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7.請出狐狸幼女

月雨海魅 | 2022-07-07 12:44:01 | 巴幣 16 | 人氣 83


7.請出狐狸幼女
  這是巧合嗎?
  不不不!才不是巧合,根本是不可思議了。
  記得前一天在聽了尹靜蕙對大腿骨與楊家之間的關係,以及妖狐顧慮到這塊土地上有人會妨礙到祂的推想,當下我便提出尹家先人可能過去就是那位與楊家有淵源,如今成為妖狐眼中妨礙者的假設。
  結果現在這個說法反而套用到我們家族上
  此時被楊母提及的我們家成了話題焦點不過無論是爸媽妹妹還是我,在你看我、我看你後,馬上一致搖頭否認:「不可能」、「並沒有」,「沒聽說」
  「不知道不代表沒有吧?楊家當初不也是不曉得家神和骨頭的事嗎?結果去翻古籍後才發現有一層巧妙的關係。」
  一提到因果命運,黃師傅立刻表現專業神色搭上話,這傢伙果然是江湖術士!不然就是算命跟風水只是他的兼職,除魔才是本職吧?
  「我們家就算要翻家族文獻也翻不到了,古厝早在我五歲那年就燒掉了。」老爸回想過去的憾事說道。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件事,好在那時爺爺、奶奶和父親的其他兄弟都平安逃出,但房子和許多物品卻因此付之一炬,之後更是花了不少錢財和時間整頓。
  而古厝整頓期間爺爺他們就暫居在叔公那邊,只是最後仍顧慮房子結構問題,不得不搬到之後的新家。
  目前新家在爺爺過世、奶奶被送入安養院後則閒置至今,但偶而我們家或親戚仍會回去打掃,所以假如真要找什麼古籍文獻,只剩下新家二樓的神明桌才可能找到了吧?
  不過,既然爸都這麼說了,就表示那些物品真的在那場大火中被燒毀了。
  「如果沒有東西,是否有口耳相傳什麼樣的故事或祭祀特例呢?」尹大師繼續追問。
  可是還是搖搖頭。
  「可能有,但沒有傳到我們這一代。這麼一來也不能說沒有了吧?變成只是我們這些後代遺失或忘記而已。」
  「也有可能是被刻意隱瞞掉了。」
  沒想到妹妹在此時突然迸出這句話,令所有人感到吃驚。
  「對吧?隱瞞也包含讓訊息就此中斷的意思。也就是說,訊息如果不是被隱藏,就是有人刻意抹去了。遷葬可是件大事,怎麼可能林家人不知道呢?這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事。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有人認為我們的祖先與妖狐的關係該就此斷絕,不須牽連到後世,就是故意要讓我們後世不知道,讓封印能逐漸鬆動,進而讓妖狐重獲自由。」
  「照妳這麼講,不就連當年那場火災也存在陰謀論了?」
  我循著這樣的思維提道,並就著同時想到的問題向老爸詢問:「爸,當年那場火你好像沒說是人為還是意外的樣子,所以詳情究竟是如何呢?」
  「是人為。」老爸彷彿此刻才下定決心似的嚴肅回答這個問題。「可是犯嫌至今都沒有找到,時間一久,我們家族的人也就沒打算追究了。」
  這麼一來,陰謀論點不但沒有消除,反而更加深我們家族和楊家可能真的存在某種關係的可能
  這時我才發現楊燕芸不知道什麼時候將目光投射到了我身上,換作我不知道要擺出什麼樣的表情而別過頭去。
  「這也能間接驗證妖狐認定這塊土地上真的有某人會妨礙到自己,而那個人就是學弟你。」
  「學姊,我想就算沒有這層關係,對方還是會因為我的體質這樣認為的只是因為有了這層關係,讓祂剛好可以一次除掉有關係的兩家族後人。」
  「這件事根本不用我們在這自己揣測,找當事人出來問就好了。」
  尹大師嘆了一口氣,道出在場除了我們幾位鬼小隊成員外,令其他人感到出乎意料的事。
  「準、準備觀落陰了嗎?」
  「爸,我想那應該是不一樣的東西。」
  媽趕緊安撫驚慌失措的老爸,我也看得出妹妹雖然表面鎮定,但一隻手正緊抓裙襬;至於楊燕芸的母親應該是早就透過女兒得知這件事,只是深吸了一口氣。
  的確,部分事情還是問妖狐本人最清楚,如今我們倒也獲得當時尋人行動前曾說過之後若做得到,要直接從妖狐口中探出真相的機會。
  而妖狐並沒有被打到魂飛魄散,而是受制於封印力量,遭到尹大師以咒術暫時安置在楊燕芸體內。
  當然這件事有經過楊燕芸本人同意,前提是得確保她的人格不會再遭到沒來由的置換,另一方面則是妖狐也向尹父做了同樣的承諾。
  「準備好了嗎?」
  尹大師轉過身去詢問楊燕芸,待對方點點頭後,可以見到她身子猛然一震,雙眼空洞了數秒,之後臉上微微浮現出水藍色觸鬚斑紋,眼睛也略為閃紅暈,人格已經轉換成妖狐了!
  『哇……大家都在啊?看來現在不是我出場的時候,再見。』
  「死貓給我滾回來!現在就是祢出場的時候了!」
  『死老鬼!你叫誰是貓啊?』
  看來妖狐在見到我方人馬眾多後,想馬上躲回楊燕芸體內,但卻馬上被尹大師以言語刺激加上手抓住宿主脖子給拉了回來
  這個舉動不禁令楊母大吃一驚,下一秒立刻又驚又怒的瞪向大師。
  「呃……抱歉。」
  這就是所謂的一物剋一物吧?
  不過現在的妖狐聲音似乎不比之前狂妄且尖銳,重點是那股邪氣與惡意也幾乎蕩然無存,嗓音如同尋常可見小學學齡的女孩。
  同時我也發現身旁的陳景慎正一隻手摀住嘴巴,還正微微喘著氣,對此我只能壓抑報警的衝動。
  只是想起當時那一幕,也難怪他會有這種反應。
  前一晚當學姊將妖狐的魂體拉出時,我沒有見到想像中什麼可怕的妖狐形怪,出現一個身穿綁著深藍色腰帶,白綠色調漸層唐裝,但衣服無袖、裙子也被改短,有著一雙獸耳,臉蛋小巧圓潤,彷彿在參加動漫活動cosplay的小女孩。
  以我不精準的目測,對方年紀可能不到十歲。
  也就是說,我的好友的真實性癖是……幼女?
  這麼一來學姊和妖狐不就都危險了嗎?等等!可是這兩位都是假幼女應該沒問題吧?看來是虛驚一場。
  只是學姊彷彿有讀心術般,此時卻轉過臉來瞪了我一眼。難道對方是誤認為我和陳景慎相同,有那方面的興趣?
  「大師,放祂出來不要緊嗎?話說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處理掉?」
  『喂!林先生,注意你說話的語氣啊!小心我吃了你兒子!』
  林先生的兒子就是我。話說這隻妖狐都已經到這種時候了還如此囂張?
  果然尹大師見狀差點又要出手教訓,但這次卻被楊母給搶先了。
  「乖乖聽話!要不是我女兒和大師留祢一命,祢還會在這裡嗎?」楊母激動的出言斥責,不過下一段話卻也令人鼻酸。
  「我都沒有找祢算當初害死我丈夫那筆帳了!現在祢還打算繼續害我女兒、害其他人?還搞得小芸不願和我同住,就怕自己的體質會害到我!她現在可是還認為當初就是自己的體質害死父親,祢知道嗎?我認為祢好好我們道歉!」
  『唔……』
  妖狐完全被楊母的氣勢給壓制住,大概也是想起過去楊家慘劇而自知理虧,所以一句話也無法反駁。
  同時我們也得知了為何楊燕芸會和自己母親分開住的原因了。
  唉,眼前這隻狐狸確實要負起很大的責任,最壞的情況就是像處刑前的囚犯,問完我們知道的情資且讓對方講完遺言後,就帶祂去大型宮廟處理了吧?
  只見在場所有人也不知道是否該接話,倒是妖狐自己打破沉默。
  不過祂說出的話卻也帶來另一波高潮。
  『對、對不起……』
  先是道完歉,接著祂突然情緒上來,對著我激動指道:『可、可是,這也不能完全都算我的錯啊!是……都是你們家族的人害的啦!所以才搞得我那時候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然、然後我就醒了。』 
  哈?這隻狐狸到底在說些什麼?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