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五三

Ej | 2022-05-29 20:43:23 | 巴幣 6 | 人氣 52


因為屯稿都被我用完了,所以停更了一段時間
想了很久總算把未來的的大綱都整理好了,未來雖然還是維持不定期更新
但接下來應該能繼續寫下去了~
還請多指教~

以下正文~
————————————————————————————————————————————————————————————————————————————————————

《夢迴.鯤》


  「唉...」

  「怎麼在嘆氣呢?」

  下午四點,難得正常時間起床的我剛灌洗完回到房間,正在給不知不覺間又長大的白改衣服。

  「我弟弟...」

  「哦哦~弟弟比自己早破處那件事啊~」

  「嘖...乙姬肯定有別的方法...她只說這方法肯定是為了有趣...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怨氣不用這麼重吧~」

  「唉...」

  「好嘛好嘛~開心點嘛~」白晃動著裙襬底下細長的尾巴,背上長出來的兩根突起物也輕微抖動著。

  雖然今晚白沒有成長得特別快,但尾巴還有背上的突起昨天都沒有「唉...算了,至少我該為我還有人類的標準存在腦中感到高興...話說白啊...妳到底是什麼生物啊?」

  她看著鏡子,摸摸頭上變長了些的角「嗯...應該...是羊吧?嘛~反正式神也不會一定是已有生物的外貌,這一點就別在意這麼多了吧~」

  「是嗎?也就是說...妳背上的突起該不會是翅膀吧?」因為那兩根突起,我在她衣服背後加了個開口。

  「嗯,再兩三天應該就會長出來...妳那什麼表情?」

  「呃...不......妳應該不會忽然長出兩三隻手吧?」總覺得現在有點腦死,甚麼問題都隨便問。

  「要也是可以哦~」

  「原來可以嗎...當我沒說...」把線頭打結,稍微整理了一下「好了,今天的衣服~」

  白在連身鏡前轉圈圈,她不發一語,只是滿意地笑著。

  我收拾著針線跟碎布「今天也麻煩妳一起跟我去訓練了。」

  「嗯~!」白這樣真的好可愛啊...不過山羊的眼睛挺不搭調的。

  離開房間後,我敲了敲隔壁的門「...今天也不在呢...感覺好久沒見到由紀姐了...」

  「嗯...嗯...誰?」白在一旁左思右想。

  「也是幹部哦,只是有好幾天都沒見到了...我去問問乙姬好了。」沿著走廊走到乙姬辦公室,一樣敲了敲門「乙姬,我可以進去嗎?」

  回應的只有一片沉默「哼...」白發出意味深長的聲音。

  「怎麼了?」

  「...」白抖了下下垂的毛茸茸耳朵,然後直接抬起腳,用蹄將門踹開。

  碰!的一聲,一整片門板從門框上飛出去「欸欸欸!!!妳在幹什...」我慌張地衝進去搬門板。

  而這時白也衝進了辦公室「乙姬!」

  我這才反應過來白這麼激動的原因,手中的門板直接掉到地上又發出了一聲碰的聲音。

  眼前的情況實在是太難以意料了...

  乙姬...

  倒在了辦公桌上...



  我跟白確認乙姬還有呼吸與脈搏後,緊急將乙姬送到祇那邊。

  ...

  「狀況怎麼樣?」半小時後,祇從診療室走出來,我緊張的問。

  只見她面露難色「只是正常的過勞...」

  我很不解,既然只是過勞那應該不會讓祇露出這種表情才對「...那為什麼...妳的表情這麼...」

  「因為現在昏過去的是乙姬...」

  「什麼...意思?」乙姬雖然對這自治區...更甚至說是這片東方大陸有著嚴重影響力,但祇對於病人應該不會思考到那方面的事,她一向是以病人健康為唯一標準...

  祇皺起眉頭「雖然應該一陣子就會醒來了...」

  「那為什麼這麼...」

  這時白插話進來「就是因為她是乙姬...」

  「什麼意思?」

  「妳真的不懂嗎?在乙姬身上怎麼可能出現這種正常人的症狀。」白咬著手指,並看向旁邊的祇「...妳知道什麼吧?」

  我也看著她...

  祇按著太陽穴,剎那間似乎看了我一眼「...什麼?」

  白瞪著她「...呵...好吧...不管是什麼,妳作為醫生請適時阻止她正在做的事。」

  祇面對白,很無奈的摀著雙眼「阻止的了我早就做了...」

  「那個...祇,是百鬼祭的事吧?」我問。

  「我不能說。」她放下雙手,並插進醫師袍的口袋「乙姬不會有事的,隨後我會通知各幹部,請妳對幹部以外所有人對這件事保密。」

  「這我當然不會說...但...」

  祇拍了下我的肩膀「旭,乙姬昏倒也代表著齋會失去意識,雖然不會墜毀,但乙姬的"天眼"會在這時間內失去效用,得請妳指派平時多一倍的小白人到自治區各處進行巡邏。」

  「知道了...乙姬如果醒了能叫我嗎?」

  「我會的...」

  「嗯,那我先離開了...」我跟白離開神社。



—————————»??視角~

  曾經有個思想家,他就像別的"歷史偉人"一樣因為一些沒意義、微不足道的小事,讓後世的人為了他拼了命的思考與解讀那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多麼微不足道的事呢?

  國家被滅?

  官階被剝奪?

  蘋果從樹上掉下來?

  光變成彩色的?

  都不是。

  是更加微不足道...

  那個人只不過是...

  做了個夢...

  夢到一個自己變成蝴蝶自由飛舞的,悠閒自在...無聊的夢...

  但他卻為了這個夢陷入深思,一直到死...甚至在他死後,人們也一直在思考他的這個所謂的"夢蝶"...

  簡直可笑...

  不是指那個人...

  不是指那個夢...

  不是指後世的人...

  可笑的是...

  我啊...

  「...已經三千年了啊...」漂浮在一片空無一物的虛無中,擺動著鰭使命的向前游動著,卻無論如何都沒有前進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甚麼都沒有,所以感覺不到有所前進,亦有可能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擺動過這雙巨大的鰭...

  當年那個思想家,夢到了自己變成蝴蝶,自由自在的飛舞著,但當他醒過來後卻問我...現實跟夢境...那邊才是真實?

  我一向理性,我用夢境是大腦用清醒時的記憶或幻想碎片拼湊出來的東西,所以才會既真實又虛幻...為理由回答了他。

  但我沒想到的是他一把否定我,更沒想到的是...他直到死都回答不出他否定我的依據...

  之後過了多久...兩千年左右吧?到了現在,我總算是有點懂了他當下否定我的感覺...

  真的可笑,這麼嚴重的事我居然活了三千年才發現,那區區人類居然在只活了四十年的時候就察覺到這問題...

  在虛無中,努力擺動著尾鰭,嘗試打出龐大的水花向前邁進,但仍然著了空。

  我很想放棄前進,因為真的很累...畢竟我只是只剩骨骸的大怪物罷了...但為了那渺小的她,無論多久、無論多遠,我都要帶她去,去往她所嚮往的未...

  等等!不對!這個是...她是...我...我才是...

  ...

  "多重現實"嗎...莊小弟啊...你真是太可怕了...

  「可惡啊...必須前進...不能被虛無吞噬...給我動起來啊我!給我動啊!"乙姬"!」

  我憑藉潛意識喊出了這個名字,但馬上我又陷入了遲疑「等等...我應該是早該翹辮子的鯤鵬才對,乙姬是給我"齋"這個名字的鯨魚才對...」

  突然間,虛無變得更加漆黑、更加空洞...

  「等等!我在說什麼!我是乙姬,竹取一族的奈竹乙姬,是個一點也不平凡的人類罷了!」腦袋逐漸被打結的思緒吞噬。

  就像當時,他無法分辨自己才是現實,還是夢中變成蝴蝶的自己是現實一樣...

  莊直到死都沒跟我說過他最後的答案,但論壽命我有無限的時間...我明明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思考,為什麼卻在這風暴前短暫的寧靜中想起這件事?

  迴光返照?

  不可能,只要我跟乙姬...不對,是我跟齋其中一個還活著我們倆就永遠死不了,這就是我跟他的契約...又或是說詛咒。

  「找時間得找乙姬處理這種認知錯亂的事了...」

  唉...第幾次了,把"乙姬"跟"齋"弄混淆...

  要清醒一點,我是...

  ...

  ...?

  我是...乙姬...還是齋?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三千年來從沒這樣過!為什麼偏偏這次會完全錯亂!?」

  冷靜...冷靜...

  "乙姬"跟"齋"一起過了三千年歲月,再加上契約的關係我們可以說是一體的...

  一體的?

  「夢與現實...是一體的...?」

  忽然,我翻了身,龐大的身軀在虛空中打起龐大的海浪,漆黑如墨的海水出現在虛無的黑之中。

  「...不對不對..."乙姬"跟"齋"的個性大相逕庭,不可能...但這樣子剩下的可能性就是...」

  瞬間,漆黑變化為如水墨般的灰階世界,淺灰的天、中灰的海,天上的漆黑太陽...與太陽下龐大的漆黑漩渦...

  我已被捲入其中...

  「不妙...得快逃出去...」擺動雙鰭,卻發現揮舞的不是鰭,而是瘦小的靈長類手臂;拍打尾鰭,卻發現是短小的雙腿的努力打水「糟!」

  漩渦一圈一圈的,將"我"捲了進去...

  我被灰色的墨水淹沒,時隔三千年嚐到溺水的滋味,這份驚慌與恐懼,讓我喊出了在三千年前與她訣別後再也沒說過的兩個字「救...命...」

  隨後,天海融為一體,再次變的漆黑虛無...而其中無論是鯨魚還是人類小女孩...都不復存在...

  應該是這樣的...

  但虛無之中出現的一道彩虹將漆黑粉碎殆盡,人類的小女孩如初生嬰孩般蜷縮著身體,沐浴在彩虹的光芒之下...

  巨大的手掌捧起小女孩「妳終於抵達"海"的盡頭了嗎...女兒啊。」

  小女孩感到困惑,耳邊溫柔又熟悉的男性嗓音聽都沒聽過,更何況打自出生起女孩便沒有父親,最親的只有母親與聚落的孩子們...

  不知為何女孩從來沒想過父親的事,即便她從小就知道父親的概念,卻從不懷疑自己為什麼沒有父親,彷彿這問題與概念之間隔了片茫茫大海讓他無法將其連結在一起。

  「唔...」女孩的頭隱隱作痛,彷彿腦裡有什麼在被拆卸一樣。

  女孩百般思索,就是無法想起這熟悉的聲音...在哪?在哪?到底在哪聽過這聲音?

  「呵呵呵...不要急,妳已經越過這片"海"了...妳已經得到擊敗我的資格了。」

  「是嗎...」女孩站了起來,隨後由漆黑的水聚合成的巨大鯨魚張開大嘴,將小女孩與她腳底下的巨大雙手吞入嘴中「那就先讓你知道對我進行精神攻擊的下場吧。」

  總算是清醒了啊我,搧自己兩巴掌「齋!宰了敵人。」

  「收到~」黑色的鯨魚躍起,向著無形的"東西"撞過去「海和尚壓頂~」

  那無形的"東西"被打散,漆黑的水侵蝕著它「我不知道你是誰,但總之請你去死吧。」

  那"東西"漸漸的消散「妳...會知道我是誰的...總有一天...我會一直在那裡等著妳的...」

  最終,夢境歸於平靜,水平面上一點海浪,甚至是漣漪都沒有...

  「乙姬~差不多該醒嘍~大家都擔心的要在你床邊養幾隻貘了哦~」

  「哼...知道~難笑得笑話少說點~」

  「誰叫我鯨魚嘴巴大閉不起來呢~」

  「在那之前...回答我個問題吧。」

  齋沉默...

  「齋,你究竟是誰?」



—————————

  病床上,吊著點滴的女孩坐了起來。

  「乙姬!」

  白髮少女迅速起身趴到病床邊。

  女孩看了一眼全身寒氣的白髮少女「總算是回來了啊...這次去哪玩了啊?」女孩拍拍她的頭。

  女孩知道眼前的白髮少女前陣子又賭氣,不知道透過"門"跑到哪個國家散心了。

  「我去通知祇!」

  女孩拉住少女寒冷的手腕,她另一隻手按著頭,眉頭緊鎖「由紀...幫我聯繫上伊吹城的總督還有一彎新那傢伙...」

  「欸?可...」

  「馬上。」

  由紀遲疑了一下「...知道了。」她拿起通訊器,走出病房。

  乙姬坐在床上確認了四周沒人「好了...齋,對全區進行偏光處理,然後立刻回叢雲去。」

  一旁黑煙竄起「全區偏光是大工程,這樣子沒辦法用傳送的哦?」

  「無仿,控制在百鬼祭時抵達,不得有偏差。」

  「了解~」

  乙姬坐在病床上,回想著昏倒時的夢,那是如此真實...

  「果然...齋...」

  「乙姬!」門打開,由紀帶著祇來到病房,祇馬上拿起手電筒給乙姬照了兩邊瞳孔,又硬把她嘴巴搬開看喉嚨「沒事吧?沒事吧?」

  乙姬百般掙扎把她推開「我又不是感冒看喉嚨幹嘛啊!冷靜點!」

  「抱歉...」祇急忙收手。

  乙姬伸出手,由紀將通訊器交給她,戴上通訊器後,另一頭傳來聲音...

  「這裡是伊吹總督夜梟。」

  「是我,我提過的伊吹城跟枇杷城的"那些"建設處理完了嗎?」

  「奈竹小姐?...啊...是,最晚再五天就能完工。」

  乙姬從衣袖中拿出筆記本跟筆「三天內搞定,弄完後直接啟動。」

  「那個...奈竹小姐...」

  「嗯?」

  通訊對面的總督有些難以啟齒的講到「最近...雖然有一彎新那孩子看著,但...」

  「怎麼了?」

  「明石明乃燈將軍前陣子逗留在伊吹一段時間...」

  乙姬愣住了一下,又馬上說「無仿,那些東西不是叢雲人的認知能馬上搞懂的,設置好直接啟動就對了。」

  「是...請問為什麼這麼著急?百鬼祭不是應該還有一個禮拜嗎?原本預計說會在百鬼祭後一個禮拜內驗收...」

  「計畫趕不上變化,做就對了...我們也會趕回叢雲。」

  通訊另一頭,總督驚訝道「等!可是您不是說...」

  「我說過,計畫趕不上變化。」

  通訊雙方陷入沉默...

  接著,乙姬又開口「然後我還要拜託你孫女一件事。」

  「呃...哪個?」

  「一心稜。」

  「...要調查什麼?」看來總督也知道我需要她幫忙就是需要她的調查能力。

  「三千年前...竹村...與其地基鯤鵬屍骸上的一切紀錄,然後還有...竹取公主的丈夫的資料。」

  總督聽傻的楞了好一會兒「...呃...這些事我想全叢雲應該沒人比您清楚了吧?再怎麼查也只是後人加工過的神話故事...」

  「不,還有一個比我更清楚的傢伙在。」

  「唔...難道...」

  「去天叢雲閣的藏書室查,動用那兩隻天狗的權限應該可以。」

  「但這就得...欸?等等!我還在...」通訊另一邊似乎發生了什麼,只聽見一陣騷動後,另一人的聲音傳來...

  「奈竹小姐,我去吧。至少我去不至於有危險。」是個有些沙啞的女性嗓音。

  「一彎新...」

  「安啦~百鬼祭我會去的~」她的語氣似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確實,我沒跟她說過,更沒跟旭提起過...

  我嘴巴張著猶豫要不要說,但接著一彎新搶在我開口前說了「奈竹小姐,妳在伊吹做的那些外星科技似的設施我都從總督那逼問出來了,妳是想以伊吹為中心...」

  「夠了...這事我會在百鬼祭向叢雲所有人...不,向全世界公佈。」

  「...欸?...欸!?給我等等!難道妳真的...」

  「我說夠了!」焦躁使我語氣顯得憤怒「...一彎新,這...就是我三千年來所見的世界,妳如果不幫...我不會阻止妳,但妳若成為我的敵人...請記住...我們之中最廢的由紀都能幹掉妳。」

  此時一直在一旁安靜聽著的由紀開口「欸不是...論戰力祈比我低吧?而且我也幹不過魍魎啊?」

  祈在一邊苦笑著。

  乙姬無視他們「一彎新,我懂妳在乎什麼,我懂妳父母在乎什麼,但正是妳們所在乎的那些事物直接導致了妳父母的失敗,所以...妳就做妳該做的,那些不該做的...由我們百鬼錢湯旅做。」

  「...」一彎新沉默。

  「最後我要問一個只有將軍會知道的問題...」

  「嗯?」

  「通天樹頂端...千本大太的樹幹頂端...穿過雲祭的巨樹頂端...有什麼?」

  一彎新沉默了一會兒「妳在天上飛這麼久的時間應該看過吧?」他反問我。

  「看了不少次,但每次什麼都沒看到...」

  「當然啊,因為上面"什麼都沒有"。」

  乙姬面露難色,甚至嘴唇有些許的顫抖「...一彎新...妳上去看過嗎?真的什麼都沒有嗎?」

  一彎新似乎也被乙姬的氣勢嚇到「呃...硬要說的話...通天樹其實就是一顆只有樹幹,沒有樹枝跟樹葉的枯樹...頂端的話...天氣好時從下往上看會有陰影很重的烏雲圍繞在樹頂附近...」

  「陰影很重...」

  「嗯,那些雲幾乎是黑的。」

  乙姬徹底傻住了...她盡其所能地擠出最後一句話「是嗎...那沒事了...謝謝。」乙姬切斷通訊。

  「乙...姬?」站一旁的兩人看著驚恐的乙姬。

  乙姬坐到床邊,按按太陽穴「先把煩人的事情統一解決吧...由紀...」她對由紀伸出手。

  「呃...唔...嗯...」由紀像是被抓包的小孩一樣,眼神游移到一邊角落,膽怯的從口袋拿了個東西出來放到乙姬手上。

  乙姬看了手上的青黑色物體「...山銅...妳跑到墨山去了?...為什麼?」

  「...因為之前...跟旭去墨山回來...軒轅小姐說的話我一直搞不懂,所以我就...」

  「妳去找她了?」

  「嗯...」

  「她都告訴妳了?」

  「嗯...」

  乙姬緊握種中的棒子「星那傢伙...」乙姬頭似乎又更痛了...她將手中的棒子還給由紀「這東西知道是什麼了嗎?」

  「嗯,但還沒試著用過...」

  那根三角柱狀的棒子當時星也給過旭一個,那東西直接導致了八尺鏡能變化外型,像是旭常用的長弓型態,原理我沒研究過...

  「哈...」乙姬將自己手上連著點滴的管子拔下來「好了,我沒事了,妳們都回工作崗位吧。」

  祇攔住準備離去的乙姬「妳沒有這種狀況的先例,我再給妳檢查一下比較好。」

  「...只是單純過勞罷了,我都不知道睡了幾天,得趕緊把最後的部分完成,不然所有計畫都進行不了。」乙姬無視兩人的勸阻,徑直離開了神社



  夢、現實究竟有什麼分別...

  我,奈竹乙姬活了三千年才發現,與我自己最為親近的人...

  「齋...」我呼喚了他的名字。

  「在~」他很快地在我一旁現身回應了我,就像三千年中每次呼喚他一樣。

  「...沒事...認真處理工作吧。」然而這一次我卻無法將那問題問出口...

創作回應

白(不願遺忘露西婭)
乙姬...不是應該...是無敵的嗎...?
2022-05-29 22:33:02
Ej
離無敵就差最後的一步!
2022-05-29 23:03: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