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5-6.戰後會議

月雨海魅 | 2022-07-02 20:04:08 | 巴幣 14 | 人氣 61


6.戰後會議
  我想沒有什麼比搭乘救難直升機離場還要風光了,這下我們幾位日後在學校肯定又要多出一個「雨夜大膽登山的高中生」這行為備受爭議的稱號了吧?
  只是我真的沒想到最後家父會粉墨登場。
  原本還以為當晚勢必只能認份加班的他,最後竟然是以這種方式對我這個兒子伸出援手。
  說真的,內心確實溫暖,但還是有些複雜。
  「在聽完你媽說明事情經過,然後又一直連絡不上你後,我決定直接聯繫消防隊來救人。」
  做了這個決定後,他便把工作擱下,加入找尋我的行列,不知道那間他任勞任怨加班的黑心公司是不是能夠諒解就是了。
  至於為什麼找到我們,則是在幾次的上空盤旋後發現我們所在處出現可疑的沙塵暴,才終於鎖定了位置
  期間也有消防人員與民間組成的搜救隊進入山中找尋我們,可是沒想到連他們自己也迷失其中,還經歷了不明的狂風大作。估計他們是遇上了妖狐營造出的幻象,還有跟逃下山的好兄弟們擦身而過的關係。
  那群人也是我們當時看到的遠處燈火還有叫喚聲。不過,如果當時真的被他們找到,恐怕拯救楊燕芸的時間也會跟著延遲,屆時就真的不知道妖狐是否有耐性等到我們場了。
  總之,「鬼小隊」的救人行動就此告終,尹大師那邊也跟幾位道上人士順利將古墓的封印給重新填上。
  同時他也準備通知里方,準備把那些未處理好的遺骨給徹底安排妥當。
  混亂落幕後,時間很快來到隔天。
  基本上,這次現身成員跟上次在我病房內集結的人相差無幾,只是這次多了楊燕芸的母親,還有一個「身分比較特殊的人」。
  這次的戰後集合處同樣是在我的病房中,畢竟我的傷勢再次加重,所以比起只是累癱的楊燕芸,眾人決定還是在我的病房開「戰後會議」。
  楊燕芸今天也有出席,她是坐在輪椅上由其母推進房的;氣色看起來還算不錯,至少已經不是前一晚那毫無血色又猙獰的恐怖模樣了。
  首先則由尹大師做開場。
  「各位辛苦了,這件事總算在各位分工努力下結束了。校方那邊的話,我之後會進行回報,所以請各位儘管安心地回去上學吧!反正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流言,這也是成長的必經過程,我也會要我女兒忍過去的。」
  尹大師說完,用那隻大手拍在學姊頭上,後者顯得一臉心不甘情不願。
  「這次簡單來講就是跟時間賽跑,如果妖狐在我們封印墓穴或是被你們追上前取得楊同學的靈魂,那屆時恐怕封印的力量也沒辦法再壓制住祂了。無論是修行者,有資質或被激發靈感力強大的人魂,這些都是妖狐能大幅增進修行的渠道,取得力量大幅度的躍升,祂也才更能駕馭那些山精鬼魅,而不是僅限普通人類靈魂部分。」
  「也就是說,這次會讓祂『吃到爆炸』的關鍵是像精靈大哥那種等級比較高的山精大量入體內的關係?」
  在會議開始之前,我和學姊有先把前一經過告訴在場人,這樣也方便大家理解話中重點。
  「對,也可以說是策略巧妙的緣故,真不愧是年輕人。」
  其實我也沒想過還真的就這樣無心插柳,被大師誇獎說不爽還真是騙人
  「不否認因為你們的行動,替我們這裡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雖然還是很驚險就是。」一旁的黃師傅附和道。
  「另外,我們有用一些時間去找校史社的社長了解一下墓穴歷史,只是沒有相關資料。這所學校成立時間也不過短短四十五年,所以古墓估計是在更早以前就存在了。不過,倒有查到那座森林公園最後一次進行整地改建是在八年前。」
  尹大師雙手環胸閉上眼睛。「當然,現在來看,應該是我女兒做出的猜測比較貼近真相吧?今天請各位再次聚集到這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接下來就換人來說吧。」
  接著所有人目光很一致的轉向楊燕芸其母。
  楊燕芸在與我四目相交瞬間臉頰略為泛紅地避開視線,而我也因想起前一晚互擁的那一幕,耳根微微發燙。
  隨即我便感覺到左腿被重物壓上的觸感正準備吃痛叫喊,沒想到卻對上尹靜蕙那宛如要把我五馬分屍的恐怖目光。
  好啦!我知道現在不是什麼兒女情長的時候了。專心、專心!
  楊家母女就這樣互看一眼後,楊燕芸發言
  「事情經過確實如靜蕙學姊所想得一樣,妖狐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侵入我體內的其中一部份估計是從我們家發生的那件事後。確實在那之後我有時候會出現記憶斷片的情形。」
  從這裡開始,楊燕芸娓娓道來那傳說中的「楊家慘劇」。
  果然和尹大師所推測的一樣,楊家慘劇的犧牲者正是楊父,事件爆發是在楊燕芸小學三年級,也是森林公園最後一次進行整地改建的那天晚上。
  那天楊父不知為何,整天心神不寧,甚至到吃完晚飯後也只是雙眼空洞望著電視機,對家人的叫喚置若罔聞。
  之後聽聞楊母要帶他上醫院一趟時,突然整個人發狂了起來,不斷摔丟家中的物品,特別是擺在神明桌上的供品、器物等等,最後更是向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拳腳相向,甚至跑進廚房拿出菜刀。
  據楊燕芸所述,那時候的父親顯然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了。
  只見楊父發出從沒聽過的聲音,姿體動作也像被附身般極不協調,在取出菜刀後更是面露凶光,當下楊燕芸母才發現事態嚴重。
  只是就在兩人要被菜刀攻擊時,楊父卻忽然清醒過來,隨即嘴巴開始念念有詞,還要她們趕快逃出門並報警,僅留自己鎖在家中。
  很快的,楊家的動盪吸引街坊鄰居的圍觀,楊燕芸母女更曾試圖與鄰居壯漢撞開家門,但卻都未果。
  期間,楊家窗內不斷閃現出詭異光芒與火光,待警方到場時,騷亂已然結束,結果一開門發現楊父躺在血泊中,雙眼睜大,胸膛還插著菜刀,早就沒了呼吸心跳。
  之後楊燕芸的記憶很亂,只記得她和母親都接受了警方問訊,沒多久便是處理楊父的後事。
  那時,楊燕芸隱約記得從一位叔父口中聽到「遷葬」這個詞
  另外還提到祖先、祖傳物、家神等等。
  果不其然,某一天楊母循著那位叔父的說法,從神明桌抽屜深處夾層找到了那根關鍵的「不明人骨」,上頭還貼了幾張泛黃符紙。
  根據該叔父的說法,似乎是楊家祖先的墓出了問題,而那根人骨就是楊家代代供奉的家神憑依
  可是其他親戚包含楊母在內對這樣的說法都抱持懷疑
  楊母由於不是楊家人,所以是對「家神怎麼會依附在種東西上」感到懷疑;而其他親戚則是很清楚歷代祖先穴位跟遺骨都有妥善安置,甚至還請了師傅來把關,怎麼可能會特地遺留這根祖先「遺骨」作為供奉對象呢?
  再說,楊家先人的墓從來就沒有需要遷葬的問題,就算涉及到需要遷葬,也是所有家族的人都出問題,怎麼會只有楊燕芸的父親受害呢?
  對於這些疑問,隨著那位叔父的調查,總算是得到了一些線索。
  透過楊家祖先遺留下來的古籍,他發現了遷葬的並非楊家墓,而是一位祖先曾經協助參與過某位人物的遷葬儀式。
  而被遷葬的該當事人,正是楊家那位祖先修行道茅術時入門所認的師傅。
  「那座墓後來的遷葬落腳處就是森林公園那座古墓的所在位置,而沉睡在那座墳的先人則姓林,那是一名姓先人的墓。」
  說出這段話的不是楊燕芸,而是似乎知道更多的楊母。只是她似乎不知道最後那句話挑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敏感神經。
  在見眾人不是倒吸一口氣就是發出驚呼後,楊母過了幾秒才意會過來。
  「啊!你們家也是姓林,對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