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深宵學院】01 社交能量耗弱的入學日

四弦 | 2022-05-24 21:09:07 | 巴幣 38 | 人氣 106



  深宵學院系列是我首度挑戰多人約稿合作的創作形式,每期短文都會對應學期間的各種事件與活動。寫作時有種身歷其境的代入感,以及RPG跑團那樣的臨場反應與創造性,比起寫出帶有個人風格的故事,我更願意將其視為大家同樂的遊戲間

  本期合作對象為企劃官方,其他參與者的創作合輯請見公告




  『你知道嗎,F。許多物品僅僅是作為它們本身,就已經相當稱職了。』

  『你想說什麼?』

  『高懸的衣架,擱置於流理台的刀具。一盞電燈製造光亮,也製造陰影。它們才是真正與這個世界共存的概念。』

  『嗯。』

  『我卑微的日常離不開這些物品,但它們彷彿又無所依托、無欲無求。每當我遺落雨傘在某間便利商店的門口,他好像就這麼獨立了,並不懇求我回頭去尋找。』

  『Rye。』

  『或是永遠會消失其中一只的襪子。我其實很羨慕她,有時也想就這麼離開不需要我的世界。諷刺的是,我是如此需要這個世界。你覺得我還能成為一件稱職的物品嗎?』

  『讓我告訴你甚麼才叫做稱職,Rye。今天是開學日,你應該進教室,接觸你該認識的同學,然後蒐集你該知悉的情報。』

  『……好。』

  『加入社團前,我會給你下一步指引。不要主動連繫我。』

  筆電屏幕刷地轉為一片漆黑,鏡匣般的邊框裡只有一張年輕臉孔的晦暗倒影。

  陽台外的鳥鳴啁啾,作為學期之初,今天是個日照豐盈的早晨。黑麥試圖用手指調整口腔內的金屬支架,但牙套緊貼帶來的不適感始終揮之不去。

  「如果能申請更換宿舍,還是找間離樹林和鳥窩遠一點的套房吧。」掏出化妝包的同時,他如此喃喃自語道。

◆◇◆

  拜起床時那段「任務指引」所賜,黑麥稍微耽誤了集合時間,不過眾人似乎都專注於學院長的開學典禮致詞,他很輕易地便混跡於人群之中。

  在班導師宣告自由活動之後,其他學生開始各自交流起來。黑麥則隻身走在前往教職院的小徑,他另有盤算,總會有省時省力又不用逢迎奉承的最佳解。

  來到目標的辦公室前,黑麥謹慎地將額前散亂的髮絲撥正,可不能讓初次會面的輔導長對自己產生壞印象。

  雖然他稍早差點錯過了開場白,也不在乎與任何人打好關係,但接下來要面見的對象,攸關未來的行動是否順利。

  「打擾了,輔導長。」房門輕聲推開,突然映入眼簾的光線讓他不由得瞇起雙眼。

  房內是一塵不染的潔白,窗明几淨、擺設整齊,若非家具桌椅一件不缺,黑麥幾乎以為這是剛落成不久的新居,顯然在此辦公者十分在意環境的井然有序。

  「您是......不,有什麼事情需要協助嗎?」布蕾雅問。

  布蕾雅看向對方,從遠處看去,布蕾雅的身姿呈現著雪白色,銀白的長髮、銀灰的睫毛、身材出色姣好、整身都呈現著潔白的色調。而她總是保持著一副甜美的笑容,也總是閉著雙眼,看上去都給人一種神秘的印象。

  「如果有事務需要辦理的話,不妨先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聽起來是個好主意,對吧?」

  布蕾雅溫柔的笑了笑,站起身走去一旁的茶水櫃前,用機器倒了一點咖啡。

  杯中蒸騰的熱氣撲鼻而來,溫和的香氣隨即盈滿房內。布蕾雅轉身遞出咖啡,如瀑直下的銀白長髮讓人難以忽視,黑麥愣了半晌才接過杯身。

  「那麼我就失禮了。」隔著辦公桌,他舉止大方地坐下,試圖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禮貌得體:「我對不熟悉的新環境總是有些敏感,頭幾天也許會感到焦慮並因此失眠,想請輔導長幫我開一周分量的助眠藥物。」

  他悄然將咖啡置於桌面,沒有啜飲半口。

  「藥物嗎?當然可以呀。」布蕾雅先是感到訝異,在聽聞後段的話與以及咖啡後便重拾了笑意。

  她走去一旁的櫃子,上頭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藥劑,看上去並不是現代的藥學製品,而是用精緻的玻璃瓶裝好的特製藥劑,是可以被稱為魔藥的存在。

  布蕾雅確認了一會上頭的物品,便回頭道:「不介意是特別的藥品的話——這個就可以了!或是你想要普通的西洋醫學藥品也行呢!」布蕾雅拿下了一瓶深藍色的魔藥,裡頭有著點點光塵。

  同時,她又走去另一邊的櫃子,拿出普通的安眠藥,她將兩種藥同時遞到對方面前:「安眠藥照藥盒上面服用即可,魔藥則是睡前服用,可以安眠之餘,早上精神會特別好喔!」

  「謝謝您的理解。」黑麥咧嘴而笑,喜悅的弧度沒有因為戴著牙套而有所削減,他毫不遲疑地收下兩帖藥劑。

  「對了,雖然有些唐突,我的個性並不算是爽朗外向的類型。」他蹙起眉頭,略為苦惱地問道:「如果是同為人族的夥伴,或許能更快打成一片也說不定,不知道輔導長能否讓我快速瀏覽同學們的檔案呢?」

  語畢,黑麥故作鎮定地看著布蕾雅,無意識撥弄著馬克杯的指尖卻出賣了他。

  「哎呀?雖然說能對你有所幫助,不過同學的資料並不能給其他人觀看,也許直接去談談比較好認識呢。」布蕾雅笑著回。

  她看著對方的指尖,又看了看雙眼,微微睜開的銀灰色眼瞳有著奇妙的圖樣。

  「多與同學交談認識也不錯呢,除了給資料以外的忙……老師我很樂意幫忙!」

  「抱歉,是我失禮了,這樣操之過急確實不是交朋友該有的心態呢。」黑麥忌憚地收起笑容,不過很快便恢復從容不迫的態度。

  「多謝款待。」黑麥將瓷杯的上緣湊向唇瓣,深吸一口,同時露出遺憾的神情,似在為不能親自品嘗而慨歎。

  他放下漸涼的杯身,以隨意的口吻道:「不知您是否曾聽說,存在於校園中的不可思議傳說?」

  「不可思議傳說嗎……?」布蕾雅摸了一會下巴,若有所思的看著黑麥。

  思索了一陣後,布蕾雅微微一笑,便回:「略有耳聞呢,詳細來說有非常多類別,書庫裡面有相關記載的書籍喔。」

  「書庫是指……那棟巍峨聳立的城堡嗎?看來我得找時間前去參觀了。」黑麥將藥劑揣在胸前,緩緩起身。

  「謝謝您撥冗與我商談。那麼,就不再打擾您了。」他躬身向布蕾雅致上謝意,並以優雅的手勢輕輕帶上房門。

  布蕾雅和顏悅色地目送黑麥離去,低垂的纖長睫毛下彷彿藏有意味深長的笑意。如此溫柔耐心的輔導長,無論是誰,都會期待與她再次談心吧。

  直到走出離大樓甚遠的距離,黑麥才稍微鬆懈下來。

  在提起不可思議傳說時,他其實想探知某個特定的事件。那是關於一片雪白的寂靜之地。

  然而,在那間輔導室裡偶然窺見的雙眸,以及那銀白圖樣,瞬間讓他化身為白貓掌下的黑毛鼠,不敢妄動造次。

  黑麥苦笑,盤算著該如何處理手邊的安眠藥。

  「如此大費周章還是瞞不過學院的資深教職員啊。在我追問個人檔案……不,早在沖泡咖啡那刻,或許就已經被看破手腳了。」

  他掏出手帕,蘸上清水,用力擦拭下眼瞼周邊、像是黑色素蓄積的暗沉色塊,不一會兒便全然抹去。

  「該認真當一回學生,好好認識我親愛的同學了。」

  陽光灑在偌大校園裡,提醒黑麥時候尚早。剛才略帶疲態、黑眼圈深重的少年,此刻不得不重振精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