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三八

Ej | 2021-12-05 19:27:43 | 巴幣 4 | 人氣 81


《湯之屋 下》


  「啊...呃...」皓白小姐剛回來包廂,馬上被桌上滿漢全席嚇個正著「我說...」

  我無奈的微笑,看向等人等的不耐煩,雙手拿著筷子迫不及待想開動的每...原來她能雙手併用?

  「嗯...呃...算了...我們開動吧~」

  「「嗯!」」

  這頓晚飯中,因為多了個皓白小姐這樣的美人同桌使得我有些不自在,但每很喜歡她,我基本上就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吃,不打擾她們重聚的喜悅。

  滿漢全席最終我跟皓白小姐都沒吃多少,絕大多數都由每美味的享用掉了。

  吃飽後我們離開包廂,小白人便緊接著進去收拾餐盤「真的很厲害呢...這些小人是式神一類的東西嗎?」我看著手腳俐落的小人們問。

  「呃...嗯,姑且算是...」為什麼她要撇開視線?難道有什麼黑幕?

  「接下來...要去哪?」

  「十到二十一樓都是客房,除了各層簡單的娛樂室基本上沒什麼東西...那我們到二十三樓吧。」

  「可是...二十一樓以上不是不能進去?」

  「有我陪著就好了,二十二樓有個倉庫,二十三樓是沒允許就不能上去的健身房跟一些遊樂設施。」

  「娛樂啊...平時除了看書也沒什麼事做呢~」

  「嗯,好奇有什麼...」

  「那我就帶你們上去吧。」我們又搭上了電梯,直直上升到了二十三樓「這電梯是工作人員專用的,一般客人有別的電梯,但只能到二十一,以上就要走樓梯,然後二十二樓只有這部電梯能到,所以顧客去不了。」

  「因為是倉庫嗎?」

  「嗯,屯放的都是些湯屋會用到的物資。」

  「由紀姐姐...湯屋這裡同時也是行政中心吧?」

  「唉?妳知道這種詞啊?真厲害~」每被摸頭作為獎勵「是啊,平時除了湯屋的工作還得處理整個自治區的一些問題,但政務主要都是乙姬在處理...」

  「哦~真的跟我們是不同的世界呢...」我不禁感慨自己的見識短淺。

  「我們到了,在不弄壞的前提下你們可以隨意玩。」

  眼前的東西盡是沒見過的設施,雖然看得出來哪些是娛樂哪些是健身設施但完全不會用,而每似乎也有一樣的狀況。

  「那我差不多要回去工作...怎麼了?」

  「我們兩個人實在沒法玩什麼...」無奈的說實話。

  「可以的話...想找大家,但他們應該...沒空...」

  「我們想找朋友們,今天我們還是先回去了~謝謝招待。」

  「可以的話想看由紀姐姐工作...」

  「這個嗎...不行,你們在那地方待不住的,我送你們下去吧。」她拍拍我倆的頭。

  「非常感謝。」

  「由紀姐姐...」每從口袋拿出個東西。

  皓白小姐有些驚訝「乙姬有給妳啊?」

  「嗯,跟海原共用一個...可以嗎?」那是之前奈竹小姐給的耳掛通訊器。

  「想要登記我的號碼嗎?好啊,要不要順便也給你們旭的?」我們進了電梯下樓。

  「可以嗎!?」我驚訝的大叫。

  「可以啊,她也會很高興的。只是目前她的通訊器處於被沒收狀態,所以短時間內還是聯絡不到她。」

  「果然啊...」有些沮喪...

  「怎麼~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每突然捏住我的臉頰往兩邊拉扯「平時不是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嗎~」

  「等...會痛...」

  「我還沒出力呢~」

  「不...你真出力我臉皮會被撕下來~...」每的力氣常讓我很擔心她一個失手弄出什麼意外。

  「哈哈~你們感情真好,每找到好歸宿了呢。」

  「唔...才...才沒有...」每害羞了,還好她因此鬆手,不然臉皮就要被扯下來了。

  電梯門敞開,我們走了出去「那回去小心啊,往下層的樓梯沒什麼燈會有點暗,注意腳邊啊。」

  「嗯,今天很謝謝您。」

  「由紀姐姐晚安,工作加油。」




  隔天~

  魑魅先生一次跟多個小隊進行高強度戰鬥訓練,稍早我們十七小隊過去偷瞄一下...

  慘不忍睹...

  魑魅先生把整個二隊的人打得血肉模糊...二隊可是商隊的戰鬥部隊耶!?雖然我自認見識短淺,但實力差距有大到被完全壓著打的程度嗎?

  我們實在不敢繼續靠近,就趕緊回到分給我們的空地自主訓練,有式神跟著所以不能偷懶。

  「唔嗯...磁鐵這樣,所以磁粉會這樣...啊~!為什麼啦!」舛花對著透明塑膠板上形成奇怪紋路的鐵粉苦惱。

  一旁照柿不知道從哪借了個不倒翁練拳腳「呵!舛花,不用急...呀!好好觀察一定能...哈!看出什麼。」堅硬的木製不倒翁被打的左右搖晃,照柿帶著皮手套跟護腿,一拳一腳打在上面。

  「知道啦...」舛花則是絲毫不懂塑膠板上的磁粉有什麼特別的。

  雙胞胎不知道去哪了有點擔心,但真倪桑說沒關係,我也就不想了。

  一旁的玉子跟葡萄彼此手掌對著手掌「準備...一...二...」

  兩人沒再說話,閉著雙眼靠著對方的額頭。

  至於裏柳...沒看到人,但有聽到笛音,應該在某個角落吹笛子吧。

  「好了,我們前幾次都沒參與訓練,這次要好好動動手腳。」

  「是嗎~但以海原的實力可能不夠我伸展脛骨呢~」

  「哈哈...我會努力的~」每挺自在的,不過要是有別人在的話就不好說了,畢竟我們現在是在某個公共小廣場,雖然沒什麼人但有時會有人從遠處經過。

  每拔出太刀,我則使用以前還跟姐姐在一起時使用的匕首加脖子上的八尺瓊勾玉。

  勾玉發出淡淡光芒,然而我完全不知道怎麼使用它,想說試試看用高壓對戰能否讓它有什麼反應「那我們開始吧。」

  「欸?但你這樣會受傷的...至少拿那個會變長的棍子來用吧?」每擔心的勸我。

  「沒關係~...我會努力閃的...」看著手上的匕首,刃上的星星與柄上的兒歌「拜託了,我想試試看。」

  「唔...既然海原這麼說...好吧。」她握好太刀對準著我。

  率先往側面跑,揮舞匕首,鋒利的水刃從刀鋒飛出,每使太刀燃起紅焰,隨意就把水蒸發了「嘖...沒有反應...」勾玉始終沒任何反應。

  「換我了...」每向我跑來,不善近身的我不斷後退,但她太快了,急忙的向右邊翻滾才沒被一擊必殺。

  趕緊起身,勉強用匕首彈開掃過來的刀刃。

  每很怕傷到我,每一招都帶著猶豫「海原...」她停下動作。

  「怎麼了?」

  「我們...可以不要打了嗎...?」

  「不,這只是訓練罷了...」

  「但你會受傷啊!我不想這樣...」

  看了下右手,才發現剛才滾地時擦傷了「這點傷不要緊的...」

  「我是怕我弄傷你啊!」

  「不會的...每不會...」

  「一定會不小心...我不太會控制力道,緊張更會如此...我怕我一急之下...」確實,每的力氣異常之大...

  「好好好~冷靜冷靜...」每蹲在地上,我收起武器安慰她「不打就不打,我們找別的方法練習吧~!」

  「嗯。」

  之後,我請每教我讓術式附在武器上的技巧,同時也不斷嘗試啟動八尺瓊勾玉,然而仍是完全沒反應。

  晚上十點,我們集中在舛花她們那一戶吃晚餐「原來裏柳提早回來準備晚飯啊~」

  「難怪之後都沒聽到笛聲。」葡萄跟玉子已經開始塞地瓜球了。

  「不提早回來會延誤晚餐時間啊。」

  「舛花今天都在玩磁鐵嗎?」照柿坐在舛花旁邊,看著在吃飯仍把磁鐵放在桌上盯著的舛花。

  「唔嗯...磁鐵除了會吸引金屬還有什麼特別的啊...搞不懂...」

  「哈哈~這就是魑魅先生要妳想的吧~」

  「妳們倆今天在做什麼?」裏柳問玉子跟葡萄。

  「熟悉彼此的魔力。」

  「然後練習精密的魔力操作。」

  「玉子會很需要細膩的操作呢~是說妳們最近都會去上面吧?」舛花決定暫時放棄思考,悠哉點吃飯。

  「我們去找祇老師學習。說到這個!海原!」

  「咿?怎麼了?」高麗菜剛送進口中就突然被指著,有點嚇到。

  「昨天你在湯屋做什麼?」

  「咿?你怎麼知道?」

  「準備回來是看到你們。」

  「海原去湯屋?」

  「欸?怎麼沒跟我們說?」

  「好玩嗎?」

  大家都釋出一種"好羨慕哦"、"我也想去"的感覺。

  「啊...哈哈~是個好地方~...」被大家視線攻擊壓力蠻大的。

  接著有人按了門鈴「我去開。」每起身往門口走去。

  「不要緊嗎?萬一是陌生人...」舛花擔心的探頭觀望。

  「沒事的~每的陌生人雷達很厲害的,如果是不認識的她早就警惕了~」

  「果然還是海原了解她。」照柿對我有點搞笑的措辭沒什麼反應。

  「累——死——了——!」真倪桑的哀嚎傳來,每稍微扶著腳步不穩的她入座「還是不習慣站整天啊...腳好痛~!」她把義肢拿下來放一旁,這感覺其實蠻詭異的。

  「辛苦了...」每給真倪桑盛了碗白飯,同時把筷子交給她。

  「謝謝啦~雙胞胎還沒回來嗎?」

  「嗯,吃飯前他們通知說會在外頭解決。」裏柳回答道。

  「不會有事吧...」不意外的舛花又在操心了。

  照柿也是一如既往的樂觀「他們找到想做的事了吧~」

  「葡萄!妳在幹嘛!?」舛花忽然大聲喝斥。

  「咿!哇——!」原本低頭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做什麼的葡萄嚇一跳,手中的筷子忽然間像是變回樹木一樣長出一棵小樹蓋住葡萄的臉。

  「沒事吧!」玉子跟裏柳都緊張的幫她把樹葉撥開。

  「不是說不要在室內使用術式嗎!」

  「唔...對不起...忍不住就...」

  「這樣子很危險,不要以為不會出事!」

  「好了~妳先坐下來~」照柿安撫生氣的舛花。

  「真是的...我很擔心妳知道嗎...」舛花有時真的很有媽媽的感覺呢~

  「不要生氣~跟我分享一下你們今天都做了什麼吧~」真倪桑讓逐漸結凍的氣氛回溫。

  晚些時候,我們吃完飯,玉子跟葡萄先去洗澡了,裏柳把變成小樹的筷子種到庭院,舛花跟照柿幫忙收拾餐桌,我跟每則負責洗碗。

  「等等要再上去逛逛嗎?這次走大街。」

  「唔...我...」還是很怕人群呢...不過隨口提一下就緊繃到把手中的盤子捏碎了...

  「欸!?沒事吧!」反應過來時陶瓷碎片已經碎散一地「割傷了...」

  「沒事啦,一下就會好了。」

  「不行~下午明明還說不想我受傷,自己受傷時卻這樣我不準。」拿乾淨的布給每清理傷口。

  「唔嗯...」

  「會痛就安分點。」毛巾給她包著受傷的手「去客廳做好,我去拿醫藥箱。」

  「不用啦...」

  每一直這樣讓我不太高興「快去。」態度強硬了起來。

  「唔...好嘛...兇什麼啊...」

  跟每走出廚房。

  「看來沒事呢,廚房我來收拾就好,每要好好處理傷口啊。」照柿語畢,進廚房把地上的碎盤子收拾乾淨。

  「喂!用報紙包啦!你也被割傷要怎麼辦啊。」舛花趕緊拿了幾張報紙過來。

  「沒事沒事~唉...好痛...」

  「照柿!」

  「唉哈哈...一不小心...」

  「給我去跟海原拿醫藥箱!」我們的耳膜被怒吼貫穿,連在一旁小睡的真倪桑也深受波及。

  不久後雙胞胎回來第一眼見到的是被罰跪在門口的照柿...



  一周後~

  今天,我們來跟魑魅先生進行。

  我們並排在魑魅先生面前,他跟平時一樣坐在前方的長椅上。

  訓練開始前他突然開始介紹在他身旁的一個陶瓷花瓶「這東西叫做注魔瓶,能用來檢測魔力容量與訓練魔力的持續穩定輸出。」

  「是之前要我帶著的瓶子...」葡萄說道。

  「沒錯,當有人的魔力系統是神通眼看不清時會用這東西來測量。」

  「那...那我...」

  「之前讓紫鳶測試過了...妳的魔力含量很小,幾乎是零。」

  「欸?」跟預料之中的一樣,她受到不小的打擊「但...明明失控的時候...」

  「沒錯,我正要說這個。」她的表情稍有好轉「妳雖然魔力含有量低下,但容量卻非常龐大,而且連迴路也幾乎暢行無阻。」

  「什麼...意思?」

  「妳能很容易的接收四周的魔力為自己所用,甚至會毫無意識的讓四周的魔力流入體內,所以才容易失控。當然有一半是心理因素。」

  她皺起眉頭,苦惱的問「所以不靠別人我用不了術式?」

  「目前而言是如此,但妳能克服心理陰影的話也許又會不同,加油吧。」

  「嗯!」

  「然後是...」

  「不好意思!」雖然一開始在他開始前就想問了,但覺得不禮貌才忍著,但我真的是好奇到忍不了了,再加上其他人也一直用某種好想問的眼神盯著魑魅先生「我能問個...問題嗎...?」

  「海原嗎...什麼事?」

  「請問...您為何...要變成狐狸?」

  金毛的狐狸抖了下耳朵,尾巴從右邊晃到左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