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番外篇 鹽見之章③

| 2022-01-21 08:00:09 | 巴幣 1222 | 人氣 135


  「千封——」

  被拉著走的祐拉長了尾音,對千封發出抗議。

  「千封,好了啦,你慢一點。」

  抗議似乎有效,千封很快便停下腳步。因為他想起祐的腿上有上次出任務造成的穿刺傷。

  但他停下腳步也只有片刻的時間,他馬上又繼續往前走,不發一語地控制速度,來到醫療中心的門口,然後就這麼站在門外。

  看千封這副模樣,讓祐不解地歪頭看著他。

  不久之後——

  「啊啊!狩刀那個白痴!我一定要跟姊姊告狀!」

  發出了怒吼。

  祐看了,無奈地吐出一口氣安撫。

  「你別生氣了啦,我又沒有怎麼樣。」

  「問題不在這裡!都說好不能讓人看到你了⋯⋯」

  「可是我看他是好人啊。而且不用能力的話,誰知道我是雷帝?」

  聽到祐說出「好人」這兩個字,千封的耳朵抽動了一回。

  「⋯⋯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聊什麼⋯⋯就聊天啊。」

  「全說給我聽。」

  面對這個要求,祐首先眨了眨眼睛。然後似乎想起了什麼,嘴裡嘟囔著:

  「⋯⋯這個叫做什麼啊⋯⋯」

  「你在唸什麼啦?快點說。」

  「嗯——啊!我想起來了,控制欲!」

  「啊?」

  「千封,你這樣不行喔。神野先生說這樣會被女生討厭。」

  此話一出,千封的腦袋瓜上很快浮現一抹青筋。他猛然伸出手,單手掐著祐的太陽穴,表情也整個刷黑。

  「我是跟你說真的,快給我一五一十招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啦!我說!我說就是了,你快放手啊啊啊!」

  見祐求饒,千封「哼」了一聲後,終於鬆手。祐卻逃也似地率先進入醫療中心,惹得千封又是一陣叫鬧。

  「喂,站住!」

  「很痛耶!哪有人像你這樣逼供的啊!」

  他揉著太陽穴,不滿地抱怨。

  「哎呀,祐,你來啦。千封呢?他剛才說要去接你耶。」

  「千世姊!太好了,救我!」

  一進醫療中心就遇見千世實在很幸運,祐馬上躲到千世身後,看著怒氣沖沖的千封接著走進來。

  「姊姊,妳別放跑那小子!還有妳聽我說,狩刀那傢伙有夠亂來!」

  沒想到千封才剛踏進醫療中心,千世便眼明手快地單手掐著他的太陽穴說:

  「要叫總、司、令。」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祐見狀,錯愕地放開自己揪著千世白袍的手,感覺好像找錯求助的人那樣,開始緩緩後退,只覺這對姊弟根本一樣可怕。

  「你們在吵什麼啦?這裡是醫療中心,不是你們的遊樂場耶。」

  「好痛痛痛痛痛!那妳就快放手啊啊啊啊啊!」

  「噢。」

  千世就像想起自己才是製造噪音的始作俑者,迅速放手。

  「痛死了⋯⋯怎麼有妳這種人啊?」

  「你們半斤八兩啦。」

  祐雙眼發直地說著。

  「好啦,要聊天就到公共區域去,別杵在這裡擋路。」

  「喔⋯⋯」

  就這樣,三個人移動到公共區域的大桌子前。

  「所以呢?你們剛才在幹嘛?」

  「姊姊,妳評評理!狩刀居然把祐丟給鹽見耶!」

  聽到千封對上級的稱呼還是一樣沒禮貌,千世一眼瞪過來,千封也反射性舉起雙手護住太陽穴。

  但千封對人沒大沒小也不是今天才開始,千世這幾年一直矯正他卻無果,也差不多快放棄了。於是她嘆了口氣。

  「唉⋯⋯你喔⋯⋯」

  「那種臭傢伙⋯⋯我肯叫他的名字就很給面子了。」

  「我看你這個討厭總司令的病是治不好了。」

  「這才不是病。是那傢伙本來就惹人厭。當初不是他說要保護祐的嗎?結果居然把他丟給一個外人。嘖⋯⋯」

  「不要砸嘴。還有我跟你說,那是因為我們正在對鹽見先生進行篩選和測試啦。」

  「篩選?測試?」

  聽完千世所說的話,千封的頭上冒出好幾個問號。

  「嗯⋯⋯該從哪邊開始說呢?」

  「從狩刀那個笨蛋在想什麼開始。」

  「你夠了喔。」

  這次千世以眼神和語氣發出警告,千封雖自知踩在千世的地雷上,卻也不想妥協,於是嘟著嘴別過頭。

  「祐,你開始執行任務,差不多有半年時間了吧?」

  「嗯。」

  祐今年八歲,他在去年踏進月影後,進行了為期半年的訓練,今年才開始正式執行任務。

  「其實千封和天夜也有一樣的問題,就是會被外部人士盯上。過去我們是按照階級,直接讓部隊的人輪班當他們的護衛,但這個方法不適用在你身上。因為你跟他們不一樣,你的身分是機密。」

  祐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打算只讓通過篩選的人跟你接觸。當然了,我們會確保這個人能接受你的身分。」

  「呃,這麼說⋯⋯」

  「對,鹽見先生是護衛人選之一。你剛才跟他相處,覺得他怎麼樣?」

  「慢著,我反對!」

  聽到這裡,千封突然打斷他們的談話。

  「去年不是說好,由我擔任護衛嗎?現在幹嘛做這種事?還有那個人不行,我絕對反對!他煩死了,而且每次都會兇我。」

  「可是你知道你升上幹部後,業務量會增加,根本沒辦法當貼身護衛嗎?還有,你被兇是活該啦。我都想拿手術刀丟你了。」

  「那⋯⋯那我不要當幹部了!我當小嘍囉就行了,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還有,不要亂丟手術刀,暴力女。」

  「別說傻話了,傻小孩。」

  千世一邊說,一邊掛著燦爛的笑容,用力扯著千封的臉頰,使得千封直叫痛。

  「你當小嘍囉的話,神野先生不會讓你上最前線喔。到時候祐會在前線孤立無援喔。」

  「唔⋯⋯!」

  千世犀利的回答,把千封完全堵死。見千封不再反駁,千世這才放開他的臉頰。

  「而且你幹嘛這麼反彈?鹽見先生不好嗎?」

  「不好。我是不知道他到底說了什麼,可是他絕對傷到祐了,這我可以肯定。」

  「等⋯⋯等一下!沒有啦,他真的沒說那種話!」

  聊到鹽見,祐急忙跳出來澄清。

  「那你剛才為什麼一臉想哭的樣子?原因除了他,沒有別的了吧?」

  「那⋯⋯那是因為⋯⋯」

  祐為難地看著千封和千世,幾經猶豫後終於開口:

  「我跟他說,我長大之後也要加入月影,他卻說我年紀還小,可以再多想想,說不定以後會找到更想做的事情。然後我就說,就算這樣我還是會加入月影,因為我想⋯⋯」

  祐抿了抿唇,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

  「我想在這裡救人。」

  祐一說完,千封和千世也跟著想通。

  並非是鹽見說了什麼話刺傷祐,他只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挑錯話題,導致祐回想起鷹森的慘劇,進而面露悲傷。

  畢竟對祐來說,那件事是無法跨越的傷痛。有太多太多的人喪命,太多太多因為能力帶來的毀謗,以及太多太多的悔恨。

  至少現在,祐還無法面對那件事。

  「然後呢?鹽見先生聽了你的回答之後,怎麼說?」

  千世秉著想了解鹽見的為人,繼續詢問。

  只見祐尷尬地表示:

  「然後⋯⋯千封就來把我抓走了。」

  此話一出,千世轉頭,再度以責備的視線看著千封。

  「這⋯⋯這又不能怪我!」

  「唉⋯⋯你這麼袒護祐是好事啦,但太超過會變成過度保護喔。」

  「妳很煩耶!」

  千世數落完,換成祐開口:

  「千封,你要去跟鹽見先生道歉喔。他一定覺得你莫名其妙。」

  「為什麼現在弄得很像是我的錯啊!」

  看著千封心有不甘大叫,以及千世數落他的模樣,祐不禁會心一笑。

  祐就這麼望著不斷爭論的兩人,低頭看著自己剛才牽著鹽見那隻大掌的手。

  剛才那是第一次吧?他第一次碰觸千封他們以外的月影隊員。

  從前他無法控制能力的時候,老是讓身邊的人受傷。即使現在學會控制了,他還是盡可能不去碰觸他人,或者也能說——他害怕碰觸他人,害怕讓他人受傷的自己。

  『沒事的。』

  祐接著將手放在胸口,想起剛才和狩刀分開時,他所留下的簡短話語。

  那道沉穩的聲線,令他感到心安,卻又莫名覺得忐忑不已。



【待續】


後記:
不小心把千封跟祐畫得很沒有鑑別度,但那是昨天突發奇想,用一個小時撇出來的,希望大家不要跟我這隻小菜鳥太計較XD
以前在本傳第二章的時候微微提過「千封很會看祐的臉色」這件事,大概就像這個章節和上個章節兇鹽見的情形。
鹽見真的很衰,但絕對不是最衰的人XD
往後部隊長們(青、蘭德)的故事是一個比一個衰,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DDD

創作回應

緬因吉
換個髮型囉~
2022-01-21 09:49:20
髮型是不一樣沒錯,但這樣鑑別度還是太低了XD
2022-01-21 10:23:30
太久沒畫小時候的千封,突然不知道頭髮長什麼樣子XDD
2022-01-21 10:26:22
緬因吉
可以變化大一點的髮型,比如不要蔥蔥的造型
2022-01-21 10:30:30
這是以前剛自己想人設的時候設計的,現在我可能就會比較注意這一點。大概吧⋯⋯XD
2022-01-21 11:02:25
東堂隼人
這插畫超有感的![e38]
2022-01-23 21:05:18
我也很喜歡這張的氣氛XD
2022-01-23 22:05:13
葉悠慕
這張超可愛的XD
一提到捏太陽穴整個畫面都出來了,感覺超痛(X)
2022-01-24 15:13:11
忘記在圖上嵌字「※用對話框擋住兒童不宜的畫面。」XD
美冴用雙手擠太陽穴,這對姊弟用握力即可。
2022-01-24 16:17:58
悠閒紅茶(冷卻中)
不愧是姊弟,待人處世的風格意外的相似呢XDDD
不過千封還真是過分呢~竟然這麼粗魯地用手指把祐祐弄痛什麼的~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5/877bde1788de53e42468b2b8f47ec61c.JPG
2022-05-11 10:30:26
真不知道是誰跟誰學的呢~
唉唉,千封從小就這麼不懂憐香惜玉,真是的~
2022-05-11 15:30:28

更多創作