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編修版)017-不害怕的理由

九方思想貓 | 2022-06-07 13:42:57 | 巴幣 166 | 人氣 71

連載中《低心世代》(編修版)
資料夾簡介
為《低心世代》責任編輯督修版本。


本作為鏡文學簽約作品
編修版為責任編輯監督定稿版
有新增約1萬字情節,以及全文經過整修
若是首次閱讀的讀者,建議閱讀此版喔




  梁涼楓身姿靈動,手腿如風,彈簧般的雙腿似乎隨時都能再補上無數追擊。劉龍見曾經紮實地學習過軍隊格鬥術「合拳」,與同為特戰兵的同袍有過數年對打經驗,看得出她毫無破綻,隨時能給對方致命一擊。

  「竟然是練家子……」他一吞口水,望向眼神冷竣,精神緊繃,如箭在弦上的梁涼楓,清冷且凌厲的神情與身姿,與不久之前那過於親切的副店長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劉龍見一面想,一面大著膽子向前跨步,小心走進她的攻擊範圍之內。

  劉龍見的臉龐忽然出現在視野,才讓梁涼楓像是按到切換開關一樣,收起了跆拳架勢,變回不久之前那位大家熟知的華上漢堡副店長。

  「啊……糟糕了。」她呆望著眼前癱倒在地,在地上流著口水的霍士祺,「不小心出手了,明明身為選手,絕對不能夠出這種事的……」

  「選手?」劉龍見滿臉疑惑地望著她,但梁涼楓似乎心緒十分紊亂,半句也沒聽進。

  「怎、怎麼辦?」她那空洞的眼神裡早已沒有半分冷酷,無助且不知所措的模樣,甚至看來有些惹人憐愛,「劉先生,我該怎麼辦?」

  見她抖顫著身子,劉龍見心裡有些不確定,但還是伸出手來輕輕地按在她的肩上,就像是安撫擔驚受怕的小動物一樣。

  「梁涼楓!我的老天啊!」然而這個瞬間,從一旁傳來郭純鑲的慘叫,打散了來自劉龍見的善意。

  店裡一同見證過這場混亂的人,全都望向了聲音的來源。

  「我對妳這麼好,妳是這樣回報我的?」她的厲聲斥罵如有刀鋒,刺得劉龍見耳朵都疼了起來,「平常錯這漏那的,我都能忍,但妳今天竟然給我出這種紕漏?」

  梁涼楓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她高高聳起的肩膀揭示著心中的不安,身子再一次發抖起來,「我、我不懂妳的意思……」

  「能有幾個意思?」郭純鑲雙手往倒地不起的霍士祺一攤,「這是誰?這是總公司長期合作的廠商,『黃柴物流』董事長的公子!對他失禮是小事,使用暴力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啊!妳自己講,這叫我該怎麼收拾?」

  「喂,店長,妳這樣真的就太過份了喔!」櫃臺內,常常與梁涼楓一起共事的女同事們氣呼呼地鼓譟起來,「同為女性,我們可不能對妳現在說的話視而不見。楓楓可是公然被性騷擾了耶,妳怎麼能這樣?」

  「不然妳們想怎樣?」郭純鑲急得直跺腳,「講法律嗎?妳們這些年輕小女生,根本就不知道社會是怎麼運作的吧!法律保障的是有錢跟有地位的人,妳們真以為法律是用來講道理的?」

  聽郭純鑲彷彿義正辭嚴的說法,劉龍見心頭一緊,苦澀感從喉嚨之間轟然湧出,無法克制的衝動,充盈在他的胸口。

  他將顫抖的梁涼楓拉到身後,站到郭純鑲的面前。人高馬大的劉龍見低頭俯視著已經充分社會化的店長,沉靜的憤怒中,有著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嚇感。

  「你、你怎麼回事啊!我在教我的員工,你出來淌什麼渾水……」

  在劉龍見眼中,郭純鑲那氣急敗壞的模樣,與王群天廈幾位蠻橫的住戶身影完全吻合。舉目所及,無處不是階級分化,他萬萬沒有想到,原來並不僅僅在工作時能看到這樣的階級運作,放假的時候也不例外。

  出於一股油然而生的反抗之心,他伸出手指了指胸前口袋,在那裡有個明顯正在運作當中的密錄器。

  「我認為有些事,想都不用想,是個人就該那麼做。」劉龍見冷淡地說道:「我是爭雄的特勤保全劉龍見,今天雖然休假,但遇到異常事件立刻打開密錄器已經是我的反射動作了,剛剛發生的事,我隨身的密錄器有完整的紀錄。今天梁小姐的動作是否涉及違法,是非曲直自有論斷。」

  「說得沒錯。」一旁正在用餐的客人也從桌邊站起來,表情十分嚴肅,「早在醉漢進來,開始有鬧事跡象的時候,我就已經報警了。不要講那麼多廢話,警察來再說。」

  幾乎是以劉龍見挺身而出的動作為信,許多把事情經過全看在眼裡的客人,也都自動自發地站了出來。他們圍繞在劉龍見左右,在梁涼楓之前形成人牆,或男或女,無不帶著冷漠的眼神望向郭純鑲。

  一位女性常客更疾言厲色地譴責,「今天在身為副店長之前,這位小姐更是一個人!當眾被羞辱到這個地步,不能忍也不該忍!」

  眼見此景,就算是平日裡跋扈習慣的郭純鑲,也不禁縮起了脖子。而身在櫃臺的年輕女孩們則在店長的背後,對常客們默默豎起大拇指。

  霍士祺難看地趴倒在地上掙扎,一旁早有幾名壯碩的男客壓住他的雙手,避免他可能再度造次。要不了多久,進行攻勢巡邏任務的警員便率先趕到,接手了現場。

  由於霍士祺喝醉,再加上下巴受襲意識不清,救護車將他抬上車時,並沒有遭遇多少抵抗。隨後為了配合調查,梁涼楓也在女警的戒護之下坐上警車,準備要到派出所接受訊問。

  「我也一起過去。」

  劉龍見的聲音從耳畔掠過,看那身形高挺、神情剛毅的男人披起防摔外套,逕自走向電動機車的身影,梁涼楓的心裡有股熱流沒來由地竄起。

  他行動起來甚至沒有一絲猶豫,警車裡,照後鏡,那男人跨騎在機車上的樣子全無半分躊躇,一路就這麼跟到了派出所。

  下了車,隔著女警,梁涼楓打量著他那略有愁容的神情,有些不太明白為什麼這個人能如此果決地幫助自己。

  在不久之前,他們素昧平生,過著各自不算特別順遂的人生,劉龍見只是一個有些熟悉的陌生人,足以在低心的生活裡,留下一道清晰的剪影。

  雖然還有很多想問的,但在錄製筆錄的員警之前,她也無暇再繼續細想下去。

  也是在這個時候,梁涼楓忽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不再發抖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