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2章 銀月女武神的狩獵祭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07:32 | 巴幣 0 | 人氣 24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12章
————《銀月女武神的九頭蛇狩獵祭》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320時。
西方大陸,低原沙漠,深坑戰場。

總數十六位來自低原據點的九頭蛇獵人終於抵達直徑大約百米長,呈現於漏斗狀的沙漠地勢。他們圍站在深坑頂端的周邊,俯瞰這一處經歷了血腥風雨的人間地獄。

被大量鮮血濺射的關係,深坑戰場的沙子都染上了詭異的猩紅色;空氣中也蔓延著令人難受的鏽血味和屍臭味。於上個狩獵祭所犧牲的冒險者們硬化的遺體橫屍遍野,個個面目全非,死無全屍。

光是視覺和嗅覺的衝擊就讓一些資歷較淺的九頭蛇獵人在忍不住乾嘔,那些吹噓自己如何將在狩獵祭拿下首殺的前輩們更是喪失了鬥志;只有羅真,麒麟和傑洛特淡定地面對眼前的人間地獄。

深坑戰場的中心同時也是最低點,捲縮成一坨的九頭蛇看起來像是在休眠的樣子。看來上個星期的狩獵祭的確對它造成了重創;可沒像馬克思對羅真訴說道那般見人吞人遇神噬神的氣勢了。

其中一位鬥志高昂的九頭蛇獵人高舉長柄戰斧,高聲吼道:『願銀月女武神眷顧勇於赴死的我們!』

其他獵人也不約而同地跟上:『願銀月女武神眷顧勇於赴死的我們!』

領隊的獵人接著吼道:『衝啊啊啊!!!』

傑洛特對羅真和麒麟說道:『兩位小姐姐跟好咯!』

羅真一把將麒麟抱著,在她耳邊說道:『迴避後才做出反擊,以游擊打法為主;可以的話盡量保護大家。』

與羅真肢體觸碰而臉紅的麒麟羞澀地回應道:『嗯……嗯!我知道了啦……!』

羅真和麒麟與總數十六位獵人拖著戰吼,順著深坑戰場的斜坡下滑往九頭蛇的方向進攻。

能使用遠距離攻擊的獵人們陸續將火球、冰刺、風刃、巨石等魔法往九頭蛇的方向投擲。風刃在九頭蛇堅硬的鱗片表層上並沒有做出太的的傷害、巨石將表皮稍微擊凹、冰刺深深刺進九頭蛇的體內濺出大量鮮血並使它畏縮、火球則點燃了九頭蛇一小部分的表層;捲縮一團的九頭蛇將剩餘的六顆頭全數伸出,用金黃色的蛇眼環顧四周的情況,並作出它第一輪反擊。

其中一顆蛇頭張開血盆大口,往使用遠距離攻擊的九頭蛇獵人濺射出大量的紫色液體;使用遠距離攻擊的其中一位獵人喊道:『小心毒液!!!』紫色液體便澆在三位行動比較緩慢的獵人身上。

毒液迅速分解他們身上的鎖子甲、皮甲和鋼製武器;被毒液澆上的獵人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血肉迅速被溶解成血水,淒涼的慘叫頓時充斥著整個深坑戰場。不過十秒,毒液便將三位獵人分解成一灘血水,滲入沙地內。

獵人存活人數:13/16。

到達近距離的獵人們使用手中的各種利器鈍具對九頭蛇的身體發出攻擊,其堅硬的鱗片均將他們的武器彈開;利器在九頭蛇鱗片上留下隱約的划痕,而鈍具則稍微有效地在鱗片上造成裂痕。

正當獵人們繼續對九頭蛇的身體展開瘋狂攻擊時,一顆大張嘴巴的蛇頭一口便將總數四位獵人一併吞下。

九頭蛇獵人存活人數:9/16。

羅真將火焰附加在長劍上,看準九頭蛇張嘴撲來的時機往後躲避;並趁那顆發起攻擊的頭鑽進砂層卡著時,縱身躍起的羅真把長劍瞄準九頭蛇的頸項使出一記橫揮,長劍掃出的一波火焰利刃輕易地將頭顱切斷。

著地後,羅真的頭巾也因為激烈動作的關係,早就鬆開並將她那一頭顯眼的銀白色秀髪暴露在外。

九頭蛇頭顱數量:5/6。

被切斷頭顱的蛇身失控地蠕動掙扎,乾淨利落的斷口一邊往天空濺灑著深紅色的血液,讓深坑戰場下起一場腥紅血雨;慶幸的是九頭蛇的血液本身並沒有危險的腐蝕性。

羅真注意到當九頭蛇少了一顆頭顱時,其他的頭顱的反應速度會隨著增快;並判斷這是九頭蛇的自我防禦機制。當一顆頭顱被切掉時,心臟便會自動停止往那個頭顱輸血,並把血量專注分配給剩下還能行動的頭顱,繼而增強。

見證羅真的實力的獵人們呆滯地仰慕著她的背影,並紛紛歡呼道:『銀髮女武神降臨了……!』

『銀髮女武神來助陣了!!!』

回過神來的羅真撫摸了自己的頭,才發現裹著她那頭引人注目的一頭銀髮已經鬆落;她決定將計就計,回過頭訓道得意起來的獵人們:『集中精神!狩獵還沒結束!』

獵人們齊聲回應:『是!女武神大人!!!』並抱著赴死的心態沖向剩餘五顆頭顱的九頭蛇。

麒麟方面,她與傑洛特巨人騎士和五位瑟瑟發抖的萌新獵人被三顆蛇頭包圍著;其中一顆蛇頭張開嘴巴濺射毒液時,麒麟馬上喚起一圈冰牆把所有人保護了起來。冰牆也成功抵消了毒液的腐蝕性。

麒麟喊道:『傑洛特!把我扔上高空!』

『來吧!』傑洛特把巨劍前端插進沙地內,用肩頭支撐著劍身形成傾斜狀;麒麟踩上巨劍前端後,傑洛特使勁挑起巨劍便把麒麟拋向高空。

騰空時,麒麟把大量的火屬性和冰屬性魔力分別在左右手上匯集;凝聚於左手上的火屬性魔力喚出一把魔法火焰彎刀,集中在右手上的冰屬性魔力將手中的長劍裹上一層冰刃,兩把武器交叉揮出一個X型的雙屬性劍氣,將其中一顆蛇頭切斷。

九頭蛇頭顱數量:4/6。

第二顆蛇頭抓準麒麟在騰空而無法做出迴避行動時,大張嘴往麒麟的方向衝去;但伸手靈活的麒麟機靈地往一個方向發射大火球,利用後坐力把自己彈開充當迴避舉動,險些被蛇頭吞下。躲過攻擊後,麒麟再將手中仍然附有冰屬性的長劍刺進蛇身裡,利用下墜的趨勢將蛇身開膛破肚後,再重新喚出火焰彎刀一記橫揮將蛇身切半。

九頭蛇頭顱數量:3/6。

第三顆蛇頭將麒麟喚起的冰牆撞倒,對傑洛特和五位獵人發起攻擊;傑洛特把手中的巨劍挺直,一把拽進蛇頭的喉嚨內。

被巨劍刺穿喉嚨的蛇頭奮力咬合它的大嘴,慾將傑洛特整個吞下;但這三米高的巨人用起他的肢體奮力支撐著巨蛇的嘴,一人一獸陷入了不相上下的斗力賽。

五位獵人當中,三位被嚇得落荒而逃;只剩兩位意志堅定的獵人決定與傑洛特和麒麟奮戰到底。

獵人存活人數:6/16。

留下來的兩位獵人亦是使用遠距離魔法攻擊的九頭蛇獵人;他們將法杖靠在一起施展出包裹著火焰的巨大冰刺,往傑洛特的方向發射。

其中一位獵人對傑洛特喊道:『大叔快躲開!!!』

連忙從巨蛇的口中拔出自己心愛巨劍的傑洛特,在最後一刻躲開了快速飛來的魔法;火焰冰刺在蛇頭內引爆,將整顆蛇頭炸成碎片的同時,巨大的衝擊波也把傑洛特吹飛。

九頭蛇頭顱數量:2/6。

倒在沙地上的傑洛特,被從高空墜下的麒麟正準降落在他胸口上;把這三米高的騎士的黑鐵胸甲踩凹,使他口吐鮮血:『咳啊!!!』

麒麟馬上從傑洛特的身上下來:『天哪……!對不起,傑洛特你沒事吧!?』

傑洛特搖了搖頭,一邊踉蹌著站起:『咳咳……沒事,快去幫忙其他人吧……!』

羅真方面,陷入狂暴的最後兩顆蛇頭不斷對她進行追擊;找不到進攻的空隙的同時,羅真閃避的節奏就快要跟不上兩顆的蛇頭狂暴的攻勢了。

一邊躲避攻擊的羅真一邊思考著:因為殺傷力最強而被盯上了;麒麟那邊怎麼樣了……?剛剛好像有看見她在空中與蛇頭纏鬥起來……嘖,有點擔心。

企圖上前幫忙羅真的三位獵人,都用他們的武器作出對九頭蛇殺傷力不大的攻擊後,便被九頭蛇巨大的身體碾壓身亡。

九頭蛇獵人存活人數:3/16。

只剩下羅真一人面對最後兩顆蛇頭了;無可奈何的她從綁在大腿的襪帶拿出一支裝有紅色液體的試管,一口氣喝下。

耳鳴、頭疼、體溫升高、視覺範圍縮小、周圍一切的事物都變得非常緩慢;紅色藥劑是讓惡魔獵人暫時增強體能和反應能力的藥劑,但並不是每一位惡魔獵人能承受藥物所伴隨的強大副作用。

借助藥物的加持,羅真跳上在她眼裡看起來行動十分緩慢的蛇頭上;把附魔了火焰魔法的長劍插進它的腦袋裡,拖著長劍往蛇身跑去,將其分叉切開。

九頭蛇頭顱數量:1/6。

最後一顆蛇頭昂天大吼,表現得非常痛苦;只見它的身體開始蠕動並持續腫脹,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內部爆開。

意識到不對勁的麒麟,展開一面冰牆將傑洛特和最後存活的兩位獵人保護起來後,對遠處的羅真喊道:『羅真!!!快躲到我這裡來!!!』

因為紅色藥劑的關係,耳鳴而聽覺變弱的羅真並沒有聽見麒麟的警告;反而還注視著最後一顆蛇頭的頸項,想要給予它最後一擊。

心臟最終負荷不了只往一個頭顱輸血的九頭蛇,身體發生了可怕的內爆。如洪水般往四面八方噴灑的紫紅色血液,幾乎足以將整個深坑戰場淹沒。

及時趕到羅真面前的傑洛特將巨劍插進沙地內,並捏碎了劍柄尾端的一顆深藍色寶石;展開一面水屬性魔法護盾,把自己和羅真雙雙保護起來。

重重壓下的紫紅色的血水將整個深坑戰場覆蓋,把羅真和麒麟等人困在各自的水屬性魔法護盾和冰牆內;隨著粘稠的血水流向深坑戰場的最低點時,魔法護盾和冰牆慢慢地被腐蝕性極高的血水瓦解……

傑洛特以自己巨大的身軀為盾,一把將羅真抱進懷裡護著;祈禱著自己的黑鐵鎧甲和魔法護盾挨得過腐蝕血水的肆虐……

……

……

……

……

……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612時。
西方大陸,低原沙漠,深坑戰場。

灼熱的日光曝曬在麒麟的臉上,剛恢復意識的她就被撲鼻而來的惡臭熏糊了意識。她迷迷糊糊坐起身子,先是檢查身邊的兩位獵人的狀況;雖然失去意識了,但並沒有任何生命危險。

麒麟接著將腰間的深紅色圍巾拆下,捂著口鼻以減少吸入逐漸削弱意識的惡臭。意識比較清晰後,她放眼望去發現整個深坑戰場的底部已經被正在冒泡的腐蝕性血水所填滿;形成一口散發著惡臭的血湖。冒泡的血湖中,還能清楚看見九頭蛇的斷頭、零碎肉塊和內臟等浮在湖面上;就像是一鍋正在沸騰中九頭蛇濃湯。

被這口血湖污染的,不只是深坑戰場附近被染成猩紅色的沙地;就連天上的雲層也顯現成詭異的紫紅色。

想起在九頭蛇的血水覆蓋前,傑洛特和羅真在深坑戰場的另一端展開了水屬性魔法護盾自保;麒麟往該方向看去時,並看見了恢復意識的羅真跪坐在傑洛特身旁,不好的感覺頓時湧上麒麟的心頭……

麒麟來到羅真的身邊,只聽見無聲啜泣的前輩緊握著傑洛特的手,低聲哀求道:『吶傑洛特……快醒來……快醒來好不好……』

整個背部都被腐蝕潰爛的傑洛特,死狀並沒有想像中的猙獰苦痛;臉上反而掛著安詳又滿足的微笑。

此時的麒麟才了解同樣身為騎士的父親在生前對自己說過那麼一句,“捨命保護他人是騎士的最高榮耀”。而傑洛特能在生命的最後參與輝煌劇烈的戰鬥,並成功履行了自己堵上性命也要保護兩人的騎士宣言;就算是死,也——

『咳……!咳咳咳!!!』突然咳出鮮血的傑洛特把麒麟和羅真嚇了一大跳;羅真馬上叫道:『傑洛特……!?你,你還活著嗎!?』

虛弱的傑洛特輕笑道:『呵哈哈……就那麼希望……我死嗎……?』

麒麟馬上從襪帶拿出裝有白色液體的恢復藥劑:『羅真……!快點讓他喝下!』

羅真從麒麟手裡接過恢復藥劑後,打開木塞便往傑洛特的嘴裡倒。

身體吸收了恢復藥劑後,傑洛特背上的腐蝕傷馬上治愈好;氣色也好了許多。他稍微品嚐遺留在嘴裡的藥水:『我的天吶,小銀都給了我什麼啊?快給我來一打!』

羅真苦笑著回答:『不行啦……這是屬於我們惡魔獵——』麒麟一掌拍在即將洩密的羅真背上;後者慌忙改口:『那個……這個……呃,是身為銀月女武神才有的特效恢復藥……』

見自己的前輩越掰越糟,看不下去的麒麟不禁撫額:『要死……』

由於這是傑洛特第一次服用恢復藥劑,後勁的副作用來的非常快,效果也非常強;意識恍惚的他呆滯地盯著羅真傻笑:『銀月女武神……?我的天吶……小銀……小銀原來是女武神大人嗎……!?』

此時,從狩獵祭落荒而逃的三位獵人帶著馬克思和救援隊回到了深坑戰場;因副作用而十分亢奮的傑洛特高呼道:『銀月女武神下凡啦……!喂喂!你們看!銀月女武神眷顧了勇於赴死的我們,親自下凡幫我們收拾了九頭蛇喔!!!』

羅真急忙對傑洛特說道:『傑洛特,你安分點……!別再說我是女武神了……!』

亢奮的傑洛特繼續以響亮的嗓音回覆道:『什麼!!??女武神不想讓別人知道嗎!?好好好!!!我不會呵呵哈哈哈!……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作為騎士,我一定會保密的!!!』

身姿曼妙婀娜、顏值傾國傾城、一頭飄逸銀髮、一雙透徹深邃的深紅色雙眼;低原據點的冒險者們所信奉的“銀月女武神”,正是馬克思以羅真為原型,給冒險者們塑造了敬虔的形象。

負責救援的冒險者不再淡定了,他們無視腐蝕血湖散發的危險瘴氣,紛紛跑向羅真面前膜拜;只求他們信仰的女武神能給予誠懇的自己一個應得的祝福。

『女武神大人啊……!祝福我在冒險者晉級試煉中脫穎而出吧……!』

『女武神大人……祝福我妻子順利產下健康的女兒吧……!』

『請祝福我能找到像女武神這般完美的伴兒……』

各種祈求接二連三地獻上,就算羅真是神也難以一一准予;站在深坑戰場頂端的馬克思揮手示意羅真快走,自己會負責收拾這裡的殘局。

麒麟把捂著口鼻的圍巾拿下,為羅真披頭遮顏:『趁現在快溜吧……!』

『好……!』

羅真和麒麟快步溜走時,信徒們急忙跟上腳步;但他們始終追不上身手矯健的惡魔獵人,就好比凡人永遠都追不上神明的腳步般……

雖然已經走遠,但信徒們仍然沒有放棄;無論馬克思怎麼命令他們也沒用。於是羅真決定在臨走前幫馬克思最後一個忙,向信徒們喊了一句:『想要我的祝福的話,就好好聽從領導者的指示!』

銀月女武神一句忠言瞬間點醒了信徒們;他們停下追逐神明的腳步,不約而同地對走遠的羅真回應:『是!女武神大人!』接著便往深坑戰場走去,在馬克思的指示下對存活下來的三位傷者給予幫助;與清理其他遺留在戰場上的遺骸。

雖然九頭蛇狩獵祭就此告一段落;但銀月女武神下凡助陣的傳奇,與血湖的淵源將由存活下來的九頭蛇獵人們流傳下去……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九日;0740時。
西方大陸,高原密林,旅途商人休息站。

匆匆離開低原十字路口據點的兩位惡魔獵人,騎著摩托車花費了大約一個小時半左右橫跨整個低原沙漠;終於抵達氣候陰涼的高原密林。

在低原沙漠和高原密林的邊界附近,有那麼一間坐落在大樹下的休息站;供長途跋涉的旅途商人們在進入前或離開沙漠後稍作休整歇息。休息站內設有可供洗澡的廁所、飲水機和飲料販賣機。每一台機器上,都標有“史詩”的品牌商標。

習慣在白天休息的羅真,在沙漠烈日的持續曝曬下早已精疲力盡。雖然自己跟麒麟說了休息三十分鐘後便將啟程前往魔法學院城,但體力不支的她早就坐在女廁外的長凳昏睡過去。

如廁完畢,洗把臉後的麒麟頓感精神奕奕;她從飲料販賣機買了兩瓶自己喜歡的桃子茶,從羅真的肩上遞去一瓶:『前輩,喝點桃茶吧。』

只見背向自己的前輩沒有做出回應,麒麟小心翼翼地將飲料放下;躡手躡腳地繞到羅真的身前,仔細觀察她的睡顏。

那麼的安詳,那麼的自然,那麼的可愛;顏值高就是不一樣,就連睡相也那麼好看。內心對羅真抱有愛慕情緒的麒麟;一邊欣賞著前輩的睡顏,一邊傻笑著。

麒麟坐到羅真的身旁,讓累垮的前輩躺在自己的肩上;自己喝了一口桃子茶,再滿足地昂天呼氣:『哈啊~爽。』這時,羅真從麒麟的肩頭滑下,順勢趟到她的大腿上。

麒麟心裡雖然清楚羅真這一無心的舉動是因為過度疲倦而作出;但能被前輩依賴,那毫無戀愛經驗的小心臟已經興奮得快要從胸口蹦出來了……!

麒麟溫柔地用手把蓋著羅真臉龐的白銀秀髮梳掛到耳背,露出前輩那面完美無瑕的側臉;一陣涼爽的風迎著兩位惡魔獵人的面吹拂而來,讓擅自沉浸在幸福的麒麟也閉上雙眼昏睡過去……

12章,
《銀月女武神的九頭蛇狩獵祭》完

————額外資訊
九頭蛇狩獵祭結束後,九頭蛇遺留在深坑戰場的血肉形成一口瘴氣瀰漫的“血湖”。血湖對深坑戰場附近永久性地造成污染;最具標記性的便是猩紅色的沙地和紫紅色的天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