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3.短兵相接

月雨海魅 | 2022-06-14 19:17:35 | 巴幣 16 | 人氣 70


3.短兵相接
  ──竟然在這個時候!
  腿部骨頭裂開的劇痛令我根本連再次站起的力氣都沒有,不只如此,我的身體彷彿打算趁跟我算個總帳似的,我感覺到肋骨的傷口也在以劇烈的方式說服我放棄掙扎。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想想跑出醫院到現在的一連串不要命行為;倒不如說,我的身體還願意支撐我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蹟了,因此現在是它認為我該適時退場的時候了嗎?
  痛覺、寒冷、體力透支帶給我強烈的暈眩,我不禁在這場遠征中首次倒地
  可是就像那時在斷崖抓住楊燕芸一樣,其實我的意識還算清楚,不過這種感覺就像坐在椅子上喝酒跟下椅子走路搖搖晃晃的差別,我更相信這是昏迷前的迴光返照。
  ──現在缺我一人的話……
  也許不過是我自以為是的想法,現場其實靠著學姊和陳景慎兩人就可以了何況不是還有尹大師透過古墓那裡的舊有封印力量在牽制著妖狐嗎?我的使命或許在救下楊燕芸的那一刻就結束了。
  我看著與自己同行的兩人朝著那以非人之姿出現的楊燕芸跑去,一切有如慢動作般內心尚存著一股不甘,與此同時,我眼前像是出現幻象般,回到森林公園那一晚的場景。
  我看見「另一個楊燕芸」蹲在我面前,且將那頭漂亮的一邊長髮塞到耳後,對我露出少見的可愛微笑。
  儘管那並非出於本人的意志。
  「學弟別睡著啊!」
  突然學姊的聲音傳來,令我不由得清醒過來,這時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又爬到了斷崖前,再差個幾公分就會命喪深谷。
  「孟承,快回來!」
  我就像擅自跑動的寵物般,很快被察覺的陳景慎又拉了回來,這過程我發現他胸前的衣服被抓破,還留有數道被利爪抓傷的傷口。
  「你就別動了……對了!不如你用墨線把自己和旁邊的樹綁在一起吧!」
  陳景慎就此心生一計對我說道,不過在發現我此刻似乎失能後,便動作俐落的替我執行起這個動作,確實令人感激。
  「你們……還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沒看我現在這樣,還有劍又斷了。」陳景慎替我綁好後,將斷劍攤在我面前,接著快速的連珠炮了起來。「我沒想到那妖狐在對付我和學姊同時,竟然還可以開幻象搞你,剛才更發現對方竟然還會噴火。」
  然後他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指了一下頭髮,雖然卻引來我的吐槽。
  「別以為我沒看到,那是學姊吐出的……三味真火燒到你的。」
  「哇靠!連這都騙不過你?但那妖狐會噴火是真的,這下只剩下我不會特殊技能了。總之你就在這裡好好待著,然後,你手上的東西交給我。」
  講完、東西要完,陳景慎便重新回到戰場。
  與此同時,我見到尹靜蕙手丟三張燃起火焰的符,卻被妖狐以狐火全數化解,那樣的姿態與口吐三味真火的學姊極其相似,看來陳景慎所言不假。
  下一秒,臉部根本可說完全變成不像人的楊燕芸將頭髮甩出,沒想到就這樣纏上學姊的腳,將她整個人朝斷崖處甩去,陳景慎見狀趕緊上前護駕,同時朝對手撒出硃砂。
  妖狐不慌不忙的颳起風來,以塵土化解,轉眼又伸手準備抓住陳景慎,豈料學姊手起劍落,不久前被月光加持過的銅錢製短劍應聲打在對方雙臂,頓時妖狐發出慘叫。
  「拿墨繩纏住她,這次別再讓祂跑了!」
  學姊語畢,陳景慎從換成自己所揹的帆布包中取出墨線,不過這次學姊在他拉出同時灑上血,然而卻被掃過來的楊燕芸的腿給斷招。
  「唔!學弟,閃開!」
  然後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現,只是這次潑出的液體換成了雞血,重現那天在教室到的潑血場景。
  只是沒想到妖狐移動迅速,一陣塵土飛揚後,人已閃現至另外一處,大約和他們兩人保持約莫五公尺的距離。
  「看出來了吧?學弟。」
  「嗯,近、中程距離的對手,還有砂土作為屏障,好不厲害!」
  「那些砂土著實棘手,恐怕是我們能否得勝的關鍵了。」
  這兩人的對話怎麼突然這麼有年代感,但妖狐可沒打算給他們喘息的機會,這次竟然開始具現化出兩個自己分身,同時還吐出狐火。
  「喂!師傅,祂不講武德啊!」
  「少囉嗦!麻瓜,你們從一開始不也二打一?」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鬼怪抱怨對戰不公,還講出流行語的,果然另一個世界的居民也在與時俱進。
  但也因為妖狐的這番操作,戰局開始對學姊他們不利。
  可以看到學姊依然可以真火配合陳景慎的助攻來破除具現化分身,可是對方再次製造出分身的速度實在太快,轉眼現場已出現六隻妖狐了,顯然現下不是能一一應付的問題。
  更致命的是,其中兩個分身竟還朝我所在方向而來,嚇得我整個人腎上腺素狂飆,也不顧疼痛得站起身來,結果卻發現自己的手正與一旁的樹綁在一起。
  「天啊!小丑竟是我自己!」
  「學弟,接著!」
  接著我看到一面鏡子朝我飛來,但事情也沒那麼順利,鏡子先是打到其中一隻妖狐的後腦勺,才反彈到我手上。
  「好耶!」
  下一秒我學學姊,非常用力地咬破食指,將血劃在鏡子上頭反射照下的月光,光線就這樣直接射到具現化妖狐身上而且還出現連鎖反應
  沒想到六隻妖狐包含本體,像是一一變成反射的載體般,皆被反射的月光所傷,最後僅剩全身冒出白煙的本體往後倒去。
  「竟然這麼神?」
  學姊抓住這機會,將掉到地上的那把原本拿在陳景慎手上的血劍與銅錢劍交叉至胸前,迅速念咒後,朝妖狐胸口刺去,只是沙塵再度湧現,使得她和陳景慎被彈飛至我所在的位置。
  「還、還以為又要掉下去了。」
  「我也這麼。」
  看來學姊和陳景慎很怕再次面對墜崖,不過包含我在內,發現這次沙塵的捲起程度增強了許多,甚至已經到足以掩蓋頂上照下的月光。
  「糟了!祂想遮斷我們與外界的連結,恐怕又會製造出幻象了。」
  「師傅,這招不是可以用陰陽鏡破解嗎?」
  「是啊,如果以不久前沒發動成功的金咒加上鏡的確可以破解,可是對方可不會給我們那種時間,絕對會趁亂襲擊我們三個其中一人。」
  「學姊,尹大師那邊呢?」
  聽聞我的疑問,學姊轉過臉來,面露猶疑。
  「不確定……但的確能感受到現在是妖狐力量是被削弱的狀態。」
  「什麼?這已經是力量削弱的狀態了?」陳景慎不禁發出哀號。
  「廢話!對方可是有修行的妖物啊!要是以完全體跟我們玩,估計我們早就死無全屍了。」
  「可是現在楊燕芸還在祂手上,我們也不能就撤退不管吧?」
  「沒有人說要撤退啊,兄弟。」
  這時我立即否定陳景慎的撤退說,豈料卻在這瞬間,三隻有著利爪的手從伸手不見五指的沙土壁後襲來,其中兩隻被學姊以劍擊退,最後一隻則不偏不倚抓住陳景慎的天靈蓋。
  「師傅,救命!」
  「吵死了!」
  下一秒學姊取出念珠,念咒後將其扯散,漂亮的以我們為中心,使其朝四面八方飛去,須臾,數道慘叫發出,原本緊接著要襲來的另外四隻手也跟著消失了。
  「這樣下去很快就會彈盡糧絕……」學姊努力冷靜下來說道,隨後將目光轉移到我身上,查覺到此動作意涵的我立刻正色回應。
  「學姊,時機到了嗎?」
  對方點點頭:「對,請出我們的援軍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