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三七

Ej | 2021-11-28 19:29:50 | 巴幣 104 | 人氣 87


《湯之屋 上》


  「我們...在哪?」

  「...海原亂帶路...迷路了...」

  「看來是呢...」跟阿蘇他們道別後我們就打算回去了,但如上述所言...迷路了。

  明明很明顯的看到湯屋,但怎麼走就是走不到「嘖...意外的複雜啊這街道...」

  「吶,要不...去那問問。」每指向前方亮著燈的店舖,這條街似乎住宅居多,意外的沒什麼人,不像湯街那樣燈火通明,而那家店是零星亮著燈的一間。

  走近看發覺蠻高級的,我偷偷摸摸的探頭進去「那個...請問有人嗎~?」這裡是個服飾店,而且還頗為高檔,如果是高級服飾的話的確不用開在鬧區。

  有人走出來「歡迎光臨千瞳服飾,請問有什麼能幫忙的嗎?」一個穿著華麗,同時給人溫文儒雅感覺的大姐姐走出來。

  「呃...抱歉,我們迷路了...」每躲在我身後,卻又目不轉睛的盯著包圍著我們的美麗衣裳。

  「啊啦~是小孩子啊~想去哪裡呢?」

  「我們要到湯屋附近,但附近小巷子實在太多了...」

  「我剛搬來也常迷路呢~請等等哦~」她走進陰暗的房間內,我稍微能聽見呼聲「小雪~妳要回去了嗎?那能順便幫忙帶兩個孩子回去嗎~?啊~謝謝~」

  「每,別看了...」趕緊把漸漸被店內衣服吸引的每拉回來。

  這時那女性又走了出來「剛好有朋友要回去~你們就跟著她吧~」跟在女子後頭出來的是一個全身雪白的女性,她用深色髮箍將下垂的瀏海往上梳固定住,露出給人不敢靠近的尖銳眼神。

  「迷路的孩子就是你們嗎?」她把視線移到每身上「嗯?妳...難道是...」

  「欸?」我有些茫然。

  每鬆開我的衣服探頭出來「由紀姐姐...」

  「妳還記得我嗎...」她走過來,我下意識的護著每,但她卻自己從我身後走出來。

  潔白的女性蹲下來「好久不見,過得好嗎?」她溫柔的微笑,輕輕摸著每的頭。

  「啊啦啊啦~這畫面有點溫馨呢~」一旁的店員小姐笑咪咪的。

  「每居然跟人那麼親近,有些嫉妒呢~」我有些尷尬的開口,搔搔後腦杓。

  她抬頭看我一眼「...嗯...你是海原吧?」

  「咿?您怎麼知道?」

  「因為你長的跟旭很像。」

  「您認識姐姐?」

  「算是,走吧,我送你們回去,路上慢慢聊。」她起身。

  「謝謝~」

  「喵~」突然有個影子從櫃檯後冒出來「喵喵~」

  「欸?黑醬?你怎麼也在這?」印入眼簾的黑貓令我有些驚訝。

  「喵哈~誰啊喵...哦,十七隊的小情侶啊~」

  「格雷先生也在!?」我跟每都有些驚訝。

  「啊啦~你們認識~?」店員小姐坐下靠在櫃台邊。

  「喵~唔喵,嗯。」

  「原來是在在出雲認識的啊~」

  「我是前幾天去陪他們訓練時認識的喵。」

  「難道伊吹小姐也...」

  「呦~我在這兒~」

  「哇!」被突然冒出來的伊吹小姐嚇得不輕...

  雖然比之前緩和多了,但每還是對她有著排斥心理。

  「阿霞,不要亂嚇人啦...」白色系的大姐姐朝伊吹小姐頭上敲了一下「那我走了,訂單要在一個半月內交給乙姬哦。」

  「好的~阿霞~有大筆生意嘍~」

  「卯起來幹啦!」

  「那我們走吧。」她牽著每,而我因為被牽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默默跟在後頭。

  夜晚的街道,意外的只有中心的湯街燈火通明,其他街區就算不開燈也能被湯街的燈光照得像白天一樣,是名符其實的不夜城。

  「那個...」

  「嗯?啊...我是皓白由紀,在湯屋工作。」

  「哦~...請問...姐姐現在...」

  「唉...」她深深的嘆氣「只能等時間到她才能出來了,至少還要一個半月...」她眼神中露出的擔憂非比尋常,簡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犯了罪一樣...

  「您很擔心姐姐呢~太好了...」

  「在擔心旭遭到不平等待遇嗎?也是...但你放心吧,這地方不會發生那種事的。」

  「真...真的嗎...?」

  「會擔心在所難免,但待個一段時間就能明白了。」總覺得她的表情有些疲憊,不會是代替姐姐做她的工作吧...*駐:其實只是由紀不擅長一直笑而已*

  每都沒說話,就只是牽著皓白小姐的手,開心的笑著。

  「請問每剛才稱呼您姐姐是...」

  「啊~那個啊...」感覺她不太好意思的開口「我跟每都是乙姬帶大的,雖然當初只見到她沒幾天就又分離了,但她能記得我還蠻開心的。」

  「嗯...有姐姐大人的感覺...」每靠著她討摸摸。

  明明是溫馨的畫面卻越看越嫉妒「唉...我也真是的...」

  「怎麼了?」

  「啊...沒事...」

  「海原嫉妒了~」每壞笑。

  「沒有~!只是純粹替每感到開心而已~」

  「唔...」她捉弄我失敗,不悅參雜著開心與害羞的低下頭。

  「有好感是好事,但最好有些分寸,不然最後彼此都會受傷。」皓白小姐有些嚴肅的說,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但每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在她耳邊講悄悄話。

  「是嗎?他已經知道了啊...」皓白小姐轉頭看我「別讓她失望了。」

  「是。」總有種見家長的感覺,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對了,你們要來湯屋看看嗎?」

  「咿...?」每突然有些緊繃。

  「我們上去沒問題嗎?」

  「二十一層以上不要隨便進去基本上沒問題,雖然二十三層跟二十四層最近有開放登記使用權限。」

  「如何?要去看看嗎?」感覺每有些猶豫,以防萬一問一下。

  她眼神左右游移,感覺也不是不想去,似乎是在擔心什麼。

  皓白小姐也察覺到了「乙姬現在應該有空,不用擔心打擾到她。」

  「真...真的嗎?」

  「嗯,她見到妳應該也會放鬆些吧。」

  「那我要去!」

  每話音剛落,我們便隨著皓白小姐停下腳步。

  「好,已經到了。」原來我們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湯屋下方。

  停下腳步,眼前燈光不斷閃爍,走過炫目的鳥居後湯屋大門就在眼前「真的好大...」看得頗為入迷,被每催促趕緊跟進去,裡頭的裝潢更是讓我雙眼為之一亮「好漂亮...姐姐一直生活在這種地方嗎...?」除了驚嘆之外多了些對姐姐的忌妒。

  「一樓到七樓是各式各樣的溫泉,有大浴池也有小包廂。當然各層樓都有充足的淋浴間供客人使用。」她帶我們在一樓的走廊轉。

  整片天花板都是精細無比的木雕,牆上還有許多充滿歷史感的畫作或照片,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放置盆栽裝點這條走廊。

  「這裡是中庭,在湯屋正中間,抬頭就看得到天空。」我們從一個門出來後,便是綠意盎然的庭院,部分地板還有著很精緻的枯山水。

  我跟每都撐著欄杆,用幾乎快掉下去的姿勢探頭只為了多看一眼那和風庭院「要從哪裡下去?」每問。

  「不行,那裡是乙姬宣洩壓力的地方,不能隨便進去。」雖說是宣洩壓力,但這造景根本堪比桃花源啊「各層樓基本上都有陽台可以看見中庭的樣子,不過客人基本上都偏好看外頭就是。」

  「吶,為什麼庭院四周的牆是金屬啊?有些破壞氣氛...」

  「因為那裡是鍋爐,隨便的牆壁會讓熱氣竄出來,地下一到二樓也不能進去。」皓白小姐繼續領著我們走在走廊上。

  然後經過的各種種族的客人們開始向皓白小姐打招呼。

  「呦!皓白小姐~晚上好啊~」

  「嗯。」

  「小白~要不要去外頭喝一杯啊~?」

  「不要。」

  「由紀小妞,今天夜色甚好,要不我兩共度良ㄒㄧㄠ...」

  「少跟我裝熟,一邊去。」

  皓白小姐對待客人的方式讓我們都有些嚇到「很...很有人望呢~皓白小姐...」尷尬的笑。

  「沒什麼...啊,叫我由紀就好,不用那麼在意輩分。」她這微笑能分給其他客人一點就好...剛才看那些被無情拒絕的客人們的表情讓我都有些心寒了...

  「由紀姐姐...我們要去...哪...?」也許是剛才撞見不少人,每還縮在她身後。

  「到上面吧~八、九樓是餐廳,順便吃些東西,你們餓了吧?」

  我其實還好,因為剛才有點沒節制的吃了太多的點心...但每倒是完全沒問題的樣子「要...要去!」

  「啊哈哈...」

  「那我們走。」來到一個門前,皓白小姐按了下一旁的按鈕,一會兒後門打開了,我們站進去。

  「這是...電梯?」

  「你知道啊?」

  「嗯,聽商隊的人講過。」第一次搭還真是個新奇的體驗。

  抵達指定樓層後門開了,每這才從電梯內的輝煌裝飾拉回神。

  走出電梯,又是差不多的走廊,但跟樓下的木牆不一樣,這層是比較傳統的紙門設計,上頭還畫著各式各樣的插畫「這也是你們畫的嗎?」疑惑的問。

  「都是乙姬畫的,聽說她以前跟叢雲著名的畫師學過藝。」

  「「哇~」」連每也讚嘆不已。

  「好香...」每比我更專注在從一些縫隙裡滲出的香味上,看來是真的還會餓...

  「那我們進去吧。」

  來到走廊終點,站在用窗櫺裝飾的木門前,皓白小姐將其打開,大大小小的桌子都坐滿人,顧客們熱絡的把酒言歡,雖吵雜卻不禁讓人開心的嘴角上揚,但有一人就不那麼認為了「每...能...放手嗎...很...很痛...」

  見到這人潮的每瞬間退到在後頭的我身後,然後全身顫抖著的緊緊抓住我的手臂,不知道會先擠出血來呢~?還是先被扭斷呢~?

  「忍一會,我們去包廂。」她分散每的注意力我才免於被截肢的風險...

  在往包廂的路上一樣有許多人跟皓白小姐打招呼,大多數都是用對待小朋友的口吻讓我覺得有點不尊重人家...

  突然一旁的窗戶打開,一隻大蜈蚣爬了進來,每被嚇得整個人跳起來抱住我。

  「由紀啊,現在有空嗎?」

  「有什麼事嗎?」她對蜈蚣先生的態度比對客人溫和的多。

  「呀~其實...」他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在確認什麼「嗯...想讓妳去給旭送飯...」

  「那怎麼是你通知我?九鬼童呢?」

  「他已經做好了。」蜈蚣先生把一盒便當交給她「...然後我想順便偷渡個東西...」

  「什麼東西?」

  他們交頭接耳的部分我就沒聽到了,之後皓白小姐似乎答應了,蜈蚣先生就朝廚房的地方走去了。

  我們抵達了包廂「我們的餐廳基本上沒在給人點餐的,只要在單字上寫說幾個人、什麼樣的口味、什麼不能吃、中或西餐或哪種國家的料理這類的,寫下要求後交給門邊那個傢伙。」

  看著她指的地方,有個小白人聞風不動的站在那「...那是...」

  「湯屋工作人員,不然只靠七個幹部是支撐不了這勞動量的。」

  「哦...」

  「那我先上去給旭送吃的,你們不用顧慮我,點你們想要的。」

  「欸!?姐姐...」

  「不行,二十八樓只有幹部能上去,你們乖乖等,我等等回來。」走掉了,臨走時小白人還禮貌的鞠躬...

  這間包廂是四人還有一定的活動空間,一旁就有窗戶能看夜景。

  裡頭的裝潢跟外頭比較起來樸素,但還是蠻高級,也許是不要讓我們壓力太大吧「每,我還不太會寫字,交給妳了~」

  「嗯!」她很有幹勁的樣子,是打算吃多少啊...



  旭的房間~

  「旭,我進去嘍。」

  「請進~」我本回難得的戲份來啦~!

  「妳最近都在做什麼呢?」

  「用房間僅存的各種東西找事做...啊,由紀姐,這給妳~」

  「這是...」

  「用櫃子裡的金屬原料做的!」之前偶爾會玩一些手工藝,木頭、金屬、玻璃、皮革、布匹等等的材料櫃子裡不在少數,最重要的是多大哥給的工具組!

  「耳環啊...」

  「看由紀姐有耳洞,就試著做了!不喜歡...?」

  「不,只是很久沒戴了...謝謝,這麼苦中作樂辛苦妳了。給,晚餐。」

  「唉...但也快沒事做了...」房間裡的東西基本上都摸遍了。

  「那順便把這個給妳吧~」

  「欸!?這樣唔唔唔...」由紀姐堵住我的嘴巴要我安靜不被發現。

  「多覺得妳差不多閒起來了,所以做了這個給妳。」

  接下一個彩色的立方體「魔術方塊...一直想玩玩看這個...」

  「吃完飯再玩哦~」

  「嗯!謝謝~」有些久違的擁抱由紀姐,冰冷的肌膚格外溫暖。



—————————»一彎新視角~

  逃亡第四天夜晚「多謝了。」從卡車頂跳下來。

  「哪裡哪裡~幫到您是我的榮幸~」跟司機別過。

  我在一個城市裡「這氣溫...已經到北岳地區了嗎...」就身上的衣服而言有些不夠「魍魎還在體內時都感覺不到溫度變化...哈嚏!呃...現在還真有點懷念那時候啊...」全身發抖...

  找了間賣場進去,隨手挑了幾件衣物變裝一下「嗯...雖然錢還夠,但這筆花下去會有些吃緊...」幾經思考後改買皮革連帽大衣、圍巾、長靴,裡頭還是穿一樣的。

  離開店面時看到了個東西「不好意思,這個我也要。」買下了。

  「...混帳...」

  「將就一下吧。」我買的是一個木製的吉他盒,裡面還有泡棉,買來裝天羽羽斬用的「其實還蠻舒適的吧?」

  「...」魍魎無言了。

  「好了,先去找地方蹭飯吧。」

  一樣裝作旅人借到了倉庫過夜,但這次的人沒那麼好心請吃飯了,所以又花了筆伙食費。

  「那今天就先睡了,守夜交給你了~」

  「妳這小鬼...」魍魎雖哀怨的低吼,但還是乖乖的安靜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魍魎突然對我這麼好,抱著這個疑問睡去...

  在夢中,聽見了那個不是魍魎的魍魎的聲音「乖乖跟他們回去不是很好嗎?不用跑來跑去還能穿的漂漂亮亮的,有什麼不滿嗎?」

  「我就是不喜歡那所謂的"漂漂亮亮"...為什麼女孩子一定要打扮啊,有夠麻煩的...」

   「主啊~妳這樣不行~」她自然而然的把身體貼到我身上,我毫不遲疑的將她過肩摔「啊!好痛~!好棒~再來!」

  「別打擾我睡覺...」

  「哼嗯~...繼續打!撕開皮膚!扯斷筋肉!挖出內臟!碾碎骨頭!將我每一分肢體破壞殆盡~!」

  「夠了妳這變態!」我居然開始覺得跟魍魎說話比較輕鬆了...

  「居然這樣罵我...啊~!不要停!繼續折磨我的精神~!」

  「被折磨的是我!從我的夢滾出去!讓我好好睡覺——!」在夢中嘶吼,終於平靜的睡了一覺。

創作回應

一下子就和熟人會面了...(話說...百鬼錢湯...真的只是普通的溫泉旅館嗎...?不是什麼軍火庫或傭兵營嗎...?
2021-11-28 23:46:01
Ej
很明顯不普通就是了www
2021-11-29 08:31: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