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番外篇 鹽見之章⑤

| 2022-01-28 08:00:09 | 巴幣 2374 | 人氣 130


  「我不喜歡他那種橫衝直撞、輕視自己的作戰方式。我知道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或是重擔,讓他不得不這麼做。但如果是這樣,我願意替他分擔。畢竟我進月影是為了保護人,不是為了看別人去送死。而且我也不想一天到晚跟他爭吵。那太累了。」

  「嗯,那小子的確就是愛亂來。可是照你剛才說的,想保護人又不見得要當部隊長,就算要當,也有其他兩個部隊可以選。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非他不可?你可別跟我說,你是想改善跟他之間這種累人的關係,才會選他。」

  狩刀輕笑,而鹽見也不疾不徐地回答:

  「也不完全是如此。我知道部隊中有人對他的態度不是很友善,我只是不希望讓那種人站在他旁邊,把他變得更欠揍,所以才想先下手為強。那一天⋯⋯我在任務後跟他大吵的那一天,發現其他人居然在一旁冷眼看待,甚至輕蔑地笑著⋯⋯」

  回想起自己在受重傷之前,跟千封大肆爭吵的光景,就令他不寒而慄。

  那個今年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在上一秒才剛單槍匹馬衝進一群拉比尼斯中,弄得滿身是傷,圍觀在一旁的人們卻只是冷眼看待,就算鹽見上前怒罵,他們也不以為意地笑著,就像在看一齣鬧劇一樣。

  那是鹽見第一次覺得旁觀者的視線竟可以那麼冰冷。所有人就像戴著一副笑得詭譎的面具,讓他感到無比噁心。

  「我那時候才知道,是我們讓他變成那樣的。所以我不想再當幫兇,我也希望能替他改變現狀,同時也替自己消除一個氣出病的因素。大概就是這樣。」

  「呵⋯⋯你這個人還真有意思,居然不排斥他。」

  關於鹽見口中所說的「不友善的人」,狩刀也心知肚明。就像雷帝招人怨那樣,千封和天夜也會因為那股異於常人的能力,有著扭曲的人際關係。有人佩服憧憬,有人選擇依賴,當然也有人將他們當成道具看待,或是群起排斥。只是不會像對待雷帝那樣,充滿負面偏激的厭惡。

  因此當鹽見說千封「欠揍」時,儘管狩刀明白鹽見的為人,還是不免把他跟那些人聯想在一起。

  「其實就像我剛才說的,我一開始很討厭他。每次看到他勉強自己,就會讓我清楚感覺到自己有多沒用,覺得很焦慮,很氣憤。但後來我才知道,那樣與其說是我討厭他,不如該說是討厭自己吧。前陣子,總司令你不是帶著朋友的孩子,被我發現嗎?」

  「你說祐?」

  「你離開之後,我們稍微聊了一下。他說他長大之後,也要加入月影。他這句話讓我一瞬間就像又身處在看著千封往前衝,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幫他的情境,實在很不好受。我不想再繼續這麼沒用,所以才想成為部隊長。然後如果可以,我想把他們這些孩子全踢出戰場。」

  語畢,狩刀又一愣一愣地看著鹽見,然後就像剛才那樣——

  「噗呵⋯⋯呵呵呵呵⋯⋯!」

  笑了出來。

  不過他這次有笑得比較收斂了。

  「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呵呵呵⋯⋯!」

  「呃⋯⋯請問這種理由⋯⋯會太荒唐嗎?」

  「不會啊,我喜歡。小孩子就該做著美夢,我跟你的想法一樣。」

  聽到狩刀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鹽見不禁鬆了一口氣。

  「千封在部隊裡的確老是樹敵,如果有像你這樣的人幫他,倒也是一件好事。」

  談到這裡,狩刀對鹽見的評價似乎都很正向,但不知為何,現在卻把手放在嘴上,皺著眉沉思。

  這樣的舉動,帶給鹽見一絲不安。

  「嗯⋯⋯那你對雷帝有什麼想法?」

  「雷帝?」

  鹽見詫異地反問。

  「千封和他走得很近,如果你成為副官,代表也要和他打交道。關於這點,你有什麼想法?」

  「呃⋯⋯說實話,我是挺怕的。不過或許相處之後,會發現他的優點⋯⋯」

  鹽見話還沒說完,狩刀便瞇起眼睛,笑著說:

  「你心裡根本不這麼想吧?」

  「啊⋯⋯」

  剛剛才說會實話實說,現在卻馬上被狩刀抓到自己說謊,這讓鹽見尷尬不已。

  「是的,很抱歉⋯⋯」

  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狩刀和千封、天夜一樣,是站在袒護雷帝那方的人。狩刀知道,鹽見並不是有意欺騙,只是下意識迎合他,說出一個不會觸怒人的答案。

  就算剛才把話說得那麼滿,狩刀畢竟是總司令,是上級。會刻意避開逆鱗,也是人之常情。因此狩刀對此並未有任何微詞。

  「我知道,雷帝對你們來說,是個可怕的存在。我不會因為你現在說了什麼,就除去你的隊籍,這點你可以放心。」

  但言下之意,代表會影響升遷。鹽見沒有笨到聽不出來。
 
  即使如此,他還是只能實話實說。因為他很清楚狩刀識破謊言的能力非常高竿,連剛才那種無心的假話都能看破。

  「你覺得雷帝可怕嗎?」

  「是⋯⋯」

  「說起來,你跟他接觸過嗎?」

  「不,沒有。我一直是能不接觸就盡量不靠近。」

  「這樣啊⋯⋯那麼回到我剛才的問題。」

  狩刀再度拿起茶杯,啜飲一口後提問。

  「當上部隊長之後,無論你願不願意,你都必須和他共事。你覺得呢?」

  「⋯⋯如果是工作需要,我會盡力。只是⋯⋯」

  「只是你沒有自信克服對雷帝的恐懼⋯⋯還有厭惡嗎?」

  聽到狩刀把話說得這麼清楚,鹽見感覺到心跳漏了一拍。他抿了抿唇開口:

  「是的⋯⋯其實我不懂總司令你為什麼要留著那麼不受控制的⋯⋯呃,抱歉,這不是我該過問的事。」

  鹽見說到一半便伸手捂嘴,不再往下說。

  「不,沒關係。你想成為部隊長,未來自然會接觸這些組織的核心事項,有疑問很正常,代表你有好好思考過這個職位該做些什麼,我會給你正面評價。」

  「與其說是疑問⋯⋯其實我是擔心千封他們的安危。如你所說,他們走得很近,我很擔心哪天會出事⋯⋯」

  「⋯⋯⋯⋯」

  狩刀靜靜聽著鹽見所說的話,瞇起眼睛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他隨後拿起放在桌上的鹽見的簡歷和申請書端詳,兩人就這麼沉默了好一會兒。

  「唉⋯⋯」

  良久,狩刀嘆了一口氣。

  「關於你的問題,我晚一點再回答你。」

  說著,狩刀放下手中的文件。

  「先說說我的結論吧。」

  提到「結論」兩個字,鹽見的身體再度緊繃起來。

  「我對你的志願動機沒有疑問,你也有足夠的能力勝任,但千封和雷帝有很多共同的作業,不只任務會合作,雙方私交也很深,所以接受雷帝是成為部隊長的必要條件。而且千封說了,他的副官交給雷帝決定。只要雷帝點頭,他就不會有意見。所以嚴格來說,你的主考官並不是我。」

  「咦?」

  狩刀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他走到門邊後,打開沉重的木門,側著身子對鹽見說:

  「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雷帝。你能不能合格,到時候再說吧。」

  一場面試突然產生這麼大幅度的變化,讓鹽見愣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狩刀見狀,又補充了一句:

  「或者你要現在拒絕也可以。」

  「呃⋯⋯」

  「畢竟我們沒有在申請條件上明述『接受雷帝』,你可以當作我們沒有盡到告知義務,直接結束這場面試。」

  聽到「結束」兩個字,鹽見迅速回過神來。他將視線從狩刀身上往下移到自己的雙手,然後開始思考。

  他回想著他剛才跟狩刀說的那些話,回想當初填申請單時的心境,回想促使自己做出這個決定的因素。

  最後——

  「不,我跟你走。請帶我去見雷帝。」

  他站起來,以堅定的神情這麼說。

  狩刀站在門邊看著他那張面容,想起去年祐說要加入月影時,也是這般堅定,不禁讓他閉上了眼睛,回顧當時的情景。

  隨後,狩刀睜開眼睛,以一抹有些複雜的微笑說:

  「那就走吧。」

  就這樣,狩刀帶著鹽見,走在長廊上、進入電梯,然後往別的樓層移動。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走著,最後抵達醫療中心。

  看到醫療中心時,鹽見還一臉困惑,心想怎麼會來這種地方?但看狩刀不斷往前走,為了避免跟丟,鹽見還是快步跟上。

  「神野先生。」

  這時千世走來打招呼。

  鹽見覺得她看起來像是來迎接他們,有種久候多時的感覺。

  狩刀看到千世,直接開口問:

  「他在裡面嗎?」

  「是的,這邊請。」

  兩人各說了一句話後,千世便開始帶路。

  路途中,千世察覺狩刀的表情不太對,因此小聲問道:

  「怎麼了嗎?」

  只見狩刀沒有移動視線看向千世,只是直盯著前方不遠處那扇房間的門,然後瞇起眼睛說:

  「千世,做好最壞的打算。」

  當千世聽見這句話,腦袋理解的瞬間,腳步頓了一下,差點整個人停下來。但她還是盡力假裝沒事,繼續走在狩刀身邊。



【待續】


後記:
結果又斷在一個欠揍的地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XD

創作回應

悠閒紅茶
狩刀:千世,做好最壞的打算。因為這篇待會就要結束了。
2022-05-11 10:50:47
拜託,結束很好啊,下戲吃便當領薪水啊~XD
2022-05-11 15:32: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