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章七-2

化風 | 2022-06-26 19:00:04 | 巴幣 2 | 人氣 58

完結有關任何問題,一律建議「氣勢」解決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以「氣勢」作勝負的世界。不僅不會死,還一堆要有「氣勢」、才能使用的道具。 被召喚到這世界的主人公‧麥戈亂,突然就被要求前往鄰國、秘密刺殺他們的國王!?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特價時間。大家,克制自己的手、守護你我錢包,人人有責。
  雖然由我來說,真的可能沒什麼說服力吧……
  別、呃,別管那些了,來看看今天的文章吧。
  這次是走失的回合。
  

  總目錄

  上一回




  <第三人稱>

  「是嗎?我知道了……」

  貝拉放下了通訊符咒後,嘆了一口氣。
  「如你們所聞,這下、那『刺客』肯定會來首都了。」
  此刻的她,正身處「四騎士」的休息室;在這房內的,還有阿芙拉、以及山姆。
  「沒想到……接下來,該我本人親自出動了。」
  正當貝拉想從房間內離去時,阿芙拉卻叫住了她。
  「給我等等。妳說柯拉擅自去迎擊?這怎麼可能……」她的音調隨情緒提高,「她可是妳的部下吧!?」
  「我該說的都說了。」
  準備離開的盤髮女子,連頭都沒有回。「信不信由妳,自己問她吧。」
  語畢,她便踏出了這房間。

  「阿芙拉,妳也開始備戰吧。」
  山姆穿著標誌性的厚重盔甲、此刻還在保養自己的寬配劍。「誰知道『刺客』、到底多快會來。」
  但阿芙拉、此刻卻是輕笑而已。
  「……哼。這麼說是如此呢。那麼,先失陪了。」

  等阿芙拉搖著高馬尾、從休息室內離去後,山姆才總算鬆一口氣。
  「呼……看來阿芙拉,很想要『刺客』成功啊。而且,和她相關的證據、也都被消滅殆盡了,可惡。
但貝拉之前卻跟我說,『沒證據的話,做就有了』……那是什麼意思?」

  儘管不是很明白,山姆還是依照貝拉的指示,派艾蒙和飛、去首都的「聖堂」待命。


  ※ ※ ※


  <麥戈亂視角>

  由於我們把「人」甩出了鎮外,似乎驚動了一些人群;我們於是決定在事情鬧大之前、趕快離開這北方小鎮。
  ……說實話,都已經被「四騎士」追到了兩次,我看我們的行蹤、早就被完全掌控了吧?
  再躲下去,也沒有意義了。不如直奔首都吧!
  於是乎,我們毫不猶豫,騎上「輪馬」、快速抵達方德王國的首都。

  喔對了,首都有被高牆包圍呢。
  沒有通行證的我們,當然是用上了老方法──先上牆清人、再「飛越」到城內囉。
  幸運的是,我們降落的附近、有一片練兵場空地,讓我們得以安全落地後、再快速奔馳至士兵的視野外。
  ……當然,我又被驚魂未定的某兩人罵了。
  唉。這麼兇做什麼。要知道,事情這種東西呢,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早該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無論如何,我們總算是來到了、方德王國的首都。
  和以大街道為主的威克王國王都相比,方德王國的首都、可說是截然不同的風貌。
  這城市雖然人潮眾多,卻是以小巷弄為基礎規劃,方正而井然有序的模樣;人們為了適應這種街道設計,則對於人道、車道、貨道,有著相同的分流共識。
  儘管看起來怪異、街道也確實遠比大道的王都還要擁擠,但單就秩序來說,又更加的有條理。
  的確,這樣的設計,讓我們四人在行走時,都因為要小心別撞到人、而懶得回頭查看情況;可如此高的人口流動性,還是能讓人駐足停留、不會被迫只得往前行走。
  更意外的效果是,這樣一來,這首都、看起來就遠比王都繁榮多了。明明人潮實際上、應該是差不多的情況才對。

  雖然是挺不錯的城市設計啦……但是,難以回頭這點、還是讓我很在意。
  唉。只希望艾伊不要又因為什麼新奇物品、被奇怪的攤位給留住,最後走丟就好了。
  至於在我們的視野內,可以明顯看到一座高聳又十分氣派的建物。那裡大概就是王宮了。
  但在這樣眾多的人潮下,我完全沒辦法、看到王宮外還有什麼防禦性建物。

  那個,就是我們的目標嗎……
  雖然很對不起方德國王,但我得為了那昏君、把他殺了。要怪,就怪那個害人民餓肚子的昏君、以及耍笨許下「賭局」的你自己吧。
  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不。或許現在,有點改觀了吧。
  可惡。我突然想這麼多幹什麼……?

  「你們三個,這邊!」

  就這此刻,我突然聽見、和我很相似的聲音傳來。
  嗯?怎麼回事?
  真是奇妙的體驗啊。我只聽說過,世上可能會有三個和自己相像的人,沒聽說過聲音也會像的啊?
  但當我小心翼翼、避免擦撞他人而回頭時,卻發現更嚴肅的事。

  ……其他人呢?
  不是吧,全部被人潮給沖散了?!
  真是。艾伊那笨蛋也就算了,涵可兒和雷斯特,你們不至於犯這種錯吧!還是、仍在氣我帶他們「飛行」的事?至於嗎?!

  然而,當我於眾多的人潮之間、試圖尋找自己的夥伴時,艾伊的聲音、又傳入我的耳朵。
  「怎麼了,戈亂大人?」
  「還問怎麼了──妳剛才人呢!?」
  我自然是轉頭回去、開口就罵。
  沒錯。在我身邊的,的確是那名身穿橘黃色系短袍衣,頭上還有兔耳似的黃絲巾、看起來有點傻的高挑女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就是。
  「真是不好意思,剛才被很有趣的商品吸引住了。」她此刻向我道歉,「再次不會犯了……」

  「……」
  看著她誠心道歉的模樣,我也不好責備她。
  「……算了啦。比起這個,雷斯特他們好像也走丟了,去找他們吧。」
  沒想到,艾伊這時、卻給出了建議。
  「嗯……還是我們、先回旅館等待?說不定,他們會自己回到旅館找我們的。」
  ……這笨蛋。要是他們、是被人家抓走了,那不就等到天荒地老了嗎!想想妳被抓走的時候啊!
  可是,總覺得哪裡不對。
  該怎麼說呢……傻的方式,有點不太對?
  總之,不能讓這個「艾伊」、發現我起了疑心才是。

  我於是按照日常對話的慣例、給予吐槽:
  「別傻了,要是他們是被抓呢?走啦,去找人!」
  「呃,好的!」
  於是乎,我和這個身分不明的「艾伊」、開始了尋人的行動。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艾伊」開始行走時、馬上讓我注意到一些細微的差別。
  首先,「她」完全不打算走到我前方;即便我故意放面步調,她也會注意到、跟著縮小腳步;平常的艾伊,肯定會自顧自地直接超過我。
  走路的方式、也十分平緩,沒有讓頭上的黃絲巾、有如兔耳般蹦蹦跳的情況;一路走來,也都不會東張西望、而是筆直地和我走著。
  ……等等,我會知道這麼多,純粹是艾伊平時的舉動、獨特得不像話!我才沒有特別盯著她觀察過!對!
  而這些當中,最讓我在意的──是那把「王恩之矛」、她沒有帶在身上。

  ──果然,這傢伙是冒牌貨!但是這傢伙,我該如何揭穿她呢?
  如果我猜得沒錯,「她」一定也知道、那三個人的下落!得抓住她才行!
  可是,我若是有走進死巷的意圖,她一定會逃走;但想用「聖鞭」抓住她的話,大概也會因「氣勢」而暴露吧……!
  事實上,我能感受到她身上、有股微弱的「氣勢」;我想,這就是她能偽裝的原因之一。
  ……不如,來給她點「警覺」吧。看她會不會自亂陣腳。

  「對了,妳的那把短矛呢?那不是妳的『首席』禮物嗎?」
  「!」
  很好,她的臉色、明顯是吃驚了!
  「啊,啊哩?我的短矛、什麼時候不見的?
哇──!戈亂大人!怎麼辦啦!?」
  此刻,她一邊哭喊,一邊用胸部、貼在我的手臂上央求!

  ──唔!雖然明確知道、這不是本人的胸部,但這個柔軟度……!
  不行不行,這個是假的,這些都是「氣勢」做出來的幻覺!這只是墊出來的東西、不是真貨!
  「喂、喂!」我立刻甩開手臂,「胸部、胸部碰到了啦!」
  沒想到,「艾伊」卻反而變本加厲,在眾目睽睽之下、整個身體都貼了上來!
  「可是,戈亂大人!您得幫我想辦法啊!」
  ──嗚喔!?
  這、這個柔軟又渾圓的美感形狀,緊貼在我胖胖的肚子上,脂肪與脂肪間、僅有幾道不牢靠的布隔著──真是、有夠美妙的觸感!!!
  ──不對!!!!給我醒一醒、麥戈亂!
  現在問題可大了!她這麼靠近我,已經可以給我一刀;我卻不能將她推開、讓她發現我已經起疑!
  我自己死了、或是她跑了,哪個問題都很大!可惡!
  這裡,我得反轉立場、把主動權搶回來才行!

  雖然很對不起艾伊,但是──!
  「艾伊?呃,妳的胸部、是不是縮水啦?」
  「!!!」
  果不其然,這名「艾伊」立刻推開了我,然後──
  「啪!」
  痛!
  可是,這巴掌、將成為我反攻的號角!
  我於是摀著臉,用不可思議的神情望著她。「呃……艾伊?妳平時、絕對不會這樣打我的啊?」
  ──由於我說的是「部分事實」,所以她絕對無法從生理分辨、我是否在說謊!
  而「艾伊」的臉色,的確是變了許多。
  「啊,這是──呀!戈亂大人,你亂說話、我才會這樣啦!」
  聽著這十分虛偽的嬌喘,我根本興奮不起來。尤其知道,「這傢伙」並不是艾伊,就更倒我胃口了。
  ──起碼有點職業道德吧?這麼假?

  「總、總之,」
  為了避開這話題,「艾伊」又談回另一件事。「戈亂大人,幫我找短矛啦!」
  好的。我該撒餌了。
  「我拒絕。你的矛、隨便拿支路邊貨、也差不多吧?」我突然跨出腳步,拉開距離。「那兩個人、才是哪裡都找不到。」
  在我的眼角餘光中,「艾伊」也追了上來。
  「別、別這樣嘛!我的短矛、真的對我很重要啊!」
  很好!她跟上來了!接著只要再繼續分她的心,就大功告成!
  「是嗎?那妳倒是說說,那短矛對妳的意義啊?」
  「……這個嘛,說來話長……」

  就在她絞盡腦汁、編出一段似假似真的「短矛故事」時,我已經帶她、悄悄走入了人煙較稀少的暗巷。
  「……所以說,短矛真的──等等,這裡、這裡是!?」
  看著她大驚失色的模樣,我差點就忍不住嘴角的上揚。
  「要被人抓的話,肯定會被帶到這種氛圍的黑街。」我無視她的情緒,繼續前行。「身為『首席』的妳,不會怕吧?」

  「這、這個……」
  「艾伊」此刻、擺出一副發青的臉色。「我、我突然尿急……」
  哼──爛招。想尿遁啊?
  別傻了。到這步田地了,我會輕易放過妳嗎!
  當她慢慢後退之際、我立刻抓住她的手。
  「不對喔。『艾伊』妳啊,可不是那種為了尿急、對同伴見死不救之人,對吧?」
  「可是,我真的尿急!」
  她突然就猛然甩開我的手,「男生不會懂的,尿不能憋啊!」

  ──雖然早了點,直接收網吧!
  「這種事我還真不知道啊。但是,我知道─」
  我立刻拿起腿部的「氣勢聖鞭」朝她拋出,
  「妳絕對逃不走!!!!」
  「!」
  那個「假艾伊」於是朝後跳,迴避了我拋出的繩圈──
  可下一秒,早佈在暗巷地面上、「氣勢聖鞭」的中段部分,瞬間就在我的「氣勢」操作下,把「假艾伊」給五花大綁!

  妳的偽裝,真可笑。
  「好了!給我現出原形,」我開始用出「氣勢」以壓制她,「還有把三個人的下落、都給我說出來!」
  沒想到,她被綑綁的身軀,竟開始如泥土般、變化成另一種樣貌。
  最終,被我「聖鞭」綁住的,成了個有著高馬尾、全身紅盔甲、腰還繫著把細劍的少女!
  「哼……你合格了,『刺客』。」
  然而,她卻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鬆綁的手袖中,伸出一把匕首──

  糟糕,她想逃走!
  但我還來不及束縛住她的手,那支匕首、已經刺入她自己的喉頭!
  「嗚……!」
  可惡,來不及問出三人的下落!

  就在她即將化為藍光之際,那個穿紅盔甲的少女,卻用最後的力氣、簡短說出一句話:
  「呵……『刺客』……出街後,過兩個街口就是『聖堂』……」
  說完後,她便化為了藍光散去,僅留下一攤鮮紅於地。
  奇怪了。她為什麼要指引我當地「聖堂」的詳細位置?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儘管感到疑問,但這是我唯一有的線索。我也只能、盡速前往「聖堂」。

  【待續】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