劍上前──
  「還想跑啊!」
  但我的「聖鞭」中段部分,馬上用剩餘的部分、繞出一個繩圈,緊緊套在男戰士的脖子上!
  「咕!咕嗚嗚嗚!!!」
  令人訝異的是,男戰士憑著驚人的「氣勢」、硬是來到國王的面前,擋下了涵可兒的短刀!
  「鏘!」
  被擋下攻擊的涵可兒,下秒甚至是被男戰士的盾牌、給直接撞飛!

  可是──還沒完!
  在涵可兒之後,接力上場的雷斯特,用手中的斧頭、朝地面發出了大量綠色閃電,全部快速地朝國王殺去!
  「哼!」
  男戰士又再次、上演魄力十足的戲碼──他將寬劍插入地面,把電流全引到自己身上,讓自身慘遭電擊!
  「嗚啊啊啊啊啊!!!」

  ──就是現在!
  「艾伊,」我喊出指令,「上啊──!!!!!」
  「是──!」
  最終,我們的當家花旦──艾伊小姐,提著短矛、朝方德國王衝鋒!
  ──不對,這笨蛋!妳是不會用丟的喔!?
  「哼啊!」
  忍受住電擊的男戰士,此刻猛然上前;只不過用盾朝前推出,就把艾伊推倒了!

  沒關係……最後,我來解決吧!
  我於是用嘴拔出「氣勢劍」、用空劍鞘對準驚慌的國王──
  不好意思,吃我一發「氣勢彈」、然後去死吧!


  「碰──!」


  就在戰局即將決出勝負之際,某個人、貿然打開迎賓廳大門的聲響,讓我們的動作、戛然而止。
  ──什麼鬼?欸,看一下氣氛啊,這裡正在打架、你知不知道啊?
  然而,打開那大們的人影,卻讓我無比訝異。
  「太、太好了,趕上了!」
  那是一個氣喘吁吁、有著中分瀏海、額頭上還有著標誌性青筋的中年男子;他穿著十分華麗的衣裳,明顯是要來會面國王。
  不過──崔特大臣!?他怎麼會突然來這敵國之中!?

  可接下來他的話,卻帶來更多問號:
  「『刺客』大人!國王、國王已經自行宣布敗北了!請您不要殺掉蘭斯一世!」


  「──蛤!????????????」


  ※ ※ ※


  在戰鬥之後,我們四人、被請到了貴賓用的客房內休息。
  ……這是鬧哪招啊?突然說「不打了」???

  不過嘛,「賭局」終止後,起碼我終於、不用再賭命了……
  而剛才和我交手的男戰士,不久前也來交流過。
  他正是「四騎士」的團長,「山姆‧山迪」。難怪不只「氣勢」強盛,戰鬥反應也相當一流呢。
  「哎呀──剛才真的是好險啊──」
  但他鬆懈之後,表現出來的和善態度,和在戰場上勇猛的他、感覺完全不是同一個人欸?

  至於另一名女侍衛,也是「四騎士」之一的阿芙拉‧艾迪蒂,則說她自身「有要事得忙」,匆匆打過招呼後就離去了。
  嘛,畢竟位高權重,事情眾多得親力親為、真是辛苦啦。
  倒是我說這位「團長」啊,好像看起來挺閒的?

  另外,由於自己養父的到來,涵可兒現在的表情可謂是五味雜陳、難以說明。
  也是啦。自己努力半天的任務,突然被養育自己的人、中止什麼的;以為自己總算能幫上家人名譽的她,心情一定很難過。
  反倒我可輕鬆了。因為「任務」中止,我也可以當回正常人──

  才怪。先不說自己的未來、實在是毫無去向,就連在間休息室內的氣氛,也糟到爆炸好嗎!
  除了沉默中的涵可兒,其他兩位的心情、似乎也跌到了谷底。
  雷斯特失去了幫家中建功立名的機會,一副惘然若失的模樣;艾伊也因為國內的人民、將無機會獲得充足糧食,心情低落得連黃絲巾都垂下了。
  ……可惡,這叫我如何高興得起來啊。

  「……我出去外面透透氣,晚點就自己進來。」
  你們看!就連涵可兒都受不了、跑出這房間了!
  看著那三白眼女孩、沉默離去的身影,我實在是不願再多說什麼。


  ※ ※ ※


  然而,過了一段時間,涵可兒卻沒有遵守說過的話。
  ……不對。
  按耐不住的我,於是走出房門、來到他國王宮的走廊上。
  當然──完全不見人影。
  可惡。怎麼會這樣?她又會去那裡呢?

  就在這時,一旁的轉角、好像有什麼事情在折騰著,一堆士兵都在王宮內跑動。
  正當我還在困惑時,某個穿著虎頭鎧甲的戰士、過來朝我搭話。
  「啊,不好意思、請等一下。」
  擋在我面前的,是「團長」山姆‧山迪。
  「由於還沒辦法取得完全的信任,加上宮內現在有騷動,請您不要擅自離開房間,好嗎?
剛才,也有你們的同伴、鬧著脾氣說要去外面;我拗不過她,就讓她帶著兩位守衛出去了……別讓我難做人,好嗎?」
  「騷動?」
  當我提問時,山姆偏頭想了想、才決定說出來。
  「啊,就順便說個吧。和你們有點相關而已。
之前帶你們走暗道的人,之後被經過『聖堂』的路人指認出,是地下組織『新派』的某個人;而我們懷疑這組織企圖政變,所以現在正執行抓捕。」

  喔……原來如此。
  ──不對啊,他剛才是不是提到、我們的「同伴」!?

  我於是和山姆提問之後,便急忙衝出了王宮。

  「啊……又一個……真是,威克王國的人,都不聽人說話的?」


  ※ ※ ※


  來到山姆所說、「同伴」所散心的公園後,我便看見了、兩名守衛化為藍光的瞬間。
  下手的,正是拿著短刀的涵可兒。
  然而,全身染滿鮮血的她,像是早知道我會來一樣、回頭望向我。

  「我本來不想完成『任務』的……」
  在她自身的喃喃自語下,她突然就持短刀衝向我──
  瞬間,涵可兒嬌小的身軀、看起來就像是有三個!?

  「為什麼要逼我,麥戈亂!!!」


  ──為什麼!?我哪知道啊!????


  【章七 完】【待續】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