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1.備案與決戰之前

月雨海魅 | 2022-06-07 19:19:27 | 巴幣 4 | 人氣 53


第五章、決戰妖物
1.備案與決戰之前
  夜晚的山路崎嶇難走,特別又是在這種下過雨,外加得不斷與山上所有逃亡的魑魅魍魎錯身的情況下。
  雖然絕大部分是靈體直接穿過我們這三個活人,然而配合上狂風吹拂,有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被吹落山下。
  更要命的是,我的舊傷竟然在這時候又開始發作了,但似乎也只能咬牙跟在學姊和陳景慎身後,因為我知道此刻已沒有休息的餘裕。
  在這以前,我們還是有做一次大約三分鐘的最後喘息,不然我們絕對會體力不支倒下。
  而學姊也在這次休息中,快速解釋了我們體力直線下降的原因。
  「就算山中的鬼魅精怪沒有害我們的意思,但我們活人靈魂一再跟他們『接觸』的話,氣也會很快的被帶走。氣沒了,也更容易被帶走三魂七魄。」
  學姊一邊說著,一邊從宛如百寶袋的帆布包中取出號稱用加持過的硃砂寫成的符,只是才剛拿出來就順手要脫下我身上的襯衫。
  「蕙姊,不要!」
  接著我就被對方以拳頭物醒腦。
  「這是要貼在你們身上的,具體來說也是帶,可以用來擋一下子,避免氣流失太快。對了!你的墨線還纏在身上啊?哇!好噁心。」
  這時我才想出院前將本來用來抵抗妖狐附體,把與對方對抗過程中纏在身上的墨線轉移到衣服內,尹靜蕙見到墨痕、以及我的汗水交纏在一起,毫不掩飾地發出抗拒的哀號。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啊!誰叫我是妖狐取命的第二人選。但他們兩人不知道出發前我跑進廁所就是為了做這件事,會感到驚訝也是正常。
  學姊隨即如賢妻良母般,很快地幫我擦掉汗水、換上新墨線,套回衣服。
  待我衣服穿好,學姊也準備把陳景慎的衣服脫下,沒想到對方竟然沒有抗拒,甚至早就脫好並舉起雙手在stand by了!
  「哇……好噁心。」
  一樣的反應,不過對方沒有如我身上的情形一樣複雜,單純只是汗水跟腋毛太多。
  然後陳景慎也跟我一樣身上被纏上了墨線並貼上一張符。
  最後當然就是重頭戲。
  「學姊,妳也該做一樣的預防措施吧?徒兒考量到您體力未逮,願自動代勞。」
  這可是陳景慎說的,我沒那種斗膽。
  果然學姊表現出那我再熟悉不過的反應。
  「是嗎?師傅的手離電話越來越近了。」
  事實上,進入深山後,手機根本早就沒了訊號,學姊就算想透過手機求救或是大聲尖叫,不是……離題了。
  學姊在完成剩下的準備工作後,有解釋自己一直以來都有做避免被附身的預防措施和確保氣神的修行,所以不會有臨時佛腳的問題。為了避免我們腦袋歪到她全身被墨線緊纏的畫面,她再次重申自己沒這做過也不想那麼做。
  當然,這是讓人失望的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接下來繼續上山途中,時不時會看見遠處出現光源或是傳來有人叫喊的聲音,根據我們交叉比對觀察結果與推斷後,有些是真、有些是假,可是為了保險起見,學姊認為還是都不要理會會比較好。
  雖然現在看來妖狐力量因為被削弱,而且專注在要取楊燕芸性命與對抗尹大師那邊幾件事上,估計不會再製造出大範圍的幻境,又或者透過具現化軍團來圍剿我們,但也無法保證不會以零星的幻象來干擾。
  另外,行徑途中,學姊也不斷透過陰陽鏡修正路線,但幾次下來學姊已經不是用自己的血,而是改採我們兩位的血。
  「效果當然沒有比我的好,但只要知道大概的方向就好了,剩下我會靠自己感知,還有孟承學弟的感應。」
  從這過程我們也得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妖狐正處在移動狀態。在於楊燕芸還沒走到目的地的可能,另外也可能是祂正一邊吸取山中遊魂補充力量,一邊牽制我們和尹大師那邊的緣故,可說是相當忙碌。
  而我有幾次也因為突然看不見魂體,參考陰陽鏡指引方位後重新抓取路線,但主要還是我必須跟楊燕芸保持一段距離,才能夠被開啟靈感力,並藉此找出對方所在的正確方位
  至於陳景慎還是沒有讓學姊開眼,以學姊的說法是想等到關鍵時刻再做,畢竟效果無法持續太久,現在做只是浪費葉子而已。
  同時,我們也在這過程中執行了我不久前靈光一閃的「那個想法」。
  我深信等一下絕對可以派上用場。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但我現在大概知道命運安排你出現是為了什麼了。」
  這是學姊聽我的想法後的感想。會這麼說是因為據她所知,道上似乎還沒有人用過如此奇特的對抗妖物方法另一方面,則是她也沒把握這麼做是否真的有效。
  現下又無法聯繫上尹大師,所以真的只能隨機應變了。
  我們又走了將近十分鐘,果然如學姊所說,山上的魑魅魍魎幾乎都看不到了,甚至連方才還徘徊在四面八方的人影、燈光也都消失,這似乎也說明了我們即將到達目的地,準備面對「魔王」。
  「看來快走出樹林了,但以這樣的耗時來看,應該是還沒到達山頂才對。」
  學姊氣喘徐徐的撐在一棵樹旁,此時我們三人帶來的手電筒都已經沒電,一路上是靠著手機的手電筒光源。
  山雨已經停歇很久,上方雲層也散去不少,朦朧的月光在這時透入樹林縫隙,要說是難得一見的美景也不為過,只要不是在這種情況下。
  「要取楊燕芸性命未必一定要到山頂吧?山裡隨處都可以實行啊。」
  陳景慎說得沒錯。夜晚的山區處處都是危險,妖狐沒理由一定得到高處才能取楊燕芸的性命,倒不如說,直到現在楊燕芸還活著著實怪哉。
  「學姊,該不會又闖入幻境了吧?這一路上要說對方力量增強了也說得過去。」
  尹靜蕙對此不置可否,只見她又從帆布包中取出一把以銅錢纏繞而成的劍形法器,另一隻手拿出八卦鏡對準月光,引其照在劍體上。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將法器力量提升的加持手段,但感覺好像很厲害。
  「踏入幻境應該也很快就會察覺,不是嗎?學弟。」
  學姊這時才抬起頭來對我露出微笑,這也讓我恍然大悟,只是陳景慎還一頭霧水,因此我趕緊向他做了解釋。
  「原來如此!所以我們身後現在……」
  「好了,繼續前進吧!我想對方也等得不耐煩了,在不斷被雙方牽制又削弱力量的情況下,祂估計也已經找好勉強合適的地點了吧?」
  尹靜蕙收拾好東西,再次邁開腳步領著我們向前,就如同國外英雄電影的走場。
  「決戰,開始了!」
  沒多久我們便走出樹林,總算見到那許久未見之人。
  只是,對方也即將再度消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