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0章 重鑄封印打刀計劃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04:27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10章
————《重鑄封印打刀計劃》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903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羅真的住所。

剛從惡魔獵人公會回到家的羅真便把兩位妹妹和雷歐召集在一樓客廳。只見一家之主一語不發地坐在茶几上翹腿抱胸,緊鎖眉頭地閉眼沉思;被前者沉默的強勢壓得喘不過氣的有坐在沙發上的阿特瑞思、維多利加和雷歐。

羅真睜開眼,盯著阿特瑞思說道:『特瑞,跟碧道歉。』

『誒?為什麼?』阿特瑞思質疑道。

羅真接著說:『因為身為姐姐的你居然為了收養沒超過三天的孩子跟從小相依為命的妹妹吵了起來;你應該道歉。』

『這,是這樣的嗎……好吧。』阿特瑞思把看向身邊的維多利加:『碧碧,對不起喔;是我不好。』

維多利加賭氣地鼓起了包子臉:『哼。』

羅真接著說:『那好。碧,現在到你跟雷歐道歉了。』

維多利加瞪大眼睛,解除包子臉後激動地問道:『哈!?為什麼啊!?』

羅真解釋道:『因為你對雷歐說了很難聽的話吧?雷歐雖然是來自伍德隆山莊的雷屬性一族;但你總不能因為跟伍德隆山莊的人有過仇怨就雷歐懷恨在心吧?這樣好像有點不太公平呢。』

『可是——』就當維多利加想接著狡辯時,羅真馬上提高聲量打岔道:『沒有可是!你出言不遜中傷別人,就該道歉!』

不想姐妹間再為了自己吵架的雷歐,開口想告訴羅真他和維多利加已經和好:『那個……羅真姐——』羅真也馬上打岔道:『閉嘴,我還沒准許你說話!』

雷歐委屈地低下了頭;而維多利加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才從嘴裡擠出了句:『對,對……嗚,對不……』

羅真接著說道:『太小聲了,聽不見。』

被逼急的維多利加大聲喊道:『對不起啦!』

羅真接著追問:『對不起誰?』

維多利加答道:『對不起雷歐。』

羅真持續刁難自家小妹:『誰對不起雷歐?』

維多利加終於卸下高傲的自尊,用明顯柔和的語氣說道:『我對不起雷歐,不該說那麼難聽的話……知道錯了啦……』

羅真滿意地點了點頭:『嗯。雷歐,現在輪到你跟我道歉。』

雷歐一臉迷茫地指著自己:『誒……?我?』

羅真點了點頭。

雷歐歪著腦袋問道:『為,為什麼?』

坐在一旁的阿特瑞思用手肘頂撞了雷歐,輕聲說道:『道歉就對了……!』維多利加跟著催促道:『是啊,快點道歉啊……!』

雷歐似乎了解到這是羅真處理家裡起爭執的方式;於是便入鄉隨俗地跟著道歉:『對不起羅真姐姐……』

羅真接著問道:『你錯在哪裡?』

雷歐委屈巴巴地低著頭回答道:『活,活著……』

阿特瑞思和維多利加沒能完全把笑意忍著,不約而同地噗哧一笑:『噗……!』

『你們兩個笑屁喔?』羅真一吼,兩位妹妹馬上擺出嚴肅的表情。

清脆悅耳的手裡鈴聲響起;羅真拿起放在身邊的手機,接通後放在耳邊:『幹嘛。』

公會接線員希爾蒂挑逗的嗓音從話筒傳來:『我可愛的舞孃小姐呀♥~有看到我發給你的任務細節了嗎?』

羅真從茶几上站起,一邊問道:『任務細節?我不是按希隆媽媽的指示處於病假中嗎?』一邊快步走上二樓,往自己的臥室前去。

羅真離開客廳後,阿特瑞思問了同坐在沙發上的維多利加和雷歐:『吶,你們今晚想吃什麼?』

維多利加思索了片刻後回答:『我半年沒有吃到你做的麻婆豆腐了。』

阿特瑞思高興地回答道:『收到!』接著問道身邊的雷歐:『吶雷歐,你也會下廚的吧?來廚房幫我嗎?』

雷歐樂意地點了點頭:『嗯!』

阿特瑞思和雷歐雙雙進入廚房內開始忙碌;維多利加則走上二樓,來到羅真的臥室前。

維多利加打開羅真臥室房門時,只見羅真坐在書桌前,戴著老花眼鏡盯著手提電腦的熒幕;繼續用手機與希爾蒂通話中:『了解,那我深夜就往“魔法學院城”出發。嗯,拜。』

羅真將手機放下後,開始細讀手提電腦上的任務資料。

維多利加來到羅真的身邊,瞄了一眼熒幕顯示的任務資料;看見“重鑄封印打刀計劃”的字眼後吃了一驚:『哈?重鑄封印打刀是什麼意思?』

羅真一邊讀著資料一邊說道:『嗯?身為白巫師的你居然不知道嗎?在伍德隆山莊保管起來的“封印打刀”在“伍德隆滅門慘案”時,被身為“守墓人”的雷歐父親變異成的惡魔破壞了。』

滿臉驚訝的維多利加從熱褲口袋拿出手機,一邊滑著熒幕一邊說:『什麼……?那麼大的事我居然不知道……』

羅真接著解釋:『所以,公會對於重鑄封印打刀計劃有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派遣一部分的惡魔獵人將在世界各地的“封印武器”帶回來公會保存。目前的三件“封印武器”是“封印寬斧”、“封印十字槍”和媽媽用過的“封印神盾”。而每一件“封印武器”都跟歷代白巫師的遺體一起帶回他們的家園埋葬在一起。』

維多利加把收起手機,小聲地問道:『“封印神盾”應該還在我們東方大陸的老家那收藏得好好的吧……?』

『負責看守“封印神盾”的“守墓人”是羅根老爹呀,“封印神盾”當然沒事了。』羅真說道。

維多利加擔心地說道:『……那老頭子缺了胳膊又少了腿的,真的能勝任“守墓人”一職嗎……?』

羅真笑著說:『羅根老爹雖然是殘障人士;但只要裝上特製的義肢後,他還是撐得起“最強惡魔獵人”的稱號呢。』

維多利加接著說道:『照你這麼說吼,身為“守墓人”的雷歐父親因未知緣由而變成了惡魔;還破壞了“封印打刀”,那羅根爸爸是不是有危險?』

羅真將老花眼鏡推到頭上,把辦公椅轉向維多利加:『公會已經通知了包括羅根老爹在內的所有“守墓人”,讓他們進入最高警戒狀態;並聯絡了當地勢力加強治安巡邏。在所有“封印武器”被帶回公會保管前,我們只能祈禱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不會出手才好……』

『希望是吧……那第二部分是啥?』維多利加接著問道。

羅真重新戴上老花眼鏡,面向書桌上的手提電腦熒幕,一邊解釋道:『第二部分,也就是我被分配的任務,是負責調查重鑄“封印打刀”的辦法。根據公會情報部發給我的資料,在“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那麼一座“大書庫”內,應該有記載“封印打刀”的鑄造藍圖。我的任務就是把那鑄造藍圖帶回公會,再研究重鑄“封印打刀”的辦法。』

維多利加陷入了沉思:『“大書庫”是那麼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塔,裡面保存了自古以來所有的書籍……就算要找,也得花上幾年的時間吧……?』

羅真眼神一亮,問道曾在魔法學院城學習的小妹:『對喔,你曾經在“魔法學院城”呆過五年學習白魔法不是嗎?在城裡應該有認識任何了解“大書庫”的人吧?』

維多利加拿出了手機滑了滑:『自然是有的。到了學院城就找歐文老師吧;我會提前讓他知道你的到來。』

『幫了大忙了,謝謝你!』羅真牽起維多利加的手:『對不起喔,你好不容易回家我卻沒有時間陪你……』

稍微臉紅的維多利加語氣柔和了許多:『沒,沒……沒什麼好對不起的啦。比起在我身上花時間,不如先把“封印武器”的事情先解決好……否則下一次深淵爆發就是雷漢大陸的終結了呢。』

羅真微笑著說:『我會盡力的。』

阿特瑞思如雷貫耳的嗓音從一樓傳來打斷許久未見的姐妹倆相處時光:『麻婆豆腐準備好咯!!!快趁熱吃啊!!!』

被嚇一跳的維多利加低聲吐槽道:『……這叫聲是要把整個住宅區的人都叫來吧……?』

羅真在輕笑中說道:『嘻嘻~特瑞回老家度假的整個月下來,家裡超冷清的……現在總算有家的樣子了~』

維多利加無奈撫額:『我只想安靜地呆在房間玩遊戲……』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945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羅真的住所。

一家四口在餐桌上用餐時,羅真說出了自己在今夜就會離開家裡很長的一段時間;到“西方大陸”的“魔法學院城”執行任務。

就如羅真預測的那樣,阿特瑞思和雷歐都表現得十分驚訝;並不約而同地作出回應:『哈!?今晚就出發嗎!?』『今晚就離開……!?』

羅真勺起一口麻婆豆腐配米飯放進嘴裡咀嚼,點頭回應:『嗯哼。』

阿特瑞思情緒激動地接著說:『碧碧好不容易才回來,大姐今晚就要離開了嗎……!?』

維多利加急忙介入調解:『二姐,你這樣子會給大姐壓力的喔。』

阿特瑞思沉默了一會兒後,慢慢地用餐具勺起一口飯:『對不起……』接著放進嘴裡。

羅真伸手撫摸阿特瑞思的頭:『該道歉的是我……不如這樣;我回來之後,我們一家人就去旅行吧?』

情緒低落的阿特瑞思用餐具玩弄盤中的食物,一邊咀嚼一邊小聲念道:『哪知道你這一去還能不能安——』

沒聽清楚的羅真把頭靠向阿特瑞思:『嗯?聽不見。』

阿特瑞思馬上搖了搖頭:『沒事啦……你說的喔;我就一邊計劃旅行一邊等你回來。』

羅真微笑著說:『放心吧,姐這次被安排的不是獵殺惡魔的任務;而是到“魔法學院城”去調查一些資料就行。』

阿特瑞思繼續賭氣地說道:『知道了啦,你小心一點就行……』

羅真微笑著說:『我哪次不小心的~』並把阿特瑞思的頭越摸越起勁。

阿特瑞思輕輕推開了羅真的手:『好了啦……!是要摸到什麼時候!?』

一陣抽吸鼻子的聲音引起了三姐妹的注意;她們看向一旁的雷歐時,發現淚流滿面的他已經把眼淚滴到桌上了。

嚇得維多利加大叫出聲:『喂喂喂大姐!你收養的孩子好像壞掉了……!』

阿特瑞思一眼掃過餐桌:『紙巾呢!?原本放在餐桌上的紙巾盒呢!?』接著起身離開往廚房走去。

雷歐把手中的餐具放下,掀起衣角來擦掉臉上的眼淚鼻涕;一邊低聲哭訴道:『那麼快又要走了嗎……?』

羅真來到雷歐的身邊,撫摸他的頭:『乖,工作是必須的……等我把工作完成後,就馬上回來陪你……好嗎?』

雷歐用衣角把眼淚抹掉後,一把撲進羅真的懷裡蹭:『嗯……』

一旁的維多利加俏皮地笑著,故意撩道:『吶吶,大姐不陪我嗎?』

臉紅的羅真別開了視線:『嘖,閉嘴……』

從廚房廁所拿了一卷廁紙的阿特瑞思慌忙回到餐桌:『找不到紙巾誒……用廁紙也行吧?』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012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羅真的住所。

豪宅底層車庫,換上惡魔獵人制服風衣的羅真正在把剛收拾好的行李放進摩托車的置物艙內;她身後站了默默觀察的兩位妹妹和一位剛收養的孩子。

一切準備就緒後,羅真抬起長腿跨過摩托車,坐在其椅墊上:『嘿咻……』

從風衣口袋拿出耳機塞進耳朵內,輕觸兩下開啟電源;希爾蒂的聲音即刻傳來:『終於上線了,等你等了好久呢~』

羅真一邊穿上皮質手套,一邊說道:『讓你久等了,我現在就出發。』

希爾蒂接著問道:『對了,你見過麒麟了嗎?』

羅真停止了動作,回問道:『誒?什麼麒麟?』

希爾蒂跟著解釋:『你這次任務的同伴,代號“麒麟”的女獵人呀!她沒在門外等你嗎?』

羅真語氣激動地回覆:『哈?為什麼給我安排同伴呢?我都習慣一個人辦事的誒。』

希爾蒂委屈地說:『這個……我跟上面的聽說過了;但是管理層表示要調查那座參天的書庫巨塔,一個人恐怕心有馀而力不足,於是就給你安排了同伴。』

無奈地搖了搖頭後,羅真繼續穿上手套:『誒,算了吧;反正這次的任務沒什麼危險的話,我是無所謂……因為我是真的很不會照顧人喔。』

希爾蒂發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輕笑聲:『誒嘿嘿嘿……這個我也跟上面說過了,他們還是執意你帶上麒麟。』

『既然是上層的意思……我就沒意見。那麼,這麒麟是怎樣的人?』

『外冷內熱,但其實是很善良又認真的好孩子呢~她只當了兩年的惡魔獵人,資歷自然沒你的高;羅真你得好好照顧人家喔。』

『是沒聽懂我上一句說了什麼是吧……』

『唷嘿嘿~我知道羅真你其實是很想要朋友的對吧~?你就別傲嬌了啦快去跟她打招呼啊~』

『……好。』

啟動摩托車的引擎前,羅真把視線掃過眼神中透露著擔憂的家人們;並露出了無奈的微笑說道:『你們全都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是不給我出門了是吧?』

雷歐跑向羅真一把將她抱著:『羅真姐姐……要安全回來喔……』

羅真撫摸了雷歐的頭:『我會注意安全的。』接著再抬頭望了兩位妹妹,姐妹三心靈相通地點了點頭。

拍了拍雷歐的頭,羅真溫柔地說道:『好啦雷歐,你再這樣抓著我,姐姐我就沒辦法拯救世界了喔。』

雷歐懂事地鬆開羅真後,忍著眼淚退到阿特瑞思的身前。

羅真按下按鈕把摩托車的引擎啟動後,再用遙控器操控眼前的車庫門慢慢往上捲開;從風衣內拿出黑鐵面具戴上,油門一轉便衝出了車庫。

豪宅大門外,一位女惡魔獵人靠坐在她的摩托車上,嘴裡吐出一口剛吸進肺部的煙;當她聽見羅真的摩托車從豪宅內傳來時,索性將抽了一半的香煙扔在地上踩滅。

羅真把摩托車停泊到麒麟旁邊,從頭到腳打量了眼前這位接下來即將相處很長一段時間的同事。

麒麟一頭深紫色的齊頸短髮、兩條掛在耳後的挑染淺紫色的雙編織小辮子讓整頭短髮看起來有層次美感的同時,也為她生人勿進的天生臭臉添加惹人憐惜疼愛的稚氣。麒麟的臉蛋雖然漂亮,但最吸引羅真的便是她那雙左深紅右淺藍的異色瞳。

身高大約155cm,大約D罩杯的乳量在麒麟苗條的身段上顯得性感略大;給了羅真一種“很像特瑞那種運動神經很好,有胸的帥哥”的既視感。

麒麟掛上淡淡的微笑,用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問候道:『舞孃前輩好。』

羅真從摩托車下來,走到麒麟面前彎下身子撿起她隨手扔下的煙頭;走到不遠處的垃圾桶扔好後,再騎回自己的摩托車上:『走吧。』說完,便油門全開奔馳而去。

還沒從羅真剛剛那一頓貼心的操作反應過來的麒麟愣在原地,想起希爾蒂口中的舞孃是一位習慣獨來獨往、難以相處又強勢的高嶺之花;剛剛卻無視自己身為前輩的身份,如同鞠躬敬禮地在自己面前彎下腰身撿起被踩過的煙頭,費時費力走到不遠處的垃圾桶把煙頭扔好……

抱著“自己是不是不該從別人口中的評論認識另一個人”的麒麟,戴上惡魔獵人標誌性的黑鐵面具後;也騎上摩托車加快油門跟上了羅真的車速。

10章,
《重鑄封印打刀計劃》 完

————額外資訊
金斯利 “麒麟” Kingsley “Kirin”
年齡:21
屬性:冰,火
職業:惡魔獵人
身高:155cm
體重:45kg(D罩杯)
出生日期:八輪,四十三年,三月三十日
喜歡的食物:海鮮,麵食
討厭的食物:甜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