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7.消耗戰

月雨海魅 | 2022-05-31 23:48:41 | 巴幣 16 | 人氣 61


7.消耗戰
  「學姊妳有看到嗎?」
  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看到非現世之物,我立刻轉頭向學姊確認,結果卻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
  「那估計是狐火吧?也就是鬼火。」
  「既然我也能看到,那應該就不是鬼魂之類的吧?」
  這時我才發現陳景慎似乎也看見那東西,不禁發出嘆息。
  雖然一開始還真以為那是鬼魂幻化之物,但首次見到鬼火還是讓我有些亢奮,只是在知道那不是找到楊燕芸的徵兆後,我心情有如洗三溫暖。
  「喂!也太沒禮貌了吧?別因為我看得見就這麼失望好嗎?」
  而好友才剛抱怨完瞬間,我和學姊便發現那三顆鬼火似乎不太對勁。
  只見鬼火未改於空中不規則飛舞的姿態,其環繞的中間位置似乎還隱約出現一道人影,對此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不對,反應比我還要誇張的是身旁的麻瓜──陳景慎。
  「孟孟孟孟孟……」
  「你在叫哪個讓你魂牽夢縈的女人嗎?」
  「你白癡嗎?那是什麼東西啦!」
  「不就擺明是鬼嗎?」然後我停頓了一下,目光來回鬼影與好友之間,又是深吸一口氣。「你看得見?學姊,我朋友開眼了!」
  可是當下我卻沒看到尹靜蕙的身影,直到聽見鬼火方向傳來如白天病房內的爆炸聲響後才發現對方早已衝向前,手持那時同樣的鞭型法器打在該道鬼影上。
  「啊啊啊啊──」
  然而,鬼影發出的聲音卻讓我越聽越覺得熟悉,很快我的手電筒終於捕捉到其面容,趕緊要學姊停手。
  「學姊,那是楊燕芸啊!」
  「楊你個大頭鬼!」
  然後這位道觀繼承者候選又是一鞭打在「楊燕芸」屁股上,耳聞對方發出的慘叫,連我都感覺到痛了。
  不過,既然學姊這麼說了,就說明這傢伙根本就不是楊燕芸;與此同時,我想起學姊曾提過妖狐力量如果夠強是可以進行具現化這件事。
  火光伴隨著慘叫出現,不到一分鐘,冒牌貨楊燕芸便隨著鬼火消失在樹林另一側,接著學姊渾身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汗水的回到我和陳景慎所在位置,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我知道,學姊,那是妖狐具現化變成的,祂的力量在進入山區後又提升了!」
  「很好,孺子可教。」學姊聽完我的話後滿意點頭,又說:「但我相信當下你才沒有想到這點,這時候景慎學弟就派上用場了。」
  「欸!我嗎?我只是個麻瓜耶!」
  好傢伙,現在又承認自己的麻瓜了?我這好友還真是機靈的牆頭草尚書大人。
  「如果是真正的鬼魂或妖怪的話,景慎學弟理應是看不到的,而我也只會看到模糊的形體,可是剛才那東西我們三人都很清楚看見是什麼樣子,這就能說明是幻化出來的東西,是妖狐具現化出來要迷惑我們的產物。
  在這種情況下,由於無法判斷孟承學弟是不是受到楊燕芸的力量影響才看到那樣的景象,而我這個能力不上不下的人也無法判定自己見到的是強靈還是弱靈,那麼最有效的判定方法就看一般人是不是也看到一樣的畫面了。」
  「原來如此!這也算是對抗我的手段,藉此迷惑我產生楊燕芸就在附近,誘導我們走往錯誤方向的錯覺。只是祂肯定沒想過陳景慎在這時候反而成了反指標!」
  「什麼反指標?林同學,你是不是想跟我在這裡輸贏?」
  「反正!」學姊伸出手來擋在不太高興的陳景慎面前繼續說:「景慎學弟,你絕對比你自己想像的還要有用多了,歡迎正式加入我們的搞鬼小隊。」
  「哦?師傅,我入取了嗎?」
  這男人還真容易搞定。話又說回來,尹靜蕙根本就是有張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業務嘴吧?
  不過藉由剛才的插曲,我也領悟到尹大師所指我們進入山區後會面臨到的苦戰了。
  就算可以判定出那些具現化的妖狐分身,但如果對方發動群體圍攻,我們大概也沒辦法全身而退吧?所以這時我提出一個要求。
  「學姊,妳那條……很長的……什麼鞭的,可不可以也借我們用一用?」
  「什麼?變態!我要報警了!」
  「什麼啦!我是指妳不久前在醫院還有剛才用到的那條紅色鞭子啦!感覺很厲害的樣子。這樣我們也才不會拖累妳。」
  這女人腦袋裡到底都裝些什麼東西啊?搞得我也差點跟著要害臊起來了。
  「這是『龍頭鞭』,道茅派修行者或道士驅邪的時候會用到的法器。」
  學姊將紅色長鞭交到我手上,這時我才發現這法器扶手處刻著一顆精緻龍首,鞭體則以麻繩交織而成。
  整體看起來呈暗紅色,但實際上只有扶手部分如此,鞭體倒是有些灰白,看得出來已使用一些年月。
  「真的可以交給我嗎?我可以打出像學姊那樣的效果嗎?」
  只見尹靜蕙咋舌一聲後又把鞭子收回並搖搖頭。
  「恐怕會打到自己人吧?這可不是沒訓練過的人可以用的,而且學弟你們沒辦法拿捏自己的氣,必須重新訓練才行。」
  「那我們如果遭遇圍攻,不就只能當肉盾跟砲灰?」陳景慎略為不滿地問。
  「怎麼可能是砲灰呢?你們現在是我得力的左右手和雷達啊!好吧!你們別用那一副死魚眼看我,我帶來的東西還是有幾個是你們普通人可以用到的,例如上次孟承學弟用過的符紙,還有那把染上雞血的桃木劍。對了對了!裡面還有一把普通的桃木劍,我現在加持後就可以給你們其中一個人用了。」
  學姊就這樣一邊說著,一邊從帆布包中拿出她所提到的法器,在拿出其中幾樣時,右手還忙碌的持劍指並念念有詞的於上頭比劃,接著我獲取法器符紙與血劍,陳景慎則是桃木劍和加持後的硃砂。
  獲得法器後好像真的感覺到有力量湧上全身,更重要的是也能讓人安心不少,隨即我們便繼續深入山林。
  果不其然,前進途中出現了至少十幾個「楊燕芸」,她們有不斷大聲尖叫、哭喊,或是憤恨地朝我們撲來,所幸經過我們的頑強抵抗皆化險為夷。
  但也能看出妖狐具現化的形體有越來越多之勢,之後甚至出現不少根本沒見過的路人,不然就是自稱迷路的登山客,或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山裡,自稱迷路的學校教官。
  說實話,應付這些人著實耗費我們不少力氣,同時也因為是具現化的產物,對付起來格外有實感。而這些「人」被擊退並發出慘叫的時候,多少令我心情受到波動。
  「學姊,不覺得數量越來越多了嗎?」
  「那就意味著我們離對方越來越近了。」
  「這是『消耗戰』吧?」
  沒錯,總算有人提到重點了!陳景慎提到的消耗戰,也是我這期間的感覺。
  即使法器比起符紙可以持續使用,但我想法器會損毀、持有人的力量也會跟著下降,繼續下去絕對會十分不妙,所以要就此先打退堂鼓嗎?
  「學弟,還是沒看到半隻鬼嗎?一隻都沒有?」
  感覺得出學姊也開始慌了,隨著手電筒因電池消耗光源減弱,山林風聲呼嘯、雨勢越來越強,我們三人背靠著背,面對那些如喪屍般朝我們圍過來的妖狐具現化傀儡,危機感劇升。
  「真的沒有!學姊,我想是不是這樣……對方把整座山的魑魅魍魎都吃了,所以才會什麼都不剩,這也是祂用來對付我這顆雷達的作法。」
  「不可能!並不是所有精怪鬼魅妖狐都能吞下肚的,速度也不會那麼快,肯定是中了什麼陷阱。等等!陷阱……」
  學姊像是想到什麼,下一秒我見她盤腿坐下,雙目緊閉、雙手結印,似乎準備展開什麼應對手段。
  「你們兩個,先幫我撐一分鐘!」
  「什麼?師傅,我只聽過先幫忙撐十秒啊!」
  「最好我嘴巴那麼快,可以一瞬間就唸完咒啦!」
  接著她從口袋拿出兩枚葉片抹過眼皮,很快的又拿出數枚銅錢朝離我和陳景慎未防住的那些於死角而來的具現化傀儡丟去,幾聲慘叫後,解除了被完全包圍的危機。
  「好了!我要認真了。」
  她這麼一說完便回到盤腿唸咒的姿態,留下我和陳景慎面對再次襲來的「傀儡大軍」。
  豈料,此時我聽見了遠處傳來人的叫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