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2.焰尾魔王

月雨海魅 | 2022-06-10 18:04:11 | 巴幣 6 | 人氣 64


2.焰尾魔王
  「哦?林同學,你來啦?」
  
  幾乎是與一週前一樣的時間點,從一樣的人說出一樣的話,只是此時此刻那位人物是站在不遠處的山崖邊緣,在月光下回過頭對著我們露出微笑。
  那是將頭髮完全放下的楊燕芸。只見夜風吹亂她的秀髮,整個人已朝空無一物的那一頭探出半個身子,正隨地心引力向前傾倒,而走出樹林的我們正巧就與回過頭的她對上視線。
  只是不同於一週前我與她在森林公園相見的那一幕,嚴格說起來,她也不算是對我們露出微笑,可以看出墜崖前的她似乎已不受妖狐掌控,而是透過自己的意識對我們道出那有如永別般的訣別語。
  充滿疲憊又毫無血色的面容,夾雜絕望與看透的釋然。
  結果還不是跑到這種老掉牙的斷崖讓人墜落嗎?看來這妖狐在殺人手法上還是挺守舊的嘛!
  但現在可不是吐槽的時候,見狀後,我幾乎是奮不顧身的朝前衝去,完全不理會身旁兩人的叫喊,就這樣以撲地滑行的盜壘之姿來到崖邊。
  接著忍著需同時看到下方的怵目驚心景色,總算是抓到楊燕芸的手,但卻也在這時我感覺到上身一空,整個人忽地失重。
  「什麼?難道是陷阱?」
  在這關鍵數秒我的腦袋才像剛清醒般想到這種可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即將就這樣抓著楊燕芸的手如妖狐所願,雙雙墜崖而亡,完全應證了學姊的行前預言。
  「你這白癡!」
  就在我真的閉上眼睛準備坦然迎接死亡後,我感覺到自己的右腳被人抓住,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陳景慎以跟我前幾秒一模一樣的身姿正趴在崖邊,滿臉通紅的雙手抓住我的腳,瞬間我才留意到原來山崖邊緣的立腳處整整少了一塊,意即剛才我被妖狐的幻象給騙了!
  「這……要怎麼……把你拉上來啊……」
  我也很想這樣問。面對此刻我這種頭下腳上,還得多承受一個人的重量,不但不好施力,陳景慎也可能會隨時力竭被我們拉下山,於是我想到了一個方法。
  「楊同學,妳可以往上爬嗎?」
  原本我的視線是朝上的,可是如果要解決這個窘境就必須讓楊燕芸往上爬才行,但我也就勢必得將目光轉移到下方。
  夜晚的山區已放晴,皎潔的月光因此將遼闊的山下景象帶入我眼中;說真的,就算沒懼高症的人以這樣的狀態俯瞰如此美妙的景致,還真的依然會全身癱軟。
  「妳不要往下看!就這樣拉著我爬上去!喂!妳有聽到嗎?」
  我不排除楊燕芸已經決定接受死亡了,所以才在我連續兩次叫喊中都沒有反應。
  我發現她自始自終一臉呆滯的望向眼前空景,但現在可不是讓妳沉浸在死前的內心小劇場的時候了,至少我不想就這樣拖著好友陪葬。
  「孟承……快點……」
  聽得出來陳景慎快不行了,於是我決定對楊燕芸出聲大吼,沒想到這時她如中邪般,以沒有被抓住的那隻手朝我咽喉抓來!
  「唔……死狐狸!」
  「是啊!就說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嘛!」
  完了!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妖狐,難道祂早就料到會這樣,其實沒有離開過楊燕芸身上?
  在這萬分之一秒剎那,我也終於參透了對方的詭計。
  這妖狐附先附身在楊燕芸身上,在見到我們來此同時,知道我一定會上前搭救楊燕芸,於是便跳下了山崖;果不其然第一個衝出去就是我這個熱血上腦的人,然後祂在發現多出的立腳處幻象策略失敗後此刻現形,準備抓著我一起下去!
  「真聰明……」
  「畢竟我也不是白活這麼久的。你們倒也挺厲害的,可以撐到這裡,一般人早就在途中力竭而亡或迷失在山林中了吧?你可是老天爺送給我的最好禮物!」
  感覺快要喘不過氣了,但一看到那張自家女同學佈滿青筋且發出沙啞嗓音的臉,視覺刺激還是令我的意識格外清醒。
  「現在你放手不是、不放手也不是,林同學,如何?做個抉擇吧!不過日後我還是會想方設法地找到你就是了,既然我們一年來這麼有緣的話。」
  也就是說,假如一年後我沒有遇上學姊他們,可能就是我和楊燕芸各自被這妖狐「帶走」的意思嗎?
  這一個念頭還真令我有如當頭棒喝,但現在還是解決這個窘境。
  雖然我說自己因對方那張臉格外清醒,但我也已經感覺到全身血液倒流、四肢漸漸麻木無力了。更糟糕的是,我還發現被抓在陳景慎手中的褲管正在滑落,看來真的到極限了。
  ──現在無論抽出身上符還是將墨線丟到對方身上,楊燕芸也可能因受刺激而放手,該怎麼辦?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條灰中帶紅的鞭繩筆直而下纏住了楊燕芸腰身,頓時尖銳無比的慘叫也跟著出現。
  那是學姊不久前為我們介紹過的「龍頭鞭」!學姊總算出手了,而且才僅僅一次就成功纏住了楊燕芸。
  「好耶!」
  只是我沒想到,在楊燕芸身上不斷冒出白煙同時,妖狐再次發出尖銳吼叫。這一叫迫使我雙手摀住耳朵,同時身體也被甩上山崖,但這不就意味著楊燕芸即將摔落地獄?
  「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我好不容易被好友救上來,卻還是又跑崖邊,這次我和學姊抓住龍頭鞭,而陳景慎則跑向前抓住鞭體,準備三人合力將楊燕芸拉
  「放手!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妖狐的慘叫還在繼續,但我和陳景慎也不禁跟著叫出聲來,因為龍頭鞭顯然已經承受不了重量,與山崖摩擦的那端正迅速斷開。
  但沒辦法了、真的沒辦法了,我們三人最終只能就這樣使出吃奶的力氣,總算還是讓楊燕芸肩膀以上露出崖,隨即陳景慎放開鞭繩電光石火撲向前,立即把對方給拖了上來。
  為了避免妖狐再次得逞陳景慎更是把楊燕芸和我拖至遠離山崖的位置,學姊也莫名其妙的被對方抱到我們身旁,我是第一次發現這位認識多年的好友竟然力氣如此之大。
  「你、你……尼妮……」
  「你是在叫……哪個……你……私底下認識的……女孩名字嗎?」
  這小子竟然在這種時候還用我的魔法對付我?
  很明顯,我們所有人都累壞了,好一下子,現場只有我們這幾人不停喘氣的聲音,可是喘息時間沒有太久,學姊的尖叫就將我們拉回現實。
  「鞭子斷了!」
  這是當然的,也好在我們已經救上了楊燕芸。不對!楊燕芸已經重新站起身來,而且身體周圍正環繞著青藍色的……狐火?
  「你們把我害得好慘啊!」
  「這是我們的台詞才對!」
  學姊也不甘示弱的站起身來,取出方才她用月光加持過的銅錢製短劍,另一隻手持陰陽鏡。
  陳景慎則很快來到身邊,手持符和理應是在我手上的血劍。
  這一瞬間,我發現其中的違和之處。
  「欸?你看得到狐狸了?學姊幫你開眼了嗎?」
  「並沒有,你傻了嗎?對方目前就附身在小燕芸身上,而且還是那種鬼模樣。」
  原來如此……等等!你是不是對我們班同學偷渡什麼親暱稱號?
  「雖然力量被削弱,但祂也總算要認真跟我們打一場了
  學姊語畢,以下巴示意我再次朝楊燕芸所在位置看去。
  只見原本只有狐火在身旁飛舞的她,此時四肢青筋暴露,鞋子也出現破損,手腳指甲變得銳利且細長。
  其面孔除了如不久前我所見到的那樣,幾條顏色青藍,像是狐狸觸鬚的斑紋,還用那雙顯露出血紅瞳仁的眼睛惡狠狠的瞪視我們。
  不僅如此,楊燕芸的頭髮竟整個敞開來了!像極了許多影視作品或妖怪繪卷中會出現的九尾妖狐型態,但實際上其尾巴只有兩條,正隨著狐火連結在楊燕芸身後。
  「這是貓又吧?」
  「小聲點!狐狸聽到自己被稱作貓會爆氣的。」
  結果學姊話才剛說完,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因為聽到我的話而生氣,周遭也在這時候狂風呼嘯,對方形體很快的被沙塵給壟罩其中。
  而正當我也想要上場盡一份心力的時候,右腳幾乎令人暈厥的痛處猛然襲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