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五十五章 大不相同的結局

冰龍 | 2022-05-19 16:52:30 | 巴幣 104 | 人氣 78


         劇毒的火焰散落在場地的最外圍,而在中間,燭燭與火球鼠望著彼此,雙方的眼神都充滿著警惕。
         燭燭警惕的是火球鼠那不容小覷的招式威力,上一次對戰,他就被對方秒殺過,這次雖然成功躲過,但仍然感受到了那更強大的威勢。
         火球鼠警惕的則是燭燭的毒,對他而言,燭燭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手下敗將,但隨著剛才那散佈全場的毒之火讓他中毒,他也不得不警戒起來。
         ‘將濁霧引燃,利用對手的特性讓其中毒…’伊眼神流露出一絲凝重:‘這個組合技,是菲里自己想到的嗎?還是說…是彬的點子呢?’
         他再次看向了彬,看到了那勾起的嘴角,已經猜到了答案。
         伊握緊了拳頭,咬住下唇低著頭,一股強烈的不甘浮現在心中。
         ‘難道我,追不上彬的背影嗎?’
         這兩個月以來,他光是讓傲骨燕克服使用覺醒力量自焚的問題就已經絞盡腦汁,並且到現在,也還只能把「火鳥型態」的維持時間延長到一分鐘,對於擂台賽而言,這樣的時間根本不可能掀起什麼波瀾。
         然而,彬卻在短短的幾天內,讓菲里與燭燭成長到這種程度,哪怕這其中或許要考慮到菲里本身的能力,但這也足以讓他感受到差距了。
         此刻的伊,已經無法集中注意力在這場對戰,只能陷入那名為不甘與自卑的深海之中。
       「燭燭,禍不單行!」
         回到對戰,菲里終於做出了進攻的指示,燭燭瞳孔亮起妖異的紫光。
       「休想得逞!神通力!」
         火球鼠的瞳孔同時也亮起了藍色光芒,在幽藍色的能量球出現在他頭上時,念力團也已經鎖定住燭燭。
       「燭燭,躲開!」
         菲里皺起眉頭,雖然是她們率先進攻,但沒想到先成功放出招式的卻是對方。
         體會過火球鼠那驚人的招式威力後,她也看得出絕不能抱著以傷換傷的心態進行戰鬥,只好先避開攻擊再尋找下次機會。
         在念力團收縮,即將抓住燭燭時,燭燭的身體縮小,藉著念力團收縮時造成的氣流被吹走,並藉此躲過神通力的直擊。
         不過,這個方法也只能躲過被直擊而已。
       「轟!」
         念力團劇烈爆炸,強大的衝擊波將縮小狀態的燭燭吹的更遠,並沒能從神通力的攻擊下全身而退。
         ‘原來如此,剛才就是這樣躲過的嗎?’
         帕莉亞思考著,她還想剛才燭光靈是怎麼只受一點小傷的,看來對方的閃避能力確實厲害。
         能夠那樣輕描淡寫的躲過最高速的滾動,即使被神通力鎖定也能即時縮小規避掉巨大傷害…也就是說,火球鼠能對其造成傷害的兩個招式,目前都沒有成功命中過。
       「再一次,禍不單行!」
       「再來幾次都一樣!神通力!」
         又是一模一樣的畫面,燭燭與火球鼠的瞳孔幾乎同時亮起光芒,禍不單行的能量球終究還是慢了神通力一步,燭燭也只好再一次的進行閃避。
         結果,雖然菲里與燭燭這邊靠著前面的佈局佔據了優勢,但此刻卻無法進一步的擴大這個優勢,反倒是不斷被對方一點一點的消耗。
         不過,一直維持這樣的節奏也並非壞事。
         菲里仔細觀察著火球鼠的樣子,經過剛才多次的滾動與神通力,他已經開始顯露疲態。
         在對戰開始前,彬就有和她說過,帕莉亞的火球鼠,似乎是著重訓練招式威力的,體能方面相較之下是比較弱的。
         當然,這只是相較之下,帕莉亞的火球鼠還是培養的很不錯,不過這樣小小的弱點,就是菲里要取勝的關鍵。
       「燭燭,奇異光線!」
         燭火搖曳,詭譎的紫色光球徑直向正在稍作喘息的火球鼠飛去。
         不需要帕莉亞進行指揮,火球鼠自己就一個後跳躲開了。
       「嘍…」
         然而,隨著火球鼠一動,他身上的毒素也開始起作用,腳步不禁再次踉蹌。
       「可惡…」
         帕莉亞咬著牙,對戰時間繼續往後,陷入中毒狀態的火球鼠一定是最早倒下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知道是時候放手一搏了。
       「燭燭,禍不單行!」
         趁著火球鼠還沒站穩腳步時,菲里再次發出指示趁勝追擊。
       「火球鼠,替身!」
         這一次,火球鼠不再是以神通力搶先攻擊,而是使用替身,兩隻火球鼠向著不同的方向跳躍。
       「很好,使用滾動!」
         成功躲避了禍不單行的同時,兩隻火球鼠以幾乎同步的動作,化為了兩顆球在場上滾動起來。
       「燭燭,躲開!」
         雖然數量增加了,但按照剛才燭燭迴避的感覺,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大礙。
         無論是菲里,還是身為裁判的佐藤,以及這幾天一直看著燭燭特訓的彬,此刻的心中都是這麼想的。
         然而,情況卻與他們的預想完全不同。
         只見兩隻火球鼠開始繞著燭燭不斷滾動,片刻後,其中一隻率先出擊,接著便和之前的畫面如出一轍,被燭燭輕鬆躲過。
         但是,在燭燭把注意力放在進攻過來的火球鼠時,另外一隻火球鼠便從他的視野死角處發動攻擊。
       「嘻!」
         燭燭發出一聲慘叫,幸好這還只是最一開始的滾動,否則這場對戰可能已經結束了。
       「繼續追擊!」
         帕莉亞露出微笑,這可是她們費盡心力開發出的組合技,此時此刻,也是她們逆轉戰局的殺手鐧。
       「這是…」
         場外的彬皺起眉頭,這個替身的使用方法,與佐藤老師和雷比學長的不同,又是另一種很有意思的想法。
         之前與佐藤老師對戰時,他的木守宮竟然能夠用替身混淆老大沙暴的感知,說他沒有在這方面去訓練,彬是不太相信的。
         而雷比學長的3D龍2,首先是他能夠同時分出兩個替身,這點就不是什麼簡單的事了,畢竟替身這個招式要消耗大量體力,分出兩個替身的話,八成消耗會更大吧。
         然而在這個前提下,3D龍2甚至還能控制兩隻替身讓他的招式威力倍增,並且不是單純的1+1+1=3,而是至少超過5倍以上的威力,這是從雷比那邊得到的數據。
         至於帕莉亞這邊,則是純粹為了增加數量,打出兩倍的攻擊。
         看樣子,是為了發揮火力特化型的優勢,打算以此增加招式命中率吧。
       「這樣下去,恐怕是不太妙啊…」
         冷汗從彬的額頭流下,果然,帕莉亞在這兩週內也不是毫無準備。
         雖然彬幫菲里分析了許多可能性,包括帕莉亞可能會讓火球鼠學習能夠對燭燭造成傷害的招式,或是對於他們開發的組合技帕莉亞大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基本上前面的戰局,都與彬的猜想相去不遠。
         但是彬也不可能預想到一切,他頂多能想到帕莉亞她們會有殺手鐧,可是也僅限於此。
         不過,對於這個出乎意料的情況,彬與菲里討論後,得出了一個最強的應對方式,也就是這次策略中,最難的部分了。
         回到對戰中,被擊中一次之後,燭燭終於失去了從開戰以來的從容。
         越滾越快的火球鼠,持續圍繞在燭燭身旁,尋找著下次攻擊的機會。
         很快的,在燭燭身後的火球鼠躍起,朝著半空中的燭燭而去,雖然仍被燭燭躲過,但是這本來就不是以命中為目標的攻擊。
       「嘻!」
         又是一次來自死角的進攻,成功命中了注意力還在另一隻火球鼠身上的燭燭。
         被這下攻擊命中之後,燭燭已經有些搖搖欲墜,畢竟是岩石系的攻擊,對他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不過,快要倒下的也不只他一個,在火球鼠如此劇烈運動的情況下,血液自然會循環的更快,劇毒也就會更加猛烈。
         下一招,或許就是這場對戰的最後了。
         帕莉亞直直看向菲里的眼睛,想知道她是否還有留最後一手,來阻止目前火球鼠的攻勢,然後,她便看見了,菲里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似乎是沒有任何對策了。
         看到這一幕,她心裡鬆了一口氣,這場對戰,她拿下了。
       「上吧!火球鼠!」
       「嘍!」
         兩隻火球鼠同時躍起,向著燭燭衝刺,在這最後關頭,他不再選擇以其中一次攻擊作為誘餌。
         面對同時襲來的攻擊,燭燭迅速將自己的身體縮小,並且往高處飄去。
         然後,他成功與兩隻火球鼠擦身而過,並順勢拉開距離。
         ‘躲過了!’
         菲里在心中大喊,她也看出這可能就是火球鼠的最後一擊,所以在看到燭燭閃過後,內心也鬆懈了下來。
         不過,戰鬥可還沒結束。
         就在燭燭縮小並飄走的下一刻,兩隻火球鼠竟撞在了一起。
         ‘難不成…!?’
         彬頓時瞪大雙眼,察覺到事情似乎沒這麼簡單。
         只見火球鼠相撞後,其中一隻藉助反作用力,就像是遊戲中的二段跳一樣,又一次的彈跳起。
         ‘糟了!’
         菲里在這時瞬間又繃緊了剛才鬆懈下來的神經,看著火球鼠即將撞上燭燭,想要指揮燭燭,卻發現此刻的她,腦中一片空白。
         她,沒有任何辦法挽救這個局面了。
         這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助與自責,已經放棄了這場對戰。
         然而,在場上的燭燭,可還沒有放棄。
         在最後的一刻,他還是想辦法用出最後的禍不單行,打算和火球鼠同歸於盡!
         於是乎…
       「轟!」
         不同於火球鼠的神通力,這次的爆炸聲響並不大,但卻讓眾人屏氣凝神,因為這絕不是滾動招式會造成的狀況。
         究竟,結果如何呢…?
         塵土散去,火球鼠與燭燭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火球鼠與燭光靈同時失去戰鬥能力,因此,這場對戰的結果為平局!」
         確認了雙方都已暈倒在場地中,佐藤宣判了最終的結果。
       「這還真是,沒有想過的結局啊…」
         彬有點無奈的說道,不過他心中倒是鬆了口氣,平局這個結果,或許對於所有人都是最好的。
         在觀眾的鼓掌聲中,菲里與帕莉亞將精靈球遞給了喬伊小姐。
       「妳們兩個,表現得很不錯。」
       「「…」」
         佐藤毫不吝嗇的稱讚道,然而她們兩人卻都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一時間,場面變得有點尷尬。
         走過來的彬看到此情此景感到一陣無語,但仔細想想好像也正常,佐藤老師本就沉默寡言,而帕莉亞之前有那樣當面嘲諷菲里,這三人聚在一起,不尷尬才奇怪。
       「你打算怎麼辦?」
         正當彬打算開口時,帕莉亞終於發話了。
       「什麼怎麼辦?」
       「還能是什麼?當然是指賭約的事。我可從來沒有想過平局要怎麼辦。」
       「嗯…這個嘛…」
         就和帕莉亞一樣,彬根本沒有想過平局的狀況,此刻他也有些苦惱。
         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是希望帕莉亞能夠跟菲里道歉,然後一起加入他們對交流賽的特訓,但平局的情況下,提出這種要求,帕莉亞恐怕也會叫他退學吧。
         所以,這裡最好的選擇,應該是跟她說賭約作廢,這件事就此打住,對大家都好。
       「既然平局的話,那這次的賭約就作廢吧,畢竟我們之前也沒有先說好平局要怎麼辦。」
       「作廢啊…」
         帕莉亞稍微思考了一下,這樣確實不錯,也省得她還要為自己之前的衝動善後。
       「好吧,那就這樣。」
         同意了彬的提案後,她看了眼菲里,發現對方始終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這也讓帕莉亞確信了她的猜想。
         ‘果然,是這個傢伙在幫她出謀劃策。’
         隨後,她便轉身離開了對戰場地。
         彬望著帕莉亞的背影,重重的吐一口氣,不管怎麼說,他成功避免要退學的慘況了。
       「喂,菲里,開心一點嘛。雖然沒有戰勝帕莉亞,但起碼也一雪前恥了。」
         彬隨意的對著沉默的菲里說道,對他而言,菲里沒有敗北那就是獲勝了。
       「…」
         與彬的愉快相反,菲里現在的心中感到了極其強烈的自卑感。
         在彬這些日子裡的幫助下,燭燭展現了他的天賦,無論是開發出可燃濁霧的組合技,還是這次對戰中那神乎其技的躲避能力,那都是屬於燭燭自己的東西,與她這個訓練家一點關係也沒有。
         甚至於,他們在這次的策略中,決定讓燭燭依照自己的判斷來行動。
         沒錯,那所謂最難的部分,最強的應對方式,其實就是在意料之外的情況下,讓燭燭自由發揮隨即應變,因為菲里自己也很清楚,關鍵時刻,燭燭比她還要能做出正確又快速的判斷。
         比如說,如何迴避掉火球鼠的所有攻擊,從而在己方體力消耗最低的情況下,大幅度消耗對方體力,雖然這個計畫是彬所提出,但如何實行,卻都是由燭燭自己想辦法的。
         相比起表現出色的燭燭,菲里作為她的訓練家,簡直一點用都沒有,連到了最後關頭,她都已經放棄了,要不是燭燭足夠果斷,或許她們就真的輸了。
         想到這裡,菲里之前建立起那微弱的自信,一瞬間又徹底崩塌。
         結果,還是跟佐藤老師說的一樣,她根本就沒有任何天賦。
       「…菲里?」
         彬這時也發現了菲里的不對勁,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沒事。既然事情已經解決,那我就先離開了。」
       「喔…」
         菲里始終黑著臉,回應了彬之後,她就踏著沉重的腳步,向著保健室離開了。
       「…」
         佐藤瞇起眼睛,他不知道彬和菲里為了今天的對戰想了什麼戰術,所以他當然搞不懂菲里此刻的心情,但她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沒事。
         彬的眉頭皺起,看著菲里的背影,總覺得事情似乎還沒有結束。

創作回應

fang
禍不單行是一種技能?
2022-05-24 10:58:45
冰龍
是的
2022-05-24 12:02: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