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7章 魔法學院篇:雷漢大陸五大建築神蹟之一,大書庫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15:17 | 巴幣 0 | 人氣 30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魔法學院篇,17章
————《雷漢大陸五大建築神蹟之一,大書庫》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1943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王都,客房。

伍德隆堡事件結束後,麒麟連同三位被觸手凌辱過的女魔法老師被送往王城醫療室治療。羅真回到了王城客房,洗澡後便與希爾蒂進行任務匯報。

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希爾蒂反應道:『如果我被觸手玷污的話,應該這輩子也走不出這種陰影了……麒麟還好嗎?』

換上適合休息的黑色背心和熱褲,羅真躺在床上使用通訊耳機對希爾蒂說道:『在我懷裡哭了很久,一直到魔法學院城的醫療師在她身上打了兩針的鎮定劑才昏睡過去……看來真的受到很大的打擊……』

耳機的另一頭傳來希爾蒂的感嘆:『誒……說不定這次任務之後,麒麟就會申請辭職了……公會又要失去一位好獵人了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是我的話也會辭職。』

“叩叩叩。”

羅真從床上坐起,走向門口時說道:『我去應門,任務簡報就到這吧。』

『好。』希爾蒂回應後,通訊頻道就關閉了。

打開門,端著精緻小木盒的歐文出現在門前;而後者看見清涼打扮的惡魔獵人,在腦海中複述過兩三次的語句一下子便忘得一乾二淨。

已經不擅長與成年男性交流的羅真遇上亂了方寸的俊男;搞得她更加不知所措。但任務當前,羅真只能硬著頭皮,扭扭捏捏地上了:『那,那個……歐文先生……你,呃……有什麼事我能……能幫上忙的嗎?』

從銀髮惡魔獵人的美貌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失態的歐文馬上表示歉意:『啊,失禮了。』接著把手中的小木盒遞給羅真:『這個,是通往“上古文獻檔案庫”的鑰匙。了解兩位惡魔獵人此次前來魔法學院城是為了進入檔案庫找尋特定的文獻;艾倫長老便差我把鑰匙送來。』

羅真接過了小木盒,輕聲回了句:『麻煩你了……』

『不會。舞孃小姐和麒麟小姐替我們收拾了爛攤子,還幫我們救出了三位同事;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言語可以表達我的感激之心……』

『這期間替我照顧好麒麟就行;我找到文獻之後,就會第一時間離開魔法學院城,不會再麻煩你們。』

語氣中透露著些許失望的歐文回覆道:『是這樣啊……我會轉告醫療班的。那,我就不打擾舞孃小姐休息了。』行禮後,歐文轉身離開客房前。

目送歐文離開後,羅真暗自懊悔自己無法主動邀請他一起前往大書庫;畢竟來到魔法學院城前,自家小妹維多利加曾說過到歐文是最了解大書庫的魔法老師之一。

歐文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對羅真說:『那個……維多利加大人跟我提過您好像不太擅長與異性交流。但我覺得您做得很不錯呢,舞孃小姐。』

羅真輕聲回覆:『啊,謝謝……那……既,既然是熟人的話;敬語什麼的就不必了……』外表故作鎮定的羅真,內心正忐忑這該死的碧幹嘛告訴別人自己的弱點呢!?

『沒問題。那,需要我當大書庫的導遊的話,事先讓我知道就行;我們交換個聯絡方式吧?』看著拿出手機的歐文眼神誠懇真摯;羅真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知道了。』羅真把小木盒夾在腋下,接過歐文的手機輸入自己的聯絡方式後再遞回給他:『好了……給我發封郵件就行;我們再聯絡。』

歐文笑著點頭:『嗯,舞孃小姐好好休息吧。』再次對羅真行禮後便轉身離開。

回到房內,羅真把小木盒放到桌上,打開後拿出一把長約二十厘米、造型精緻的鋼製鑰匙;對精緻的物件情有獨鍾的羅真,深深地被手中這把鑰匙吸引。她用手機給大鑰匙拍了張照片發給希爾蒂後,便懶散地躺回床上把大鑰匙在手中把玩。

羅真點了兩下耳機開通了通訊頻道:『希爾蒂,看到我發給你的照片嗎?』

耳機傳來希爾蒂咀嚼食物的聲音:『嗯,唔;等我一下,滿手油油的碰不到手機。』接著把耳機放下,幾秒鐘後回來說道:『回來了,抱歉。哇你手裡拿的這什麼啊?鑰匙?』

躺在床上的羅真一邊把玩著大鑰匙,一邊說道:『嗯,我在想鑰匙已經又大又沉了……這門又有多大呢?』

『鬼知道呢~呐羅真。』聽過耳機能清楚聽見希爾蒂把一口食物往嘴裡塞,咀嚼食物時含糊不清地問道:『上層要我問你預計什麼時候會進入“上古文獻檔案庫”?』

羅真不耐煩地回應:『那麼急幹嘛,給一個小時修整和喘息的時間也不行嗎?我才剛打敗我獵魔生涯裡遇過最噁心最難看的怪物誒。』

『好啦好啦消消氣~只是問而已嘛,好是好在他們沒在控制室裡親自監督呢;不然我又要裝出單調認真的語氣還要用代號相稱……累。』


『感覺通訊員的工作也不簡——』一不注意,大鑰匙從羅真的手滑落“噹”的一聲正準砸在她臉上;疼得她捂著鼻子在床上翻滾,把一陣陣清晰的痛楚轉換成叫聲喊進枕頭裡:『嗚嗚嗚啊啊啊啊……!!!』

耳機另一端聽見異樣的希爾蒂漫不經心地咀嚼著食物,一邊問道:『羅真?你沒事吧?』

從枕頭抬起臉的羅真驚見鼻血渲染了枕頭套,忍著眼淚說道:『幫我跟高層說……我休息三個小時左右才前往大書庫……嗚……』

希爾蒂擔心地問道:『沒事吧?突然的怎麼了?』

羅真抽吸著阻塞的鼻子,委屈巴巴地回應:『鑰匙掉下來打到臉啦……嗚痛死我媽媽的大女兒了……』

見過大鑰匙照片的希爾蒂深感同情地說道:『嗚哇好痛的感覺,臉有被打穿嗎?』

惱羞成怒的羅真嚷道:『閉嘴啦!嗚嗚……』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2230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中庭。

換上半正式休閒裝的羅真一身黑色長袖襯衫,紅色領帶,腋窩下各有一個小袋子的皮質背帶,露出腳踝的黑色九分褲和黑色高跟鞋;與歐文在王城正門前外碰面。

魔法學院城雖然只在白天授課,不少經濟條件較好的魔法學生選擇入住學院城內的學生宿舍;這樣一來就不需要一大早起來趕上學院城的開門時間。

萬點繁星的夜空中,換上便裝的魔法學生騎著魔法掃把。有的群體競速中、有的一騎約會中、有的悠哉兜風等;陸地上也有一群又一群的魔法學生分食著零嘴小吃,高談闊論,談笑風生。氣氛即熱鬧又安逸。

羅真來到歐文的身後,見到為人師表的他正忙著與兩位女學生交流便無心打擾;直到其中一位女魔法學生提示了歐文:『吶吶歐文老師,後面那位大美人是歐文老師的女朋友嗎?』

歐文轉過頭見到穿著端正秀麗的羅真,才紅著臉把兩位女學生打發走:『亂說話!才不是女朋友!去,去!以後再跟你們討論這個課題。』

女魔法學生一邊離去,一邊笑道:『歐文老師臉紅了呢……!』『對啊對啊,超可愛……!』

歐文清了清嗓子來到羅真身前,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她鼻樑上的貼布:『我的天,舞孃小姐的鼻子怎麼了?』

羅真羞答答地伸手摀住鼻子,因不習慣與異性相處而結巴地做出答复:『不不不小心滑倒撞傷的……已已經沒事了。』

見到羅真那麼努力嘗試踏出自己的舒適圈,歐文歡慰地笑道:『為了任務而需要跟男性相處,真是辛苦舞孃小姐了~那我們現在就往大書庫出發吧?』

羅真點了點頭:『嗯……請,請帶路。』

歐文喚出魔法掃把,帥氣地抬腿騎上;接著把手伸向羅真:『來。』

一看見魔法掃把,艾倫長老危險的騎乘方式和他缺德的大笑隨即浮現在羅真腦海中;使她馬上猛然搖頭。

歐文好奇地問道:『誒?舞孃小姐怕高嗎?』

羅真害羞地說道:『沒沒沒沒關係!我走路就好……!大書庫就在王城後方對吧?』

無心逼迫羅真的歐文把魔法掃把收回,微笑著說道:『我明白了,那我們就走路吧。』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2236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交織行道。

兩人並肩走在一條沿著王城外圍,由大理石砌成的人行道。楓樹與街燈在行道的左邊並排相間,陣陣涼風把凋零褪色的楓葉吹向行道右邊那深不見底,迴響著激流水聲的谷溪。一面旨向繁華宏偉,一面代表消亡殘缺;兩個互補的意象使得這條行道深受繪師的喜愛,因而命名。

歐文剛把發完短信的手機收回褲袋,開口便問道:『舞孃小姐,你戴著的手錶該不會是歐米茄牌子吧?』

羅真看了一眼戴在自己左腕上的歐米茄手錶:『這是歐米茄沒錯,海馬潛水錶系列;是我二十三歲生日時,兩位妹妹合資買給我的生日禮物。因為錶盤和錶圈都是黑色的關係,很適合在我工作的時候戴著。而且戴著這隻錶的話,會不斷提醒我家裡有人等著我回去……』

歐文笑著說:『難怪人們都說手錶不單是記錄時間;而是記錄特定回憶,富有情感價值的物品呢。』

一聊起手錶,羅真似乎忘了自己對成年異性反感的事;跟歐文滔滔不絕地聊了起來:『我非常同意!除了日常各種小磨損刮花不說,但這隻錶上任何一個大傷痕的事發經過我都記得一清二楚呢!』羅真脫下了手錶,靠到歐文的身邊開始給他一一道出錶上損傷的由來:『錶耳上這個小傷痕呢,是兩年前騎車的時候不慎滑倒造成的;是這隻錶第一個顯眼的損傷。』

歐文稍微彎下腰,注視著羅真指著的地方:『嗯,看見了。騎車時候滑倒好像很痛的樣子……舞孃小姐沒事吧?』

『嘖,我讓你看錶,別擅自擔心我好不好?』

『噗哈哈哈!抱歉抱歉,那我再重新問一次。』歐文清了嗓子後,配合羅真再度問起手錶相關:『咳咳嗯,當時應該心痛死了吧?』

『心痛是心痛啦,但我既然決定要戴著名表工作;這種事情就是無可避免的嘛,然後你看這裡。』羅真接著指向黑色錶圈接近五點鐘的位置,一道清晰可見的銀色划痕:『這也是在兩年前狩獵一隻擁有鋒利指甲的惡魔時,被它的指甲劃過的;當時就把歐米茄原廠包裝的高級塑料錶帶劃斷了。在戰鬥之後,我撿起手錶時才發現那該死的惡魔也在錶圈上留下了划痕……』

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沒把注意力放在手錶上的歐文,注視著自顧自地介紹著手錶的羅真;在臉上掛起發自內心的微笑。

意識到自己過度熱情的羅真,馬上通紅著臉與歐文拉開距離;並默默地把手錶戴回左腕:『對不起……』

歐文苦笑道:『幹嘛要道歉?我覺得剛剛那樣的舞孃小姐可愛多了。』

提高警戒心的羅真,馬上用上嚴肅的語氣說道:『請,請你停止與執勤中的惡魔獵人調情……』

歐文漫不經心地笑道:『舞孃小姐真傲嬌~』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2245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大書庫。

大書庫坐落於王城的正後方,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參天巨塔。據說很久很久以前,古人在西方大陸懸崖邊上建成大書庫後,發現懸崖不堪其重量而產生越來越多裂痕;遲早迎來崩塌的一天。建築師們費勁心思,精神與體力建成一根與大書庫同等的巨大石柱,直達海底支撐起整座大書庫和懸崖的重量。

那根後來被命名為“智慧的重量”的大石柱一撐,便從第二輪深淵後支撐至今大約三百五十年左右;連同大書庫一起,智慧的重量石柱被列為雷漢大陸的唯二的“五大建築神蹟”。

大書庫的中心呈現於空心狀,由一道寬敞的旋轉石梯連接著多面閣樓平台構成;牆上除了閣樓平台的支撐錨點和懸掛壁燈外,其餘全是擺滿各種書籍的內置書架。當羅真一踏入大書庫內,便被塔內充斥著強烈的古舊書籍獨有的芳香氣味所嗆:『咳……咳咳……!』

歐文輕笑道:『每一位初次造訪大書庫的人都有的症狀~畢竟這味道太強烈了;稍微忍一忍吧,會習慣的。』

羅真回應道:『我還蠻喜歡這個味道的……只是一下子太過強烈有點不習慣……』

大書庫的一樓有客服櫃檯、捐書處、咖啡廳和兩座建於塔的三點和九點方向的電梯。羅真走到大書庫的正中央,仰頭欣賞著高不見頂的巨塔;感嘆道:『好厲害……』

歐文隨著解釋:『大書庫被分為三個區域。一是所有魔法師生能自由出入“圖書館區”,佔了巨塔的二至五十樓之間。第二,是只有特定的魔法老師和艾倫長老有權限造訪的“禁書庫”,介於巨塔的五十一樓至八十樓之間。而最後是只有使用特製鑰匙才能進入的“上古文獻檔案庫”;介於巨塔的八十一至最高的一百二十樓之間,便是我們此次造訪的目的地。』

羅真從腋窩下的一個袋子拿出那把打上她鼻樑的大鑰匙:『是的。』

歐文按了電梯召喚鈕,使停留在八十一樓的電梯緩緩降下;期間,歐文問道:『舞孃小姐想要喝點什麼飲料嗎?這裡咖啡廳泡的咖啡蠻不錯的。』

羅真搖了搖頭:『我……不太喜歡喝咖啡,謝謝。』

『那要奶茶嗎?也蠻香的喔。』

羅真再搖了搖頭:『歐文先生就別費心了,我不要緊的。』

『了解了,那允許我失陪一下;去去就來。』

『請便……』

歐文一轉身離開,羅真馬上鬆一口氣;按了兩下耳機與希爾蒂抱怨起來:『呼……跟男人交流好累……』

希爾蒂接著說:『這歐文對你好像有點太過熱情啊羅真。』

『怕爆……要不是任務需要的話,我才不想跟任何男人扯上關係……』

『說到關係……咳嗯。』希爾蒂清嗓子後,語氣慎重地問道:『羅真你……跟麒麟是認真的嗎?』

羅真一邊觀察周圍,一邊輕聲回應:『誒……!?非要現在討論這個嗎!?』

希爾蒂回應道:『自從聽見你和麒麟親熱之後,我就一直很在意……』

『唔……其實我……怎麼說呢……』

看羅真思索了許久也未能給出答复,希爾蒂也無心追問:『羅真不想說就算了吧?畢竟是私事嘛~是我不好,不該逼你。』

『自從小時候的悲劇發生後,我心裡清楚已經沒辦法愛上任何男生了……當時怕打雷時急需某人的陪伴,而麒麟的味道又讓我覺得很安心……她主動進攻後,當下覺得她很可愛就把她……吃了。』

『羅真居然是百合丫~真是讓人驚訝~吶吶,羅真覺得我可愛嗎?獨處的時候有想吃我的衝動嗎?』

想起眾多與希爾蒂獨處的時光,對希爾蒂有一定程度上的情感依賴的羅真羞澀地回應:『……是有的。』

希爾蒂興奮地叫道:『呀啊啊啊啊啊!!!好令人害羞啊!!!原來我不止吸引得了男人,女人也對我有感覺呢~吶吶羅真,你回來之後我們——』羅真拿下了耳機,塞進口袋裡強制終結了與希爾蒂的通訊。

同時,歐文端著兩杯飲料回來;把其中一杯遞給羅真:『舞孃小姐,給。』

『誒……?不是說了不需要了嗎?』羅真接過溫暖的紙杯,把鼻子湊前到杯口前一聞;與希爾蒂結束聊天還緊鎖的眉頭頓時鬆懈下來:『居然是熱巧克力……!』又突然控制住心中的喜悅,低聲低問道:『歐文先生是怎麼知道的……?』

歐文自信地笑著說:『這世界上有三——不,四種人——咖啡人、茶香人、可可人、酒精人。考慮到執勤中的惡魔獵人不能喝酒,對咖啡和茶又沒興趣……那就只有買杯熱巧克力碰碰運氣了~』

『歐文先生真的太費心了,謝謝你……』羅真輕聲說了一句:『失禮了。』後,接著啜飲了一小口熱巧克力;臉頰泛起滿足的紅暈:『嗯……好喝。』

“叮~” 載了三位學生的電梯終於從八十一樓抵達底層。待學生離開後,歐文展現紳士風度地禮讓羅真;隨後才尾隨進入電梯按了八十一樓的按鈕。

電梯門關上後突然“轟隆”一聲,失重往下掉了一小段距離;才開始慢慢上升。

歐文深表歉意地向羅真說道:『使舞孃小姐受驚了真是抱歉,應該事先預警你這電梯舊了。』

羅真紅著臉搖了搖頭:『沒事,才不會被這點小事就嚇到……』

歐文低頭一瞧,看著羅真那隻緊緊抓著自己衣角的手,輕笑著說道:『嘻,舞孃小姐真是傲嬌呢。』

『誒……!?』滿臉充紅的羅真馬上把手從歐文的衣角抽回,在空間本來就不大的電梯內與歐文拉開一段距離後,先是整理了鬢發又把手插進褲袋內;再啜飲了一口手中的熱巧克力壓壓驚。

電梯慢悠安穩地載著沉默的兩人昇至八十一樓。電梯門打開後迎接羅真和歐文的是一雙的五米高的巨門,和一位白髮蒼蒼,老而益壯的圖書管理員坐在櫃檯前對兩位訪客笑著問候:『哎喲喲!沒想到那麼快就過來了~』

歐文首先向名為亞當的圖書管理員介紹羅真:『亞當先生,這位女士是來自惡魔獵人公會的舞孃小姐;獲艾倫長老批准,我們將進入檔案庫內尋找一些文獻。』

圖書管理員亞當撐著拐杖站起:『哎呀呀~就是那位解放伍德隆堡師生們的英雄吧?能親眼見上一面真是榮幸呀~』

羅真面帶微笑,親切地回應道:『當時救人心切,沒想那麼多就插手了魔法學院城的份內事兒……希望亞當老先生不要覺得我多事才好。』

亞當笑了笑說:『惡魔獵人小姐太貼心了~要是沒你出手的話,我想伍德隆堡的師生到現在應該還在以那慘不忍睹的模樣遊蕩吧……嘛,我們就廢話不多說了~鑰匙有帶在身上嗎?』

『啊,對了。』羅真從背帶的袋子拿出上古檔案庫的鑰匙:『麻煩您了。』

亞當接過了大鑰匙後,把手上的拐杖交給了羅真:『能麻煩小姐幫忙拿著一下嗎?』

『啊,當然沒問題……』羅真接過了拐杖後,看著亞當慢悠悠的腳步走到五米高的巨門前,插入鑰匙後用盡渾身解數將巨門解鎖。他接著把左右手各放在一扇門上,雙腿一前一後準備好推進的姿勢;一發勁,年邁的手臂頓時變得彪壯爆筋,瘦弱的身形頓時變得虎背熊腰,都快把身上的圖書管理員制服給撐破了。

巨門緩緩地被推開,老舊的鉸鏈發出沉悶又響亮的摩擦聲;整座巨塔也隨之震動。

把巨門推開只足以讓成年人進出的門縫後,亞當停止發力;身形恢復初見時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模樣來到羅真身前,伸手要回拐杖:『麻煩小姐了。』

被這一幕震懾的羅真回過神來,把手裡緊握著的拐杖還給了連氣都沒喘的亞當:『啊,好……辛苦您了。』再啜飲了一口熱巧克力壓壓驚。

歐文示意羅真跟上:『舞孃小姐請。』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2302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大書庫,上古文獻檔案庫。

上古文獻檔案庫是一座猶如與大自然合為一體的圖書館;塔頂揮灑著溫暖的陽光明媚、館內爬滿了茂密的青枝綠葉、各種滔滔不絕的鳥吱蟲鳴熱烈地迎接著久違的訪客。

喜歡閱讀的羅真進入另有洞天的上古文獻檔案庫,彷彿來到了為她量身定制的閱讀天堂。她雙眼放閃著仰慕怡然的光芒,語氣愉悅地說道:『這裡是天堂嗎……!?』

跟在身後的亞當解釋道:『艾倫長老在塔頂裝了一顆在白天吸收陽光,日落後持續揮灑陽光的魔法水晶;讓上古文獻檔案庫永遠維持著光輝燦爛的狀態,以紀念為雷漢大陸帶來白魔法的四位異界人。舞孃小姐要找的“封印武器鑄造藍圖”,得從一百至一百二十樓之間尋找……具體位置我也不知道在哪了。』

『亞當先生的指引真是幫了大忙!』說完,羅真便像個初到遊樂場而興奮不已的頑童般,提起迫不及待的輕快腳步順著旋轉樓梯跑了上去。

歐文叫著了羅真:『舞孃小姐!這裡也有電梯喔!』

上古文獻檔案庫的八十二樓傳來羅真的嗓回音:『才不要!我要好好享受這一切……!』

亞當來到歐文身邊,笑道:『真是活力充沛的小姑娘呀~』

歐文點了點頭:『吶,亞當先生;這位舞孃小姐是維多利加白巫師大人的姐姐喔。』

『喔?巨乳白巫師的姐姐?胸部怎麼沒想像中的大?』

歐文一掌拍響亞當的肩頭:『要死喔……!被舞孃小姐聽見還得了……』

『你就別裝正經了啦歐文……!從前維多利加還在魔法學院城進修的時候,你那雙不安分的眼睛一直死死盯著人家的胸部和屁股看呢。』

歐文馬上就充紅了臉頰:『才沒有!你不要亂說話啊!我可是老師……!才不會對學生有非分之念……!』

當一老一少正盡興地討論著女性時,一根黏滑的觸手從敞開的巨門溜了進來;並迅速躲到角落……

17章,魔法學院篇
《雷漢大陸五大建築神蹟之一,大書庫》完

————額外資訊
雷漢大陸五大建築神蹟:
1)西方大陸——大書庫巨塔。
2)西方大陸——“智慧的重量”大石柱。
3)東方大陸——白銀神社。
4)南方大陸——封印火爐。
5)中央大陸——異界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