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8.金身破魔陣

月雨海魅 | 2022-06-02 19:16:20 | 巴幣 12 | 人氣 71


8.金身破魔陣(第四章完)
  那不是錯覺,是真的有人在呼喊的聲音,而且還伴隨手電筒的光逐漸由遠而近。
  見此狀的我和陳景慎不禁感到亢奮,畢竟假如是面對可打可碰的具現化傀儡,那就意味著只要是人就能協助我們對抗,於是我和他馬上舉起雙手朝那些人影放聲求援。
  可是身後的學姊卻反而要我們停下動作。
  「別理那些人!那也可能是妖狐製造出來要支開你們的幻象,我們現在沒有本錢也沒有時間去驗證了。」
  「是、是這樣嗎?可是看起來──」
  「學姊,妳也看得到了?」
  不顧陳景慎想表達鬼影看起來多像真人,我倒是發現學姊似乎也能看見那些東西了。
  「只是短暫開眼罷了,你剛才有看到我拿出柳樹葉吧?以我的能力,效力恐怕不到十分鐘。」
  只見學姊滿身大汗,回應我的話後又專心唸咒。
  在知道不必理會那些越來越近的人影後,我和陳景慎決定把注意力放回被傀儡包圍的危機上,之後擊退了五人,可是也在這時,我耳聞陳景慎手上木劍折斷的聲響。
  「糟了!防線崩潰!」
  不用想我也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意思,趕緊回過身想去支援,沒想到才剛轉身,上半身就被一個「楊燕芸」給環抱住。
  「林同學,很想要吧?」
  「什、什麼很想要?快給我滾!」不然就要團滅了。
  沒想到假楊燕芸竟然進一步給出眼淚攻勢。
  「可是、可是……你不是說會幫我的嗎?為什麼?」
  糟了,並不是我對女孩子的眼淚沒有抵抗力,而是這期間有更多的「人」也紛紛湧上了;同時,陳景慎那裡也傳來了慘叫,大片人影轉眼已將我們三人團團包圍。
  ──莫非萬事休矣?
  「來得還真慢,臭老爸。」
  而就在我們即將覆滅的關鍵時刻,位於絕望漩渦中心的尹靜蕙竟抬起頭來道出這句話,接著我看見她從懷中翻轉出一面鏡子,並滴上她自己的血,頓時其全身金光閃耀,同時挾帶一股往周圍衝擊的風壓。
  下一秒,具現化傀儡紛紛被吹滅,一道金光更是朝著前方樹林深處某方位照去。
  可以看出金光是從剛才學姊翻轉過來的那面鏡子射出的,不過光芒卻也很快就消失。
  金身狀態解除的學姊在光芒消失後整個人往一旁倒下,我趕緊上前攙扶,這時我才感覺到她整個人像是力氣盡失般,癱軟在我懷中。
  「沒關係……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學姊,妳還好嗎?」
  我趕緊把帆布包取過來當作枕頭讓她躺下,並拿出布擦拭她身上的汗水。
  此時山區降雨趨緩,所以能看出其全身溼透已非全然淋雨之故。
  「師傅,剛才那是……」
  「『靈路尋蹤法』加上『陰陽鏡』的力量,可是我的修行還沒到那裡,所以只有瞬間的效果,也帶給我極大的負擔。」
  學姊不停喘著氣,勉強回應陳景慎的問題。
  「剛才也有……尹大師的出手協助嗎?」
  對方聽聞我的猜測後點點頭,閉起眼睛說:「是啊,不然我們已經團滅了吧?我的力量根本來不及聚集,所以才說要你們幫我撐個一分鐘。」
  事實上是連一分鐘都還沒到,可見方才的情況有多危及。
  不過,既然尹大師可以隔空制衡妖狐的力量,那就是說森林公園的「再開法會」進展順利囉?
  「我爸那邊成功找到古墓的最初穴位了,目前正跟找來的幾位道上人士在一起恢復封印,妖狐的力量正在被削弱。」
  「太好了!所以接下來只要跟著剛才那道金光就可以找到楊燕芸了對吧?」
  學姊這次只有點頭,沒有再說話,我趕緊打開水瓶讓她補充水分。
  「可是就算這樣,那隻狐狸的力量還是在不斷增強,到現在還是沒看見任何遊魂或山精鬼魅嗎?」
  聽學姊再次一問,我馬上環顧四周。原本以為又會像前次那樣無果,沒想到所見畫面卻令我大感吃驚。
  「怎、怎麼了嗎?孟承,你看到了?」
  見我突然整個人愣住,陳景慎緊張問道。他的確也猜對了,因為此時此刻我看到了與不久前差不多的光景,也就是有無數人影圍繞著我們的景象。
  但不同在於,這次眼前更多的是四肢不全、體態怪異,或者根本就稱不上是具備人形的東西。
  「是的……學姊,我看到了。」
  然後虛弱的學姊坐起身來輕笑出聲,並睜開眼睛。
  「我現在力量減弱不少,所以勉強還能感受得到,那就真的沒有錯了。剛才我們不但被具現化傀儡包圍,還被迷惑在妖狐創造出來的幻境中。」
  「雙重……包圍網?」我驚呼道。
  「欸?你們說什麼?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啊!」
  「再給我一點時間思考要不要讓你也開眼吧。」意思是說,學姊也打算以柳樹葉幫陳景慎開眼嗎?而所謂思考是對方心理上是否能承受吧?
  另外也是一旦被對方發現自己看得到,那麼陳景慎也會因此與對方對上波長,屆時就得多分神保護一個人了。
  雖然我不相信陳景慎即使看不見就會被置身事外。
  「總之,我們得繼續前進。」
  尹靜蕙站起身來,身子有些搖晃,但比起幾分鐘前似乎好了一些。
  「妖狐的最後一場演出準備要開始了,楊燕芸現在恐怕要被取命了吧?」
  「這、這是什麼意思?」
  「這些遊魂跟山精鬼魅並不是本來就在這裡,應該是逃下來的。」
  聽學姊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方才所見的大群「人影」,並不是真的像山中居民遊走在身旁,而是如同迎來隕石撞擊末日的大批恐龍般,正不斷穿過我們,朝山下而去。
  「這下子,山下會充滿孤魂野鬼,今晚肯定會很不平靜,但也不能怪祂們,因為只要妖狐取得楊燕芸完全的靈魂,接下來就是把這些沒吞噬掉的靈體通通吃掉了。」
  「雖然我看不見,但感覺整座山鬧哄哄的,而且氣溫也越來越低……」
  看來即使陳景慎見不到壯闊的大逃難場景,但依然能感受到周遭變化,說明了情況的急迫性。
  「走吧!我們要逆流而上了。希望我們到的時候,楊燕芸……還活著。」
  學姊離開我的攙扶,再次領著我們向前。
  而這時我望著她那嬌小卻可靠的背影,就像那天對方替我從撥血事件嫌疑犯脫身一樣,腦中閃過一個想法。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