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編修版)011-僻靜角落裡的暗潮

九方思想貓 | 2022-05-22 15:50:26 | 巴幣 156 | 人氣 60

連載中《低心世代》(編修版)
資料夾簡介
為《低心世代》責任編輯督修版本。


本作為鏡文學簽約作品
編修版為責任編輯監督定稿版
有新增約1萬字情節,以及全文經過整修
若是首次閱讀的讀者,建議閱讀此版喔





  ※

  這一天,吳莙芸像往常一樣送零星貨物到亞尚大批發,卻感到氣氛跟平常似乎特別不同。

  在碼頭遍尋不著李沐塵的身影,讓她感到大失所望。儘管如此,但本來送貨到亞尚,就不該期待每次都能搭配他來點貨,這位明星倉管課員就算很受歡迎,怎麼說也只是一個人,是無法分身的。

  一位倉管課員走了過來,無奈地和她打了招呼。

  「辛苦了啊,黃柴的吳小姐,塵哥不在,讓妳委屈一下,找我點貨吧。」

  「怎麼能說是委屈呢。」吳莙芸面對親切的課員,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不管是我們送貨的,還是各位協助點貨的都辛苦,你來幫我點貨真的是幫大忙了。」

  畢竟在亞尚大批發,凡是未經倉管課員點驗的貨物都不能入庫,若沒人接手點貨,貨運司機都只能在碼頭痴痴地等。這種情形會嚴重影響到自身的下班時間, 因此有人積極協助把貨件點齊,完成這個站點的工作,是吳莙芸也求之不得的好事。

  「其實我們都有共識了啦,吳小姐妳每次和塵哥相處都看起來特別愉快,大家都會自動把妳的貨讓給塵哥點呢。」

  那豈不是太感謝了嗎——吳莙芸在心中吶喊道,臉上不由地留下一抹淺紅。好看的臉蛋變得跟蘋果似的,那課員逗她也是逗得樂不可支。

  「看妳幸福的樣子,大家也都很開心妳知道嗎?不過他最近狀況不太好,不像之前那樣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那課員一面點貨,一面喃喃地說:「自從上週的那件事之後,他人整個就有點怪怪的。」

  「什麼事?」吳莙芸疑惑地望著他。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但塵哥好像遇到以前的學生,哎呀——那氣氛實在不能算是愉快呢。」

  「喔喲喲,少跟別人說那些五四三。」

  彷彿是含著魯蛋一般,既悶又沉的嗓音在附近響起,吳莙芸轉頭一看,是倉管課的課長盧能,正頂著那顆肥咚咚的肚子走過來。

  「那是我們倉管課的私事,到底算不算家醜,都還不知道喲。」他拿出手帕擦去胖臉上看來十分油膩的汗水,似乎非常焦慮,「人資經理已經介入調查了喲,不要到處亂講喲!」

  盧能一介入,也代表這個話題到此為止了。那倉管課員吐了吐舌頭,迅速與吳莙芸點完貨,彷彿逃跑一般火速離開。在她把貨拉進店裡時,心裡一方面擔心著李沐塵,一方面又有些感到欣喜。

  「塵哥他果然是個老師。」她喃喃說道。

  匆匆結束亞尚大批發的送貨行程,她在碼頭邊揚起小嘴,看上去有些開心。

  那位曾經是老師的男人,一直是她職場生活裡的甘霖,澆灌著她在忙碌生活裡乾枯的心靈。也許是因為猜中了從前的職業,讓她覺得自己似乎離這位神秘又幽默的大哥哥更親近了點,她一面整理手上的貨單,一面腳步輕快地走向她的貨車。

  此時,卻有同樣穿著亞尚大批發制服的兩個男人,正在她熄了火的貨車旁竊竊私語。

  由於碼頭經常被大車佔據,吳莙芸的小物流車經常必須另外找偏遠一點的地方下貨,在這相對僻靜的地方,為什麼會有工作人員在此逗留呢?

  仔細一看,他們身上還穿著管理階級才會穿的黑色背心,就像是倉管課的課長盧能一樣。直覺問題不單純的吳莙芸,下意識放輕了腳步,在暗處躲藏著。

  「必仁,調查的結果如何?」身材壯碩的油頭男子粗聲粗氣地對身子細瘦、乾癟的中年男子問道:「李沐塵那傢伙過去的事,都查清楚了?」

  「哼哼,還要一點時間。」那乾瘦的男人推了推眼鏡,分明看來卑躬屈膝的身姿,卻搭配了一張桀驁的神情,「憑我在批發物流業界的人脈,是沒有查出什麼東西,但是當我適當地把消息透露給在跑新聞的老朋友之後,事情總算是有點眉目。」

  「喔?真不愧是你啊,看樣子這些年來,你人資經理也不是幹假的嘛。」壯碩的男人哈哈大笑著說。

  「那當然,人資就該為公司留下值得的人才,剔除壞分子。」名叫必仁的瘦子也跟著露出了淺笑,「看樣子,威脅你物管經理職位的那個隱憂,很有可能會因為過去的醜聞,中箭落馬。」

  「開什麼玩笑啊,我曾辛杰沒有怕過好嗎。誰能踩到我的頭上來?」那男人似乎聽著有些不太高興,「路必仁,你說話也該有點技巧才行,威脅我?我是擔心一個有問題的人,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聲譽啦,不要把我用心良苦,講得好像在鬥新人一樣,這格局太小了,不是我的作風。」 

  「這裡就我們兩個人而已,何必講這種漂亮話。」路必仁看來不以為然地說:「辛杰,我們在這間分店幹經理也很久了,太久了,好不容易撐到總公司的老屁股準備退休,趁這個時候把新來的當成踏腳石,一口氣讓總公司注意到我們的能力,是明智的作法。」

  「哈,我知道啦。」曾辛杰拍了拍他肥壯的胸脯,看上去非常勇敢,但同時又有點愚蠢,「那這件事情就靠你了,倉管課的盧能基本上是個白癡,但他也算有野心,讓他卡在倉管課,幹個剛剛好的萬年課長,對下能堵像李沐塵這種人,對上則能讓我們安心拼事業,反正他上不了位。」

  「這也在我的掌握之中。」那路必仁陰著一張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好了,辛杰你該回去了。」

  「合作愉快,一定要被總公司網羅,明年轉調的名單絕對會有我們的。」

  眼看曾辛杰志得意滿地從側門回到賣場裡,路必仁長長地吁了一口氣,也朝著碼頭的反方向離開了。

  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回到自己貨車上的吳莙芸,聽完剛剛的對話,心中一方面是為李沐塵擔心,一方面又在心中有些忐忑。

  雖然不知道李沐塵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眼前這兩名管理階層的人,正在紮紮實實盤算著自己的野心——

  尊重是靠自己贏來的。

  如果自己不準備去贏得尊重,那麼是不是作為基層的小蝦米,就必須一輩子是小蝦米呢?

  李沐塵雖然有能力又有人緣,但如果他不像這兩個人一樣企圖爭取升遷轉調,是否就要在這場爾虞我詐的風暴當中,毫無意義地成為犧牲品?

  吳莙芸上車之後,在靜謐的車廂裡,任由思緒將她包圍。她的髮絲垂放在肩頭,接近中午的陽光從車窗打入,照亮了在車裡飄蕩的細白微塵。

  整理情緒之後,她拿起手機,撥通了黃柴物流人資經理的電話。

  「經理好,我是吳莙芸,請問下次我休假的時候,可以跟您約個時間嗎?」她頓了一頓,繼續說道:「我想討論接受培訓,轉任管理職的可能性,謝謝經理。」

  掛斷電話之後,吳莙芸的眼神既閃爍又混沌,她握住方向盤的雙手輕微顫抖著,彷彿準備出征前夕的戰士一般難掩興奮與不安。

  良久之後,她深深地吁了口氣。

  「繼續努力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