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9章 魔法學院終篇:沒有成就感的勝仗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18:29 | 巴幣 2 | 人氣 35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渾身傳來痛不欲生的灼燒痛楚使羅真猛然地睜眼,首先映入她模糊視線的是一層深綠色厚重帆布和熄滅的長管燈;對此場景並不陌生的羅真,推測自己正身處於惡魔獵人公會後勤部設置的臨時病篷。

雖然難聞的藥味是醫療設施內不可或缺的要素;但此次的藥味濃郁得使羅真難以忍受,並下意識地叫了惡魔獵人的專屬醫生:『希隆媽媽……?』

昏暗的臨時病篷內一點動靜也沒有,而且也沒開啟任何燈火;詭異的氛圍令羅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疑惑和恐懼……

羅真再叫了一聲:『希隆媽媽?』姑且沒得到回應後,才忍著身上的灼痛坐起身子;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全身上下都纏滿了混雜著塗抹藥物和血跡的繃帶,只給雙眼和嘴巴開了三個口子。

從未見過自己受過如此重傷的羅真,一時接受不來而情緒失控:『不可能,這不可能……!』

羅真從病床上跌到了地上,連滾帶爬地來到臨時病篷設有全身鏡的角落,在全身鏡前站起身來從頭到腳檢視了鏡中的自己;此時的她簡直像極了準備要被永久封存的木乃伊一樣,就連腳趾頭也纏上了繃帶,絲毫沒有露出任何肌膚。

羅真把雙手放到後腦勺;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撕開了與燒成潰爛的皮膚黏合在一起的繃帶。

頭部的繃帶被撕掉後,做好心理準備面對事實的羅真睜開了雙眼;面目全非的她被鏡中的反射嚇得一聲尖叫:『咦呀啊啊啊啊!!!』並踉蹌地跌坐在地上。

血肉模糊的肌膚,一頭引以為豪的美麗銀髮也全都被燒光。驚恐之餘,兩排劃過臉頰的淚水甚至還對潰爛的皮膚造成陣陣刺痛。

心境徹底崩潰的羅真開始放聲大哭;她坐在鏡子前哭了很久很久,也沒人上前給予安慰。

為惡魔獵人公會賣命多年的她深知任務失敗事小,錯手摧毀五大雷漢建築神蹟之一事大;就算自己能從火場僥倖存活,等待自己的只有不知所終的質問和事後審查。

哭聲突然戛然而止,像是有什麼又軟又大的東西卡著了自己的聲帶;哽咽中的羅真移到鏡子前,張開嘴巴探視了喉嚨深處……

突然,一條的紫紅色觸手從自己的食道探出,嚇得羅真一聲尖叫:『呀啊啊啊啊啊啊!!!』接著拔腿便跑出臨時病篷求助。

推開帆布來到室外;呈現在羅真眼前的是比自己身上的傷勢還更絕望的景象。

詭異又恐怖的紫紅色天際、被巨大觸手纏繞的魔法學院王城、一條又一條參天的觸手聳立於背景、魔法師生們忽遠忽近而連綿不斷的慘叫;和突然張開猙獰大嘴向羅真襲來人形觸手怪……

……

……

……

……

……

……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魔法學院篇,19章
————《沒有成就感的勝仗》

————九輪,十四年,??月??日;????時。
臨時病篷。

從真假難分的夢境猛然甦醒過來的羅真,氣喘吁吁地左顧右視;發現自己身處臨時病篷內的病床上。

一旁的艾普希隆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踩著高跟鞋來到病床邊安抚道:『嗨~感覺怎麼樣了?』

羅真與艾普希隆對上了眼,意識恍惚地叫道:『希隆媽媽……?』

笑逐顏開的艾普希隆撫摸了羅真的臉:『是我沒錯~』

一想起夢境中面目全非的自己,羅真馬上坐起身子檢視了身體。一身乾淨的淺藍色長袖病袍下,是白裡透紅的健康肌膚:『沒有燒傷?』羅真接著撫摸自己的臉頰,再抓了一撮披在肩頭上的秀髪到鼻前一聞:『頭髮也還在……』

艾普希隆說道:『艾倫長老把失去意識的你交給我們的時候,身上一點傷勢都沒有喔~我推測是他老人家用了白魔法把你治好了~啊對,我得馬上通知他你醒了……』

說完,艾普希隆從褲袋掏出手機,撥打後放在耳邊:『嗯,她醒了。好,明白。我在病篷裡等著。』聽著艾普希隆從溫柔悠哉的語氣轉換成正經又嚴肅的口吻,羅真似乎猜到了她正在與惡魔獵人公會的上層通話。

羅真固然明白等待著自己是各種來自上層的責問;但處分來得如此之快,讓她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艾普希隆溫柔地握起羅真那雙因不安而冒冷汗的雙手:『振作一點,照著問題如實回答就好了~知道嗎?』

羅真抹掉了累積在眼眶上委屈的眼淚,點了點頭:『嗯。』

艾普希隆離開病篷前說了句:『事後到另一個病篷來探望麒麟吧~?說不定會對她的復原有幫助。』

『我,我知道了……』

對她的復原有幫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艾普希隆這麼一說,本該做好心理準備面對上層的羅真,突然之間又擔心起了麒麟的狀態……都快把她急哭了。

幾分鐘後;步步沉重,富有壓迫力的腳步聲接近了臨時病篷。身為資深惡魔獵人的羅真慣性地從腳步聲分析了此人的身高體重:身高接近兩米,體重大約一百公斤……奇怪了,惡魔獵人公會有體型如此高大的官員嗎?長得最高的官員也就一米八……這究竟是誰?

就當羅真疑惑之際,西裝筆挺的艾倫長老掀開了帆布,走進臨時病篷內。

羅真雖然驚訝來者不是公會的調查官或上層;但被摧毀的終究是魔法學院城內的大書庫巨塔,艾倫長老親自前來質問也不足為奇……

羅真作了一輪深呼吸,像待宰的羔羊等待艾倫屠夫手起刀落的審判。沒想到艾倫長老居然開了兩人初次見面時的玩笑,冒失地到處探頭:『誒……!?抱——抱歉,老夫這是又不小心闖進女廁了嗎……?老夫什麼都沒看見……沒看見啊!』接著接著躡手躡腳地從原路返回……

還以為能用這個玩笑讓羅真緩解壓力的艾倫長老,卻聽見了病床方向傳來羅真的抽泣:『嗚……』眼淚隨機吧嗒吧嗒地滴在床上。

艾倫長老循著哭聲來到病床旁,像不慎把孫女弄哭的爺爺;心急如焚地問道:『誒……!?等等,你怎麼哭了?老夫這是要逗你笑的呀!』

擔心麒麟的狀況、害死圖書管理員亞當、還沒來得及從那本“白魔法與封印武器相關”獲取資料就被銷毀;還被觸手怪狠狠地凌辱一番……自己成了整個“重鑄封印打刀計劃”的累贅不說,還把尊為“五大雷漢建築神蹟之一”的大書庫燒毀。

本以為會遭到各種責問和辱罵的羅真,卻被艾倫長老以幽默相待;這使得愈加愧疚的她,最終忍不住情緒而哭泣。

似乎能夠讀取羅真心思的艾倫長老坐到病床邊,伸手撫摸了羅真的頭;安慰著默默流淚的她:『人沒事就好啦,幹嘛想那麼多呢?』

泣不成聲的羅真只重複著道歉:『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艾倫長老地安慰道:『嘿呀,老夫在幾百年前就提議過把充滿火災隱患的檔案庫拆除後用比較堅固的石料重新築成;但老是被魔法議會以工程太大的理由回拒……現在可好啦?全都燒了就省下拆除工程的錢了~而且燒毀的只是上古文獻檔案,巨塔的下半部都完好無損,圖書館肯定還能繼續為魔法師生們服務吶~!』

在艾倫長老言之有故地安撫下,羅真的情緒似乎穩定了些;她抬起頭來看著艾倫長老,繼續道出心中的悔恨:『亞當先生的事……你不怪我嗎?』

艾倫長老繼續說道:『怪你亞當就會復活嗎?日後如果老夫先走一步的話,到時候再代替舞孃小姐在地獄向他賠罪不就好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吧~?』

心中各種擔憂都被艾倫長老輕而易舉地排除,情緒逐漸穩定下來的羅真停止了哭泣;用病袍的袖子狼狽地抹掉臉上的鼻涕眼淚:『一時間情緒太過負面,在艾倫長老面前失態了;對不起……』

另一把成熟穩重的嗓音從臨時病篷外傳來:『好好釋放情緒是應該的。堅強起來,惡魔獵人公會與深淵四騎士的戰鬥,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這把熟悉的嗓音使羅真把頭探向臨時病篷的入口;當聲音的主人掀開帆布進入臨時病篷內時,羅真喜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氣,並激動地喊道對方的名字:『羅根!!!』接著跳下床往那人跑去。

一頭蓬鬆又富有層次感的銀短髮隨意背梳、人雖中年但有著不輸小鮮肉的英俊樣貌、一米九左右的身高穿著改良過的舊款惡魔獵人裝即合身又美觀;與其他惡魔獵人不同的是,一片破爛卻有著個性美感的披風遮蓋著他缺失的右臂。

羅真撲進羅根的懷裡,不斷重複著他的名字:『羅根,羅根!羅根!!!我好想念你呀!!!』

羅根用左臂輕撫羅真的秀髪,笑道:『好好好~不是說過了在公共場合要叫我爸爸的嗎?』

雖說兩人是養父女關係,但相處起來總是被外人誤認為年紀相差較大的情人;他們也似乎不太介意別人如何看待他們的樣子。

羅根溫柔地用左臂托起羅真的下顎,輕聲說道:『讓我瞧瞧。』

從羅根懷裡抬起頭來的羅真臉頰抹上一層羞澀的紅暈;為羅真抹掉臉上的淚痕,羅根笑道:『哎呀呀……這麼漂亮的臉蛋都被你哭花了~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

坐在病床邊的艾倫長老受不了秀恩愛的父女倆,刻意清了清嗓子刷了存在感:『咳咳嗯!你們兩個適可而止吼;知不知道老夫現在聽見的是徒弟的女兒跟好朋友在調情?你們不尷尬,老夫也覺得尷尬好嗎?』

父女倆笑著拉開距離後,羅真問道:『羅根你不是在東方大陸嗎?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

羅根把左臂搭在羅真的肩上:『我能在這麼短時間橫跨三個大陸,還得感謝艾倫老兄哪。』

只見艾倫長老耍起傲嬌地抱胸:『哼!要不是看在你愛女心切,老夫才不願意用那禁術幫你呢!咱倆以後就互不相欠了!』

羅根笑著點頭:『知道了知道了,日後才請你吃一頓好的吧~』

羅真小聲地問道羅根:『艾倫長老居然有欠你人情……?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相信羅真現在比較重要的事情得處理對嗎?』

『對,得去隔壁看看麒麟……!』

————九輪,十四年,??月??日;????時。
臨時病篷二號。

通過連接管道,羅真等人來到了病篷二號;並看見了背靠坐在床上的麒麟。同樣身著淺藍色的長袖病袍的她眼神沉鬱,臉色蒼白,嘴唇乾裂;看起來十分虛弱。

羅真來到病床邊,牽起麒麟的手:『麒麟……!』

神誌不清的麒麟慢慢把視線與羅真對上;虛弱地問道:『對……不起……我認識你嗎……?』

羅真笑道:『說什麼吶你這是……我是羅——是舞孃前輩啊!』

麒麟把手抽回,情緒突然激動得哭了起來:『我想家了,我想回家了!!!不要再欺負我了!!!爸爸啊啊啊!!!媽媽啊啊啊!!!』

羅真轉向一旁沉默抱胸的艾普希隆問道:『希隆媽媽,麒麟她怎麼了!?』

一旁的艾普希隆解釋道:『我們從王城的醫療班接過麒麟時,她就已經是這幅模樣了……體檢報告顯示她的體內累積了大量來歷不明的神經毒素,對她的大腦造成了損傷……繼而影響了基本認知能力和銷毀了大部分的記憶……』

羅真緊接著問道:『增強恢復藥劑沒給麒麟服下嗎?』

艾普希隆搖了搖頭:『增強恢復藥劑雖然可以治療各種物理傷勢,但對毒素就不太有效;而且強勁的副作用說不定會給她帶來更大的傷害……等我從分析報告得到成分結論後,就會著手開始研製對症下藥的解毒劑……這期間得花上至少三至四個月——』

『不必這麼麻煩。』艾倫長老打斷了艾普希隆的說話,來到病床邊坐下。

不明所以的艾普希隆問道:『艾倫長老,不必了是什麼意思?』

艾倫長老牽起麒麟的雙手,使用白魔法淨化她體內的神經毒素時;頭髮亮起溫暖的白光:『老夫的白魔法雖然可以淨化麒麟小姐體內的毒素;但能不能恢復記憶,就要看她自己的意志力了。』

淨化完成後,麒麟便昏睡過去。艾倫長老整理了麒麟的頭髮,輕聲說道:『就當作是感謝你救出三位女老師的回報吧。』

艾倫長老從病床站起後,整個人看起來都憔悴了許多,頭重腳輕的步伐也不太穩的樣子;一旁的羅根擔心地問道:『艾倫,你還好吧?一整天下來你用了很多魔力啊!』

只見艾倫長老揮了揮手:『這點小事才不算什——嘔嗚嗚!!!』話沒說完,艾倫長老便從口鼻嘔出了一大口黑血;並在失足跌倒前被羅根攙扶著。

『就說你今天使用太多魔力了!』羅根略帶責備的語氣訓道。

與羅根勾肩搭背的艾倫長老虛弱地說道:『嘿嘿……這點小事沒什麼;快叫人把老夫帶回王城……睡一覺就行了。』

————九輪,十四年,四月二十五日;1550時。
西方大陸,高原密林,克洛夫沃思魔法師小鎮,後勤部前置基地附近。

兩位魔法老師把艾倫長老護送回王城後,羅真坐在前置基地的附近的長凳上,看著魔法學院城的方向滾滾濃煙把明朗的蔚藍天際染成憂鬱的灰色;心情怎樣也無法開朗起來。

羅根來到羅真的身邊說道:『艾倫在這一天下來用太多魔力;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你就別擔心太多,嗯?』

望著魔法學院城發呆的羅真點了點頭敷衍:『嗯……』

羅根坐到羅真的身邊,撫摸了她的頭;語氣愈加溫柔地說道:『嘿,別把壓力憋著;可以跟爸爸訴苦沒關係。』

羅真別過頭看著養父:『羅根,讓我撒嬌一下行嘛?』

『行啊,你想怎麼撒嬌?』羅根話音剛落,羅真便把頭靠在他的肩頭上;回答道:『這樣就行了。』

身為養父,羅根了解每當大女兒的心情低落時,她最需要的便是安靜的陪伴;而不是長篇大論的道理或鼓舞人心的演說。

看著羅真不停地撫摸左腕上長期穿戴手錶而留下的印痕,羅根這才想起了重要的事:『啊對了。』接著把左手伸進風衣裡拿出一個飽受烈火酷刑的歐米茄錶身,遞給羅真:『我在大書庫的火場找到了這個,是你的吧?』

『天哪,居然被你找回了!』羅真激動地從羅根的手中接過了時間停留在九點四十二分的錶身:『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它了……』

羅根笑著說:『這種損壞程度,估計是無法修復了吧……嘛,反正我也不太清楚手錶這東西啦。』

『就算能修復我也不要……我想讓這隻手錶時刻叮囑自己是個多麼失敗的惡魔獵人……』

『我是不知道此刻的你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啦……但對我這位當了大約有二十幾年惡魔獵人前輩來說,你已經做得很不錯了。至今為止都沒有人找你進行追責審問……羅真你就不覺得好奇嗎?』

經羅根這麼一說,羅真這才想起伍德隆滅門慘案一事時,自己才剛恢復意識就被代號為“曉”的調查官找上門來錄口供;同樣出事的現在,卻沒有人前來錄口供使羅真注意到了反常之處。

驚奇之餘,羅真反問道:『說的也是……這是為什麼呢?』

羅根笑道:『以其費時沉浸在挫敗的負面情緒裡;倒不如想想你在這次任務中,為公會立下了什麼樣的功勞吧?』

羅真思來想去,怎樣也想不起自己究竟立下了什麼樣的功勞:『我……真的不知道。』

羅根“啪”的一聲彈響了羅真的腦門,後者一聲反饋:『好痛!』接著被養父嚴肅的語氣訓道:『吸入太多煙腦袋變得不靈光了嗎?』

羅真按著被彈疼的腦門,忍著委屈的淚水說道:『嗚……我是真的不知道啦……』

羅根指向前置基地收容部集裝箱的方向,羅真這才發現圍觀在“魔法無效化收容器”前的人群都是惡魔獵人公會的高層官員和研究人員等,似乎對關押於其中的收容物非常感興趣。

『收容器裡的該不會是……』不敢妄自猜測的羅真欲言又止。

羅根隨後笑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羅真跑向收容部,撥開了圍觀的高層官員和研究人員:『對不起,讓開一下……!』來到收容器面前,隔著一層玻璃觀察收容在內的生物。

一顆只有成人拳頭大小的黃色眼球長著肉質的紫紅色短胖四肢,跌跌蹌蹌的腳步在容器內不知所措地徘徊;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羅真一眼便認出那是稱之自己為“深淵四騎士,瘟疫”,並把自己狠狠蹂躪一番的觸手怪。

小瘟疫注意到了容器外的羅真,跑來玻璃前用奶音說道:『喔!?是那位漂亮的惡魔獵人吶!喂喂!你還記得我嗎?深淵四騎士之一,瘟疫啊!』

圍觀的高層官員和研究人員開始議論紛紛:『哇啊啊!?』『居然說話了……!?』『是稀有物種啊……!』『得帶回去好好研究……』『第一次見到舞孃本人,她超辣誒……!』

羅真一臉厭惡地回應道:『切,噁心死了……別跟我裝熟!』說完便要轉身離開回到羅根身邊。

『別走啊!!!』小瘟疫使勁一跳,“嘣”的一聲吸附在與羅真齊眼高度的玻璃上,激動地用手敲著玻璃“叩叩叩”:『吶惡魔獵人,你一定要幫幫我啊……!』

羅真停下了腳步,轉身回到收容器的玻璃前:『為什麼?』

『幫助我的話,我就把力量分給你!』

『我才不需要你的力量。』

失望的小瘟疫從玻璃滑下一小段發出響亮的“咿~”:『為,為什麼……!?有了我的力量的話,打敗其他深淵騎士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呢!怎麼樣?好不好嘛?算我求你,放我出來啦……?我保證不會亂來的!我會當個乖孩子,只聽你的話,只聽你使喚!嗯?』

『你把整個伍德隆堡的師生變成觸手怪、把我的同伴搞得精神崩潰、殘忍地殺死亞當先生……還對我做了過分的事情……你沒資格跟我做出要求!』

小瘟疫語氣變得輕浮起來:『那~你不幫我的話,我只好跟所有人說我們在那座巨塔裡做的事情咯~?』

一句來自怪物的威脅把羅真面紅耳赤:『你……!』恨不得馬上把小瘟疫碎屍萬段的羅真把手伸向收容器的入口控制台,慾將閘門打開時;被趕來的羅根壓著手制止:『你要幹什麼?』

貼在玻璃上的小瘟疫一見到羅根,馬上表現得十分驚恐:『呃啊啊啊啊!獨臂惡魔出現了!!!』並從玻璃脫落,掉在收容器的地板上。

羅真情緒激動地說道:『別攔著!我要進去把它殺了……!』

羅根稍微提高聲量說道:『嘿,聽我說!』羅真稍微冷靜下來後,羅根輕捏了羅真的臉頰:『乖,去一旁呆著;這裡交給我就好。』

於心不甘的羅真抽身離去後,羅根的笑顏漸逝;把充滿殺氣的眼神瞪向躲在收容器角落頭瑟瑟發抖的小瘟疫。

還沒等羅根開口,小瘟疫已經結巴地道出歉意:『對對對對對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不要吃我啊……!』

羅根用手指敲響了玻璃獲取小瘟疫的注意後;接著用唇語表達道:“你敢說出去的話,就會被我重複殺死到你失去理智為止,知道了嗎?”

躲在角落的小瘟疫點了點頭。

之後,羅根把頭轉向研究人員群,叫著了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女研究員:『艾米小姐。』

艾米馬上挺胸站直,嚴肅地回應:『茲茲在……!影大人!』

羅根走到艾米面前,氣勢洶洶地說道:『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好,務必要從它的口中套出有關“深淵四騎士”的情報……等它沒利用價值的時候再聯絡我,我會親手了結它……明白了嗎?』

滿身冷汗的艾米點了點頭,結巴地答复:『知知知知知知道了!收容部絕對會辦好的……!』

『勞煩了。』說完,羅根便遠離在他眼裡只是群烏合之眾的高層官員與研究人員;與一旁歇著的羅真會合。

羅根把左臂搭上羅真的肩,兩人向著臨時病篷的方向走去。期間,羅根提及:『能成功把觸手怪抓起來,功勞得全歸羅真你喔~』

『我哪有什麼功勞……』羅真低落地說道。

羅根隨著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事情是這樣的。當時,兩位惡魔獵人來到東方大陸找上了身為“守墓人”的我,並告知繼“封印打刀”被摧毀後,公會的最新指示是將各地的封印武器回收保護。交涉時,他倆的手機正好收到了你的支援請求。身為養父的我心一急,便打了電話給艾倫讓他用禁術把我召喚到魔法學院城;當我趕到大書庫時,把身陷火場的你救出並交給艾倫後,自己就去追捕那行動緩慢的觸手怪去。』

『原來是這樣……羅根你跟艾倫長老,到底有什麼故事呀?』羅真好奇地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誒~我們不如先回家跟特瑞還有碧團聚,一家人坐下來吃飯時我再跟你們講故事吧?』

羅真點了點頭,露出一絲微笑:『不錯的點子,我想回家陪孩子了……』

羅根停下了腳步:『誒?陪孩子?』

『啊,我好像還沒跟你說過這件事……』

19章,魔法學院終篇
《沒有成就感的勝仗》完

————額外資料
“重鑄封印打刀計劃”任務,第二支線總結報告:
九輪,十四年,四月三十日啟:

派遣代號“舞孃(A1)”與代號“麒麟”(A2)執行“重鑄封印打刀計劃”第二支線時,雖然很遺憾沒有成功獲取重鑄封印打刀的相關資料;但成功截獲自稱為“深淵四騎士,瘟疫”(B1)的稀奇物種,將對惡魔獵人公會深入了解“深淵爆發”開啟新的章節。

對於A1與B1在大書庫的“上古文獻檔案庫”交戰時,A1不慎使用火屬性魔法燒毀整座檔案庫一事;魔法學院城負責人——艾倫長老表示不會追究此事。甚至對A1與A2兩人展現超出惡魔獵人職責範圍協助破解“伍德隆堡觸手危機”一事稱讚有加。

經過惡魔獵人公會上層理事會嚴謹商議,最終決定分別對A1與A2的處分為下列:

1)A1即刻起將被置於“無薪假”直至另行通知。並交由導師,代號“影”進行事後的情緒輔導。

2)根據代號“艾普希隆”於九輪,十四年,四月二十九日的醫療報告表示——A2深受神經毒素的侵害造成嚴重失憶;不再合適到前線執勤。為此,抱憾決定A2將即刻起從公會光榮退伍,其家庭將享有全額醫藥賠償與退休金。

——完畢——

羅根“影” Logan “Shadow”
年齡:46
屬性:火
職業:惡魔獵人,“封印武器”守墓人
身高:195cm
體重:76kg
出生日期:八輪,十八年,五月三十日
喜歡的食物:批薩
討厭的食物:沒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