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3章 魔法學院篇:克洛夫沃思魔法小鎮與魔法學院城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09:32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魔法學院篇,13章
————《克洛夫沃思魔法小鎮與魔法學院城》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912時。
西方大陸,高原密林,魔法學院城附近。

在旅途商人休息站休整一個小時左右,羅真和麒麟便繼續她們的旅程。兩位惡魔獵人騎著摩托車,緩慢地在密林間的小道行駛;盡量不打擾棲息在密林的溫馴動物。

成群結伴前行的鹿群、互相清理修飾的猿群、窩在籠內等待母親覓食歸來的鳥兒發出清脆悅耳的啼聲;加上透過稠密的樹蔭而散射出一絲絲金光的晨曦,早晨的密林猶如一幅栩栩如生的景緻名著。

通過了密林區,待視野逐漸放寬後;兩人終於見到遠處一群高低不一的哥特建築群,不染於塵世地伫立於懸崖邊上。那便是兩位惡魔獵人的任務目的地——魔法學院城。

羅真把摩托車停下,下車後跳到一塊大石頭上;拿出手機拍下了魔法學院城的全貌。尾隨在前輩身後的麒麟也來到大石邊下,好奇地問道:『舞孃前輩,這是在幹嘛呢?』

羅真預覽著剛拍好的照片,發送給了一個名為“家人”的群聊;解釋道:『跟家人報平安的同時,也跟她們分享我眼前的美景~』

麒麟疑惑地抱胸:『誒,我們的任務內容不都是機密嗎?能這樣隨便就分享給家人看的?』

羅真的兩根拇指飛快地在手機熒幕上跳動打字,一邊向後輩解釋道:『任務內容是機密沒錯,但風景不是呀~麒麟不拍照給弟弟看嗎?看那魔法學院城的全貌多麼壯觀呢~』

羅真這麼一說,麒麟靜悄悄地拿出手機,把站在大石頭上身姿凜然的舞孃前輩和魔法學院城全貌一起拍下,發給了自家弟弟;並附上一則短訊說道:“弟你看,這姐姐漂亮嗎?”

麒麟弟來信回覆:“給我看後面幹嘛?前面的照片也拿來啊!”

麒麟急忙回覆:“不行啦!會被罵的!”

但麒麟和她的弟弟正忙著討論羅真時,後者接通了來自二妹阿特瑞思視訊通話。攝像頭啟動後,雷歐的大額頭顯示在熒幕上,把羅真逗得噗哧一笑。

羅真輕笑著問道:『喂?請問是大額頭先生嗎?』

剛睡醒的雷歐眼神朦朧,用含糊不清的語氣問候道:『羅真姐姐早安……』

羅真溫柔地回應:『早安。雷歐能不能把手機拿遠離點,讓我好好看看你的樣子。』

雷歐隨後把手機遞回給阿特瑞思;後者一頭凌亂的頭髮,看來也是剛睡醒的樣子:『大姐早啊……!』問候完後的阿特瑞思隨著打了個哈欠。

『特瑞早,雷歐有沒有給你和碧添麻煩?』

用手捂著打著哈欠的嘴,阿特瑞思一邊搖頭;接著說道:『一直問我和碧碧你什麼時候回來算不上什麼麻煩吧~?看得出這孩子真的很關心你呢。』

『我知道……他真的太可愛了……好想現在就馬上回家把他抱緊處理……』

阿特瑞思離開床上,走向窗邊時問道:『工作順利嗎?有沒有受傷?』

羅真搖了搖頭:『算是蠻順利的吧……去探望了馬克思叔叔一趟,幫他做了點事。現在才正要到達任務地點。』

阿特瑞思微笑著點頭:『嗯,我知道了。你專心點工作吧,我們會好好照顧雷歐就是了。』阿特瑞思接著把攝像頭對著坐在床上的雷歐,說道:『雷歐啊,大姐要去工作了;快說些什麼給她加油打氣吧?』

雷歐思索了片刻後,接著掀起床上的棉被,躲進其中;把隔著熒幕的姐妹倆逗笑了。

笑完後,羅真接著說:『誰家的孩子那麼可愛……好啦,我先掛了。』

阿特瑞思點點頭:『嗯,注意安全喔。』

視訊通話結束後,羅真把手機收起;堅定的眼神望向眼前的魔法學院城。

當站在身後的麒麟為前輩那堅定的神情和自信滿滿的身影著迷時;突然張嘴哈欠的羅真便自破莊重的氣場:『嗚哇啊啊……』把麒麟給逗笑了。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925時。
西方大陸,高原密林,克洛夫沃思魔法師小鎮。

克洛夫沃思(Clofwarth)魔法師小鎮坐落於魔法學院城前,一座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都是魔法師的繁華小鎮。同樣應用哥特式建築風格的小鎮到處都是高聳削瘦的建築物;展現了神秘,哀婉又崇高的強烈情感。

來自雷漢大陸各地的遊客諷刺地表示;比起騎著魔法掃把愜意飛行的魔法師們,哥特風格的建築物才是克洛夫沃思小鎮的魅力所在。

在克洛夫沃思小鎮,取代馬匹拖車等陸路交通工具的是使用魔力源飛行的“魔法掃把”。使用魔力源代表“非元素敏感者”無論有著多優秀的學習能力,一輩子也無法使用魔法掃把飛行。

若想使用“魔法掃把”飛行,鎮民可以在十八歲成年時到魔法學院城註冊報名長達三個月的“魔法掃把基本操作課程”;學成後,魔法學院城將頒布“魔法掃把飛行執照”,允許持有者在克洛夫沃思小慎和魔法學院城境內隨意飛行。

羅真和麒麟把摩托車停泊在克洛夫沃思小鎮外,帶上行李進入小鎮境內。

成群結伴的魔法師們在屋頂上乘涼、聊天、享用便攜早餐、互相追逐等;使克洛夫沃思小鎮的上空比陸地更充滿活力。

雖然鎮上大多數的活動都密集於空中,但陸地上還是有各種擺攤售賣食物的商人,和種種因素選擇步行的魔法師們。

一身惡魔獵人標記性的漆黑風衣和黑鐵面具,穿梭於魔法師群眾間的羅真與麒麟;同樣引起了令兩人不適的矚目。

“咚……!咚……!” 一陣陣悠揚深遠的鐘聲從魔法學院城的方向傳來;無論是陸地還是空中,魔法師們聞聲後都匆忙趕往魔法學院城的方向。

羅真望了一眼左腕上的手錶;時間是早上0930時正。

麒麟站到羅真的身邊,擔憂地問道:『舞孃前輩……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大家看起來很騷動的樣子……』

羅真解釋道:『早上九點三十分是魔法學院城開放入城的時間;城門每一天只在早上九點三十分和傍晚六點三十分開放兩次,並只開放三十分鐘。無法及時入城的魔法師就會被當作缺席翹課,超過三次將自動從魔法學院城開除。』

麒麟點了點頭:『那麼嚴厲啊……舞孃前輩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家小妹維多利加,曾經在魔法學院城留學五年進修“白魔法”。在考到魔法掃把的飛行執照前,她每天都跟我投訴住在小鎮邊緣每天得很早便起床趕往城門……短短的三個月就從六十五公斤瘦到五十公斤左右……』

雖然黑鐵面具遮蓋了麒麟的臉部;但從語氣還是聽得出她十分驚訝:『維多利加……!?舞孃前輩說的是維多利加白巫師大人,是你的妹妹?』

見怪不怪的羅真心平氣和地回應道:『嗯,是我家小妹沒錯。』

麒麟的嗓子不自覺地顫抖:『舞,舞孃……舞孃前輩的家族真是人才輩出呢……』

羅真點了兩下耳機,接通了希爾蒂的通話:『烏鴉,早安。』

話筒中的希爾蒂打了個哈欠:『嗚哇啊啊啊啊……』接著回應:『舞孃早喔,九頭蛇狩獵祭辛苦了。你們沒受傷吧?』

羅真回應道:『我們沒事。現在才剛到克洛夫沃思小鎮;要進入魔法學院城的話,應該事先聯絡任何接頭人嗎?』

希爾蒂回應道:『是的,舞孃稍等一下;我這就通知接應你們魔法老師。』剛與希爾蒂的通話掛斷,一位趕路的男魔法師撞上了站在大道上的羅真;踉蹌著腳步的魔法師回過頭來一句歉意:『對不起……!請不要擋在路中央好嗎?』接著便把腿跑遠。

羅真和麒麟謹慎地繞過匆忙趕路的魔法師們,站到一個販賣食物的攤位旁;面目和藹可親的老奶奶攤主,對兩位惡魔獵人微笑道:『很瘋狂吧?』兩位惡魔獵人只在黑鐵面具底下露出老奶奶看不見的尷尬微笑,並對老奶奶點頭表示問好。

雖然自家小妹在魔法學院城進修白魔法時多次向羅真提起,但如今能親身見到至少上千位魔法師們一齊趕往魔法學院城的壯觀景象;羅真不禁心疼起年僅十五歲時初到克洛夫沃思小鎮,膽小怕事又人生地不熟的維多利加無可避免地遭遇的委屈和疲憊。

羅真拿出手機,私下對維多利加發了封信息: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一位身高大約一米八,一身筆挺的三件套黑色西裝配灰色領帶的男魔法師突然站到羅真的身旁,距離近得令羅真感到非常不適;還以為是食物攤的客人,羅真下意識便後退讓步。

但這位身材修長的魔法師依然繼續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盯著羅真不放;直到對方開口說出了交頭的暗號:『無伴的舞孃?』羅真才抬頭瞄了一眼這位雙眼泛著金光的魔法師,輕聲回答:『赴會遲到的舞宴……』

男魔法師身姿優雅地向兩位惡魔獵人敬禮,接著自我介紹:『長途跋涉辛苦了。歐文是我的名字;我代表魔法學院長,艾倫長老歡迎兩位惡魔獵人大駕光臨。』

一頭深紅色捲曲的大旁分短髮,細眼長眉的歐文從顴骨至下顎呈現了俊美的V字形臉龐;整潔光滑的臉頰沒一丁點鬍渣,合身的西裝顯著了健壯的手臂,性感纖細的腰身和厚實寬敞的胸膛。

無論對方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還是俗不可耐的粗漢子,只要被迫要與陌生的成年異性相處交流,羅真便會表現得噤若寒蝉的樣子;簡單的回應都會變得有所顧忌:『謝,謝謝……』

歐文露出淡淡的微笑,接著繞過了兩位惡魔獵人:『請跟我來。』接著也往魔法學院城的方向走去。

歐文走開後,麒麟拍了拍羅真的肩膀:『前輩,你沒事吧?』

羅真做一輪深呼吸,把顫抖的雙手偷偷收進風衣的口袋內,低聲回應麒麟:『沒事……』接著故作鎮定地跟上了歐文的腳步。

步行大約五分鐘,歐文帶領兩位惡魔獵人來到克洛夫沃思小鎮的尾端,一座高聳入雲的山牆底下的一口隧道,是小鎮與魔法學院城的分界線。

歐文與兩位惡魔獵人們來到隧道口旁,一面寫著“隧道內嚴禁騎乘掃把”的大告示牌下站著觀察;所有騎乘中的同學紛紛從他們的掃把下來,加入步行的擁擠人潮,氣氛高昂地向自己的同學們招呼問好,討論起昨天自豪的學成與今日期待的課程。

『歐文老師早!』

『歐文老師早安啊!』

『歐文老師你好!』

『歐文老師好!』

歐文笑著回應學生們的問候:『各位同學們早安,一大早的別亂推亂擠喔;時間還早著呢。』

幾乎每一位經過歐文的魔法學生們都會向他請安;看著為人師表的歐文深受學生們的愛戴,羅真稍微卸下她防戒的心。

羅真從口袋拿出收到訊息的手機,是自家小妹維多利加給予了回覆:“突然之間的怎麼了?”

羅真輸入中……

羅真:“我現在站在通往魔法學院城的隧道口前,想起你五年學習白魔法以來一直都是這麼趕路,跟其他人擠在一起;就覺得你真的辛苦了。”

維多利加輸入中……

維多利加:“哦。你見到歐文老師了嗎?”

羅真:“他站在我旁邊。”

維多利加輸入中……

維多利加:“帥嗎?”

羅真:“……”

羅真:“工作了,掰。”

維多利加:“哈哈哈哈哈哈!”

歐文向兩位惡魔獵人介紹道:『這條隧道是克洛夫沃思小鎮與魔法學院城唯一的出入口。從其他地方進去的話,會被包圍著魔法學院城的強大結界粉碎肉身。我們姑且在這裡耐心等待學生通過後,才慢慢跟上吧。順帶一提,魔法學院城的大門每天只開兩次;第一次是早上九點三十分至早上十點。第二次是傍晚六點三十分至晚上七點,這是為了讓這些魔法學生們達成守時的好習慣。』

麒麟好奇地問道:『每天都有這麼多學生出入魔法學院城嗎?』

歐文點了點頭:『為了不讓隧道太過擁擠,學生們被分配三個不同的入院時間;當然為了公平起見,這個入院時間每一個月會替換一次。』

麒麟接著問:『來不及入院的後果我大概聽說了……那來不及離開魔法學院的話呢?』

慢慢轉頭盯著麒麟的歐文,陰險的嘴臉使其戰栗:『那他們將永遠成為魔法學院城的一份子。』

麒麟戰戰兢兢地回答:『咦!好……對不起,問了不該——』

歐文緊接著露出溫柔的微笑:『開玩笑的,我們走吧;人潮差不多鬆懈了。』

羅真拍了拍站在原地的麒麟:『走吧。』

『是……』鬆了口氣的麒麟跟在羅真的身後。

左右兩旁搖曳的藍色火光力不從心地照明著幽暗深邃的隧道,學生們的交談聲變成忽遠忽近的迴聲;在黑暗狀態下雙眼自動調整為夜視模式的兩位惡魔獵人,雙眼隨著泛起黯淡的光芒。

步行了大約五分鐘,兩位惡魔獵人感到氣溫急劇下降;從口鼻呼出的氣息也變得清晰可見。到達隧道另一端後,她們便被魔法學院城美麗的夜景震撼得瞠目結舌。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941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

離開隧道口後,同學們重新騎上魔法掃把;騰空映入佈滿密密麻麻紫色繁星的深藍色天幕,成群結伴地往目的地飛去。除了星空,魔法學院城的天際還蒙上了一層參合了綠色、藍色、紫色與粉紅色的極光,配合一顆顆停滯在空中自轉的巨大雪花。

佇立在這片魔幻仙境中的,是一座又一座高矮不一、凜冽又壯舉的哥特城堡。在其中規模最大的城堡的後方,還有一座孤高的參天巨塔;很可能便是惡魔獵人此行的目的地——收藏著“封印武器鑄造藍圖”的“大書庫”。

歐文向兩位惡魔獵人介紹魔法學院城的獨特之處:『在魔法學院城,氣候氣溫氣象等全都由艾倫長老一人掌控。今天,是持續了長達一個星期的“雪花季”的最後一日;過了中午十二點之後,魔法學院城便會進入下一個艾倫長老安排的季節。』

幾分鐘前克洛夫沃思小鎮還藍天白雲,來到魔法學院城後彷彿進入了另一個次元空間;沒能及時從如此巨大的變化反應過來的兩位惡魔獵人,被對此景見怪不怪的歐文嘲笑了一番:『兩位惡魔獵人目瞪口呆的神情,連面具也藏不住呢~』

為了挽回惡魔獵人的尊嚴,羅真傲嬌地回應了句:『我們才沒有目瞪口呆……只是在觀察目標地點……』接著伸手指向遠方的那座參天巨塔:『那座巨塔就是大書庫嗎?』

歐文點了點頭:『正是。我了解兩位惡魔獵人此次造訪魔法學院城的目的,是要從大書庫獲取上古文獻對吧?』

羅真點頭答复:『是的。』

歐文露出微笑:『了解,請兩位跟我來。』

步行前往魔法學院城需要通過一座宏偉壯觀,平坦又寬敞的石橋。石橋底下的水聲奔騰叫嘯,河流波濤洶湧;要是在這等嚴寒的天氣不慎掉入此等激流的話,不淹死也絕對會被凍死吧。

由於石橋上能最大幅度地欣賞雪花季的美景,開課前選擇在這裡消磨時間的魔法學生不在少數。

到達石橋的另一端,迎接羅真和麒麟的是一片建有巨大噴水池的中庭。中庭的四周圍建了五座代表不同魔法屬性的教科堡,兩座特殊魔法教科堡,兩座學生宿舍,和一座規模比其他城堡來的巨大的都城。

由於中庭四周的建築都是如此龐然大物,讓兩位惡魔獵人不禁感慨生為人類的渺小的同時;更為好奇的是如此宏偉的建築,需要動用多少人力,耗費多少光陰,採用多少築料才能完工?

歐文繼續向兩位惡魔獵人介紹魔法學院城:『歡迎來到魔法學院城中庭。圍繞著我們四周的,是代表不同屬性的教科城;除了六大屬性以外,還有專研煉金術和白魔法的城堡。而前方這座大得嚇死人的堡壘,就是我們要前往的王都。』

環顧四周的麒麟點算了算,似乎少了一座屬性城堡而好奇地開口詢問:『歐文先生,四周好像只有五座屬性城堡呢。』

歐文指向中庭的北邊,一個濃霧瀰漫的山林:『雷屬性的伍德隆堡,就坐落在那座比較偏僻的山林裡。但是最近發生了點事兒,所以伍德隆堡目前禁止任何人出入。』

麒麟點了點頭:『喔……知道了。』

歐文接著往王都的方向走去:『好吧,兩位請跟我來。』

羅真輕拍了麒麟的後腦勺,繞過她身邊時嚷道:『可以少問點無關緊要的問題嗎……?』

麒麟按著被拍疼的頭,不甘心地回嘴:『好奇也有錯嘛?』

羅真語氣嚴肅地訓道:『好了別鬧了,快跟上。』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1021時。
西方大陸,魔法學院城,王都,待客廳。

兩位惡魔獵人被安頓在王都的待客廳後,歐文便跑去接見艾倫長老了。

羅真坐在沙發上用手機瀏覽任務資料時,好奇的麒麟被待客廳牆上掛著的油畫肖像所吸引。據畫框下的版刻牌表示,肖像描繪的都是歷代的魔法學院長。

而艾倫長老是魔法學院城的第六任長老;他已經從七輪,二十年任職至今;大約當了百年以上的學院長。

麒麟一邊欣賞艾倫長老的肖像畫,一邊問道:『前輩,這艾倫長老已經從七輪開始就任職學院長了誒;算得來也有上百歲了……但這肖像畫看起來才五十歲左右呢。』

羅真把手機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去麒麟的方向回應道:『肖像畫當然是在人家剛任職的時候畫上去的……說不定——噗。』羅真忍住了笑意,繼續說道:『說不定待會兒歐文推一具風化的屍骨進來對我們說;艾倫長老說很高興見到你們。』

被前輩的地獄梗逗笑的麒麟放聲大笑:『噗哈哈哈!!!前輩好壞……!這玩笑會下地獄吧!?』

羅真捂著竊笑的嘴:『噗嗯……不然哪叫地獄梗。』

突然打開的大門打斷兩位惡魔獵人的談笑聲;一位撐著拐杖行走的失明長者扶著牆面走進待客廳內,彬彬有禮地說道:『讓兩位賓客久等,老夫深感歉意……從辦公室走來待客廳實在是太遠了……』

出乎羅真與麒麟意料的是,至少上百歲的艾倫長老並沒有想像中的瘦骨嶙峋;他的樣貌跟掛在牆上,推測是百年以前繪製的肖像畫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體魄魁梧的他身高大約一米九,一身筆挺的西裝革履搭配了黑色外套與白色襯衫,一頭濃密的灰白色整齊背梳短髮,與鬢角連接在一起的絡腮鬍,古銅色的臉上一道道清晰可見的皺紋敘事著艾倫長老百年以來經歷的各種大小風雨;要說唯一跟肖像畫的唯一區別,就是艾倫長老那雙失明的而泛白的靈魂之窗了。

艾倫長老的出現使待客廳的氣氛變得沉重起來,尤其兩位惡魔獵人還開了他的玩笑;但自從失明之後,其他感官變得特別靈敏的艾倫長老明確地探測到了氣氛的變化,於是決定用他身上的殘疾給兩位惡魔獵人開玩笑,以此緩和緊張的氣氛。

艾倫長老到處探頭,接著冒失地說了句:『啊,對不起……又不小心闖進女廁了……老夫什麼都都看不見……看不見……』接著躡手躡腳地原路退到待客廳的走廊外。

麒麟沒能忍住:『噗……!』的一聲洩氣後接著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坐在沙發上的羅真更是把雙手捂臉,拼了老命地憋著笑。

成功把兩位妹子逗笑的艾倫長老,再度回到待客廳時沾沾自喜地笑著點頭:『嗯,嗯。看來老夫的魅力沒有衰退呢。』

安頓下來後,艾倫長老了解羅真和麒麟此次造訪魔法學院城是為了從大書庫找尋封印武器的鑄造藍圖後,並作出了回應:『老夫很確定你們要找的封印武器鑄造藍圖就收藏在大書庫的“上古文獻檔案庫”內。但是兩位惡魔獵人好像來錯時間了呢。』

麒麟疑惑地問道:『怎麼說?』

艾倫長老嘆了口氣後,心情沉重地解釋道:『誒……通往檔案庫的鑰匙,一直都是由雷屬性伍德隆堡的雷登校長保管。自四月十六號的“伍德隆滅門慘案”發生後,雷登校長與伍德隆堡內的所有師生都變異成吃人的觸手怪物。為了魔法學院城的安全,老夫用魔法將整座伍德隆堡封印在絕對零度的風雪中;從而把所有觸手怪禁錮起來。』

麒麟抱負不凡地問道:『艾倫長老,有什麼我們能夠幫上忙的嗎?』

艾倫長老揮了揮手:『倒是不需要麻煩兩位惡魔獵人;十二小時前,老夫已經派遣了四位戰鬥力高超的魔法老師進入伍德隆堡進行肅清行動了。老夫正等著他們的好消——』

一陣手機鈴聲從艾倫長老的身上發出;他開始摸索自己的身上:『抱歉,請容老夫接這一通電話。』

『艾倫長老請便。』麒麟回道。

好不容易從西裝的某個口袋掏出手機,失明的艾倫長老把手指在熒幕上胡亂點觸;鈴聲停止後,他把手機拿到耳邊:『是誰?』

沒聽見任何回應的艾倫長老把手機拿下,往桌面敲了兩下後再放回耳邊:『喂?』

艾倫長老這滑稽的舉動都快把兩位惡魔獵人逗笑了;但受過專業訓練的她們都成功地用捂嘴和撇開視線強行忍住了笑意。

當手機在艾倫長老的耳邊響起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不慎按了掛斷鍵。艾倫長老把正在響鈴的手機遞向身前的兩位惡魔獵人:『抱歉,老夫的眼睛不太好;能幫忙老夫按下接通鍵嗎?』

『噗嗯……』對羅真來說,忍笑應該是這次任務中最艱難的內容了。

『……我來。』忍著笑的麒麟起身走到艾倫長老身邊,為他接通了手機後說道:『好了。』

艾倫長老把手機放到耳邊:『是誰?』

音量過大的入耳式揚聲器讓羅真和麒麟都聽見了對話內容:『長老,是歐文;伍德隆堡出事了。肅清小隊任務失敗,只剩西蒙一個人逃出來而已……』

艾倫長老滿臉驚訝:『什麼……!只剩西蒙一個人!?……』

13章,魔法學院篇
《克洛夫沃思魔法小鎮與魔法學院城》完

————額外資訊
維多利加在十五歲的時候曾在魔法學院城留學進修白魔法,在二十歲的時候畢業成為第九輪的第三位白巫師;直屬導師是艾倫長老,並與歐文老師有著很深的師生交情。


歐文 Owen
年齡:25
屬性:地
職業:魔法老師
身高:180cm
體重:75kg
出生日期:八輪,三十九年,一月三日
喜歡的食物:和食
討厭的食物:沒有

艾倫 Allen
年齡:150以上
屬性:火,風,雷,冰,地,水,白魔法
職業:魔法長老
身高:195cm
體重:89kg
出生日期:不明
喜歡的食物:火鍋
討厭的食物:臭豆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