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兔二隨筆] 俺妹動畫版(S1-S2)--「格格不入」而能營造衝突

兔二:滾你奶奶的 | 2022-02-04 20:26:36 | 巴幣 120 | 人氣 164

  《俺妹》動畫版兩季,零零總總加在一起也有32集。兩天內看完也並非不可思議,由於已經開3、4倍速看而提高密度,但不可思議之處是,俺妹的故事議題比我想像中的複雜、情節衝突也在這些複雜的議題中昇華。譬如起初是哥哥想與討厭自己的妹妹和解,但契機是妹妹被發現宅興趣而自我防衛,儘管妹妹言不由衷,哥哥卻替妹妹出頭,更替感情好到不行的笨蛋老爸出頭,讓老爸能繼續用自己的方式溺愛女兒,一口承擔揹妹系工口遊戲的鍋。




  再來,桐乃面對現實中充滿佔有慾的好友對宅作品的歧視,場景安排也很精采。在一次comiket,上一幕是桐乃跟黑貓、地味子等人歡欣鼓舞滿載而歸,下一幕是在附近工作的綾瀨的質疑。突然的一場漆黑大雨,替暗示了衝突頂峰,更暗示了衝突結果的兩敗俱傷。


  前期《俺妹》所設計的衝突,即使不是特別推裡頭任何一個人物的觀眾來說,專注地核心會是宅興趣和非宅興趣間,各種現實世界結構中,宅興趣依附在不同現存身分上的「格格不入」。譬如自己品學兼優的妹妹、女兒,好閨蜜有宅興趣,甚至接觸R-18作品,這兩者間衝突造成的「格格不入」,甚至是桐乃自身這樣品學兼優的人,為何擁有這樣次文化的興趣,甚至可能違逆社會主流和道德意義上的違法,也是格格不入一個面向。


  然而,這些格格不入營造的是懸念,也是對後期解答的一種期待,或者說伏筆。中期的《俺妹》,把衝突從一般中學生面臨的人際關係,延伸到業界,桐乃開始寫起小說而且動畫化,甚至讓哥哥京介奮不顧身滿足他的願望和業界人士談判。故事在這期間,關於創作的觀點,大致可以呼應《色情漫畫大師》中創作者們的一些衝突,但霧紗和ELF完全不需要面對這種掙扎,他們老早就超越黑貓,是黑貓口中「被產業界認證的幸運兒」。

 

同時,人物關係也有變化。京介為妹妹桐乃長期的奮不顧身,這看在黑貓和地味子眼裡,甚至連臭婊綾瀨也開始受感動。但整季看下來,跳脫作品建設的二次元女性形象,我更寧可相信,是某一種暗自與桐乃較勁的女性自尊心,使得他們對京介感興趣。更進一步說,儘管京介是好人,但同樣性質的好人,在彼岸(二次元)和此岸(三次元)都存在,為何他們不是凡好人就喜歡?勢必有額外的動機,從而可以解釋這種行動差異。這種差異,在我的觀點,就是暗自與閨蜜較勁的某一種「女性自尊心」作祟,哪怕是自己的青梅竹馬也在小的時候狠狠傷害的桐乃,促成結局的時候,他們就像溼內褲和液態山貓之間的互毆。


這種女性自尊心和忌妒心和行動,通常也是男性向作品中想「可愛化」的標的,明明是人性最醜陋的一面,卻要將這種佔有化讓觀眾(尤其是男性觀眾),包裝成一種加分。但仔細思考,作品中每個人物都有這種想法,也是反映了這是真實的人性,也考驗每個觀眾在喊婆的時候,到底能接納和理解這個人物與角色到甚麼程度。職是之故,儘管站在觀眾的角度,我喜歡黑貓,卻因老早被劇透結局,知道黑貓終究會面對傷害;在這種情況下,了解自己所喜歡的人物是如何被傷害,以及自己的心理變化,是一個有趣的觀看體驗。


  以下段落主要討論黑貓。前頭的引言都是新寫的,但也懶得參照甚麼文件;某種程度是為了讓文章有個起,好讓談論黑貓的文字在文句中不顯得唐突。以下文字也大多純引用噗文,不多修改:


//

  雖然我很喜歡黑貓,但也很難說和京介在一起就好。對於觀眾而言,湊CP可能是一種把人物工具化的作法,認為人物跟誰在一起等同於審判人物的品質和給予後果,可是人物是作為故事中一種符號,有其象徵。若是作品的CP的拆與合,是為了建構特定象徵,引發特定觀眾的情感與思考,那麼,是該跳脫狹隘的配對觀看一部作品。換句話說,就這個意義而言,人物並非是取悅觀眾用,儘管為了取悅特定觀眾的人物與故事,可以作為一種好吃的垃圾澱粉,引用色情漫畫大師的一段話「(讓所有作品死去的人物重生湊再一起)這是一部很棒的糞作」。


  基於上述理由,哪怕我不喜歡桐乃,但這毋寧是審美觀上的理由,如果整部故事不是桐乃最終獲得京介認可,京介認同桐乃,那麼花了一堆篇幅鋪陳的,桐乃自幼對小京介的憧憬,以及大京介的破滅,這個矛盾緊張與懸念,在結尾便很難收回。


  也許有些時候,單純喜歡一個人物,儘管不見得能保證人物的幸福,但至少希望不要受傷;譬如對於黑貓,也許對於喜歡黑貓的觀眾而言,不在乎其他人物被傷害,就像是綾瀨,但作為一個完整的商業的諂媚中,試圖綻放戲劇化的故事而言,故事的完整性仍然是需要的。


  回到人物本身,也許心痛黑貓,但話說回來,如果黑貓這麼容易被擊倒,那也不是黑貓了。而且就三次元的邏輯來看,世界這麼大,換下一個就好,不換下一個,默默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到死也不錯。跳脫戀愛的框架,直視喜劇背後的幽默所來源的智慧本質,或許如此。至少俺妹是一個追求自我認同、實現自我認同,以及在與他人認同之間緊張拉拔,最後仍然堅持做自己的溫馨故事;就這個角度來說,故事的衝突後續在兄妹的家族制度和婚姻制度,還有愛情教的教義中間拉拔,有一些著墨不全,但回到自我實現的角度觀察,是不錯的。尤其加上京介(CV中村悠一)變態發言全開,斯文敗類形象不溢於言表(讚美)。


  記得和基友聊到「我開始看俺妹了」。提到黑貓之後,也有人主動問我:你喜歡哪個角色。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去脈絡的前提下選擇,當然是黑貓。但整部作品想呈現的是某些結構點各類的人物的格格不入,其戲劇化發展;意味著,就享受作品精采度,不該只著眼自己喜歡的角色,甚至因為角色的意義是在網絡當中被建構,越喜歡一個人物,越需要在意他在眾人物當中建立起的角色。就像象棋,脫離棋盤上意義,每個旗子也就失去原本角色定位。反過來說,越喜歡黑貓,就得越注視隱藏在他周遭的因素。


  總歸一句,喜歡黑貓可能是一種同時對於落選者,和內心實質樸質女孩的一種同情、神往與投射的綜合。回過頭來一想,以黑貓這樣性格的靈魂來說,區區人類間的短暫情感與關係也傷不了他。回到林家龍上,龍族與人類的壽命相差甚遠,但托爾在動畫版兩季中面對了這種必然的生死之別而做出決定,「重視當下」儘管有一些老生常談,卻也是唯一解脫的選擇,對於三次元更是如此。相同的情況下,黑貓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又替自己的人生又寫下了賣不出去的糞作劇本,毫無戲劇化發展。但我永遠記得黑貓在劇中說個那句話:「同人誌就是要擺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欣賞他的坦率,他的勇敢,為了必然的分離的短暫幸福而雀躍,也承受理所當然的傷痛、眼淚,撕心裂肺的吶喊。這一幕初步注視,也許很難不責怪京介,為什麼讓黑貓少掉點眼淚。他即使看似毒舌與堅強,為何沒有幸福的權利?但在重新回憶這幕,我看到更多的是黑貓的瀟灑與睿智,還有從一始終得面對自己的期待的現實與理智的鴻溝,靜靜等待制裁,又表現出戲劇化的諧趣。黑貓的瀟灑不是自助餐,更不是冷漠得毫不在乎,而是勇敢接受自己的選擇所有的酸甜苦辣;睿智更不是逃避受傷,而是直視內心與現實界,想在其中取得某種協調。


  記得在誠品匆匆翻過這本書,但我認為作者總結得很好,對於圖文創作都能應用。其中提到剪片的取捨,「情感」是優先要保留的。俺妹過了幾年還能啟發我的想法,在於把某些會觸發人的生長歷程的情感與其事件矛盾,在多媒體的蒙太奇下很好得呈現。


  作品捕捉到了正常中的不正常,並把這種格格不入,善用多媒體的媒材形式堆疊出蒙太奇。格格不入也好;事與願違也好。儘管這些戲劇化的事物,也得借助能洩慾的故事和人物,但也不錯,商業中對於就顧客願意滿足的低俗層次慾望推動,包裝在好的故事底下,也算是另一種格格不入的妥協。回過來說,抽象化黑貓這樣的角色,內心樸實卻明智的他,確實與主角在一起是開心的,也願意為他喜歡的團體犧牲,甚至不惜大哭一場。會為了這樣的角色聲援是理所當然的,他面對自己如此的真實,又形成莫大幫助。唯一的疑問是,在某個時空間,黑貓是否曾經感覺寂寞。這是我永遠想問二次元女角的事情。




  但話說回來,誰沒有犧牲呢。整部作品,我沒有疑問的是:儘管憑著一股意氣活著也不錯。


//


筆者資訊
兔二(nobuusa)
遊戲愛好者,尤好「粗鄙之語」與「王司徒」,現居於台北市。

最近的興趣是ANKI+學習理論與實踐的應用,尤其在遊戲領域,譬如如何玩遊戲學英文。請多指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