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1章 偽裝成冒險者萌新參加狩獵祭的舞孃與麒麟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06:36 | 巴幣 0 | 人氣 20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11章
————《偽裝成冒險者萌新參加狩獵祭的舞孃與麒麟》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120時。
西方大陸,低原十字路口據點。

西方大陸是由南部的沙漠低原,和北部的密林高原兩個炎熱和陰涼差落巨大的地形組成;有四季循環,並被列為面積最大的大陸。同時擁有多個不同雷漢文化的據點散佈在各地;著名的便有代代相傳的魔法師盤踞的“魔法學院城”、精通煉金術的吸血鬼根基“塞弗里斯不夜城”、以伐木謀生的“伐木村”等。

“冒險者公會”是負責維持西方大陸地方治安的管制勢力;與其他大陸的管制勢力旗下的制服團體不同的是,冒險者公會是屬於招聘需求比較開放的自由職業者集團。

慾想成為冒險者的居民,只需過滿十六歲便能到沙漠低原或密林高原十字路口據點的大集會所申請加入。每一位冒險者將賜予一個傘繩手環,不同顏色代表不同階;從初始的白色、黃色、綠色、紅色、紫色到黑色為最高級的冒險者。

羅真和麒麟兩人通過異界西城離開中央大陸後,把引人注目的摩托車停泊在邊境關卡附近,步行進入她們眼前的小鎮——連接著異界城和南部低原沙漠的“低原十字路口據點”。

雖然沒了摩托車,但臉上戴著標記性的黑鐵面具和一身飄逸風衣的惡魔獵人依然引來不少不必要的目光。畢竟在普通人眼中,惡魔獵人是能與惡魔打成平手、擁有可怕戰鬥力、讓人敬畏的非人類;甚至還謠傳出了惡魔獵人是惡魔與人類的混雜物種的謠言等。

夜晚的沙漠氣候十分寒冷,羅真和麒麟每一輪吐息都化成清晰可見的白霧。夜雖已深,但小鎮街道依然人來人往,鎮上氣氛喧嘩吵鬧;聚集在大集會所附近的冒險者們個個氣勢高昂,像是已經為即將來臨的活動做好了過於充足的準備。羅真也隱約地從冒險者們零零碎碎的討論聲中捕抓了重點詞彙如“九頭蛇”和“狩獵祭”。

抱著疑惑,羅真和麒麟走進了低原據點的地標——冒險者公會大集會所。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130時。
西方大陸,低原十字路口據點,大集會所。

這裡,大集會所的負責人——馬克思大叔是羅真養父的老朋友;因為年幼起便蒙受馬克思的關照,他也是唯一一位讓羅真能夠自在相處的成年男性。每當羅真入境西方大陸執行任務時,一定會順道拜訪問候。

散發熟男魅力的馬克思一頭淺褐色的中分半長髮,綁個小馬尾讓整體髮型看起來亂中有序;滿臉的鬍渣和深邃的碧綠色雙眼是羅真認為他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站在櫃檯後方的馬克思大叔一邊拆解紫色的傘繩手環,一邊說道:『現在?大半夜的要橫跨整個沙漠,往魔法學院城去嗎?』

羅真點了點頭:『嗯。』

『我不建議你這麼做。』馬克思說道。

羅真向前彎下腰,把雙肘靠在櫃檯上托腮好奇地問道:『為什麼?』

馬克思語氣嚴肅地說道:『最近晚上的沙漠太危險了。羅真小妹不如和同事在鎮上稍作休息;日出後再啟程也不遲。』

羅真接著反駁:『晚上的沙漠那麼涼快,星空那麼漂亮;哪來的危險呢?白天對我才有危險吧……?』

馬克思懊惱地將拆解了一半的傘繩手環重重地放在櫃檯上;接著深嘆了口氣:『誒……想要瞞著你我也是傻了,那我就直說吧。自兩個月前在沙漠北部,也就是通往魔法學院城的方向,一個最近取名為“深坑戰場”的下陷沙漠地形盤踞了一頭體型非常巨大的沙漠九頭蛇。要知道西方大陸的商旅為了避免沙漠的酷熱,都選擇在夜間行動;而這頭只在夜晚活躍的九頭蛇的出現,不止截斷了南部和北部之間的主要來往商道,還曾經對西方大陸北部密林的一座小村莊發起攻擊,村中無人倖免。』

『為什麼不尋求惡魔獵人公會的幫忙呢?』羅真質疑道。

馬克思重新拿起傘繩手環,繼續拆解:『冒險者公會抱著“家醜不該外揚”的道理,認為自家的事兒當然靠自己人處理——』

一旁的麒麟插嘴道:『顯然沒處理好吧……?』接著把視線拋向櫃檯一框小竹籃內放置的一堆顏色和尺寸不一的傘繩手環:『這兩個月以來死了那麼多好傢伙嗎?』

馬克思默默地說道:『戰死是身為冒險者最高的榮譽;更別說是為了保護家園而獻上性命了。』

羅真挺直了身子,接著說:『白白浪費無辜的生命……真的好嗎?』

馬克思瞪了羅真一眼,緩緩搖頭:『別插手。』

羅真再勸了眼前的熟人,希望自己能做點什麼:『馬克思叔叔,很多無辜的人真的會死……』

馬克思語氣堅定,稍微提高聲量地說道:『請你尊敬冒險者的決心和選擇!』身為負責人的馬克思一提高聲量,可把集會所內所有冒險者的注意力都投到身為外人的羅真與麒麟身上。

馬克思接著說:『只要冒險者公會沒有對外要求協助,身為惡魔獵人的你就不該插手。擅自行動只會惡化冒險者公會和惡魔獵人公會兩個組織的外交關係;以後惡魔獵人來到西方大陸,要擔心的可不只是惡魔了……我想你也不想要事情鬧得這麼難看吧?』

感到殺氣的麒麟開始環顧著四周;冒險者們無論男女老少高瘦矮壯,都以凶神惡煞的神情明示這裡不再歡迎兩位惡魔獵人。

羅真和麒麟的耳機同時傳來希爾蒂的聲音:『兩位,馬克思先生說得對。公會情報部是知道此事的;值得一提的是,冒險者公會在上個星期的“狩獵祭”成功消滅了九頭蛇的其中三顆頭顱,對其造成重創。你們倆就稍在低原據點歇息,日出後再動身前往魔法學院城吧。千萬不要跟冒險者公會起衝突啊……!』

羅真嘆口氣後,一聲不吭地便轉身走向大集會所的出口。

麒麟叫住了羅真:『舞孃前輩……!』但後者無視了麒麟,索性離開了大集會所。

被愣在原地的麒麟,只瞪了馬克思一眼後;便追上羅真離去的腳步。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203時。
西方大陸,低原十字路口據點,旅館。

羅真和麒麟按照希爾蒂的建議,在日出後動身前往魔法學院城;並在小鎮角落的旅館租用了一間普通套房稍作整休。

簡陋的套房內只有一張雙人床、附有浴缸的小浴室和簡單的梳妝台;對於訓練應付苛刻生存條件的惡魔獵人,以上的條件已是不可多得的奢侈。

身著黑色長袖衣帽衫和白色熱褲的羅真打開浴室門,一邊用粗糙的毛巾揉著濕漉漉的秀髪,對坐在梳妝台前的麒麟說道:『該你了。』

坐在梳妝台前的麒麟大幅地把身子傾前,臉都快貼到鏡子上了;只為了能看清辮子的編織法並解開:『誒,這小子怎麼綁得那麼緊……』

羅真坐在床邊,用毛巾歪頭揉擦秀髪時問道:『你這是在幹嘛?』

麒麟不耐煩地回應道:『解不開辮子……』

羅真把毛巾搭在肩上,走到麒麟身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坐好,我看看。』

麒麟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啦,不用麻煩前輩——』

羅真提高了聲量重複道:『我說坐好……!』

麒麟老實了,並面對著梳妝台的鏡子坐好,低頭回應:『是……』

羅真溫柔地托起麒麟的右辮子,稍微看了一眼後便輕車熟路地將辮子一節一節地解開:『這不就行了嗎?』

看前輩解開辮子如此簡單,麒麟羞澀地紅了臉頰:『麻煩前輩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

羅真溫柔地回應道:『你就坐著,讓我來。』

期間,麒麟抬眼通過鏡面看了身後的羅真一眼;只見前輩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看似很享受為自己處理頭髮的樣子。剛洗香香的前輩不止顏值高,一頭濕漉漉的銀髮搭在肩上也很性感;穿著衣帽衫也藏不住她那傲人的雙乳,熱褲更是把前輩那雙白皙纖細的美腿一絲不漏地炫耀著……

光是從鏡中欣賞羅真,麒麟全身已經不知所措地發燙了;加上羅真還那麼靠近和專注地幫自己解開辮子,稚嫩的小心臟已經快要承受不住……

突然開口的羅真把麒麟從無盡的幻想中點醒:『是伴侶為麒麟編織的辮子嗎?』

從來沒有戀愛經驗的麒麟被這一問,臉更紅了:『才,才不是……!是弟弟為我綁的……』

羅真笑著說:『嘻,有一位那麼愛你的弟弟,真幸福呢。』

麒麟好奇地問道:『前輩通過辮子就能知道嗎……?』

羅真答道:『令弟編織辮子的手法如此細心又充滿了愛意,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呢;都不捨得拆了~』

『好啦前輩別說了……!我會更想念他的……』

『好,好~』把麒麟的右辮子拆完後,羅真繼續解開麒麟左邊的辮子;期間,兩人又沉默了。

受不了尷尬的麒麟支支吾吾地開口道:『金,金——』

羅真注意到了羞澀而語頓的麒麟,問道:『慢慢說沒關係。』

麒麟猛吞了口水後,終於吐出一個名字:『金斯利(Kingsley)……!』

『喔?令弟的名字叫金斯利嗎?好可愛啊~』

臉更紅的麒麟猛然搖頭。

意識到自己理解錯誤的羅真接著說道:『難道說……金斯利是麒麟的本名嗎?』

麒麟點了點頭:『是……』

羅真稍微歪頭詢問:『嗯?為什麼要告訴我本名呢?』

麒麟扭扭捏捏,含蓄地說道:『因,因為……我從冒險公會負責人的交談中得知了舞孃前輩的本名……我若不說出本名的話……很不禮貌吧……?』

把麒麟的兩條辮子都解開後,羅真撫摸了麒麟的頭:『感謝你替我著想;但在工作上,我們還是以代號稱呼對方吧。』

麒麟恭敬回應道:『知,知道了,前輩……!』

羅真坐回床邊,繼續拭擦自己的濕漉漉的秀髪:『去洗澡吧;休息三到四個小時之後我們就得啟程了。』

『好。』

進入浴室的麒麟剛把門關上,羅真便從房門底下的縫隙注意到了門外一位可疑人物剛起步離開。

羅真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後,蹲下身子把耳朵貼在地板上專心聆聽門外的動靜;從逐漸走遠的可疑人物的腳步聲判斷,是一名體重七十公斤以上,身高大約一米八的成年男性。難道是被跟踪了嗎?那位可疑人物究竟在門外逗留了多久……都怪自己太專心與麒麟互動了,都沒注意到危險正在逼近……

羅真站起,把門打開一條縫隙窺視外部;旅館內並沒有異常的動靜,但門外多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

羅真彎下腰往盒子聞了聞,這不是馬克思叔叔的味道嘛?這傢伙偷偷摸摸來到我的房門前留下了東西就逃走了?我們自多年認識以來不都有話直說的叔侄關係嗎?羅真心裡如此想著。

羅真抱起略有重量的盒子回到屋內放在雙人床上。打開盒蓋時,裡面躺著兩套當地冒險者在沙漠地帶活動時會穿上的黑皮甲套裝和印有金色符文的深紅色圍巾,兩把收在深褐色皮鞘內長短不一的直劍,一對白色的傘繩手環和一封紙信。

羅真拿起紙信,整齊的字體寫道:“羅真,請原諒我必須顧全大局而讓你難堪。集會所內那群冒險者老將們都是思想固執老套的一群,並執意自己的地盤就必須靠自己來守護什麼的,我是覺得很荒唐啦,也贊同你說的很多無辜生命會就此白白浪費。雖然固執,但他們與我情同手足,我也很欣賞他們誓死以命守護西方大陸的價值觀。今夜凌晨三點,他們將發起另一場“狩獵祭”,與上次被重創的九頭蛇決一死戰。你們倆偽裝好自己,以冒險者的身份參加狩獵祭並給予協助。在九頭蛇殺死更多我在乎的人之前,將它一舉殲滅吧。拜託你們了。馬克思上。”

身為掌權大局的負責人,還真是不容易呢……即便失去了那麼多與他情同手足的冒險者,馬克思叔叔依然彰顯領導風範地支持自己人的立場;相信他也在“讓更多無辜的冒險者去送死”和“向外界尋求幫助”兩種選擇之間掙扎了許久吧……?

如此想著的羅真將信紙放下,拿起那套貼有“羅真”字眼的便簽,能讓她混入冒險者社群的黑皮甲套裝;心裡不禁萌生這馬克思叔叔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衣服尺碼呢……?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250時。
西方大陸,低原十字路口據點,大集會所外。

在大集會所外,大約二十餘位資歷高低不一冒險者聚集在一起。老練的冒險者在早就定制好的小組內向後輩們炫耀自己一身炫酷的武具,並吹噓著自己如何將在狩獵祭拿下首殺;而資歷尚淺的冒險者們個個雙眼放閃,被十分可靠的前輩們迷得不要不要的。

換上富有當地風格黑皮甲的羅真和麒麟悄悄混入冒險者群中;站在一位身高約三米,一身黑鐵鎧甲,背著等身高巨劍的大塊頭身後,等待著狩獵祭的開始。

為了彰顯個人風格,羅真用深紅色的圍巾把自己那頭顯眼的銀髮包起;而麒麟則當成腰巾裝飾自己那身單調的黑皮甲。

在冒險者吵雜的交談聲中,反對幫忙這群思維固執老套的麒麟靠向羅真的耳邊嚷道:『舞孃前輩,我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幫他們呢?他們不是自信滿滿的說自己能夠處理嗎?』

羅真接著靠向麒麟耳邊:『思維雖然固執老套,但命不該絕……!身為惡魔獵人的我們就應該幫助弱小不是嗎?』

麒麟靠向羅真的耳邊:『他們每個看起來都比我們強啊……!你確定我們真的打得過九頭蛇……!?』

羅真又靠向麒麟的耳邊:『相信我;他們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很強悍而已……戰鬥能力連我們的一成都不到……所以我才說去讓他們去狩獵九頭蛇根本是在送死!』

麒麟再靠向羅真耳邊:『重點是,就我們兩個真的打得過九頭蛇嗎!?』

陣陣莊嚴又沉重的鑼鼓聲從前方響起,把吵雜的交談聲覆蓋;冒險者們紛紛將注意力投向大集會所的大門,把目光鎖定在從大集會所走出來的馬克思身上。

馬克思抬手示意鼓手停止擊鼓,並為拉開帷幕的狩獵祭發表鼓舞士氣的演說:『感謝各位冒險者準時集合!』接著指向夜空中那輪明亮的滿月:『快看哪,看那高掛於夜空的滿月;就連銀月女武神都不禁睜大眼睛期待著你們的表現呢……!』

羅真與麒麟各從三米高的大塊頭身後左右探頭,但無論如何也看不見站台上的馬克思;兩人突然被大塊頭抓起,先後不約而同地叫出了聲:『呃啊啊!』『等等等下……!』

大塊頭溫柔地將一直在自己身後徘徊的兩位新手冒險者抓起,放到自己的肩頭上;羅真和麒麟分別被掛到大塊頭那對巨大的黑鐵護肩上,這下便看清了演講的全勢。

大塊頭溫柔地笑著說:『你兩個小不點早點開口不就好了,一直在我身後竄來竄去,會被我踩扁喔。』

不善於跟成年男性溝通的羅真只把臉頰紅著,嬌滴滴地答復道:『謝……』

麒麟被大塊頭那驚人的體型震驚的同時,好奇地問道:『那大叔,究竟要吃什麼才可以長得那麼高大呢……?』

大塊頭笑著回答:『當然是吃人啊~嘿嘿嘿~』

只見羅真和麒麟臉上掛著尷尬卻不失禮貌的微笑,大塊頭馬上補充:『開玩笑的啦,我是素食者。』

麒麟隨著吐槽:『雷漢大陸的草居然有如此神效……!?』

馬克思用那具有張力的嗓音發表道:『兩個月前,這頭擁有九顆頭的巨蛇從地底鑽出,並佔據了北邊沙漠的一處深坑。期間,它不斷襲擊夜間趕路的旅商;有效地截斷了北方與南方主要的商道。還以為這樣就夠了,但這該死的怪物在上個月突然發狂襲擊北邊密林的橡木心村莊,村中無一倖免……』

冒險者們的情緒隨著馬克思的發表而低落下來。

馬克思接著說:『上個星期,高原和低原據點兩軍冒險者們齊心協力;在那一場隨後命名為“狩獵祭”的剿滅行動中成功斬掉九頭蛇的其中三顆頭,這是自兩個月的騷動以來最鼓舞人心的進展之一!』

冒險者們,包括大塊頭之內都紛紛高聲歡呼叫好。

馬克思提高聲量蓋過冒險者們的歡呼:『但是!!!』待冒險者的歡呼平息下來後,他接著說:『經過上個星期的激戰,高原和地緣據點總數犧牲六十餘位、等級高低不一的冒險者們;讓我們懷著一顆堅定又悲憫的心,為這些捨命保護家園的勇者們默哀一分鐘。』

只見包括馬克思和大塊頭在內,所有冒險者都將右手放在心胸前;馬克思接著說:『願銀月女武神,眷顧活在死亡中的勇者們。』語畢,包括馬克思在內與所有冒險者們,都低頭默哀。

麒麟尷尬地環顧四周時,無意中看見了大集會所的入口上方立了一尊所謂的“銀月女武神”石像。該淡灰色的雕像刻繪了一位長髮飄逸、頭戴有羽毛裝飾的頭盔、身著仙氣飄飄又露肉的長袍、右手執著長劍的成年女性身影。

仔細一瞧,麒麟忽然覺得該雕像長得與羅真十分相似;尤其是那髮型和樣貌,簡直就是參考羅真的頭部模組手把手雕刻出來的。

『吶,前輩。』麒麟輕聲叫道。

羅真輕聲答复:『幹嘛啦?』

麒麟指著大集會所入口上方的銀月女武神雕像:『那雕像……是不是你呀?』

羅真抬頭看見銀月女武神雕像時;眼神顯得十分驚訝:『我的天啊……這馬克思真的把我——』

默哀一分鐘正好結束;馬克思接著說道:『群英聚集、滿月燦若繁星、讓北方拂來之風加持你們的步伐;此時此刻參加狩獵祭的你們,將被賦予“九頭蛇獵人”的稱號!』

九頭蛇獵人們高聲歡呼叫好。

『啟程吧!九頭蛇獵人!讓今日的拂曉吞噬九頭蛇的屍體,照亮著你們回家的路!九頭蛇狩獵祭,正式開始!!!』隨著鼓聲響起,九頭蛇獵人邁著堅定的步伐出征。

期間,馬克思與羅真對上了眼;並對最終願意幫忙的惡魔獵人點頭示好。只見羅真低調地豎起了大拇指,她的身影隨著大塊頭的步伐離開低原據點……

目送九頭蛇獵人們走遠的馬克思小聲說道:『要活著回來啊……』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310時。
西方大陸,低原沙漠。

進軍期間,士氣高昂的九頭蛇獵人們大聲地哼著歌曲;大塊頭問道掛在它肩上的兩位萌新:『兩位小姐姐是新人吧?為什麼要參加狩獵祭?』

見身為前輩的羅真沒想要開口的意思,麒麟馬上瞎掰了理由:『當然是為了錢嘛~!』

大塊頭充滿了疑惑:『咦?狩獵祭有錢拿嗎?』

麒麟馬上努力將話題掰回正軌:『啊啊啊,是這樣的……!我們私下跟友人打賭了,如果能從狩獵祭活著回來的話,就能得到一大筆錢喔。』

大塊頭搖了搖頭:『真是有趣的兩位小姐姐呐,居然可以為了錢連命都不要了~我的名字叫傑洛特,我有榮幸知道兩位小姐姐的名字嗎?』

由於不想透露真名和惡魔獵人的代號,麒麟想都沒想就隨口答道:『叫我小紫就行~』

傑洛特笑著說:『雖然很可愛,但小紫這個名字不適合長相帥氣的你呢~那,這位包頭的小姐姐呢……?』

只見羅真通紅著臉頰,低下頭後支支吾吾地小聲回應:『小,小——小銀……』

麒麟內心表示:為啥要跟我起格式一模一樣的假名啊!?這樣一來還有偽裝的意義嗎!?

傑洛特笑著說:『小銀和小紫呢,真是可愛。我傑洛特,黑鐵騎士;鄭重宣誓自己將賭上性命保護你們的安全,確保你們能活著回家並享用一大筆財富。』

頓時感到過意不去的麒麟連忙勸說:『哇,這就不需要啦;我們能照顧好自己的……』

傑洛特笑著說:『別那麼輕易就打發走騎士的宣言嘛,難得我那麼認真呢~如果在戰鬥感到害怕時,就躲在我的身後吧!』

從一見面開始,傑洛特友善態度和溫柔性格讓麒麟和羅真對這位溫柔的巨人不斷產生好感。兩位惡魔獵人不約而同地在心中默許;自己一定要盡最大的能力讓傑洛特活下去,好讓他的溫暖能流芳百世。

11章,
《偽裝成冒險者萌新參加狩獵祭的舞孃與麒麟》 完

————額外資訊
西方大陸冒險者人力資訊(資料載至九輪,十四年):
入門白手環:約一百位左右
初級黃手環:約三百位左右
中級綠手環:約一百位左右
高級紅手環:約六十位左右
大師紫手環:約二十位左右
傳說黑手環:五位

馬克思 Marcus
年齡:43
屬性:非元素敏感者
職業:冒險者公會負責人
身高:190cm
體重:74kg
出生日期:八輪,二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喜歡的食物:阿特瑞思煮的食物
討厭的食物:自己煮的食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