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5.決戰落幕

月雨海魅 | 2022-06-30 17:54:56 | 巴幣 28 | 人氣 63


5.決戰落幕
  「哇啊啊啊啊!」
  面對妖狐突然像背水一躍的撲來我感到害怕極了
  原本以為妖狐最後會因承受不了魂湧入,不是自己的魂魄爆開就是逃離楊燕芸的肉身。當然……應該不可能是楊燕芸肉身爆炸這種獵奇場面,反正無論如何就是不會把我當成浮木般這樣撲來。
  現在的我不過是手無寸鐵又受傷的普通人。
  由於真的沒有力氣再站起,我只能雙手撐著身子不停後退妖狐雖然沒有第一時間就撲到我身上,但依然張開那無法闔上的嘴巴,雙手撐上半身,一邊伸出隻手抓向我爬來。
  根本就像恐怖電影會從電視機裡爬出的經典女鬼一樣!
  不過看得出妖狐的力氣也正在流失。
  這種場面理應是祂會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橫掃千軍,果然再勇猛的武將吃壞肚子還是無用武之地嗎?
  這一刻我心中湧現一股驕傲,可是就算雙方目前皆遇窘境,也不代表我真的能全身而退因為不久我的背脊便撞上粗壯硬物,不用轉頭我也知道是某顆樹。
  只見妖狐雖然還在受魂流摧殘,可是絲毫沒有放棄然而我發現其外觀,不對,應該說是楊燕芸的面容正在慢慢回復正常,身旁的狐火亦忽大忽小。
  ──難道楊燕芸要恢復意識了?
  可惜我的樂觀才掠過腦中一秒,就見楊燕芸的面容再度扭曲,恢復成佈滿青與張著紅眼的模樣。
  可能魂流攻勢真的有效,見其臉上青筋已變得密密麻麻到使人恐懼的地步,頭髮也如同無數黑蛇飛舞,臉頰原本如同觸鬚的斑紋已經變成紫藍一片。
  然而我也同時察覺到一樁不妙情事,我發現魂流正在快速減少,這說明了讓對方「吃到飽」的攻勢已進入尾聲,「餐點」所剩無幾了
  「哈哈哈哈!結束了、結束啦!」
  再次變成妖狐的楊燕芸挺起上半身跪在地上,張開那對細長的雙臂,開啟長著尖牙的嘴並發出尖銳笑聲。
  不久,沙塵與魂流同時止歇,明亮月光再次透入樹林縫隙,正好照亮我與她的所在位置。
  「沒想到……對方真的可以撐下這股攻勢?我對不起這整座山的鄉親父老!」
  「放心吧!接下來你就是對不起你和楊家的鄉親父老了。」
  妖狐語畢,馬上朝我揮下利爪,可是就在爪尖即將刺入我眼睛剎那卻突然停住,似乎就連祂也感到訝異,只能瞪大雙眼來回在我和自己的手。
  接著妖狐像是想起什麼般,面露詫異,道出不明所以的話語。
  「唔……不、不可能!怎麼會?」
  「小弟,看來你正值生死存亡的關頭啊!
  與此同時,我身後傳來一道我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不待我轉頭,說話者已來到身旁。
  「精靈大哥!」
  「媽的!誰是精靈啊?就跟你說我是這座山的魔神仔頭頭,也不是人,結果現在卻又變成精靈?你想要我跟那隻狐狸聯手弄死你嗎?」
  沒錯,正是那位長得像神燈精靈,卻自稱自己不是人魂,而是與妖狐透過相同方式得到如今道行的「山精」,又或者稱之為「魑魅」,亦或我們常聽到的「魔神仔」。
  據說大哥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好不容易「整型」成現在的樣子,不然真正的魔神仔真面目我看到應該會嚇到失禁
  「大哥果然都是最後一刻才粉墨登場啊!」估計是遇見強者的奴才基因作祟,我竟然就這樣雙手搓了起來,瞻仰身旁的龐然大物。
  粉墨登場這四個字也挾帶了我的吃驚,因為這位替我們響應山中好兄弟集結成軍的大哥,理應也在剛才的自殺攻擊中進到妖狐口中了才對所以對方要嘛是老謀深算的「另一隻狐狸」,不然就真的是準備扮演英雄的山老大。
  「小弟,我也是可以就這樣不管你們的死活,趁著這隻狐狸虛弱的時候幹掉祂,繼續當這座山的大佬呢。」
  結果對方卻突然蹲下身來,挾著壓迫感十足的氣勢看著我,說出的話更令我不寒而慄
  「孟承,你沒事吧?」
  同時,妖狐後方傳來學姊跟陳景慎的聲音。剛好妖狐彎下身來,所以可以看到他們兩人也狼狽不堪目前只剩下學姊還手持銅劍,原本在陳景慎手上的八卦鏡早就不翼而飛。
  此刻無非是最糟的情況,弄個不好,我們接下來就得面對第二隻魔王。學姊似乎也嗅出不對勁的氛圍,原本落在妖狐的目光轉移到我身旁的大哥身上。
  「這位山精不會是想趁機掌控整座山吧?」學姊瞇起雙眼。「但祂不是本來就是這座山的老大嗎?」
  「師傅,我們還是先處理妖狐這邊吧!趁著祂現在不知道為什麼站不起來的時候。」
  陳景慎說得沒錯,即使接下來真面對神燈精靈,眼下也是趕快幫楊燕芸解脫。
  雖然不知為何妖狐會有剛才那反常的舉動,但這無疑是絕佳機會。反正精靈大哥本來也是要除掉這隻狐狸,總不會阻止我們收尾吧?
  只是沒想到當學姊拿出另外一串更長的念珠,並沾上自己的血唸起咒時,周遭再次塵土大作,熟知這番場景的我立刻倒抽一口氣,但無論如何還是來不及反應。
  豈料,伴隨我眼角餘光發現一道黑影閃過,下一秒沙塵忽地消散。
  只見精靈大哥那根粗大的手就這樣直接灌入楊燕芸口中,使我徹徹底底看傻了眼
  果然學姊見此也驚訝到瞠目結舌。
  這一拳著實效果拔群,猶如壓垮本來就處忍耐邊緣的妖狐最後一根稻草,瞬間魂流再次出現,不過這次是從楊燕芸肉身上所有毛細孔鑽出,變成以她為中心的洪速朝四面八方噴飛而出。
  可以想像剛才精靈大哥那拳就像是打在一顆即將漲破的水球上,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結果
  妖狐再次因痛苦而放聲大叫,不過這次似乎更加淒厲了些,而魂流爆破的半徑也越來越大,原本該屬妖狐的專屬把戲沙塵暴,因而跟著捲起。
  「大哥,祢……」
  「呵呵呵,別想太多了小弟,如果整座山只剩下我,那我還當什麼王啊?我也不是普通的山精鬼魅,說話會算話的,但也可能是我今天心情好的關係。別忘記下山請人立座小廟供俸我啊!」
  「可是這沒有在一開始說好的……」
  「哈?有白紙黑字嗎?」
  好吧!雖然真的不太願意也沒有答應過這件事,但對方確實在這次作戰上幫了不少忙,也只能摸摸鼻子接受了。
  這時候學姊和陳景慎勉強穿過沙塵暴來到我身邊,一人撐起我一隻手,準備將我帶離現場。
  「欸?等一下!那楊同學該怎麼辦?」
  「當然不是就這樣走人啊!只是要把陣地轉移到這棵樹後面,假如這棵樹能撐住風暴沒被連根拔起的話。你等一下記得跟我說你和大哥到底都說了些什麼,感覺你好像隨便答應了對方開出的條件。」
  學姊真不愧是修行者,即使沒辦法直接聽見鬼怪的聲音,我剛才說出口的話想必已經她猜出一二了
  我們就這樣起身移動到剛才阻擋我去路的大樹後,精靈大哥則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因此決定先等混亂平息後再隨機應變。
  期間學姊不知道在嗅聞著什麼,看了一眼天際,接著緩緩道出:「封印穴的力量重啟成功了嗎?」
  「真不愧是師公!」
  陳景慎這麼快就認尹大師為師公了?看來這傢伙是真的有心要拜師為徒。
  也就是說,這下真的塵埃落定了嗎?
  當然,如果一切那麼順利的話就好了。
  魂流回歸山區的洪流持續了好幾分鐘,最後總算停歇下來,一切又恢復成最初的平靜。
  隨後學姊和陳景慎走出樹前,但仍應戰架式,可是意想不到的狀況卻出現了。
  就在他們兩人離開我身旁同時,我感覺衣角似乎有人拉扯,不待我反應過來,也在我轉身瞬間,一股溫熱又柔軟的觸感直撲而來,將我整個人壓倒在地。
  隨著鼻子被髮絲搔弄,還隱約嗅聞到與妹妹洗完澡相同的髮香後,我才意會到撲身上的是楊燕芸!
  有種感覺告訴我此人已不再是被妖狐操控的那位同班同學,當下我也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是滿滿的措手不及。
  「學、學姊!」
  「我看到了。」
  學姊的聲音不知為何相當低沉,似乎還有些微慍,只見她走回我身並蹲下來查看一下楊燕芸。
  「嗯,本人沒錯,只是──」
  結果她話還沒說完,便左手不知道畫了什麼,拍落在楊燕芸背上,從其體內拉出一個半透明的東西。
  不用細想我也知道那是什麼,可是怎麼跟我想像的……好像不太一樣。
  「怎麼了、怎麼了?」
  有一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也跑回來了,學姊此時從口袋抽出兩枚葉片,什麼都沒說抹過對方雙眼。
  果然,陳景慎見到眼前景象驚呼一聲。
  「這、這也太香了!」
  我發現學姊替他開眼這件事好像是個錯誤。
  可是與此同時,楊燕芸並沒有因為體內的妖狐魂體被拉出而鬆開手,我反而感覺摟住我的雙臂似乎又略微施加了力道。
  越想越不對勁雖然感覺很微妙,但總不能這樣下去,於是我試著推開對方卻未果。
  須臾,樹林外側又傳來震耳欲聾的狂風呼嘯,但這次還帶來刺眼燈光
  同時聽見再熟悉不過的某人呼喊。
  「孟承爸來救你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