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09章 與松鼠男孩邂逅的下午

亂揮筆的肥虎 | 2022-05-24 15:03:05 | 巴幣 0 | 人氣 24

連載中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收雷屬性的我為養子
資料夾簡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雷漢大陸”的魔幻世界。 因童年陰影而對異性反感和患上怕打雷心理障礙的女惡魔獵人;在一項獵魔任務中收養了失去全世界、身為雷屬性的十歲小男孩。

Re:怕打雷的惡魔獵人把雷屬性魔法師的我收為養子,09章
————《與松鼠男孩邂逅的下午》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021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羅真的住所。

一樓客廳,還未完全睡醒的阿特瑞思瞇著雙眼坐在沙發上搔著睡亂的頭髮,身邊坐著因看了維多利加的身體而臉紅的雷歐;兩人面對著身著粉紅色長袖衣帽衫和白色熱褲,取下隱形眼鏡後戴上圓框眼鏡,生氣得鼓起包子臉的維多利加。

維多利加把包子臉收起,展開她的一系列質問:『所以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事情?』

阿特瑞思正好打了個哈欠:『呃啊啊啊……嗯……嗚……』

被無視的維多利加生氣地提高聲量:『二姐!?回答我的問題啊!』雷歐還因此被嚇得抖動了身子。

阿特瑞思輕拍著雷歐的肩膀:『哎喲,不需要那麼大聲啦碧碧!會嚇到孩子的……』

維多利加強迫自己作了一輪深呼吸後,故作鎮定地問道:『所以,家裡什麼時候多了個孩子?』

阿特瑞思接著回答:『大概是……兩天前吧?是羅子在任務中收養過來的……』

『你們不認為我應該被通知嗎?』維多利加質疑道。

『反正你也不在家嘛……』阿特瑞思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維多利加從衣帽衫的口袋拿出手機,摔在沙發前的茶几上發出一聲巨響:『我有手機啊!至少能在群聊通知一聲吧?害我一回家就被陌生的小男孩看到身體——』維多利加瞄了雷歐一眼後,不耐煩地抱胸遮掩自己的巨乳,雙頰泛起微紅:『切,真是……』接著轉身背向沙發上的兩人。

『對不起……』雷歐小聲地道歉。

阿特瑞思撫摸雷歐的頭:『雷歐沒事,你不需要道歉。』

維多利加別過頭盯著自己的二姐:『哇喔?你們感情那麼好了喔?』

阿特瑞思的語氣開始認真了:『碧碧,我不想跟你吵架。我相信雷歐不是故意要躲在一邊偷看的,對吧?』阿特瑞思看向低頭愧疚的雷歐,後者猛然點頭。

維多利加的語氣也充滿了敵意地回覆道:『那過來跟我說聲“哈嘍”的總可以吧?他一聲不響地躲在一旁,存心就是想偷看啊!』

阿特瑞思接著說:『雷歐在兩天前剛經歷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你總不能指望他看到陌生人就衝上去明朗地打招呼吧?』

維多利加問道:『兩天前?所以這孩子是從伍德隆山莊撿來的,雷屬性一族?』

『是,雷歐是“伍德隆滅門慘案”唯一的生還者。』阿特瑞思不耐煩地說道。

聽後,維多利加更加憤怒了:『那就更不應該把他帶回來!伍德隆山莊那些雷屬性一族那麼囂張自大……全都死了最好!』

聽到這裡,雷歐忍著情緒緊握雙拳。

阿特瑞思從沙發站起,瞪著維多利加訓道:『碧碧,你把話說得過分了喔!快跟雷歐道歉!』

維多利加架起守勢地抱胸,把頭別開:『說實話也要道歉的話,我每天都不知道要道歉多少次才夠呢!』

惱羞成怒的雷歐離開了沙發,被反應迅速的阿特瑞思抓著了手:『雷歐等——呃啊啊!!!』一陣觸電感突然傳遍阿特瑞思全身,使她鬆開了雷歐;後者拉開了玄關大門,衝出豪宅。

阿特瑞思追出玄關,但發現自己衣著不當便在房子前院停下了腳步;只見雷歐雙腿蓄力時纏繞著藍色的電光,他一跳便輕鬆越過大門,穩穩著地在門外的街道後一個勁兒地跑遠。

阿特瑞思氣衝衝地回到屋內,只對維多利加罵了句:『現在開心了!?要是雷歐出什麼事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便走上二樓回到自己的臥室內更衣,準備出門把雷歐找回來。

身為白巫師,維多利加在過去的半年間不斷在雷漢大陸各地遊走,利用白魔法幫助他人;自然也遇到不少只能依靠自己處理的危險。好不容易保住小命回到自己的歸屬,卻跟二姐為了一位收養沒超過三天的小男孩大吵一頓。

心如刀絞的維多利加把六個月以來想家的情緒,和工作上所遭遇的委屈轉換成一排排豆大的淚珠從眼眶流出……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223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大山自然公園,山頂公園。

大山私人住宅區的中心,是一座名為“大山”的人築山;而整座大山都是供居民自由遠足和遊玩的自然公園。

尤其最受人歡迎的便是山頂公園了;不但能三百六十度俯瞰私人住宅區的全貌,也能清楚地看見異界城其他地區的高樓大廈聳立於背景,景色相當宏偉壯觀。

一位身著白色無袖連衣長裙,頭戴遮陽草帽的少女來到大樹的樹蔭下,背靠樹幹席地而坐;面向一望無際的城市美景露出清秀的笑容。

她將頭上的草帽脫掉後放在身邊露於地表的樹根上,一頭柔順的黑長直隨著迎面而來微風輕拂飄揚;少女稍微用手整理被微風吹亂的長髮,再從淺藍色的單肩背包拿出寫上了“Rinz”的繪本和文具盒。

名為瑞音的少女以大腿為撐,樹幹為背;右手執筆後便全神貫注地在大腿上的繪本描繪出眼前的住宅區景象。

調皮的風精靈似乎看上了這位柔弱的少女,心生邪念地順著山面向上拂起一陣強風;把她身邊的遮陽草帽騰空。

瑞音看著被吹飛的草帽嬌弱叫了一聲:『啊……!請等下!』並眼睜睜地看著草帽陰差陽錯地掛到了頭頂上一根樹枝的前端。

『什麼嘛……真是的……!』瑞音把繪本放在草地上,站起身子來到樹枝邊下抬頭用那雙像冰一樣清澈透明的淺藍色眼睛盯著掛到樹枝上的草帽,距離地面幾乎三層樓高;煩惱起不會爬樹的自己該如何將草帽安全取下呢?

這時,瑞音注意到了一位身著淺藍色T恤與褐色短褲,一頭褐色天然卷的小男孩像松鼠般用四肢在樹枝平衡移動;慢慢接近她的草帽。

知道小男孩是要幫助自己取回草帽時,瑞音雖然深感欣慰但同時擔憂小男孩因此摔傷:『等等!如果拿不到的話就不要勉強了……!樹枝斷掉的話你會摔傷的啊……!』

雷歐當然沒有理會瑞音的勸告,只專注地在樹枝上平衡自己。他順利來到草帽邊,伸手撿起了草帽後,瑞音興高采烈地雷歐歡呼道:『太好了!趁現在快點下——』樹枝不爭氣地“啪嗒”一響折斷,使雷歐失足落下。

瑞音看著從三樓高度自由落體的雷歐,大聲尖叫道:『不要啊啊啊啊!!!』

雷歐馬上把魔力集中在雙腿上,大量減緩了落地的衝擊力;他若無其事地站起身子後,為瑞音戴上了草帽。

瑞音著手捂著心臟劇烈跳動的胸口,急促喘息的同時,淺藍色的雙眼泛著淚光擔憂地問道:『你……你沒事吧……?』

雷歐搖了搖頭。

瑞音這才鬆了口氣:『呼……太好了……真的太謝——……』

頂上傳來一聲“啪嗒”打斷瑞音的道謝;折斷的樹枝從樹皮脫落,直往瑞音和雷歐的方向砸來。

感知到危險的雷歐一把將瑞音撲倒,厚重的樹枝砸空後,順著斜坡滾下山崖;兩人有驚無險地躲過了危機。

一切平息後,雷歐把臉從瑞音那逐漸發育成形的胸部抬起,輕聲問道:『沒事吧……?』

先不說這是瑞音第一次與父親以外的異性進行肢體接觸,而且對方還是位如此精緻可愛的小男孩時;一下子亂了方寸的瑞音與雷歐對上眼後,心臟激動快要從胸口蹦出、臉頰通紅發燙、世界不停地在旋轉……

見到臉頰通紅的少女沒有任何回應,雷歐把撲倒瑞音時護著她後腦勺的手伸出,好奇地觸碰了瑞音的臉頰:『臉很燙……』並逐漸把臉接近瑞音以觀察任何異樣。

瑞音不知所措地閉上眼睛,反應過激地一掌拍在自顧自地親上來的雷歐臉上:『不要啊啊啊!!!』一不小心用力過度便將雷歐推下山坡……

稍微緩過神來後,瑞音慢慢地坐起身;環顧四周不見雷歐的身影時,她才驚覺眼前是傾斜而下的山坡。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瑞音滿臉驚恐地來到山坡邊觀察,但雷歐的身影無處可尋。

就當瑞音認為自己錯手把幫了自己的小男孩推下山坡摔死時,雷歐已經從山坡的另一邊爬了上來;他按著被拍疼的臉頰回到了瑞音的身邊。

瑞音見到除了臉頰上的掌印,其餘則毫髮無損的雷歐;鬆了口氣後連忙鞠躬道歉:『對不起,擅自就對你動粗……』

雷歐搖了搖頭,也對瑞音鞠躬後便轉身離開。

『請等一下……!』瑞音擋在雷歐的身前,支支吾吾地說道:『那個,這個我,呃……你幫我把草帽拿回來;讓我答謝你好不好?』

這時,阿特瑞思如雷貫耳的叫聲打破了山頂公園的寧靜:『雷歐!雷歐啊!?』

雷歐馬上繞過瑞音躲到大樹後方;避免自己被阿特瑞思發現。

身著白色運動內衣和瑜伽緊身褲的阿特瑞思從唯一一段階梯來到山頂公園,環顧四周後只看見了瑞音獨自一人站在大樹下;並果斷往她的方向走去。

滿身大汗的阿特瑞思用手機展示雷歐的照片:『妹妹,請問你有沒有看見照片中的孩子?』

瑞音看了照片,一眼就認出是剛剛幫了自己取回草帽的雷歐;腦子接著分析:根本就是他啊!原來那麼可愛的孩子是失踪人口嗎!?但是他為什麼要逃!?眼前這位姐姐好,好,好可怕……!講話那麼大聲又有紋身……!說不定是綁架了那位弟弟的壞人……我還是不要暴露他的位置比較好……

見瑞音沒有回應,阿特瑞思再問了一遍,語氣比剛剛來的強硬並充滿了敵意:『喂!跟你說話哪!』

瑞音馬上搖頭:『沒沒沒沒沒有……!那麼可愛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呢……!』

聽罷,阿特瑞思即刻轉身離開:『誒……這死孩子到底跑去哪了……』

目送阿特瑞思離開山頂公園後,瑞音鬆了一口氣:『誒……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瑞音轉身,看見了雷歐從大樹後露出半邊面窺視自己;她走近雷歐溫柔地說道:『好啦~人已經走了;你要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雷歐先生?』

雷歐猶豫了片刻後,點了點頭。

兩人在同一棵大樹下的樹蔭安頓下來後,面對住宅區全景,由雷歐從伍德隆滅門慘案到被身為惡魔獵人的羅真收養;至今天與身為白巫師的維多利加產生誤會,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來到山頂公園一顆大樹上逃避現實,一五一十地敘述了給瑞音。

沒想到背景故事會是那麼龐大,瑞音的腦容量有些過載了:『呃,嗯……很大的信息量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但是一傷心就會爬到樹上逃避現實的習慣有點可愛……瑞音腦子裡這麼想著。

『可能維多利加姐姐說得沒錯,我早該跟其他族人一起死了最好……就不會害得她們兩姐妹吵架了……』

『不准這麼說!』瑞音牽起雷歐的手安慰道:『你就這麼死了的話,收養你的羅真姐姐會很傷心的不是嗎?你想讓她傷心嗎?』

雷歐搖了搖頭。

『而且我相信特瑞姐姐當時說的只是氣話;畢竟身為白巫師的她責任重大,身心疲倦回到家又遇到不順心的事情……是我的話也會很生氣啊。』

雷歐糾正道:『白巫師是維多利加姐姐……』

『啊,好……太多姐姐了有點難記得她們的名字……總之呢!雷歐還是儘早回家,別讓三位姐姐們擔心比較好。』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維多利加姐姐……』

『很簡單!面對女孩子啊,只需要用一招就行;尤其雷歐是那麼可愛的男孩子,這招一定更管用!』

雷歐盯著瑞音,眼睛閃著期待的光芒:『教我……!』

瑞音調皮地眨單眼:『嘿嘿,聽好咯~』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426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羅真的住所。

一樓客廳,騎著摩托車找遍幾乎整座住宅區的阿特瑞思正在通知羅真關於雷歐和維多利加發生的衝突,以及前者離家出走的事發經過。

羅真的聲音從阿特瑞思的手機傳來:『自然公園找過了嗎?』

『找過了,沒有。』阿特瑞思回答道。

羅真接著問道:『史詩中心呢?』

阿特瑞思接著回答:『通知那裡的保安了,看到的話會給我打電話。』

羅真再問道:『報警了嗎?』

『還沒,但我已經把雷歐的照片傳給我的警察朋友了;他會讓巡邏隊幫忙找一找。』

“叮咚!” 門鈴響起;阿特瑞思對羅真說道:『有人叫門,我待會兒打回給你。』

掛斷與羅真的通話後,阿特瑞思來到玄關大門旁邊的門口對講機;通過熒幕看見了一位戴著草帽的少女牽著雷歐站在大門前。

『雷歐!?喔呀謝天謝地……!』阿特瑞思衝出玄關,大聲叫道:『雷歐啊!!!』

自動大門打開後,阿特瑞思跑到雷歐面前蹲下便將他緊抱:『你啊……!擔心死我了!到底跑去哪了?』阿特瑞思接著檢視雷歐的全身上下:『有受傷嗎?嗯?』

一旁的瑞音笑著說:『他完全沒事呢,姐姐你就放心吧~』

阿特瑞思把注意力轉向非常眼熟的瑞音:『你是——啊!我們在山頂公園見過吧!?』

瑞音點了點頭:『嗯~姐姐您離開了之後,我就在一顆樹上發現了獨自生悶氣的雷歐弟弟~本來想把他帶回家找媽媽幫忙,但他突然就指著我家隔壁的豪宅說了他就住這裡……真是巧合呢~』

『誒~我還以為我家隔壁是無人居住的空房呢……原來住了位那麼漂亮的妹子哪~』

瑞音露出尷尬但不失禮貌的微笑:『啊哈哈……姐姐您過獎了……』

『吶,謝謝你把雷歐帶回來喔~他沒給你添麻煩吧?』

瑞音搖了搖頭:『當然沒有~他很有禮貌,也很溫柔體貼~我們簡單聊過之後得知他似乎很煩惱要如何跟其中一位姐姐道歉才妥當……我已經建議他要怎麼做了~』

『是這樣啊~雷歐真是遇到了貴人呢~』阿特瑞思像瑞音伸出右手:『呐,我叫阿特瑞思~真的太謝謝你了!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去隔壁打招呼的!』

瑞音握著阿特瑞思的手:『我叫瑞音~我家隨時歡迎你們過來玩喔~』

道別瑞音後,阿特瑞思帶著雷歐回到了屋內,雷歐接著問道:『特瑞姐姐,維多利加姐姐呢?』

『喔,碧碧啊?你跑出門之後她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了;我說雷歐啊,你還是暫時不要去找她比較好……等她氣消了才跟她溝通吧?』

雷歐搖了搖頭,意志堅定地說道:『瑞音說過,這世界上最不能拖的就是道歉和告白;我們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所謂:“夫妻不拖隔夜仇、朋友不欠隔夜情”……我必須現在馬上就找維多利加姐姐道歉。』說完,雷歐繞過阿特瑞思的身邊,往二樓走去。

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阿特瑞思,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眼前的小男孩只離家沒超過三小時;回來後像變了個人似的:『誒?那,那孩子說了什麼……?』

雷歐踩著堅定的腳步來到粉刷上粉紅色油漆的房門前,伸手敲門“叩叩叩”。

『幹嘛啦……!』躲在房內的維多利加以不耐煩的語氣嚷道。

『維多利加姐姐,我是來道歉的。』

『你死開啦!我不想見到你!』說完,房門傳來“嘣”的一聲;像是被什麼東西扔中了。

『我想見你,我想跟你道歉!』

『呃啊啊啊!!!好煩啊!!!』

雷歐照著瑞音所教,持續攻勢:『不道歉的話,我會睡不著的!』

『你家的事啊!我睡得著就好!』維多利加回應道。

雷歐接著喊道:『我睡不著的話,我也會讓維多利加姐姐睡不著的!』

『你,你這小子……』房間傳來逐漸清晰的腳步聲;房門被打開後,紅著臉的維多利加對雷歐訓道:『別一本正經地說著那麼令人害羞的話好嗎!?欠打嗎!?』

瑞音的聲音在雷歐的腦海中迴響:“成功讓維多利加姐姐開門後,是時候使用大招了……!”

雷歐馬上撲進維多利加的懷裡,緊緊將她抱著:『維多利加姐姐,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不是故意躲在一旁偷看你的!』

一瞬間把臉充紅的維多利加,使勁推開懷裡的雷歐:『死小孩……!你幹嘛啦!?快放手啊!!!』

雷歐繼續在維多利加的懷裡蹭:『不放手不放手!!!維多利加姐姐原諒我之前我都不會放手的!!!』

哭笑不得的維多利加一邊推開雷歐:『好癢……!不要把臉塞在我的肚子裡蹭啊啊……!!!快放手!!!』纏鬥中,雙雙跌坐在地。

即使維多利加失足跌坐在地上,雷歐依然不鬆手:『我就不放手!』

『啊啊啊啊啊!!!氣死我了!!!』期間,維多利加發現了躲在走廊外用手機把這一切錄下來的阿特瑞思:『二姐你拍屁啊!?你快來幫我把這死小孩拉走啊!!!』

阿特瑞思偷笑著說:『噗,你倒是原諒人家嘛~』

『呃啊啊氣死我了!!!大姐救我啊啊啊啊啊!!!』

————九輪,十四年,四月十八日;1523時。
中央大陸,異界城,東城,第三區,大山私人住宅區,瑞音的住所。

趴在床上的瑞音哼唱輕快的曲子,對繪本上剛剛描繪完的鉛筆畫滿意地笑著。

樓下傳來媽媽的聲音:『瑞音~!門外有位手臂滿是紋身的女人說要找你喔。』

『來了~』瑞音將繪本留在床上,健步如飛地跑到樓下;媽媽擔憂地問道:『那是誰啊?你是不是闖禍了?』

『才不是,她是我的新朋友啊~媽媽不是要我好好在異界城交朋友嗎?』

『也不是這樣的朋友吧……?』

『媽媽,以貌取人是不好的喔~』

當瑞音的聲音逐漸遠離時,一陣暖風從敞開的窗戶拂進臥室內;吹響了那張描繪了一位頭戴草帽的少女,在一棵大樹下與住在樹頂上一位松鼠男孩邂逅的畫——《與松鼠男孩邂逅的下午》,瑞音繪。

09章,
《與松鼠男孩邂逅的下午》 完

————額外資訊
瑞音 Rinz
年齡:13
屬性:冰
職業:學生
身高:136cm
體重:38kg
出生日期:九輪,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喜歡的食物:冰淇凌
討厭的食物:辣的食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