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五十四章 似曾相似的對戰

冰龍 | 2022-05-06 00:33:37 | 巴幣 24 | 人氣 63


         訓練家學校的對戰場地,低年級的學生們全員到齊,站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不僅僅只有同學們,另外一邊,幾個來看熱鬧的老師也靜靜等待,有的是帶著擔心的心情,也有竊笑著準備吃瓜的。
         別看這場對戰的觀眾好像很少,但是這基本上已經超過全校一半的師生來觀戰了。
         看著圍在場地旁的眾人,彬的嘴角不斷抽搐,究竟什麼時候,這場賭約已經被這麼多人知道了啊?
         不過彬轉念一想,或許這也並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是,畢竟雖然帕莉亞和他們自我介紹時沒有提及她的姓氏,但申請入學時肯定有交完整的資料,所以這些老師們或許都清楚帕莉亞的身份,也才會有那麼多人來觀戰吧。
       「你們兩個,準備好了嗎?」
         裁判席上,佐藤抱著手臂看向了選手區的菲里和帕莉亞問道。
       「我好了。」
         帕莉亞手中握著精靈球,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燭燭,就拜託你了。」
         菲里同樣拿出了精靈球,面色凝重的自語道。
         經過這些天的特訓,眾人已經明白了燭燭的天賦,不得不說,此等驚人的悟性,做為初始寶可夢是非常優秀的選擇。
         可以說,雖然在遊戲治療法的幫助下,菲里不再像之前那樣妄自菲薄,但基本上她對於此戰的信心,有九成都來自於燭燭,而不是她自己。
         仔細想想,菲里作為通靈者,並且擁有燭燭這樣的寶可夢作為初始搭檔,如此完美的天胡開局,竟然被當成沒有天賦之人?這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可是,彬也曾聽菲里說過,沒有天賦這句話並不只是她自己認定的,而是佐藤親口說出,以彬對這位老師的理解,他肯定是在菲里身上看到了什麼巨大的缺點,才會這麼說吧。
         見兩人都做好準備,佐藤重新複述了一遍規則,接著高舉右手:「對戰,開始!」
       「上場吧,火球鼠!」
       「出來吧,燭燭!」
         如同兩個月前的那場對戰,如出一轍的台詞,雙方擲出了精靈球。
       「嘍!」
       「嘻!」
         一邊是帶著如太陽般熾熱的烈焰颯爽落地,另一方則是伴隨著周圍詭譎的幽藍鬼火漂浮而起,戰鬥的號角,就此吹響!
       「變圓,滾動!」
         對戰剛開始,帕莉亞便展露出之前沒有使用過的招式組合進攻。
         火球鼠將自己的身體蜷縮起來,搭配他背後噴火的孔洞,看起來就像是一顆保齡球一樣,向著前方滾動前進。
       「燭燭,躲開!」
         自從掌握了漂浮的能力後,燭燭的機動性已經不像之前那麼低了,想要躲過還沒加速起來的滾動並不困難。
         不過,只是躲開的話,是阻止不了滾動持續加速的。
       「繼續追擊!」
         火球鼠以持續滾動的姿態,繞著場地的邊緣甩尾,以更快的速度再次襲來。
       「躲開!」
         菲里再次發出一樣的指示,燭燭當然也是跟著照做,再次飄著閃過了火球鼠的攻擊。
         這一幕讓帕莉亞的眼睛微微瞇起,看著不斷加速著滾動的火球鼠,以及輕飄飄的躲避攻擊的燭光靈,心中充滿著不悅與疑惑。
         ‘這傢伙,究竟在想什麼?還是說,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任何成長?’
         於此同時,一樣抱著疑惑的,還有正在觀戰的伊。
         ‘雖然說跟之前比起來,終於不再只是把燭光靈當成固定炮台,但是這樣子一昧的閃避,究竟是為了什麼?’
         ‘彬,菲里,你們這幾天,究竟特訓了什麼戰術?’
         冷汗從伊的額頭流下,雖然這場對戰的勝負與他無關,但考慮到菲里敗北後的結果,伊也不禁為彬緊張起來。
         他轉過頭看向彬,想要從他的表情中尋找一絲的線索。
         只見彬的眉頭緊皺,表情嚴肅,完全不像是對目前的情況感到放心的樣子,這讓伊更加不解了。
         而這時,彬看著場上像是在玩鬼抓人般的火球鼠與燭燭,心中自語道:‘看起來,第一階段的計畫,執行的還算可以吧。’
         ‘至於究竟能不能獲勝…那就得看菲里能不能順利執行後續的計畫了。’
         沒錯,眼下讓燭燭不斷的躲避火球鼠的攻擊,正是彬的策略,而目前的戰況,也是他所想看到的。
         只不過,比起計畫的第一階段,接下來才是最難的部分,這也是為什麼他露出這幅表情的原因。
         回到對戰,帕莉亞仔細的觀察著菲里的表情變化,她總覺得現在的情況有詐,但她卻無法看出端倪。
       「火球鼠,停下!」
         終於,她不再讓火球鼠繼續這無意義的對局,雖然浪費了已經加速到最快的滾動有些可惜,但如果沒辦法命中,這樣的速度與威力也沒有任何意義。
         ‘火球鼠能夠對他造成傷害的招式有限,如果滾動她們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全數躲過,那也只好先用別招探一探了。’
         帕莉亞如此想著,繼續觀察著在空中飄啊飄的燭光靈。
         對戰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分鐘,期間一直都是由這邊發起進攻,反觀燭光靈,從頭到尾都輕描淡寫的躲開攻擊。
         ‘難道說,她們的目的是消耗我們的體力嗎?’帕莉亞在心中猜測著。
         不,與其說是猜測,倒不如說,這就是正確答案。
       「哼!天真。火球鼠,神通力!」
         不屑的輕笑一聲後,帕莉亞再次下達指示。
       「嘍!」
         火球鼠眼睛亮起藍色光芒,念力彷彿化成了一隻手,試圖抓住燭燭。
       「燭燭,使用變小!」
         就在藍色的念力團即將籠罩他之際,燭燭的身軀突然縮小,並趁機避開了神通力的鎖定。
       「嘖!滾動!」
         此刻的帕莉亞,已經開始被只會不斷閃躲的燭燭搞到有些煩躁了,簡直就像是一隻蒼蠅,雖然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但卻不斷在身邊飛來飛去,還沒辦法把他打死。
         火球鼠再一次將身體蜷縮,趁著燭燭還在縮小狀態攻擊他,然而,雖然變得有點驚險,但仍然被燭燭輕飄飄的躲過。
       「妳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
         帕莉亞憤怒的大吼,她再也受不了對手這樣的戰鬥方式了。
       「…」
         然而,面對她的質問,菲里並沒有回答,這讓帕莉亞只能再次咋舌一聲。
         ‘冷靜一點,對方使用這種手段,那就證明了她們沒有正面戰勝自己的信心,現在的所作所為,不過是在拖延時間,還有讓我失去冷靜而已。’
         帕莉亞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心中的不悅逐漸被她壓下,只要明白了對手的目的,那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火球鼠,接近對手!」
         帕莉亞做出判斷,竟然對手只打算一直躲,那就不斷的將他逼到場地角落,讓他無處可躲!
       「燭燭,拉開距離!」
         果不其然,菲里在這時決定繼續保持著距離,這正合帕莉亞的意。
         就算燭光靈想拉開距離,但是火球鼠的速度比他更快,哪怕他能夠飄,在速度方面仍然是劣勢。
         片刻後,燭燭已經退到了場地界線,而火球鼠就在他五公尺不到的位置,死死的盯著他。
       「煙幕!」
         火球鼠嘴巴鼓起,隨後張口便噴吐出大量黑煙,將燭燭團團包圍。
       「這次你逃不了了!上吧!神通力!」
         見燭光靈沒有從濃濃煙霧中出現,帕莉亞笑了出來,有些激動的喊道。
         念力團將煙霧包裹,隨後迅速收縮,最後…
       「砰!」
         爆炸聲如雷貫耳,場地上也出現裂痕,看來這段時間內帕莉亞與火球鼠確實也努力特訓過了。
         暗紫色的煙霧漸漸飄散,以剛才那一記神通力的威力,應該至少能重創那隻燭光靈…
         ‘等等!為什麼是這個顏色的煙!?’
         帕莉亞猛的瞪大雙眼,煙幕招式所生成的煙應該是純黑色的才對,現在這種紫色的煙,肯定有問題!
         ‘難道說…是濁霧嗎!?’
         她回憶起前些天研究過的燭光靈可以掌握的招式,對照之下馬上便猜想到了這個可能。
       「火球鼠,快退!」
         濁霧招式有著一定的機率讓對手中毒,在這種情況下,無論菲里繼續選擇持續躲避拖延時間,還是開始用禍不單行進行攻擊,對於她都是非常不利。
         帕莉亞的選擇無疑是非常正確的,不過,在燭燭成功放出濁霧的那一刻,就已經來不及了。
       「就是現在!燭燭,鬼火!」
       「嘻!」
         紫色的煙霧中,幾道藍色的鬼火憑空出現,緊接著,毒氣被其引燃,僅僅是一瞬間,場地便化成了一片紫色火海。
       「什麼?」
         帕莉亞看著眼前的一幕感到無法理解,不僅是對於濁霧可以被引燃,也是對這個戰術感到疑惑。
         鬼火這個招式,終究是火屬性,對於有引火特性的火球鼠,自然是沒有任何作用,反倒會提升他的火屬性招式威力,雖然對同樣也是引火特性的燭光靈而言,這個效果沒什麼用處就是了。
         並且,現在充斥場地的火焰,其實也會被擁有引火特性的兩隻寶可夢漸漸吸收…
       「難道說…!?」
         帕莉亞又一次的瞪大眼睛,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那麼製造這片紫色火海讓火球鼠吸收,就是對手的目的!
         在場邊觀戰的彬,看著帕莉亞的表情笑了出來。
         他當時會提出引燃濁霧這個想法,除了這個組合技確實不錯外,也是考慮到了引火這個特性,以及火球鼠會使用煙幕這兩點。
         濁霧能夠讓對手陷入中毒狀態,那被鬼火引燃的濁霧,當然也能有同樣的效果。
         只要火球鼠的引火特性將這帶有毒性的火焰吸收,那他就幾乎百分之百會陷入中毒狀態了。
         紫色毒火在引火特性的吸引力下,已經逐漸向著火球鼠飄去。
       「火球鼠,快停下!不要吸收那個火焰!」
       「嘍?」
         帕莉亞雖然試圖提醒火球鼠,但特性這種東西對於寶可夢幾乎就是本能,突然被要求停止本能的行為,火球鼠終究是沒反應過來。
         隨著火球鼠將紫色的火焰吸收,他也終於察覺到這道火焰的不對勁,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嘍…」
         火球鼠身上出現幾道紫色的毒斑,面色猙獰,腳步踉蹌。
       「嘖!」
         帕莉亞再一次的咋舌,憤怒的瞪著對面的菲里,以及從煙霧中出現,僅僅只是受了輕傷的燭光靈,雖然她並沒有輕視這場對戰,但卻也沒想到自己會被逼到如此境地。
         而面對帕莉亞那兇狠的目光,菲里不再像上次一樣退縮,而是眼神一凜直視著她。
         彬看著兩人的眼神對峙,吐出一口氣,隨後有些期待的嘴角上揚。
         ‘接下來,輪到妳們進攻了,菲里!’
--------------------
本來想說休息三個禮拜差不多了,然後就被全站禁貼一週,直接被迫休滿一個月,哭啊。
這次的對戰我稍微嘗試了下不一樣的寫法,多描述了角色的心理活動,不知道各位覺得怎麼樣,不妨可以給我一些建議,畢竟之前摸魚那麼久,也確實是在寫作上遇到了一些瓶頸。

創作回應

E=mc^2
似曾相識在哪裡啊
2022-05-06 13:08:44
冰龍
其實想表達的是菲里和帕莉亞之前對戰過,不過對戰內容當然是不太一樣了
2022-05-06 13:10:52
fang
外行人看了覺得對戰很精彩啊~
2022-05-08 12:46: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