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編修版)018-笑容好久不見

九方思想貓 | 2022-06-10 16:16:03 | 巴幣 166 | 人氣 77

連載中《低心世代》(編修版)
資料夾簡介
為《低心世代》責任編輯督修版本。


本作為鏡文學簽約作品
編修版為責任編輯監督定稿版
有新增約1萬字情節,以及全文經過整修
若是首次閱讀的讀者,建議閱讀此版喔




  ※

  歷經一段時間的筆錄製作之後,梁涼楓穿著沒來得及換下來的制服,枯坐在派出所前的階梯旁。

  照理說,她做完這些紀錄就該回到店裡繼續工作,但店長郭純鑲一通電話要她從今天下午開始休假,接到通知之前都先不用回來上班,顯然要她避過風頭以後再做打算。眼看到下班時間之前也沒什麼能做的事,又不可能穿著華上漢堡的制服在外面遊蕩,她不禁發起愁來。

  然而劉龍見就像是一眼看穿她的無奈似的,走上前去遞了一瓶無糖綠茶,示意她在原地等候一下,旋即騎著電動機車,消失在梁涼楓的視野之中。

  旋開瓶蓋喝了兩口,對於整個早上幾乎滴水未進的梁涼楓而言,無非是一陣及時雨。她閉起眼睛,享受冰涼茶湯帶來的甘甜,雖是量產的品質,但入口不溫不火,乾渴的喉嚨裡,這才有了芬芳與滋潤。

  不久之後,劉龍見驅車回到她的跟前,交給她一頂四分之三罩安全帽。望著手中這頂散發新品氣味的帽子,梁涼楓狐疑地問道:「這是要做什麼呢?」

  「妳身上穿著制服不方便吧?」劉龍見溫和地說道:「加上剛剛那通電話,想必是店長要妳別回去上班,避避風頭吧?既然這樣,現在回店裡肯定不妥,我送妳回家。」

  腦袋裡還有些混亂的梁涼楓,糊裡糊塗地點了點頭,戴起安全帽,小心地跨上劉龍見的電動跨騎機車。

  電動馬達的聲音消融在初秋午後的暖陽裡,與秋蟬低微的鳴叫聲,交織成細緻綿長的短歌,帶兩人短暫逃離日常,在車流中成為只屬於自己的一陣風。她輕輕將手扶在劉龍見毫無贅肉的腰際,任由熟悉的街景不斷向後飛移。

  眼前這個穿著防摔皮外套的勁裝騎士,身上傳來年輕男人特有的陽剛氣味,梁涼楓並不覺得難聞,只覺得胸口深處有些麻癢。

  從前在跆拳道場上,與伙伴們總是揮汗如雨地進行訓練,誰也是在滄桑裡成長,在疼痛中茁壯。眼前這位騎士的背影,似乎也隱隱透露著歷經過某些歷練的氣息,更讓她感到好奇不已。

  待得稍微冷靜些,腦袋裡千頭萬緒的梁涼楓卻是先想起了一個問題,「劉先生,你總是會在車上準備一副全新的安全帽嗎?」

  「當然不是,那是剛剛去安全帽店買的。」在紅燈前,劉龍見喃喃地解釋道:「不必在意,沒有多少錢的東西,那副帽子就送給妳,那樣以後要是再給我載的時候……」

  話說到這裡,劉龍見忽然覺得這麼說好像哪裡怪怪的。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梁涼楓不僅聽進了耳裡,一張小臉還紅到了耳根尖,她小聲「咦」了一聲,感受到眼前這位大男孩的背影,似乎也同時抖顫了一下。

  「呃,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喔——那你會是什麼意思呢?」梁涼楓雖然是害羞,嘴上卻沒打算放劉龍見一馬。

  「就是,怎麼講,如果說,妳、妳有空的話,或許我也可以,那個……」

  「那個是哪個?嘻……」看劉龍見著急的模樣,梁涼楓不禁失笑。

  「下班載妳回家……之類的吧。」好聽的笑聲如同飛花片葉,在急馳的風裡溫柔地將劉龍見包圍,惹得他心底也是一陣酥麻。

  他實在不明白,怎麼自己總是被那種看來很強的女孩子騎到頭頂上呢?母親吳悅忱是這樣,梁涼楓也是這樣,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吁了口氣。

  但實在沒辦法,她們如此可愛,劉龍見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就是會想要保護這樣的女人。

  即便強大,時而又誠實地表現出軟弱,不久之前看來慌張失措的梁涼楓,是否在他的心底,與母親當年淚眼婆娑的樣子重疊在一起了呢?

  「我就問你。」梁涼楓止不住笑意,帶著一點調皮的語調問道:「你是不是對每個女孩子都用這招?」

  「什麼?哪招?」劉龍見聽得有些迷糊,更有些慌張。

  「邀請她搭你的帥車,還很紳士地準備新帽子。」梁涼楓微笑著說:「你很熟練喔,這機車後面甚至沒有扶手,只能扶你的後腰呢。」

  「我才沒有。」劉龍見難為情地露出了苦笑,「話說回來,要不是經過這次,我真不知道妳也有這一面呢。」

  「哪一面?」梁涼楓在風中睜大了眼睛,狐疑地問。

  大男孩沉吟了一會兒,翻找著他不多的詞彙:「嗯——積極果決,身手矯健,還有點愛欺負人。妳並不是那個每天只會笑臉迎人的副店長,妳是個經過嚴格鍛鍊的跆拳道家。」

  經他這麼一說,梁涼楓也毫不客氣地回敬道:「你也一樣啊,看似嚴肅又拘謹,其實細心又替人著想,而且你這副沒贅肉的身軀,肯定受過特勤保全以上的訓練吧,說你是真正的特戰兵我都敢信。」

  這女人該不是有超能力,或者會讀心?劉龍見感到心頭一緊,面對她絲毫不差的猜測,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不過話說回來,他也確實常被母親嫌,說個性太溫柔,根本不適合把家裡那根大木頭爸爸當成榜樣。

  意外地,兩個人都在對方面前,展現出平常旁人無從知曉的模樣,在這樣的默契之中,他們一前一後,在看不清彼此表情的狀況下,各自流露出微笑。

  爾後在梁涼楓的引導之下,他們順利抵達目的地——梁涼楓的家。

  「回家換個衣服,放輕鬆,好好休息。」劉龍見將梁涼楓遞過來的安全帽收下,小心掛在車身側面的掛勾上,「然後,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和LINK帳號,妳早上說要我的聯絡方式吧?」

  看劉龍見自然地拿出手機,秀出用以紀錄聯絡方式的QRCODE,梁涼楓這才想起,在這一切發生之前,她本來想要警告劉龍見,有住戶在店裡謀劃著想要惡整他。

  但是等到聯繫方式都設定好之後,梁涼楓看著手機上的聯絡人名字,臉上又是一陣火燙,忽然間又不知該從何說起才好。

  見她忽然安靜下來,劉龍見撓了撓後腦杓,眼神四下游移著。而梁涼楓則搓揉著雙手,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兩人一時之間相對無言,直到一道男聲打破了這個沉默。

  「姐?妳怎麼在家門口?」來者是她的弟弟梁良嵩,他看姐姐不尋常地穿著副店長制服現身,還和一位騎著帥氣電動機車的酷騎士不知糾結些什麼,不由地出聲詢問道:「這是妳男友嗎?」

  正當她打算解釋,劉龍見卻立刻接走了話柄,「您好,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只是你姐姐今天有事,我順路送她回來。」

  聽他這麼斬釘截鐵的否認,雖然是事實,卻讓梁涼楓正欲脫口而出的話懸在心頭。

  禮貌性地打完招呼之後,劉龍見隨即轉動油門,在電動馬達的作動聲中遠去。望著他一人一車的背影,梁涼楓才發現自己的心底有一方小小的缺口,這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肯定能糾纏她好幾個鐘頭。

  「所以,老姐妳今天幹嘛了,出什麼事?」梁良嵩一邊拿出鑰匙開門,一邊木然地問道。

  「……今天有客人喝醉了,他當眾摸我屁股,還抓我胸部。」梁涼楓的表情有些淡然,迎上弟弟詫異的神情時,也沒有太大的變化。

  「什麼鬼?那個混蛋在哪裡!我一定要宰了他!動我姐姐?他必須死!」

  「應該在醫院吧。」梁涼楓推開她弟弟,逕自打開了家門,「我情急之下給他掃了一個上段踢,希望他下巴沒有碎掉。」

  「欸?」望著輕描淡寫這麼說著的姐姐,梁良嵩面上的詫異緩緩地轉成雀躍的笑容。

  隨即,他大手一揮,在姐姐的背上「啪」地一記,格外響亮。

  「哇啊!痛死我了,臭弟你幹什麼啦!」

  「沒什麼。」梁良嵩嘴角輕揚,那是梁涼楓記憶裡,已許久不曾見過的笑容,「我覺得我姐姐終於回來了,我這是歡迎妳回來!」

  她秀眉輕蹙,難受地撫摸著自己的腰背,「聽不懂你說什麼啦……」

  儘管有些不合時宜,但這樣的她,今天也久違地露出一抹真心的微笑。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來這杯無糖綠茶喝起來甜甜的(´,,•ω•,,)
2022-06-10 16:38:56
九方思想貓
不需回甘就是甜的w
2022-06-10 16:59: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